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两国重磅判决 律师分析对德防疫影响

人气 600

【大纪元2021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欧洲两国比利时和奥地利的法院,先后就各自政府的防疫措施做出重磅裁决。这对德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德文大纪元就此采访了Alexander Christ律师和Reiner Fuellmich律师。

比利时的裁决主要是,政府法令不应该深度限制人们的基本权利,议会必须参与其中。而奥地利的裁决则表明,目前的疫情数据不能对这场大瘟疫提供有效评估。

比利时裁决

Christ律师:我简单总结一下,比利时的这个裁决其实说的是什么。比利时的人权联盟对比利时政府的法令提起诉讼,布鲁塞尔法院一审判决人权联盟胜诉。

到目前为止,比利时现行的防疫措施几乎无一例外地以政府法令的形式发布。这种做法受到质疑,法院说,这里的法律依据值得怀疑。因此,比利时政府受到谴责。

换句话说,法院要求比利时议会在事先进行议会辩论后,通过一个新的法律框架,以便以正规法律的形式而不是政府法令的形式推行防疫措施。

为此,法院给予比利时政府30天的时间,每拖延一天,罚款5,000欧元。

这当然是开创性的判决。因为在德国,我们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所有措施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通过议会,就德国而言,是必须通过联邦议院。

记者:也就是说,这种情况和德国类似。这对比利时意味着什么?

Christ律师:意味着政府的法律依据受到了质疑,现在原则上有30天的宽限期。在这期间,比利时政府必须做它从一开始就应该做的事情。它必须通过一项或多项适当的法律,然后重新界定这些(防疫)措施。现在,比利时政府必须采取行动。

然而,这也意味着对以前的政令发布程序进行了一次大的反击。这也正是我们在许多欧洲国家、包括在德国强调的,政令不能如此深度地对人们的基本权利进行限制。

维也纳突破性判决

记者:现在我们来看看奥地利。您能解释一下这个裁决吗?您从中得出什么结论?

Christ律师:这绝对是我们从维也纳得到的一个突破性判决。3月24日,维也纳行政法院就1月31日的一次集会做出裁决。诚然,这一判决有一些司法上的延迟,但判决还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这个判决证实了很多我们一直在讨论的观点。例如,判决书中第一句重要的话就是法院所说的:“决定性的因素是感染和患病的人数,而不是检测呈阳性的人数或政府确定的其它病例数。”

在这些句子中,法院明确提到了世卫组织WHO。世卫组织在2020年5月的“IWD用户信息通知”中公布了这一点。所有政府都知道这一点,但至今都对世卫组织的这一定义熟视无睹。

在这里,法院第一次非常明确地表示:世卫组织的定义是决定性的,关键在于真正的感染者和真正患病的人数。

同时,法院还就第二个重要问题进行了辩论,我们在德国已经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也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PCR检测的发明人自己也说过:PCR检测不适合用于诊断,其本身不能说明一个人的疾病或感染情况。

在我看来,这表明PCR检测完全无效。

Christ律师:此外,裁决书还提到了Bullard、Dust、Funk、Strong等人从2020年开始进行的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确定PCR检测中ct值如果大于24,就不能再检测出能够复制的病毒。你要知道,在德国,我们通常使用更高的ct值进行测试。

而法院明确得出的结论是,ct值大于24的PCR检测不能用于判断感染性。这也再次证实了我们之前在德国的推理。

还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法院说:一个人是生病还是健康,必须由医生来判断。这也是我们律师一直以来的说法。不能以PCR检测阳性等,或通过其它一些检测方法来确定疾病。

疾病本身只能由医生在医疗自由的框架内、在医疗专业知识的框架内、在医疗誓言的框架内确定。

奥地利法院特别指出,这种对奥地利病人或感染者数字的认定都是错误的。这是维也纳行政法院非常严厉和明确的判决。

当然对于我们来说,也要明白这对集会活动有什么后果。法院做了一个非常明确无误的声明。法院说,仅仅是对某种行动的抽象恐惧,不能导致预防性地拒绝发放许可证。例如,不能因为担心人们在集会中违反规定,就预防性地拒绝发放许可证。

对德国非常重要

Christ律师:这是奥地利做出的一项突破性的裁决,而这一点对德国也非常重要。虽然是奥地利行政法院做出的裁决,但我们是在欧洲范围内。因此,对德国来说,同样重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因为抽象的担心而限制集会权。

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德国行政法院最终认识到时机已到,并为德国也做出相应的裁决。德国也有这方面的法律依据。

记者:这是否也会产生一些后果,比如说这个PCR检测,已经不足以成为下令隔离的依据,也不能用它来证明有感染的疾病?

Christ律师:维也纳行政法院的判决当然是指这个具体的案例,是关于今年1月31日的集会。但是,按照此类判决的惯例,重要的判决也可以类推适用于其它案件。也就是说,如果在这里对PCR检测提出了根本性的质疑,那么也一定适用于其它事实。

对了,不光是PCR检测受到质疑,抗原检测(Antigen-Test)也受到了很大的批评。法院说,抗原检测要归入高度错误。

德国目前要求在学校进行大规模测试,而根据维也纳这个判决,我们得把所有这些测试都归为有很大缺陷的测试。那么我们只能说:所有这些测试必须停止。

律师:必须立即取消所有防疫措施

几个月来,Reiner Fuellmich律师和他在疫情委员会的同事一直在处理防疫政策的影响。他是一个国际律师团队的成员,他们在不同的国家对基于PCR测试的防疫措施提起诉讼。

Fuellmich律师:世界范围内的封锁和其它防疫措施都无一例外地以Cornan/Drosten论文中向全世界提出的Drosten测试为基础,并在世卫组织的帮助下向全世界推广。而这被真正的科学家定性为不科学的无稽之谈,

封锁计划在全球同步进行。各国政府在制药、科技和金融公司的控制下,在全球范围内步步为营地策划。

各国幻想出的规则依据在各地都是一样的,其核心是起源于Drosten的两个错误的事实断言,即无症状感染和PCR检测。

如果有法院发现这些事实断言是虚假的,那么世界上所有其它法院都可以利用这一点,可以一劳永逸地摧毁这些事实断言。

这意味着在所有文明的法律体系中,所有的(防疫)措施都必须立即被推翻。

这也意味着,那些对这些虚假事实断言负责和传播这些断言的人,以及他们的受益者和支持者,必须支付损害赔偿金,包括(在英美国家)惩罚性赔偿金。鉴于这一行为的恶劣性质,这很可能是实际损失的100倍或1,000倍。

被采访人简介:

Alexander Christ律师:1966年出生,学习法律、政治学、哲学和现代德国文学,获得孟德斯鸠三权分立学说博士学位,1995年起担任律师,在柏林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专门研究劳动法。

Reiner Fuellmich律师:Fuellmich博士是一名责任律师(Haftungsrechtler),在银行法、医疗法和国际私法领域发表过多篇文章和书籍,并在德国和爱沙尼亚的大学担任教授和讲师。他的业务重点是银行和股票交易法、国际私法和医疗法。

责任编辑:周仁 #

相关新闻
接种AZ疫苗后 德国一55岁护士死亡
赴德国航空旅客3月30日起须自费病毒检测
AZ疫苗频出问题 德国建议仅60岁以上接种
封锁再度收紧 德国多州实行宵禁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赵紫阳去世日 与里根总统合影热传
【新闻看点】天津传20日清零 北京承认共存?
【方菲访谈】专访李云翔:冲破沉默的呼声
【探索时分】中日最新护卫舰 谁更强?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拍案惊奇】“护航20大”直指江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