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华侨回国集中隔离 步步惊心

人气 7948

【大纪元2021年1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顾晓华采访报导)旅居日本的中国女子回国探亲途中,在中国机场被带到陌生的隔离点进行强制隔离。日前,她们向大纪元记者讲述步步惊心的亲身经历。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酒店条件差 房间霉味扑鼻

旅居日本的小雅(文中人名均为化名)日前告诉大纪元记者,她11月17日带着三岁的女儿回中国湖南郴州老家探亲,在广州机场,刚下飞机,就被带上一辆大巴车。

大巴车开了两个多小时,经过一段山路,停在一家酒店门前。小雅看到,约有七八个政府工作人员,包括警察,远远地看着他们一行约十个人。

小雅说:“当时分配在五楼,我一打开门,很大的霉味扑面而来。整个墙壁都发霉了,我再看阳台,是封锁的,看不到外面。”

于是,小雅要求换房间,但酒店没有马上回应,而是让她等消息。她跟酒店交涉说,如果不换房间,她就不把行李搬进去,双方一直僵持到下午7点。

“我当时有点崩溃了,下午一点多下的飞机,到晚上七点钟,还没进房间。”小雅说。

最后,酒店同意给她换到七楼房间。小雅说,“房间比(五楼)那个稍微好一点,没有发霉,但阳台也是封的”,因为小孩子也很累了,她就先住下再说。

饭菜吃不惯 换酒店难

小雅说,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酒店的饭菜质量。

“那个饭盒,真的太恶心了。就是一些酸豆角,还有两块大肥肉,那个汤很黑。一两片叶子在上面飘。还收我们每人三十块(人民币,下同)钱。”

更让她瞠目的是,房间里有虫子,“晚上有蟑螂爬来爬去,有灰尘,都很久没搞卫生了”,酒店不便宜,“收三百四十块一天,加七十块的伙食费”。

小雅吃不惯酒店的饭菜,叫外卖又很难,吃饭就成了大问题。

“酒店离市中心开车大约四十分钟,是不能叫外卖的,因为太远了。我的小孩没东西吃,后来还拉肚子,我就更加焦虑了。”她说。

小雅患有子宫肌瘤和抑郁症,在隔离酒店睡不好觉,抑郁症也加剧了。她希望防疫部门能考虑她的特殊情况,帮她换个酒店。

“从十八九号开始,我就天天哭着打广州的热线求助电话‘一二三四五’”,她说,要求换酒店。

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小雅就在网上发帖求助。“我就在那个‘小红书’上写了两篇帖子,他们叫我把帖子删了”,小雅说,不知道防疫人员是怎么知道她发帖的,她猜测,也许有人监管这一块。

小雅说,差不多一个星期后,终于等来了消息。“他们可能有一点重视了,就有心理医生打了电话咨询我,还给我测出了中度抑郁。还有妇科医生也打电话给我了。”

11月24日,小雅转到一家新酒店,但她开始失眠,“到了晚上,总是莫名其妙地失眠。我在日本没有的,只在回国的这段时间才发生这个事情”。

小雅表示,她开始天天打老家湖南郴州的热线求助电话,要求回家居家隔离。但对方说,他们不管,还说,“有一个肺癌晚期,要申请居家隔离,他们都没有同意”。

小雅对中共当局的防疫措施表示质疑:“为什么对我们这些比较特殊的人,不能有一点人文关怀?中国这种防疫,就是要把你往死里整,就是为了这个面子,为了这个乌纱帽。因为一个城市只要出现一例(感染),那个市长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酒店缺饮用水 空调震响像打雷

12月1日,在广州结束了14天的隔离之后,小雅回到了老家郴州,她再三请求防疫部门允许她居家隔离,但都没有放行。她再次被带到一家酒店。

小雅说,自己的家已近在咫尺,但防疫人员不放她回家,还叫来警察。

“我申请居家隔离,他们不肯,僵持到了晚上一点多,他们怕我回家,还叫来警察来看着我,给我拍照。我把抑郁症诊断书拿给他们看,也没用。因为太冷了,我就进了房间。”她说。

抑郁症诊断书(受访者提供)

小雅被转到了家乡郴州的一家酒店:“七天,每天120元左右,没有电梯,房间很小,卫生很差,空调打开很响,像打雷一样,不开又冷。”

小雅表示,在酒店有时喝不到饮用水,“一晚上没喝水,没有饮用水喝,前台没有人”。

回国探母 隔离期难熬

小雅说,这次飘洋过海回国,是回老家看望老母亲。

她说:“我爸爸已经去世了,我妈妈今年四月份,给车子压到脚,她年纪又很大了,每次一打电话跟她联系,她就一直在哭。我就想回去看一下我妈。”

小雅表示,一直向防疫人员解释,自己家里有空房间,有条件居家隔离,但他们就是不放行。

小雅感到很无助:“昨天(12月2日)哭了一晚上,嗓子都哭哑了,孩子现在情绪也不好,不吃东西。现在隔离的地方离我家就是十分钟的路程。他们就是不让我回家。”

大纪元记者随后致电郴州苏仙区防疫指挥部,一名女工作人员声称,湖南省的隔离政策是14+7+7的隔离模式,如果说是特殊人员,需要咨询疾控的专家组,要专家来判断。

当记者问,如果有抑郁症的人,是否可以居家隔离?她称,相应的人文关怀,目前在疫情的情况下,首先要保证民众的安全,在这些基础上再来谈人文关怀。

被子散发霉味 菜里有虫子

另一位从日本回国探亲的中国女子小凡日前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她11月18日从上海机场下飞机后,在上海隔离三天,之后被带到海安继续隔离。

小凡说,她选的是3+11,江苏的政策是3+11+7+7。她在上海被隔离3天后,被带到江苏东南部的海安市继续隔离。到了海安的隔离点,让她吃惊的是,被子竟散发出强烈的霉味。

小凡说:“被子是发霉的,你一翻身,霉味就扑鼻而来。空调很脏,卫生间的水龙头也是发霉的。卫生间恶臭,一点都不夸张,是恶臭。”

小凡还说,饭菜里面还有虫子,肉丸是生的,但价格并不便宜。

菜里有虫(受访者提供)

“他们(防疫人员)说,我们在这边要住十八天,但是我们交了十一天的费用,一天是两百块,含三餐。”小凡说,她住的隔离点不是正规酒店。

小凡表示,被隔离的人员中,有的打求助电话“一二三四五”,还有的打纪委和卫健委的热线电话,想换个隔离点。

“打‘一二三四五’有人接,给你上报要十个工作日,都快隔离结束了,还没有给我回复。”小凡说,“打了那个卫健委的电话以后,人家也是告诉你,只有这一个(隔离点),没得选。”

小凡在微信群里反映,菜里面有虫子,前两天吃的那个丸子是生的,没有熟。她说,“但群里没有人回复,餐费一天是四十元。”

“在群里面,我说小孩感冒了,咳嗽了,要报备吗?没有人管。”小凡说,“后来,我就打110。晚上,给我送来一床被子,也是发霉的。”

小凡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在海安隔离18天后,是否会有她家乡的人来接她回当地酒店隔离。但她至今没有得到回复。

“他们都是说第一期,是可以回当地的那个酒店隔离的,然后,结果又说,不行了,不会有人来接的。”

小凡先后给江苏省、南通市和海安市的卫健委打过电话,但他们都说,不归他们管。“没有人回应,这挺让我崩溃的”,她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共的清零防疫战略不现实 将面临被国际孤立
【一线采访】疫情加剧 中共防疫加码引争议
两辆进京高铁中途被叫停 中共防疫祭出“判死刑”
【新闻大家谈】中共防疫升级 违者最高判死刑?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车评】微型的豪华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军事热点】美国F-35战机在西太最大规模集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