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两会“维稳”访民遭黑头套绑架残暴殴打

人气 1254

【大纪元2021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胡元真采访报导)3月11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城街道恩来社区访民金梅花向大纪元披露,中共地方政府每年开两会都要对她进行“维稳”。2月23日早上,她再次被政府雇用的黑社会打手非法绑架黑监狱,被强迫在《息访承诺书》上签字,期间遭到残酷殴打。

金梅花告诉大纪元记者,“2月23日早上,恩来社区主任徐爱民曾问过我是否要去北京。我由于母亲病危,没有打算去北京上访。当天我骑电动车去菜市场买菜,在行驶至淮安区承恩大道紫藤园马路边的时候,突然被一辆白色轿车拦截,车里下来三个陌生人,强行将我抬到他们的车里,车牌照好像是苏HA77M。”

“他们用黑色袋子将我的头套住,对着我拳打脚踢。光天化日之下,将我非法绑架。在车里,他们搜我的身份证,我没有带,他们就抢走了我的手机。我对他们说我母亲病危,家里人等我买菜回家。”

金梅花愤怒地表示,“我不知道被他们带到了什么地方,有人对我毒打、恐吓,强迫我签《息访承诺书》。打我的人告诉我,‘淮城街道办领导来电话,让我半年内不准上访。’我坚决不同意签,他们就一直打我,往我身上泼冷水,吹冷风,让我站在钉满钉子的木板上。他们用脚踢、踩我的胸部和脚,扳着我的胳膊往后使劲拽,打得我遍体鳞伤!我大声地呼救,但是没有用。”

金梅花年迈的母亲病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家里亲戚聚到一起要送老人最后一程。金梅花表示,“为了回家见母亲最后一面,我违心地签了《息访承诺书》。他们非法拘禁我至2月24日凌晨3点,又给我带上黑头套,居然还给我戴上了我骑电动车的头盔,用轿车送我出来,他们联系了恩来社区居委会书记邱跃中接我回家。在半路上,有两个人扶着我走了大概十几米,将我塞到邱跃中的车中。”

“我早上4点多赶回家中,老母亲才阖上眼睛去世了。我是为了见母亲最后一面,才被迫签了字,这个承诺书违背我的真实意愿!”

金梅花分别在2月25日和3月2日报警,要求警察调看非法绑架案发地的监控录像,并寻找她的电动车。警察表示“案发地没有摄像头”,对非法绑架的事件拒绝立案。

金梅花因拆迁门面安置补偿费未得到解决,于2018年5月走上逐级上访维权的道路。从此,金梅花就经常被当地政府部门捏造事实,对其进行非法拘留、非法拘禁和各种残暴手段的“维稳”。

(受访人提供)

“2020年5月18日淮城街道办,派了人三班倒,每班6个人,24小时监视我。还在我借住的门面房外面安装摄像头监控我。这要花多少钱啊?!我的丈夫患有恶性淋巴瘤需要化疗,可是他们却不肯解决我的赔偿费问题。”

“淮安市淮安区拆迁办和基层政府,官官相护,互相勾结。对拆迁户采取欺瞒哄骗的方式,非法侵占百姓财产。使用假的《违章建筑执法认定书》将拆迁户的合法建筑面积改成违建面积,我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被告知该政府信息不存在。”

(受访者提供)

“冤情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我们家的小本生意都是贷款开的,丈夫病重,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能工作,如果不能及时还贷款,我们这个家就没法生活下去了!”金梅花说。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江苏访民在京被截交给驻京办 重回黑监狱
亲人命危急探病 江苏访民遭黑保安持钢叉堵门
江苏访民蒋湛春祭典杨佳遭酷刑 自杀未果
产业遭强拆又被非法拘禁 江苏访民发求救视频
最热视频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时事军事】远程精确打击导弹 点中共死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