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兩國重磅判決 律師分析對德防疫影響

人氣 405

【大紀元2021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王亦笑德國報導)歐洲兩國比利時和奧地利的法院,先後就各自政府的防疫措施做出重磅裁決。這對德國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德文大紀元就此採訪了Alexander Christ律師和Reiner Fuellmich律師。

比利時的裁決主要是,政府法令不應該深度限制人們的基本權利,議會必須參與其中。而奧地利的裁決則表明,目前的疫情數據不能對這場大瘟疫提供有效評估。

比利時裁決

Christ律師:我簡單總結一下,比利時的這個裁決其實說的是什麼。比利時的人權聯盟對比利時政府的法令提起訴訟,布魯塞爾法院一審判決人權聯盟勝訴。

到目前為止,比利時現行的防疫措施幾乎無一例外地以政府法令的形式發布。這種做法受到質疑,法院說,這裡的法律依據值得懷疑。因此,比利時政府受到譴責。

換句話說,法院要求比利時議會在事先進行議會辯論後,通過一個新的法律框架,以便以正規法律的形式而不是政府法令的形式推行防疫措施。

為此,法院給予比利時政府30天的時間,每拖延一天,罰款5,000歐元。

這當然是開創性的判決。因為在德國,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要求所有措施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通過議會,就德國而言,是必須通過聯邦議院。

記者:也就是說,這種情況和德國類似。這對比利時意味著什麼?

Christ律師:意味著政府的法律依據受到了質疑,現在原則上有30天的寬限期。在這期間,比利時政府必須做它從一開始就應該做的事情。它必須通過一項或多項適當的法律,然後重新界定這些(防疫)措施。現在,比利時政府必須採取行動。

然而,這也意味著對以前的政令發布程序進行了一次大的反擊。這也正是我們在許多歐洲國家、包括在德國強調的,政令不能如此深度地對人們的基本權利進行限制。

維也納突破性判決

記者:現在我們來看看奧地利。您能解釋一下這個裁決嗎?您從中得出什麼結論?

Christ律師:這絕對是我們從維也納得到的一個突破性判決。3月24日,維也納行政法院就1月31日的一次集會做出裁決。誠然,這一判決有一些司法上的延遲,但判決還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這個判決證實了很多我們一直在討論的觀點。例如,判決書中第一句重要的話就是法院所說的:「決定性的因素是感染和患病的人數,而不是檢測呈陽性的人數或政府確定的其它病例數。」

在這些句子中,法院明確提到了世衛組織WHO。世衛組織在2020年5月的「IWD用戶信息通知」中公布了這一點。所有政府都知道這一點,但至今都對世衛組織的這一定義熟視無睹。

在這裡,法院第一次非常明確地表示:世衛組織的定義是決定性的,關鍵在於真正的感染者和真正患病的人數。

同時,法院還就第二個重要問題進行了辯論,我們在德國已經多次討論過這個問題。也就是世界衛生組織所說的,PCR檢測的發明人自己也說過:PCR檢測不適合用於診斷,其本身不能說明一個人的疾病或感染情況。

在我看來,這表明PCR檢測完全無效。

Christ律師:此外,裁決書還提到了Bullard、Dust、Funk、Strong等人從2020年開始進行的一項非常重要的研究,在這項研究中確定PCR檢測中ct值如果大於24,就不能再檢測出能夠複製的病毒。你要知道,在德國,我們通常使用更高的ct值進行測試。

而法院明確得出的結論是,ct值大於24的PCR檢測不能用於判斷感染性。這也再次證實了我們之前在德國的推理。

還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法院說:一個人是生病還是健康,必須由醫生來判斷。這也是我們律師一直以來的說法。不能以PCR檢測陽性等,或通過其它一些檢測方法來確定疾病。

疾病本身只能由醫生在醫療自由的框架內、在醫療專業知識的框架內、在醫療誓言的框架內確定。

奧地利法院特別指出,這種對奧地利病人或感染者數字的認定都是錯誤的。這是維也納行政法院非常嚴厲和明確的判決。

當然對於我們來說,也要明白這對集會活動有什麼後果。法院做了一個非常明確無誤的聲明。法院說,僅僅是對某種行動的抽象恐懼,不能導致預防性地拒絕發放許可證。例如,不能因為擔心人們在集會中違反規定,就預防性地拒絕發放許可證。

對德國非常重要

Christ律師:這是奧地利做出的一項突破性的裁決,而這一點對德國也非常重要。雖然是奧地利行政法院做出的裁決,但我們是在歐洲範圍內。因此,對德國來說,同樣重要。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因為抽象的擔心而限制集會權。

現在,我們只需要等待德國行政法院最終認識到時機已到,並為德國也做出相應的裁決。德國也有這方面的法律依據。

記者:這是否也會產生一些後果,比如說這個PCR檢測,已經不足以成為下令隔離的依據,也不能用它來證明有感染的疾病?

Christ律師:維也納行政法院的判決當然是指這個具體的案例,是關於今年1月31日的集會。但是,按照此類判決的慣例,重要的判決也可以類推適用於其它案件。也就是說,如果在這裡對PCR檢測提出了根本性的質疑,那麼也一定適用於其它事實。

對了,不光是PCR檢測受到質疑,抗原檢測(Antigen-Test)也受到了很大的批評。法院說,抗原檢測要歸入高度錯誤。

德國目前要求在學校進行大規模測試,而根據維也納這個判決,我們得把所有這些測試都歸為有很大缺陷的測試。那麼我們只能說:所有這些測試必須停止。

律師:必須立即取消所有防疫措施

幾個月來,Reiner Fuellmich律師和他在疫情委員會的同事一直在處理防疫政策的影響。他是一個國際律師團隊的成員,他們在不同的國家對基於PCR測試的防疫措施提起訴訟。

Fuellmich律師:世界範圍內的封鎖和其它防疫措施都無一例外地以Cornan/Drosten論文中向全世界提出的Drosten測試為基礎,並在世衛組織的幫助下向全世界推廣。而這被真正的科學家定性為不科學的無稽之談,

封鎖計劃在全球同步進行。各國政府在製藥、科技和金融公司的控制下,在全球範圍內步步為營地策劃。

各國幻想出的規則依據在各地都是一樣的,其核心是起源於Drosten的兩個錯誤的事實斷言,即無症狀感染和PCR檢測。

如果有法院發現這些事實斷言是虛假的,那麼世界上所有其它法院都可以利用這一點,可以一勞永逸地摧毀這些事實斷言。

這意味著在所有文明的法律體系中,所有的(防疫)措施都必須立即被推翻。

這也意味著,那些對這些虛假事實斷言負責和傳播這些斷言的人,以及他們的受益者和支持者,必須支付損害賠償金,包括(在英美國家)懲罰性賠償金。鑒於這一行為的惡劣性質,這很可能是實際損失的100倍或1,000倍。

被採訪人簡介:

Alexander Christ律師:1966年出生,學習法律、政治學、哲學和現代德國文學,獲得孟德斯鳩三權分立學說博士學位,1995年起擔任律師,在柏林的律師事務所工作,專門研究勞動法。

Reiner Fuellmich律師:Fuellmich博士是一名責任律師(Haftungsrechtler),在銀行法、醫療法和國際私法領域發表過多篇文章和書籍,並在德國和愛沙尼亞的大學擔任教授和講師。他的業務重點是銀行和股票交易法、國際私法和醫療法。

責任編輯:周仁 #

相關新聞
接種AZ疫苗後 德國一55歲護士死亡
赴德國航空旅客3月30日起須自費病毒檢測
AZ疫苗頻出問題 德國建議僅60歲以上接種
封鎖再度收緊 德國多州實行宵禁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未解之謎】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