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

中国芯片产业遇挫 台湾人才不被信任

人气 25738

【大纪元2021年12月0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宛采访报导)在中美高科技对抗的大背景下,中国芯片自主研发离不开台湾产业精英协助,但近来,中芯国际(SMIC)三名台湾籍研发高层或辞职,或是离开董事会,凸显了“外来者”不受北京信任的现实。

二十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进程,在2018年以后发生明显逆转。其中一个逆转过程,是以全球供应链重组为核心的产业调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括欧盟国家、日本、韩国、澳洲、加拿大,以及拥有全球最先进半导体制程的台湾,正在组建一个新的高科技供应链。这条新的供应链,将和中国工业体系间建立一个隔绝机制,以阻止中共在未来掌控高科技。

与此同时,中共也在加紧筹划建立自主的高科技产业链。中共在这方面投入钜额资金,设立由习近平政治盟友刘鹤(国务院副总理)为首的委员会,领导这一工作。其第一项工作,就是建中国芯片生产链,确保高科技产品的核心产品在中国大陆生产。

而引入台湾半导体产业高端人才,是中共高科技产业战略的重要一环。中共提供的高额报酬,吸引部分有共同语言和文化背景台湾人。但这个战略,如今遇到了“信任”障碍。

引入台湾产业高端人才

今年11月16日,中芯国际在发布的公告中宣布,蒋尚义博士辞任中芯副董事长、执行董事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的职务。另外,梁孟松博士辞任执行董事职务,专注于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一职;杨光磊博士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薪酬委员会成员职务。

这几位代表中国芯片先进制程未来的前台积电研发主力,是在中共快速推进半导体产业的大战略下,由中芯国际前董事长周子学亲自招揽、大力引入中芯的。他们的加入,也让中芯国际有跻身先进半导体生产第一梯队的可能。

中共工信部在2014年6月发布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要求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在2030年前“速成”到世界先进水平。为此,除了给予资金和税收优惠等大力支持,还鼓动中国企业大量引进半导体业界的优秀人才、技术和资金。

2015年2月,中芯国际获得中共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大基金的支持。同一年,中芯国际28纳米制程芯片正式量产。不过,中芯在之后冲刺14纳米以下制程的研发工作,却因为技术难度大而进展缓慢。2016年,中芯引入了台积电前研发副总裁蒋尚义

台积电研发老将在大陆黯然离场

在拥有全世界最先进半导体制程的台积电内部,蒋尚义被尊称为“蒋爸”。几乎在台积电所有重大发展节点上,都有蒋尚义作出关键决策的身影。

2016年12月,从台积电退休3年多后,蒋尚义加入了中芯国际担任独立董事职务。由于中芯内部的权力纠纷,以及发展后段封装技术小芯片(Chiplet)的愿景未获得支持,蒋尚义在2019年夏天离开了中芯国际,加入了武汉弘芯——中国另一家芯片企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号称千亿投资的武汉弘芯,似乎只是想利用他的名气来获取融资,直到陷入烂尾,弘芯连一颗芯片都没有造出来。甚至连蒋尚义凭借关系买到的一台宝贵的阿斯麦公司(AMSL)深紫外光刻机(DUV),也被弘芯抵押给银行。

蒋尚义后来形容在弘芯的经历就是一场噩梦。

去年12月,蒋尚义出人意外地回到中芯国际出任副董事长。从蒋尚义对媒体的回复看,他认为中芯会并行发展先进制程和先进封装。但业界人士分析,中芯请回蒋尚义,一个重要原因是看中了蒋尚义在半导体界的人脉,希望他能帮助买到被美国管制的ASML极紫外(EUV)光刻机。

EUV成无法逾越的障碍

中国新浪网在去年12月的报导说,蒋尚义一上任副董事长,就协助中芯国际准备与ASML就EUV光刻机进行谈判。但是,经过近一年时间,ASML中国区总裁沈波在今年11月上旬表示,极紫外光刻机无法出货给中国客户。

拥有精准的战略眼光、几十年研发和管理经验,以及深厚的国际人脉,蒋尚义满腔雄心壮志却无施展空间。

台湾《今周刊》近日采访了正在交接工作、打算返美的蒋尚义。蒋尚义表示,他已经75岁了,目前除了过平静的退休生活,还没有具体规划。

中芯无法拿到ASML的EUV光刻机,也让梁孟松发展先进制程的计划陷入了困境。

2003年台积电0.13微米铜制程的研发团队获得了台湾行政院“杰出科学与技术人才奖”时,有6位获奖人。梁孟松是紧随蒋尚义之后排在第二位的功臣。不过,他之后因为在升职问题上有所不满而离开了台积电。

在去中芯之前,梁孟松曾在韩国三星供职,台积电怀疑梁孟松泄漏技术秘密给三星,因而对其提告,最终台湾法院裁定梁孟松在2015年底前不能为三星工作。

2017年10月,也就是在蒋尚义进入中芯国际十个月后,梁孟松也加入了中芯担任共同执行长及执行董事。

“不是你们台湾人的事”

作为台积电的前研发处长,梁孟松深度参与了台积电包括FinFET技术(鳍式场效电晶体,可大幅省电)等专利的研发。加入中芯后,梁孟松改善了中芯28纳米制程的良率。2019年第四季度,中芯国际宣布量产14纳米芯片,成为中国首家掌握IC制造先进制程的公司。

不过,2020年12月3日,中芯国际被美国国防部列入“中国涉军企业清单”。12月18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将中芯国际及部分子公司纳入关键技术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开发先进制程必须的ASML EUV极紫外光刻机由于使用有美国技术,也被美国禁止出售给中芯。中芯发展10纳米以下更先进制程之路被美国截断。

面对大环境变化,中芯从去年7月到今年9月,分别在北京、深圳、上海三个城市布局28纳米以上成熟制程的生产厂,似已将发展战略转向了成熟制程。

台湾《今周刊》今年11月17日的报导说,业界传出消息,随着先进制程不再是中国发展半导体芯片的重点,梁孟松目前虽然仍留任CEO,但他与中芯的合约明年到期,届时也“很可能会离开”。

至于蒋尚义等人的离去是否意味着中国对台湾半导体人才将停止挖角,对此《今周刊》引述业界人士的分析认为,即使中国不再追先进制程,但台湾半导体人的管理能力仍会被青睐,只是未来分工可能更明显:那就是台湾人来帮执行、拼良率,但是有关决策和发展,那“不是你们台湾人的事”。

前美国德州仪器工程师创中芯国际

然而,两位半导体高级人才,并不是最早赴中国大陆的台湾高科技人才。事实上,中芯国际本身,就是由台湾半导体产业人张汝京创立的,他带领一批台湾的工程师于2000年4月赴中国,于上海创办了能够“与台积电竞争”的半导体企业。

2000年6月,中共国务院发布了鼓励软件和集成电路发展的18号文件,为中国IC产业引入外资打开了闸门。

张汝京于1970年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机械工程学系,后于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和南方卫理会大学分别取得硕士和博士。1977年加入德州仪器,20年后回到台湾创立世大半导体。台积电收购世大之后,张汝京带队赴大陆,决心在中国创立公司与台积电再拼高下。

中芯国际建立初期,张汝京利用自己的人脉为中芯带进数百位台湾及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在9年时间内,张汝京推动中芯快速扩张。而在IC工艺方面,张汝京带着中芯从最初的0.25微米工艺,历经0.18微米、0.14微米、90纳米一直推进到2009年的45纳米制程。

2009年11月,中芯在台积电的侵权诉讼中败诉,张汝京被迫辞职,黯然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中芯。图为2004年3月18日中芯国际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张汝京出席上市挂牌典礼。(Peter Parks/AFP)

2009年6月,中芯45纳米工艺通过良率验证。就在同年11月,中芯在台积电的侵权诉讼中败诉,张汝京被迫辞职,黯然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中芯。

台积电控告中芯的案子官司始于2003年12月,当时台积电在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中芯国际窃取台积电的知识产权以及侵犯其专利权。

据美国电子工业杂志《EETimes》2005年4月的报导,在72页的诉状中,台积电提交了一份引人瞩目的证据,据称是由时任中芯国际运营副总裁马克·莫拉(Marco Mora)发送给当时的台积电质量控件目经理凯蒂·刘(Katy Liu)的电子邮件。在邮件中,莫拉声称已要求刘提供从0.35微米到0.18微米工艺的详细流程、台积电的中英文培训材料、实验室设备布局、掩模车间布局、原材料规格以及供应商和设备清单等。诉状说,中芯国际的先进工艺开发速度之快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利用了台积电的技术和运营信息是做不到的。

中芯成为中共国有企业

官司持续了6年,最终中芯败诉。2009年11月,陪审团裁定中芯窃取并使用了台积电的商业机密。2009年11月10日,中芯发布公告承认与台积电达成和解。中芯分4年向台积电支付2亿美元赔偿;台积电可取得中芯约10%的股份。此外还有一条竞业协议,从2010年起,3年内张汝京不得从事芯片相关工作。

同日,中芯宣布一条重磅消息,总裁暨执行长张汝宣布辞职,由曾在中国华虹半导体担任过高管的王宁国接任。对此,业内解读认为,北京早已深深介入中芯体系,与台积电的官司败诉,只是压垮张汝京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观察总结中芯国际20年发展历程介绍,中芯国际在2001年就引入了有中共政府背景的上海实业、北大青鸟。在2004年上市后,上海实业持股13.6%,是中芯的第一大股东。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芯片价格暴跌,中芯大幅亏损。为缓解资金压力,中芯再次引入中共国企大股东。2008年11月,大唐电信以1.72亿美元收购中芯国际16.6%的股份,成为中芯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大唐控股有权提名中芯9个董事席位中的两个,并有权提名一名中芯的副总裁。

中国投资人海外投资平台格隆汇在2017年11月的一篇文章分析说,实际上,2009年败诉后,对于中芯的大股东们而言,张汝京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下一阶段要请更多行家参与芯片技术的研发和创新。“只要台积电里面有人可以把中芯带起来,why not? nothing to lose!(为什么不?什么也损失不了!)”一位曾经参与中芯营运的专业经理人说出了中芯董事会的心声。

2010年之后,中芯的决策就完全掌握在大唐控股、上海实业这些中共国企手中。

中共制度不适高科技创新

香港财经专栏作家廖仕明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制度下的国有企业,并非普通意义上的“企业”,而是中共制度的某种延伸。内部设立党委或党支部,决定企业发展和人员升迁;内部职工组织,由中共控制的工会说了算。在这种结构之下,“外来的”台湾技术人才,一旦完成技术升级的协助性工作,很快会被排除在核心之外。

廖仕明说,被纳入中国大陆高科技发展的台湾人才,绝大多数在美国受教育,并在美国高科技企业长期工作,他们在高科技创新产业中获得的美式经验,很多时候会和中共式企业结构发生冲突。而中共作为封闭式的政治组织,并不相信外来者,包括大部分在美国留学的“非公派学生”,更不用说这些没有受过“共产洗脑”的台湾人。

“这也是中共在高科技领域和美国竞争的最大软肋之一。”廖仕明表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蒋尚义“梦碎”离开中芯 董事会调整已无台湾人
【财商天下】前台积电老将闪离董事会 中芯国际的猫腻
中芯张汝京为在中国造芯 到处挖人才
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被查 或与金融整肃有关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微视频】印度停止小麦出口 中国却割“青苗”
【远见快评】李克强讲话霸屏 习近平脑瘤疑云?
【秦鹏直播】朝鲜百万人发热 金正恩一石三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