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華僑回國集中隔離 步步驚心

人氣 7944

【大紀元2021年1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旅居日本的中國女子回國探親途中,在中國機場被帶到陌生的隔離點進行強制隔離。日前,她們向大紀元記者講述步步驚心的親身經歷。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

酒店條件差 房間霉味撲鼻

旅居日本的小雅(文中人名均為化名)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她11月17日帶著三歲的女兒回中國湖南郴州老家探親,在廣州機場,剛下飛機,就被帶上一輛大巴車。

大巴車開了兩個多小時,經過一段山路,停在一家酒店門前。小雅看到,約有七八個政府工作人員,包括警察,遠遠地看著他們一行約十個人。

小雅說:「當時分配在五樓,我一打開門,很大的霉味撲面而來。整個牆壁都發霉了,我再看陽台,是封鎖的,看不到外面。」

於是,小雅要求換房間,但酒店沒有馬上回應,而是讓她等消息。她跟酒店交涉說,如果不換房間,她就不把行李搬進去,雙方一直僵持到下午7點。

「我當時有點崩潰了,下午一點多下的飛機,到晚上七點鐘,還沒進房間。」小雅說。

最後,酒店同意給她換到七樓房間。小雅說,「房間比(五樓)那個稍微好一點,沒有發霉,但陽台也是封的」,因為小孩子也很累了,她就先住下再說。

飯菜吃不慣 換酒店難

小雅說,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酒店的飯菜質量。

「那個飯盒,真的太噁心了。就是一些酸豆角,還有兩塊大肥肉,那個湯很黑。一兩片葉子在上面飄。還收我們每人三十塊(人民幣,下同)錢。」

更讓她瞠目的是,房間裡有蟲子,「晚上有蟑螂爬來爬去,有灰塵,都很久沒搞衛生了」,酒店不便宜,「收三百四十塊一天,加七十塊的伙食費」。

小雅吃不慣酒店的飯菜,叫外賣又很難,吃飯就成了大問題。

「酒店離市中心開車大約四十分鐘,是不能叫外賣的,因為太遠了。我的小孩沒東西吃,後來還拉肚子,我就更加焦慮了。」她說。

小雅患有子宮肌瘤和抑鬱症,在隔離酒店睡不好覺,抑鬱症也加劇了。她希望防疫部門能考慮她的特殊情況,幫她換個酒店。

「從十八九號開始,我就天天哭著打廣州的熱線求助電話『一二三四五』」,她說,要求換酒店。

因為沒有得到回應,小雅就在網上發帖求助。「我就在那個『小紅書』上寫了兩篇帖子,他們叫我把帖子刪了」,小雅說,不知道防疫人員是怎麼知道她發帖的,她猜測,也許有人監管這一塊。

小雅說,差不多一個星期後,終於等來了消息。「他們可能有一點重視了,就有心理醫生打了電話諮詢我,還給我測出了中度抑鬱。還有婦科醫生也打電話給我了。」

11月24日,小雅轉到一家新酒店,但她開始失眠,「到了晚上,總是莫名其妙地失眠。我在日本沒有的,只在回國的這段時間才發生這個事情」。

小雅表示,她開始天天打老家湖南郴州的熱線求助電話,要求回家居家隔離。但對方說,他們不管,還說,「有一個肺癌晚期,要申請居家隔離,他們都沒有同意」。

小雅對中共當局的防疫措施表示質疑:「為什麼對我們這些比較特殊的人,不能有一點人文關懷?中國這種防疫,就是要把你往死裡整,就是為了這個面子,為了這個烏紗帽。因為一個城市只要出現一例(感染),那個市長的烏紗帽就保不住了。」

酒店缺飲用水 空調震響像打雷

12月1日,在廣州結束了14天的隔離之後,小雅回到了老家郴州,她再三請求防疫部門允許她居家隔離,但都沒有放行。她再次被帶到一家酒店。

小雅說,自己的家已近在咫尺,但防疫人員不放她回家,還叫來警察。

「我申請居家隔離,他們不肯,僵持到了晚上一點多,他們怕我回家,還叫來警察來看著我,給我拍照。我把抑鬱症診斷書拿給他們看,也沒用。因為太冷了,我就進了房間。」她說。

抑鬱症診斷書(受訪者提供)

小雅被轉到了家鄉郴州的一家酒店:「七天,每天120元左右,沒有電梯,房間很小,衛生很差,空調打開很響,像打雷一樣,不開又冷。」

小雅表示,在酒店有時喝不到飲用水,「一晚上沒喝水,沒有飲用水喝,前台沒有人」。

回國探母 隔離期難熬

小雅說,這次飄洋過海回國,是回老家看望老母親。

她說:「我爸爸已經去世了,我媽媽今年四月份,給車子壓到腳,她年紀又很大了,每次一打電話跟她聯繫,她就一直在哭。我就想回去看一下我媽。」

小雅表示,一直向防疫人員解釋,自己家裡有空房間,有條件居家隔離,但他們就是不放行。

小雅感到很無助:「昨天(12月2日)哭了一晚上,嗓子都哭啞了,孩子現在情緒也不好,不吃東西。現在隔離的地方離我家就是十分鐘的路程。他們就是不讓我回家。」

大紀元記者隨後致電郴州蘇仙區防疫指揮部,一名女工作人員聲稱,湖南省的隔離政策是14+7+7的隔離模式,如果說是特殊人員,需要咨詢疾控的專家組,要專家來判斷。

當記者問,如果有抑鬱症的人,是否可以居家隔離?她稱,相應的人文關懷,目前在疫情的情況下,首先要保證民眾的安全,在這些基礎上再來談人文關懷。

被子散發霉味 菜裡有蟲子

另一位從日本回國探親的中國女子小凡日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她11月18日從上海機場下飛機後,在上海隔離三天,之後被帶到海安繼續隔離。

小凡說,她選的是3+11,江蘇的政策是3+11+7+7。她在上海被隔離3天後,被帶到江蘇東南部的海安市繼續隔離。到了海安的隔離點,讓她吃驚的是,被子竟散發出強烈的霉味。

小凡說:「被子是發霉的,你一翻身,霉味就撲鼻而來。空調很髒,衛生間的水龍頭也是發霉的。衛生間惡臭,一點都不誇張,是惡臭。」

小凡還說,飯菜裡面還有蟲子,肉丸是生的,但價格並不便宜。

菜裡有蟲(受訪者提供)

「他們(防疫人員)說,我們在這邊要住十八天,但是我們交了十一天的費用,一天是兩百塊,含三餐。」小凡說,她住的隔離點不是正規酒店。

小凡表示,被隔離的人員中,有的打求助電話「一二三四五」,還有的打紀委和衛健委的熱線電話,想換個隔離點。

「打『一二三四五』有人接,給你上報要十個工作日,都快隔離結束了,還沒有給我回覆。」小凡說,「打了那個衛健委的電話以後,人家也是告訴你,只有這一個(隔離點),沒得選。」

小凡在微信群裡反映,菜裡面有蟲子,前兩天吃的那個丸子是生的,沒有熟。她說,「但群裡沒有人回覆,餐費一天是四十元。」

「在群裡面,我說小孩感冒了,咳嗽了,要報備嗎?沒有人管。」小凡說,「後來,我就打110。晚上,給我送來一床被子,也是發霉的。」

小凡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在海安隔離18天後,是否會有她家鄉的人來接她回當地酒店隔離。但她至今沒有得到回覆。

「他們都是說第一期,是可以回當地的那個酒店隔離的,然後,結果又說,不行了,不會有人來接的。」

小凡先後給江蘇省、南通市和海安市的衛健委打過電話,但他們都說,不歸他們管。「沒有人回應,這挺讓我崩潰的」,她說。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中共的清零防疫戰略不現實 將面臨被國際孤立
【一線採訪】疫情加劇 中共防疫加碼引爭議
兩輛進京高鐵中途被叫停 中共防疫祭出「判死刑」
【新聞大家談】中共防疫升級 違者最高判死刑?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說反腐沒勝利 傳軍頭勸其退位
【方菲訪談】程曉農:2022年美中關係走向
【拍案驚奇】習被要求主動退休 當局防傅政華自殺
【新聞大家談】中共海外「獵狐」 撒多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