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张汝京为在中国造芯 到处挖人才

人气 593

【大纪元2021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综合报导)“坦率地说中国想要实现半导体自给自足,最大的障碍不是钱,而是缺乏人才。”中芯国际的创办人张汝京本月18日如此公开表示。而就在一周前,中芯的3名得力干将蒋尚义、杨光磊和梁孟松同时退出了董事会。

据《南华早报》报导,当年从台湾来中国创办中芯国际的张汝京,18日在上海的一场会议上提到了半导体行业的人才问题。张汝京表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最大的晶片制造设备市场,对中国半导体产业而言,资本和政策根本不是问题。

他坦言,中国半导体行业长期缺乏人才,从汽车行业到家用电器,目前整个世界都面临晶片短缺,中国(中共)受制裁,面临的困难更多。

张汝京认为发展半导体在中国“资金和政策根本不是问题”,是源于他的亲身体验。

国资扶持芯恩对抗美国制裁

人称“中国半导体之父”的张汝京最新创办的是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简称芯恩电路)。对于中共官方来讲,芯恩电路的重要价值是尝试了“非美路线”,即在美国制裁的大背景下如何趟出条路来,这关系到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前途命运。

芯恩电路位于于青岛市西海岸新区,是中国首个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CIDM)项目,在2018年由宁波芯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青岛西海岸新区管委、青岛国际经济合作区管委、青岛澳柯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澳柯玛控股)合作投资设立。

张汝京把去青岛建厂归功于原澳柯玛控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李蔚的牵线搭桥,还有青岛政府的大力扶持。澳柯玛控股是青岛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通过西海岸发展集团的百分百控股子公司。李蔚多次公开表示,芯恩的CIDM项目可结束了青岛“缺芯”的困境,将为青岛发展智能家电、新能源汽车和集成电路等行业提供巨大的机遇。

从最初的选址到供电,到后续一直的资金支持,青岛当局一直在开“绿灯”。如芯恩电路官网上说,由于当地政府的支持,项目规划配套了生活园区和双语国际学校,解决了员工的住宿问和子女上学问题。

第一财经在6月曾报导中共为实现自主芯片突破美国的制裁封锁,有万亿资金涌入芯片行业的产业链来助力弯道超车。

不管弯道直道 超车是目的

张汝京是去年8月“中国第三代半导体发展机遇交流峰会”(简称第三代峰会)的发言嘉宾。在峰会的圆桌论坛环节,张汝京谈了对弯道超车的看法。他说:“其实随时可以超车,所以以后尽量不要用弯道超车,弯道超车是花时间花精神、不是捷径的方法。”

张汝京在芯恩电路是如何部署以实现“随时超车”的呢?从中国网络媒体“青记智库”的分析可以看出芯恩电路有两点很突出,即“自建二手设备翻新基地”和招募人才。

芯恩电路有“自建二手设备翻新基地”,即有专门用来放置、维修和翻新海外先进二手设备的基地。 “青记智库”的分析称,“自建二手设备翻新基地”是芯恩电路的特色之一,不仅可节省成本,还可以培养人才,减少对原产技术支持的依赖。对于一些无法通过二手设备渠道买入的先进设备,则尽量通过中国制造来解决。

在人才招募上,“青记智库”称,张汝京最“得意”的是从台湾找来当年曾跟随过他的25位老师傅——个个都是做掩膜版的高手,可做适用于14纳米工艺的掩膜版,这是中国当下制造芯片极其需求的。

据芯恩电路官网介绍,公司核心团队成员均为资深管理与专业技术人员,由来自中国、台湾、日本、美国、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及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资深专家,以及各类专业人士构成。其中64多人具有20年以上半导体行业研发生产和产品设计经验。

张汝京在去年8月的第三代峰会上也谈了对半导体行业、以及人才的看法。他说:在5G里常常都会用到第三代半导体,无人驾驶汽车、充电桩等用的碳化硅也是第三代,这些美国会对中国禁运。

就人才,张汝京说:“……因为这种主要是人才,这个人才也不需要很多,几个好手来了,把我们这边的年轻人教会,我们几乎可以并驾齐驱。要考虑短时间之内人才基础,这是我们一个弱点,基础可能做了,但是基础跟应用之间有一个gap(间隔),怎么去把它缩短?欧美公司做得比较好一点,我们就借用他们的长处来学习。”

在如何借用其它厂商的长处?张汝京创办的中芯国际在这方面是有教训的。

2000年,在台湾长大的张汝京带着资金到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半导体制造企业——中芯国际。上海官方当时给中芯国际提供了非常优惠的建厂条件,前五年免税,而后税务减半;此外,为员工提供配套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

因中芯国际涉嫌“抄作业”,台积电状告中芯国际意图窃取,以及不当使用台积电商业机密。官司打了8年,2009年11月美国加州高等法院陪审团判中芯国际败诉。台积电和中芯国际达成庭外和解,除2亿美元赔偿和8%的中芯股票和认股权证外,张汝京三年内不得进入芯片行业。因此,张汝京不得不离开了一手创办的中芯国际,为中芯国际的“抄作业”付出代价。

中国造芯 人才挖角不会停

上月底发布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简称《人才报告》)预计,未来两年仍有20万人才缺口。

《人才报告》称:2020年中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54.1万人,同比增长5.7%;从产业链各环节来看,设计业、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分别为19.96万人、18.12万人和16.02万人。 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相关毕业生规模在21万左右,其中有13.77%的集成电路相关专业毕业生选择进入本行业从业。预计到2023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仍存在超20万的缺口,行业薪酬不断提升,属于“最缺工”行业之一。

台湾104人力银行在8月发布了台湾的《半导体人才白皮书》。据统计,台湾的半导体工作机会数量在2021年二季度创造了6年半来的新高,平均每月人才缺口达2.7万人,年增幅44.4%。半导体产业的薪资水平在104人力银行分析的63个产业中,平均月薪排名第二,仅次于电脑及消费性电子制造业。

中国和台湾都缺半导体人才,中国企业是如何到台湾挖角的呢?

不妨以刚从中芯国际辞任的“蒋爸”蒋尚义为例。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弘芯)曾委托第三方公司去挖台积电的员工。根据中国科技新媒体“36氪”报导,级别越高,武汉弘芯愿意支付的佣金越多。对蒋尚义,武汉弘芯开出的佣金是台币100万(约合3.6万美元),如能找到副厂长级别的就给台币50万(约合1.8万美元)。

但蒋尚义在武汉弘芯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真的很不开心”。

美国开始对中共实施经贸制裁后,中国的晶片厂从2018年起,有钱也买不到荷兰阿斯麦(ASML Holding NV)的EUV光刻机,但蒋尚义靠着业界人脉,2019年12月给武汉弘芯(HSMC)弄到了一部全新的DUV深紫外光刻机。 “36氪”披露:“蒋尚义称:‘我们在台积电时签过几百台,(ASML)上上下下哪一个不和我们熟?是看面子才愿意卖给我们第1台。’”

但这千辛万苦求来的宝贝,时隔一个月还没启用就被武汉弘芯抵押给了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东西湖支行,估价5.8亿元(约合8700万美元)。为阻止蒋尚义离职,武汉弘芯还恐吓要请律师起诉他,“要把蒋爸写得很难听,把弘芯所有的失败都归在蒋爸头上”。

武汉弘芯事件后,蒋爸又辞任了中芯国际。他最近接受了台湾杂志《今周刊》的采访,表示打算11月底返回美国旧金山的家中。至于将来,蒋尚义明确说:“我已经75岁,(未来)除了过平静的退休生活之外,目前并没有任何具体的规划。”

《今周刊》对蒋爸的报导中还分析了中国是否还会来台湾挖角,结论是:“纯中国供应链”仍缺技术,挖人才角不会停。@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台干离开中芯 学者:留中资历是减分
中芯国际人事大变动 4名高管辞职
前台积电人马撤离中芯 学者:因处境日渐危险
蒋尚义“梦碎”离开中芯 董事会调整已无台湾人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10万人大会稳经济 缺一人难成戏
【远见快评】新疆集中营文件曝光 5大核心信息
【直播】布林肯概述美国对华战略
【新闻看点】严控天安门广场 北京恐六四重演?
【财商天下】印太经济框架启动 中美或有一战?
【思想领袖】汉森:俄乌战中的信息战(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