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污染惊人 八成地下水不能喝

人气 3027

【大纪元2021年12月31日讯】自12月起,中共开始实施一个新的法规——《地下水管理条例》,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中国地下水污染的关注,此前的官方调查称,中国大陆有超过八成的地下水遭到了严重污染,如今,日趋加重的水污染让人有些怵目惊心,并且已对中国人的生存和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关注一下水污染这个话题。

中国八成地下水被严重污染

在中共国务院11月22号举行的政策吹风会上,中共水利部的副部长魏山忠提到,当前中国地下水的保护利用,存在两个方面的突出问题:一是局部超采严重,二是污染问题突出。

首先,全中国21个省(区、市)存在不同程度的超采问题,个别地区甚至开采了深层地下水,其中华北地区最为严重。超采的结果就是,地下水的水位下降、含水层疏干、水源枯竭,继而引发了地面沉降、河湖萎缩,还有海水入侵、生态退化等问题。

另外,城镇生活污水、工业废水排放和农村面源污染,所导致的地下水污染的问题也不可忽视。《2020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以浅层地下水水质监测为主的10,242个监测点中,Ⅰ至Ⅲ类水质的监测点只占22.7%,也就是说,接近八成的地下水都遭受了污染。

不过,这些还都是中共自己给出的数据,真实情况应该更糟。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给出的数字是,中国87.3%的地下水资源,遭到了严重污染。

王维洛说,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国的地下水质和河流的水质都是非常好的。中国第一次发生水污染事件,是在50年前,北京旁边的官厅水库发生了水污染,河里的鱼死了,人吃了鱼也中毒了。

从那时起,中国地下水的污染就从点到面,从城市到农村,不断扩展。到了2010年,中国就有将近57%的地下水被严重污染了。但是,经过这十年的治理,中国现在的水污染,却更糟糕了,达到了87%的水平。

水污染造成怎样的严重后果?

那么,水污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呢?我们在这里举一些例子。

早在2012年,加拿大著名的水文地质学家约翰.彻里(John A. Cherry)教授就发现,珠三角地区的地下水,每升含有高达161微克的砒霜,是世卫标准的15倍。长期饮用这种水,会影响小孩子的认知能力发展;直接抽取用于灌溉,也会使农作物带有剧毒。

去年4月,《瞭望》新闻周刊报导说,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对上千名8至11岁的儿童以及516名孕妇的调查结果显示,长江流域因为抗生素污染,79.6%的学龄儿童和40%的孕妇的尿液中,检出一种或几种抗生素。

记者调研发现,水中的抗生素,主要来自于医院和药厂的废水,还有水产和畜禽养殖用的废水,以及垃圾填埋场。比如,不少养殖户,为了降低生猪、肉鸡、水产的发病感染率,习惯在饲料中添加各类抗生素。

另外,清华大学研究团队今年1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将近一亿中国人饮用的水中,含有的有害化学物质“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s)超过安全限值。

研究团队对66个城市的4.5亿人口进行了监测,发现超过20%的城市没有达到安全水准。水污染最严重的,是工业活动最密集、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包括苏州、无锡、杭州和广东佛山。

根据世卫组织的调查,人类的疾病80%都和水有关,饮用不良水质可导致的疾病,多达50多种,包括消化疾病、传染病,以及各种皮肤病、糖尿病、癌症等等。

而相关资料显示,中国有24%的人口,在饮用不良水质的水,3000万人饮用高硬质水,5000万人饮用高氟化物水,而且这些数字还在逐年上升。

中国的地下水是怎么被污染的?

那么,中国的地下水污染是怎么发生的?

王维洛认为,地下水污染的第一个来源,就是地表水的污染。而地表水的污染源来自工业、生活和农业。

首先,中国很多工厂的污水处理深度不足,甚至是直接把污水排入了河流或者湖泊之中。比如,2013年,由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的院长马中牵头完成的一项调查发现,每年可能有160亿吨的工业废水,被企业偷偷排入地下。

其次,中国几乎每个城市都有生活污水处理厂,但处理的深度不足,有的为了省钱,干脆就不处理,装个样子而已,但是,污水处理费是照收的。

再有,中国的农业使用大量的化肥和农药,所以也会直接污染地表水。

地下水污染的第二个来源,就是被直接污染,比如发生石油管道泄漏,或是城市排污管道泄漏等。

还有一个来源,就是工业废物或者是矿场的废渣。王维洛说,中国会把未经处理的有毒的工业废物堆积起来,然后建一个像水库一样的大坝,把这些废物堆在大坝后边,但是这些工业废物的渗水会污染地下水,而这样的大坝在中国有2万座。

此外,由于地下水超采导致地面沉降,为了防止地下水位继续下降,中国一些所谓的科学家就建议把废水往回灌,用压力泵把它压下去。但是,这个脏水就永远也洗不出来了,因为地下水的交换很慢,流动也很慢。特别是进入到隔水层以下的深层的地下水,几乎和上面是没有交换的。

所以,有的科学家说,要治理中国的地下水污染,需要一千年,而这完全就是一场人祸,是制度造就的污染,比环境污染更可怕。

除了地下水被污染,中国城市的饮用水也不安全。因为中国97%以上的自来水厂,仍然采用100多年前英国人发明的、传统的消毒四步法。这种工艺对水质浑浊,还有微生物污染非常有效,但是,无法应对现在的水质污染,因为现在主要是化学微污染。

除了水源的污染,自来水供水设施所导致的二次供水污染,也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比如,从自来水厂到用户家里需要使用很长的管道,时间可能长达一周。在这期间,如果管道陈旧破损,发生一些物理、化学变化,都会导致水质变差。

大家知道,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习惯饮用瓶装水,或者是在家中安装净水设备,原因就是中国的饮用水质量太差,所以,也难怪卖农夫山泉的商人钟睒睒,竟然能超越阿里巴巴的马云和腾讯的马化腾,一度登顶中国首富。

中共治理水污染的“奇葩”手段

那么,面对严重的水污染,中共是怎么治理的呢?可以说,一些手段很奇葩。

首先,水质不达标不要紧,它可以降低水质标准。

王维洛表示,按照中国以前的定义,水质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最好的,第三类是可以喝的,但是现在,在五类后面加一类叫劣五类,变成了六类。所以,中国现在的第三类,是以前的第四类,而以前的第四类是不能喝的,不能作为饮用水的。

另外,中共政府在2006年指定了一个饮用水标准(GB 5749-2006),把原来的35个标准增加到106个标准,号称是参照了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盟和日本的饮用水标准,是世界上最严格的这个标准,严格到不能测出大肠杆菌,就是说中国的自来水是可以直接生着喝的,就是不用烧过,接了就能喝的。

但事实上,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水厂的自来水是符合这个标准的。有的水厂只能符合其中的15个标准,好一点的水厂能够符合36个标准,但是没有一个水厂说它106个标准都合格。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号称世界上最严格的饮用水标准,根本名不符实。比如,今年6月28日,中新网发表了一篇文章,被中国各大网站纷纷转载。报导说,日本对全国河流和地下水进行的调查发现,12个都府县中有21处地点的有机氟化合物的浓度超标。按照日本的暂定标准,1公升水中所含的有机氟化合物不能超过50纳克,而浓度最高的大阪市达到了每公升5,500纳克,超标110倍。

但是,报导中讲了半天日本,却完全没有提到中国的标准是多少,不过,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根据中共2006年发布的这个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每公升地下水中的氟化物含量不得超过1毫克。那么1毫克是多少呢?就是100万纳克,也就是日本暂定标准的2万倍。换句话说,日本氟化物超标最严重的地下水,都比中国的普通饮用水干净180倍。

所以有评论说,中国的媒体从来不肯或不敢全面地告诉公众一个事实,都想把人们的智商和情商带进沟里去。

另一个例子就是,在1984年,中国农村已经有饮用水标准,共有20项指标,而城市的饮用水指标有35项;到了2006年,城市的饮用水指标增加到了106项,而农村的标准不仅没有增加,还减少成了14项;到了2018年,中国又发布了新的《农村饮水安全评价准则》,其中,水质指标只剩下了两项,第一个,是用眼睛看水没有杂质,第二个,是闻起来没有特殊味道。所以,王维洛说,这就是中国农村水质标准的现状。

此外,中共还有一个“奇葩”手段,就是不去解决问题,而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比如,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从90年代初开始就致力于太湖生态保护,被称为“太湖卫士”,但是,因为他拍摄了大量的太湖等地方环境受到污染的照片,并且举报和参与查处了200多家污染企业,也因此成为了当地企业和政府的“眼中钉”,2007年的时候,吴立红被抓,还被刑讯逼供,后来被判了3年监禁。

还有,中国的纪实摄影师卢广,因为关注中国污染问题,获得了多个国际大奖,他的足迹几乎遍布中国。他曾回忆说,在河南洪河流域,一个600多人的村庄,每年要死20多个癌症病人,三个工厂的污水已经把这条河污染20多年了,整个河流是红色的。

2018年11月初,这名独立摄影师在前往新疆时,突然被中共警方拘押,几个月后才被放出来。卢广曾经说,他很欣赏无国界医生组织创始人库什纳的一句话,“如果没有照片,屠杀就不存在”。显然,中共的目的是要做到,“如果没有照片,污染就不存在”。

在过去几十年来,中国依靠低人权、低保障、高耗能、高污染的“黑色经济”模式,快速发展成了“世界工厂”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与此同时,也导致不断加剧的环境污染、资源的损耗,还有生态系统的破坏。

香港中文大学三年前的一项研究显示,光是空气污染导致的早死和粮食减产,就可能让中国经济每年遭受2600多亿元人民币的损失。王维洛也曾经说过,按照最乐观的估算,中国生态资源环境的破坏,也超过了GDP的发展。作家郑义也说过,山河破碎的代价,让中国失去了未来发展的潜力。

但是,中共为了发展经济,不惜代价毁坏环境,最终受苦的却还是中国的老百姓。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圣诞老人的秘密
【财商天下】法拍屋激增 中国楼市“类崩盘”
【财商天下】圈进外资 上海出新手段
【财商天下】预言:迎接动荡的2022年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新闻看点】中国是疫情中心 民间早有预言
【新闻大家谈】 李克强逆袭还是背锅?
【横河观点】布林肯谈对华三战略与拜登东亚行
【马克时空】中共海上民兵横行 美国如何对抗“小蓝人”?
【十字路口】经济造假无极限 李克强也抓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