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室友投毒 中国留学生获刑7至20年

人气 1028

【大纪元2021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综合报导)宾州私立研究型大学“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前化学系大四中国留学生杨雨凯(Yukai Yang,音译),三年前因为用重金属“铊”毒害室友,本周三(3月24日)被判入狱7至20年。

杨雨凯今年24岁,他将在完成刑期后被驱逐回中国。周三他在法庭上向受害人罗伊(Juwan Royal)道歉。罗伊是一名非裔青年,曾是他多年室友,外界以为两人关系不错,处得很友好。杨雨凯曾说罗伊是他在美国读书期间唯一的朋友。

杨雨凯去年11月被裁定“企图谋杀”罪名成立,他承认于2018年3月购买了重金属铊,并开始一点一点地倒入室友罗伊的食品和漱口水中。

罗伊随后出现喉咙灼热烧伤、呕吐、晕眩、下肢疼痛等症状,他晕倒了多次,感到非常疲劳、头痛、心悸,身上出皮疹。他经历了极大的痛苦,腿和脚也很痛,最终他的下肢失去了知觉。他的家人描述说,在罗伊痛得哭出声时,家人也陪着经历一个月的不眠之夜。

根据当地媒体《The Morning Call》报导,罗伊的父亲雷‧罗伊(Ray Royal)说:“(儿子)发出的尖叫声好像有人在用冰镐刺伤他。”“我无法摆脱尖叫声。”

最后罗伊的家人不得不送他到纽约求医。2018年4月罗伊被诊断出重金属中毒,医生在其体内化验出“铊”(thallium)。铊是无味金属,其毒性超过铅和汞,是制作灭鼠药的主要成分,即使少量也含有剧毒。目前对于铊中毒尚未有理想的治疗方法。

杨雨凯周三在宣判前道歉。他说,他为伤害罗伊、给罗伊一家造成的痛苦,以及给自己的家庭和祖国带来的耻辱,而感到抱歉。“我无法消除对你身体的伤害。我无法消除我给你家人带来的痛苦。我今天在这里接受我应受的惩罚。”杨雨凯说。

在宣判前,罗伊和他的父母、祖母以及对杨雨凯做诊断的心理学家都提交了给法庭的证词。杨雨凯的父母和他在中国的同事以及里海大学的教授也致信法庭求情,两名教授周三也到庭旁听。北安普敦郡法官巴拉塔(Stephen Baratta)在经过冗长的聆讯后做出了他的判决。

法官指出,尽管杨雨凯表达了悔意,但他在眼看自己的室友饱受痛苦时,从未主动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或向医生指出有效治疗的方向,以便医生能尽早开始治疗。法官说:“你就坐在那里,看着你的朋友就这样在你的眼前瓦解。”

心理学家达蒂里奥(Frank Dattilio)博士作证说,杨雨凯在2岁这么小的时候就与父母分开,直到高中才回到父母身边。那段时期造成的创伤一直没有解决。杨雨凯尽管是由善良的祖父母抚养长大的,但杨雨凯的家庭将学业成功作为他的首要任务。达蒂里奥说,(这种压力)是如此明显,以至于杨雨凯在生物学竞赛中获得全国第二后,“他仍然认为自己是失败的。”

杨雨凯在法庭上说,他在里海大学有两个主修专业和两个辅修专业,一门心思追求分数,孤身面对学业的压力,以至于他曾经一连几天都忘了吃饭。达蒂里奥说,这种内在压力加上对心理健康问题的污名化,为杨树立了一个危险的环境。杨雨凯说:“我竭尽全力成为一个学术上成功的人。这使我快要发疯了。”

杨雨凯与罗伊成为了朋友。罗伊说,当杨雨凯沉迷于负面情绪时,他会鼓励杨雨凯振作起来。两人当室友已经四年,罗伊多次带杨雨凯去自己家。但在里海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当罗伊透露他想搬出校园继续读书时,杨雨凯变得不高兴。

达蒂里奥说,杨雨凯在宿舍里留下种族歧视相关涂鸦及威胁“滚出去”等字眼,目的是引起罗伊的关注。他渴望得到罗伊的关注。杨雨凯告诉这位心理学家说,他本打算为自己的故意破坏行为道歉,但他相信一旦警察介入并指控他种族恐吓,他就不能道歉。《The Morning Call》报导说,这些起诉的罪名尚未解决。

杨雨凯说,在毕业前他曾想自杀,并准备了一个“自杀短信”,一旦他要自杀时就可以发给家人。他说自己不止一次尝试自杀,并网购铊,目的是使自己中毒。

他说:“我(现在)学会了在行动之前应该三思。”“我了解到应该考虑到伤害他人的后果。我了解到谈论和获得(精神健康问题)帮助并不丢脸。不管不顾并伤害他人是可耻的。”

罗伊到纽约求医诊断出中毒之时,身体已经造成了严重损害,治疗计划进展缓慢。

罗伊的母亲塔尼莎(Tanisha)描述她看着儿子遭受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一切就像一场噩梦。她说:“我只能把他当作我两个月大的婴儿对待。”

她描述自己如何轻拍儿子的身体直到他入睡,对他唱歌并与他祈祷。“我只知道儿子的状况不佳,我以为我可能会失去他。”

雷‧罗伊说,在这场折磨中,他的妻子和岳母是强者,当儿子疼得大喊时,她们与儿子待在一起。身为父亲,他感到自己是一个胆小鬼,他早早就出门上班,目的是为了逃避儿子的痛苦,而这个痛苦却没人能缓解。

“我是海湾战争的退伍军人。我这么说并不是要求得赞扬。”雷‧罗伊在法庭上说,“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表明我有一些阅历,我能挺得住。但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害怕夜晚像看某种恐怖电影。”

第一助理地方检察官佩珀(Richard Pepper)认为杨雨凯有“操纵性”,因为他说,他使用这种毒素只为引起人们对自己痛苦的关注,而他原本没打算造成任何持久损害。

“不管他是否知道这是致命的剂量,他都知道该死的药会杀死罗伊。”佩珀说。

罗伊说,尽管他对自己身体的长期影响仍然感到担忧,但他已准备好摆脱痛苦、焦虑和恐惧。他原谅杨雨凯。

罗伊后来澄清说,他对杨雨凯的宽恕仅仅是原谅他本人所遭受的这部分,“我原谅他对我的所作所为,但我不能原谅他对我的家人所带来的一切。”◇

责任编辑:李悦 #

相关新闻
朱令“铊中毒”案再起波澜 朱家回应
河南高中宿舍发生命案 优等生为何成杀人魔
中国留学生网购“铊” 涉嫌对室友下毒
被控对室友投毒 留美中国学生企图逃避起诉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党媒一文打掉四千亿 缘何自残?
【新闻大家谈】英政府:超级变种病毒或出现
【时事纵横】中共关国门惹议 北京卫戍区换高层
【秦鹏直播】中共停发护照 原因涉国家机密?
【拍案惊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价保北京
【重播】参院听证:中共如何威胁美国国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