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专家警告社媒巨头 勿沦中共同谋

美国商界领袖警告,若社群媒体巨头屈从于金钱,将让民主社会的资讯流通付出巨大代价。(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5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综合报导)“新疆棉”事件引发国际关注,中共近日却透过脸书、YouTube等平台大肆宣传洗白。美国商界领袖警告,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就像捕蝇草,“一旦进入就很难挣脱”,若社群媒体巨头屈从于金钱,“将让民主社会的资讯流通付出巨大代价”;有专家甚至称部分社媒已沦为“中共的第五纵队同谋”(CCP  fifth columnist collaborators)。

美国商界领袖警告,若社群媒体巨头屈从于金钱,将让民主社会的资讯流通付出巨大代价。
美国商界领袖警告,若社群媒体巨头屈从于金钱,将让民主社会的资讯流通付出巨大代价。(LIONEL BONAVENTURE/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据美国之音(VOA)中文网报导,美国创投界名人、脸书董事会成员提尔(Peter
Thiel)6日在尼克森基金会(Richard Nixon
Foundation)主办的网路论坛表示,他曾与谷歌(Google)的人工智慧团队交流,却发现谷歌团队对其技术是否被用在新疆的劳动集中营并不关心,也从不过问。

提尔表示,“他们(谷歌团队)一厢情愿地假装一切都很好,这些技术领域的佼佼者,实际上却沦为中共的‘第五纵队同谋’。”

美媒为了广告收入 自我审查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赫曼(Arthur Herman)则说,俄罗斯制造的假新闻曾在美国产生很大影响。但中共在操纵讯息的方式上越来越老练,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赫曼表示,媒体过滤对中共的批评声音,“将让我们在未来几年付出巨大代价。”他以近期中国的新疆、香港及疫情等3件事为例,在美国主流媒体上的报导很少。

“我认为他们不是缺乏好奇心,而是知道如果对这些问题刨根究底会减少他们的商业广告收入”,他强调,媒体责无旁贷,如果你滥用自己的权力,因为与中国有密切的经济关系,而压制、减少对中共不利的报导,“我们将在未来的几年中付出代价”。

赫曼认为,这些社群平台、媒体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就如同“捕蝇草”,看起来很具诱惑,市场很大且参与机会很多。可是“一旦进去就很难挣脱”,特别是媒体尤其如此,“如果当年冷战期间,美国媒体和苏联或其企业有广泛的财务往来,那么美国将很难获得有关苏联的真实资讯。”

脸书员工担忧 沦中共洗白宣传平台

不仅如此,连脸书员工也担忧沦为中共的宣传机器。《华尔街日报》日前报导,有脸书员工在内部留言和讨论中,对脸书正被当作中共国家宣传的管道表示担忧,并反对公司允许中共在平台进行“快乐维吾尔人”的洗白宣传。

报导还提到,针对此事,脸书高层正在观察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如何因应新疆问题。日前联合国呼吁,与新疆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应对相关业务进行深入的人权调查。

美国商界领袖警告,若社群媒体巨头屈从于金钱,将让民主社会的资讯流通付出巨大代价。(LIONEL BONAVENTURE/AFP via Getty Images)

澳智库:中共利用社媒传假消息剧增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际网路政策中心日前也公布调查报告显示,自2020年初以来,中共和官方媒体利用美国社群媒体网路,推动政治叙事和关于新疆的假消息数量急剧增加。

报告也揭露常见的手法,中共会利用隐蔽与公开的账号,在美国社群媒体平台上进行政治叙事,包括中共外交官的推文、官媒的社群媒体账号、支持北京的有影响力人士等互动,来放大误导性的叙述,并散布假消息。

今年初,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庄荣文也对外强调,“不论什么性质的平台,不论什么传播形式,都要把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放在首要位置。”

吁修改230条款 让社媒负责

面对中共的威胁,部分社群媒体公司已采取技术上的防御措施。根据彭博社报导,谷歌和脸书日前宣布,将出资建造一条连接美国和新加坡的新型跨太平洋海底电缆,以绕开以往经过南海的线路,希望透过这种新方法警惕和远离中共。

牛津网路研究所研究员、牛津大学高级讲师布兰克(Grant Blank)也说,美国社群媒体有较低的门槛和强大影响力,“它简单又便宜,人们可以在社媒平台上做许多事,即便小型组织也能发挥巨大影响”。

布兰克指出,美国《通信端正法》中的230条款长期为社交媒体提供保护,让他们无需对用户在平台上发表的言论负责。

赫曼表示,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人,已有越来越多人认为,是时候唤醒社媒公司了,应该对230条款进行挑战,让社群媒体负起责任,“否则他们连对外国政府的虚假宣传也无需负责。”◇

责任编辑:于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