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98)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四章 北国孤魂

北国孤魂真凄凉,原本千金在学堂,

抗日救国从军去,投进狼窝灾无穷。

强奸未遂诬特务,枪口获救重受骗,

追随丈夫坠陷阱,魔掌难逃命归天。

一天钱明收工刚回到宿舍,突然前方跑来一辆马车,车上跳下一位中年男子,钱明一眼就认出这位来者不是别人,乃是昔日打游击时自己常到他家去要钱要粮,和逃到他家避难的老板钱卿升。旧友相见格外亲热,但钱卿升二话未说,就急急忙忙介绍丽珍情况及病情。

他说我们分到四分场,有一次丽珍在食堂买饭,食堂管理员刁连生看到美丽女子在四场劳动,垂漩三尺。刁连生是部队转业劳改农场当食堂管理员的,来食堂后专门调些漂亮女犯人到食堂做工,趁机进行奸污,因此背后称他为色狼。

这次他又以照顾为由,将丽珍调到食堂,叫她做保管员,又以便于食堂早晚要领料为由,将丽珍单独安排到食堂附近一个叫金贵生的农民家中,后来又以帮她摘帽为诱饵想钓她上钩。但丽珍正气澟然,一样都不领情,最后刁连生只好用强奸一手以达到目的。

一天下午,刁连生等到农民都下田干活,趁丽珍中午休息的机会,闯进她的房间,并把房门锁上。当丽珍惊醒,还没有爬起时,他就窜到丽珍床上将丽珍按住,丽珍大喊流氓强奸,金伯伯快来救命啊。刁连生说你喊也无用,他们都出工去了,谁会来救你,今天你还是乖乖地依了我,我会给你许多好处,第一批摘帽保证你是第一个。丽珍说你别在这里放屁,你赶紧放开。刁连生说,好妹妹你救救我吧,不然我在你身上会想死的……。丽珍趁刁连生没防备猛力一推,刁连生倒在地下。她立即逃到门口,但门被锁住出不去。

刁连生爬起来后又开始向丽珍紧逼,这时丽珍急了,从地上拾起一把犁刀对刁连生说,你再来我就把你砍死。刁连生却哈哈大笑,骂道臭婆娘你不要不识抬举,你要弄死我谈何容易,而我要弄死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我只要说你阶级报复,对我行凶,今天就可以把你弄死,你信不信?

房东金贵生因为今天下午头痛,所以睡在家里。他听得清清楚楚,他对丽珍敢于反抗劳改干部的精神十分钦佩。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他想这些劳改干部不是人养的,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如果我不去救她,恐怕在搏斗中丽珍定有生命危险。于是他从他家边门冲进丽珍的房门。刁连生见到金贵生冲进来,一时不知所措,不敢再发作,拔脚就走,口中骂道右派婆,我决不会轻易放过你,总有一天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后来他诬陷丽珍将仓库里的粮食偷回自己宿舍,在搜查她宿舍时还受到她的暴力抵抗。经领导批准后,开大会对她进行斗批,但受到丽珍的严词驳斥,并揭露刁连生要强奸她,被她打下床去的罪行,要求农场严惩,如果你们不信可找房东调查。

在场的食堂员工听了个个都称赞丽珍的勇敢和胆略,而在场的王书记一伙人,他们都是农场的采花大盗,怎能去调查和惩罚。

不久丽珍被调回队里劳动,金贵生知道后对丽珍说,好姑娘你不要搬走,仍然住在我家。丽珍说恐怕队里不答应,金贵生说分场副场长是我的好友,只要我前去打个招呼,说你是我的干女儿,定无问题。后来金贵生还叫自己的女儿陪她同睡,把她当作亲女儿一样看待,十分亲热。同时金贵生还在农民中介绍丽珍和刁连生搏斗的故事,他说右派不怕风险敢说真话,他们是为受欺侮、受压迫的劳苦大众说话,是代我们在受罪,因此我们应当尊敬他们。

丽珍回到队里,刁连生就关照他们一伙狐群狗党把最累最苦最脏的活叫丽珍去做,她生病说她装病,她挑土挑不动说她偷懒,她除草削掉了禾苗说她对党对社会主义不满,故意毁坏庄稼搞破坏,开给她的病假时间还未满,排长就催她下田劳动。

她受到非人的待遇和精神肉体摧残折磨,使她更加思念近在咫尺但不能见面的丈夫,她想和丈夫诉说衷肠。她也想亲亲儿子,但母爱的权利被暴政剥夺。她只能每天晚上泪汪汪地对着星星和月亮长叹,我们这群笼中鸟、离山虎、沙滩龙,何时能恢复自由,享受人间快乐,最后她哼着那首最爱唱的歌……,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情景伴随她睡觉。

劳累饥饿寒冷忧伤的生活,不久丽珍患上浮肿病,她四肢无力,但这批走狗爪牙还要逼迫丽珍下田劳动。特别是上星期的那场大雪,四分场当局也派出右派去山后10多里的岸田,收回收割了很久的大豆。而在回农场时遇上大雪,也有几十人累死、饿死、冻死在路上。

钱卿升说那天大雪,我和丽珍一起返回宿舍,在快到宿舍时她突然失去知觉昏倒在地,我赶紧把她背到金贵生家中,并回宿舍拿来奶粉葡萄糖喂她吃下。但这几天来,丽珍的病情仍很严重,我怕万一,所以利用休假,通过领导特地到你这里送信。

因为农场农村都在大批死人,钱明听了丽珍病重,他急坏了。钱明对钱卿升救丽珍性命千恩万谢。然后他向场部请假,跳上钱卿升的马车,一同向四分场奔驰而去。在路上钱明问起他的奶粉葡萄糖从哪里买来,他也想去买给丽珍吃,救她的命。

钱卿升说这是我哥哥从香港寄来,说起这个礼物,农场曾开会斗我,说我里通外国,当时我正想自杀,后来经过丽珍多次开导,才打消这个念头活到今天。我们五百年前都是一家,又是患难弟兄更应相互帮助。

一个多钟头后马车来到金家门口,丽珍见到二年没有见到的丈夫,起来和他抱头大哭,众人见了也在一旁流泪。钱明看到今日的丽珍,与昔日的丽珍成了二个完全不同的人。想不到一个如花似月的妻子竟被他们糟蹋成这个样子,从头到脚都浮肿,连讲话都没有力气。他想我一定要救她一命,因为她跟随我一起出生入死共患难,我不能看着她饿死在北大荒。

第二天钱明回到三分场,他想来想去最后想出来一个绝招,第三天他走在队伍后头,用预先拾好的一块石头猛击嘴部,打落下二颗牙齿,弄得满脸是血,假装跌成这个样子,他立即向连长请假到虎林医治。于是他搭上去虎林的班车,当晚到达虎林县城。他急匆匆走到一条十字路口,寻找到县城最大的一家食品商店。

他在柜台中看到陈列着糖果、糕点等食品,又看到另外一个柜台中陈列着奶粉、葡萄糖、花生等食品。他想我长期在劳改农场与世隔绝,只听见一些劳改犯说市场上什么食品也买不到,现在我在小县城看到样样都有,这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于是他先去买奶粉、葡萄糖,但售货员向他收侨汇券,并说这些物品不是卖给国人吃,而是专为照顾港台和海外侨胞家属吃的。钱明想,难道没有港台和海外关系家属的中国人就不是人,可是你们为什么当初都要把海外关系的人当特嫌监督。一会儿又为了骗取外汇,又封他们为贵宾,你们骨子里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品。

于是钱明走到另一个柜台去买食品,他向售货员要了饼干、桃酥和糖果等食品,但售货员向他要糕点券,而钱明没有。售货员说糕点凭糕点券,只供应城市居民,每人每月半斤,而农村农民是没有糕点供应的。钱明又想,农民种田,养活着不种田的人,却反而不是人。

钱明为了要买的食品走遍全城的食品商店,但一无所获。后来他明白了,于是他站在食品店门口,偷偷用高价向买不起食品的穷人,收买了几张糕点券,再向商店买食品。

他为了救妻子性命,省下粮票而肚子饿得哇哇直叫。后来他在街稍找了一家小饭馆,店内只供应馍馍和白菜,一碗白菜只供应二两一只的二只馍。于是钱明用三斤粮票买了15只馍,8碗白菜,他把白菜当饭和肉吃,把馍省下带给丽珍吃。

吃过晚饭,他又走进烟酒店想买点烟酒馋馋嘴,谁知这些都要凭票供应。后来他在厕所大便看到地上丢着许多烟头,他自语自言道 ,人穷志短,大荒年也顾不得那些了。他看看四周无人,低着头一根一根拾起,出得厕所在路边把烟头撕碎,用小废纸把烟丝包成一小根一小根带回去过烟瘾。

隔天,他到一所小医院,求到五天的休息证明,次晨,他搭乘早班车回到四分场去拯救丽珍性命。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她们除了进城当工人,上工农兵大学和当兵,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但要走这条路,必须先要巴结共产党的头头。
  • Heaven
    现在知青回不了城、参不了军、上不了大学、结不了婚,所以只能在这里学习当年毛共领导一帮子穷光棍,做贼、做流氓
  • Heaven
    欺骗学生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知青骗到农村,以解决由于毛泽东发动文革,造成国民经济崩溃的恶果
  • Heaven
    听说有很多红卫兵借串联为名逃到香港去了,如今我们在广州,一跨就到香港,何不趁机也逃到香港去,尝尝那里资本主义生活到底是个啥样子。
  • Heaven
    他们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来报仇,所以越想越恶心,越想胃里越难过,一股腥味不断地往嘴里冒,结果呕吐不止,吐到连胃里的黄水也吐了出来。
  • Heaven
    难道你毛泽东派潘汉年去勾结日寇,达成共日联合夹击国军的秘密协定,甘愿当汉奸、做民族败类的卖国贼,倒成了革命?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这是秦刽的卖国逻辑。
  • Heaven
    红旗大队先是在室内把人打死,然后用板车拖到芦苇荡去埋葬。后来觉得很费事,所以就采取把还没有处死的活人统统押到芦苇荡用绳索勒死,等不到他们断气就扔进芦苇荡埋土。
  • Heaven
    他看到满城都是不上学的红卫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烧和抢劫。只是毛泽东妄想通过文革,可以稳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领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杀人放火不仅在国内点燃,他还计划把火引到国外去。
  • Heaven
    阿贵在大队部的斗争会上被打死以后,被造反派扔下楼时,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树的树枝挡住他的身体后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贵身体没有受到多大损害。
  • Heaven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在学校追求进步,热爱自由民主,为共产党夺政权牺牲的人,革命成功后却会遭受几十年的苦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