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智库:加美两国将有更多机会合作抗共

2021年2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副总统贺锦、总统乔·拜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国家安全委员会西半球高级主任胡安·冈萨雷斯在华盛顿白宫罗斯福厅与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进行首次在线双边会晤。(Pete Marovich-Pool/Getty Images)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田青编译报导)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近日发表文章称,面对中共,加美两国将有更多机会合作。“美国和加拿大应通过共同行动,而不是单独行动来应对中共带来的挑战。”

何瑞恩首先说,在美国所有的全球合作伙伴中,加拿大是更直接地感受到中美关系恶化的国家。中美交恶的后果对加拿大而言是巨大的,涉及到加拿大人的生活、加中贸易和对华政策等方面。

他说,渥太华是华盛顿最受信任和尊敬的国际伙伴之一。拜登政府的成员自然就对华问题咨询渥太华,包括如何更好地组织联盟来应对中共的不当行为。加拿大将在帮助美国制定其对华政策的议程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通过自身的经历,渥太华还可能帮助华盛顿实现其价值观和理想。随着华盛顿领导层的换届,有机会确定共同议程并采取行动,双方都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他认为,对华问题的双边合作所能开启的空间,将取决于被中共任意拘留的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释放的时间。

加中关系恶化与美中关系恶化同步

他在文中称,川普曾发誓要对中国采取新的、更强硬的姿态。他承诺要在他的前任们薄弱的地方变得强硬。他们做到了。

他介绍说,川普政府成员始终明确表示,他们将中共(CCP)视为美国在世界上的主要威胁。川普政府成员曾警告,除非中共停止其野心勃勃的行为,否则北京将把自己的策略和价值观强加给世界其它地区。他们强调说,在这场激烈的权力斗争中将有赢家,也有输家,而美国必须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才能胜出(蓬佩奥,2020)。

“川普政府采取紧迫态度,试图削弱北京扩大影响力的努力。美国试图限制中共扩张的一个关键领域是技术。在中国宣布有意成为越来越多的高科技领域的世界领导者时,川普政府试图限制中共的脚步,包括其努力寻求统治全球5G网络。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对中共实现野心至关重要。当华为的首席财务官(也是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孟晚舟于2018年12月1日过境加拿大时,美国当局要求将她拘留引渡到美国。”

他说,渥太华决定履行与美国签订的引渡条约所规定的义务,引发了北京的愤慨。几天之内,中国当局任意拘留了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斯沃弗,而且,没有向他们提供任何加拿大当局向孟晚舟提供的正当程序保护。

他说,自那时以来,加中关系一直在下滑,在几个关键方面与美中关系的恶化同步发生。例如:

  • 挫败感取代了乐观情绪——特鲁多总理先前发展加中关系的呼吁,包括通过谈判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已被坚决反对北京霸凌的决心所取代。
  • 贸易问题变得更具争议性——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16%,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为报复孟晚舟案而决定削减或放慢对加拿大农产品的进口。
  • 公众对中国的看法变差——2020年10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加拿大人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已急剧上升至73%,而对中国的正面看法已降至23%的新低。
  • 要求特鲁多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政治压力持续上升——保守党领袖奥图尔(Erin O’Toole)说:“今天,对加拿大利益的最大威胁莫过于中国(中共)的崛起。”保守党呼吁政府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宣布中共在新疆实施群体灭绝,并采取更有效的行动来打击中共在加拿大境内的影响和干预活动。
  • 加拿大对华政策已到拐点——前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曾表示,政府承认“2020年的中国不是2016年的中国”。他解释说:“鉴于当前的挑战,我们在评估今后50年的两国关系时会保持清醒。”而且政府认识到有必要采用“新方法”来与中国打交道。

中共对加拿大利益的潜在影响

何瑞恩说,拜登和他的顾问们放弃了美中关系的意识形态和马尼切主义的善与恶框架,转而更加注重以目标驱动来促进美国的利益。而川普政府旨在本能地直接攻击中共的挑战,例如,试图限制中国获得提升生产价值链所需的投入,区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致力于提高对中共在国内外产生威胁的认知。

他强调,北京已经公开明确表示,它将不会在自己认为是内部事务的问题上调整立场,以缓解外部压力。其中包括新疆、香港、台湾和人权问题。在经济问题上,北京转向“双循环”经济模式,其加强自力更生的重视,预示着其结构性经济改革恐怕不会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加中关系上,何瑞恩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裁定两名被中共拘禁的加拿大公民,以及孟晚舟的引渡请求。特鲁多总理已明确表示,加拿大将坚定支持孟晚舟案的司法程序。加拿大不会在原则问题上屈服,不会屈从于强制外交。中共发言人和媒体却都认为,直到孟晚舟获准返回中国后,北京才会释放其所持的两名加拿大公民。

“这种僵局不仅给参与其中的人造成了令人心痛的伤害,而且还损害了中国、加拿大和美国的利益。中共的公众形象在加拿大已经下降,其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加拿大的未来政策决策,并以某种方式挑战中国的战略目标。加拿大曾经热望与中国交好的议程被颠倒了。”

联合抗共 美加有更多合作机会

何瑞恩分析,在这些艰难的动态中,加美关系仍然牢固。拜登总统就职后首次致电的外国领导人就是总理特鲁多。两位领导人都在世界观中发现了重大的共同利益。拜登和他的顾问们想组建一个基于该问题的联盟,利用情报和公共信息,以激励或抑制措施进行协调,以影响中国在关于美国利益和价值问题上的决定。

他说,作为美国最有价值的朋友和可信赖的伙伴之一,加拿大将发挥巨大作用,以帮助华盛顿确定应优先考虑的制衡中共的行动,以及采取何种外交方式最有可能吸引其它国家的帮助和支持。华盛顿和渥太华之间在中国问题上有相当大的共同点,包括关注人权、新疆、香港、中国的惯例经济、海事,以及中共在境外的行动等方面的有关问题。还需要就如何最好地促进民主国家之间的行动进行磋商,以加速技术创新,并推进反映自由价值观的规则和标准。

“加拿大还可以在促使美国实行其既定理想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例如最近在为逃离迫害的香港居民建立永久居留权的途径方面所做的工作。加拿大最近制定的反对在国家间使用任意拘留的规范,是加拿大以其自身的榜样力量为领导力的又一例证,并以此激励美国倡导共享的价值观。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已表示支持这项努力。”

何瑞恩最后说,美国和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将影响两国人民的福祉。美国和加拿大将共同发挥更大的能力来影响中共。两国都是由个人领导的,他们认识到加美合作不仅在与中共打交道方面,而且在动员国际力量应对跨国挑战方面都具有乘法效应。“现在是时候让两位领导人授权的官员们开始工作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关于作者:

瑞安·哈斯(中文名:何瑞恩,Ryan Hass)现任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资深研究员,并同时隶属于该项目下的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何瑞恩的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的东亚政策,具体方向为如何促使美国的区域外交政策发展更好地契合其在东亚地区所面临的日趋紧迫的政治、经济和安全挑战。

责任编辑:岳东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