中共制造业PMI下行 中小企业面临多项挑战

人气 77

【大纪元2021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综合报导)中共统计局公布的中国今年10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2%,比9月下降了0.4个百分点,继续低于50%的临界值,在收缩区间。 PMI的5个分类指数也均下跌,表明中国制造业在全方位下行。

采购经理指数是通过对企业采购经理的月度调查结果统计汇总、编制而成的指数,包括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领域,是监测宏观经济走势的先行性指数之一。 PMI高于50%时,反映经济总体较上月扩张;低于50%,则反映经济总体较上月收缩。

制造业PMI指数有5个分类指数: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原材料库存指数、从业人员指数和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看中共官方的10月中国制造业PMI,5个分类指数均低于临界点,并比9月下降了0.2至1.4个百分点不等。

然而财新网公布的10月财新制造业PMI与中共官方制造业PMI趋势相悖——10月PMI比9月回升了0.6个百分点,录得50.6%,重回扩张区间。两个制造业PMI位于不同区间让人困惑,也有人因此认为中国制造业其实仍在上行。 PMI不同和采样有关,财新网制造业PMI取样偏向中小企业

从企业规模来看中共官方制造业PMI:大型企业PMI为50.3%,比上月略降0.1个百分点,但仍高于临界点;中型企业PMI为48.6%,比上月下降1.1个百分点,低于临界点;小型企业PMI为47.5%,与上月持平,低于临界点。由此可得出,中小型企业的制造业PMI指数应低于综合PMI(含大型企业)的49.2%,但财新网PMI却为50.6%,逻辑上难一致。

这并不是财新网PMI第一次与中共官方的PMI相悖。有分析称:虽然财新网PMI取样偏向中小企业,但不能完全代表中小企业的真实经营情况;并且当经济波动加剧时,官方和财新网的PMI背离的概率增加。

多因素影响中小企业经营

今年中国的经济环境波动大,除受疫情因素影响外,还有官方密集调控房价,多家龙头房地产企业债务违约,拉闸限电,以及亚马逊封店打击违规跨境电商等带来的影响。如果多因素的波动导致了官方和民间的制造业PMI数据相背离,那么可从中小企业的财务报表来分析企业的真实处境。

纺织行业是高能耗的行业之一,缺电严重的江苏和浙江集中了很多纺织企业。浙江义乌是一个县级市,但生产32万多种产品,疫情前每年出口50多万个货柜,与215个国家和地区做出口贸易。

义乌华鼎锦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义乌华鼎)成立于2002年9月,主要生产锦纶纤维、差别化纤维,产品应用于高端服装面料、无缝内衣、针织服饰和袜子等行业。除国内销售外,义乌华鼎的产品还出口欧美、东南亚和中东等地区。义乌华鼎已于2019年9月入选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绿色工厂名单。

义乌华鼎(601113.SH)2021年第三季度的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显示:化纤板块原材料价格(不含税)1-9月同比增加34.58%,主要产品售价同比增加了25.16%;跨境电商销售合计下跌了17.12%,出口自营网站合计下跌了9.97%;出口商品交易总额为49.84亿元(约合7.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2.5亿元(约合7.88亿美元)约下跌了5.1%,活跃的海外买家数量从去年1-9月的175万人,降到了91万人。

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了20.31%。在财务指标变动情况和原因列表中,跨境电商板块因亚马逊打击商家违规操作,以及欧洲增值税(VAT)政策变化导致本报告期净利润下跌了146.02%。具体信息是:亚马逊暂停了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通拓科技有限公司多个品牌涉及的店铺,被冻结金额达4,143万元(约合621万美元)。

简而言之,第三季度原材料价格上涨,产品售价上涨,同时跨境销售业绩下滑。此外,义乌华鼎在10月底还发布了临时停产公告,受“能耗双控”政策和线路检修的影响,10月29日至11月13日期间停产,临时停产的产能约占其总产能的15%。义乌华鼎第三季度报告和主要经营数据均未评估因“能耗双控”临时停产导致的经济损失。

“能源双控”的影响不只是减产

中共官媒于9月底报道了限电如何冲击浙江绍兴柯桥区的印染纺织业。柯桥区是亚洲最大的印染纺织产业集中地,有近200家印染厂,产能约占全国的40%。

印染厂是上游纺织厂和下游服装厂的中间环节,印染纺织厂生产出的坯布,然后通过贸易商销售给下游的服装厂,因此印染厂停产会直接影响下游服装厂和贸易商的交货进度。

印染企业负责人感叹,以前为没订单发愁,现在有订单也同样发愁。 “能源双控”的影响不只是减产,海外订单为赶时间交货不得不用空运,而海运改空运意味着运费从每吨1万元(约合1564美元)涨到16万元(约合25,029美元),而一吨布也就卖几万元,不仅赚不到钱,还得往里赔钱。

海运每吨1万是9月当时的估计。 10月初,连续上涨了15个月的海运费终于出现了下滑。专业海运研究机构德鲁里(Drewry)的11月4日的数据显示,世界集装箱指数(40英尺集装箱)下滑了4.9%,为9195.41美元,但仍是1年前的2.52倍。

义乌港是个国际级内陆港——疫情前,每天有1000多个集装箱来往于义乌港和宁波舟山港之间,每年从义乌港发出的集装箱出口量,约占宁波港总集装箱出口量的1/8~1/7。但现在义乌港仍严重缺集装箱。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的员工表示,现在海运市场极度混乱,价格波动太大,导致很多货代公司和外贸生产企业不敢接单,生意没法做。

以美森快船为例,从宁波港、上海港出发到美国西部的航线,受限电等因素冲击,10月份两周内集装箱货运价格从4.4万美元跌至1.7万美元;然后开始反弹,10月底的市场报价还创下了5万美元的新高。并且,炒作现象太厉害,有的集装箱货柜捣腾好几手后,才能到有出口需求的商家手中,价值也已翻倍了。但即便如此,仍是“一柜难求”。

可见海运价格和“一柜难求”的杀伤力不比“能耗双控”带来的停产伤害小。

位于柯桥区的浙江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5055.SH)第三季度的报告量化了“能耗双控”政策对企业的影响,因此次停工导致的损失为409.63万元(约合61.4万美元)。迎丰科技原安排的停工日期是9月22日至30日,但供电恢复比计划的要早,因此28日已全面复工复产。

“能耗双控”是指对能源消费强度和能源消费总量的控制,该政策的实施面从上市公司发布的限电公告可以看出一二,如桃李面包股份有限公司(603866.SH)10月12日发布的全资子公司受限电影响的进展公告。公告称:位于江苏、东莞、长春、沈阳、大连、山东、天津、丹东和哈尔滨的子公司均接到了当地政府的限电通知。

据悉,各地政府原则上保的是重点企业,如在香港上市的杉杉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01749.HK)未发布有关因限电而临时停产的公告。因此大型企业或行业龙头企业不受“能耗双控”影响,或影响较小。@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中国镁金属生产严重不足 冲击欧洲汽车制造业
大陆10月制造业PMI公布 两个月处荣枯线下
奇女子:上海监狱里广播“法轮功真相”
练乙铮:上海抗疫派系博弈 红底商人给习投名状
最热视频
利世民:中共凝固流动资产 债务违约或致房产危机
【时事军事】美国让俄军品尝“神剑”更香的留给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