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白毛女”的控诉:我们就是奴隶(上)

人气 577

【大纪元2021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河北廊坊市文安县女子杨书娟因为土地被占,含冤上访十几年,父亲遭冤狱三年病死,母亲又被判刑长年监视居住,杨书娟被数次拘留、打断手脚、漂泊京城,受伤后她的头发全白,成为一名当代的白毛女。

历史上中共曾经杜撰一个“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然而当今中国社会,却出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白毛女的故事。

记者虽然接触了不少中国冤民,但杨书娟一家三口深重的苦难仍令人感到震惊,她的遭遇揭露了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现状。以下把她的自述整理成文:

我原来在农村教学,因为言语冒犯了大队书记,他就不让我教学了。我就种地,承包了十亩地种玉米(有合同),玉米半尺多高的时候,他毁青苗,把地强征强占过去了。后来我去北京就跟亲戚家的哥哥做生意,挣了点钱。那时候还不知道上访。

说来话长,2009年我因上访开始被打压,是当地被拘留最多的一个人,后来就开始叫我进看守所,其间把我的腿和手腕子都打折了。有法医鉴定,粉碎性骨折,镇政府开的车,把我装在车里面,拉到一个地儿就打我。

那个地界现在划成雄安新区管理了。2014年9月25号,他们把我的腿打折,当时我报了警,也做了法医鉴定,可是至今,一分钱的医药费都不给我。

现在我们镇政府,每天都在逼我。我人在北京,但是每天都告诉我不让我到信访局去登记,然后就要一刀切给我60万块钱,订个协议合同,分四年给我。四年之中不许我告状上访。

我医药费就花了大概近20万,做手术、取钢板。我就问了一个人啊,他撞得粉碎性骨折,花了30万医疗费,然后私了人家老板就给他50万块钱。我的受案回执是故意伤害,还涉及到政府打人,这个一刀切对我来说感觉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父亲当了8年海军,他一上访,地方就把他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投入监狱三年,他在里边气得得了癌症,放出来不到一个月就气死了。其实监狱里医生早就查出病来,提前放出来让他死在家里边。

我父亲还得了痴呆症,从监狱出来就是痴呆症,在里面这三年带恨带怨得了这种病。在里面也遭到殴打,因为他出来以后他腿上、身上都有伤。我父亲2016年离世,冤死。

也是因为上访,我父亲跟大队书记闹得特别厉害。他当过兵,但没动手没打人,他都七十多岁了,在派出所拿着拳头怼了人家一下,人家就说他打人了,定个罪名送进监狱。

律师说,根据我父亲的身体状况,再根据他的案情,不适合羁押。但看守所说,政府要羁押他,必须进监狱。政府是要我们老百姓死,我们真活不了。要我们进监狱我们就得进监狱,他对我们就是想打就打,想抓就抓。全国都是这个样。

之后我母亲又进监狱。2017年中共大九大维稳。我母亲廊坊老家那边,家里都是那个暗锁,可以随时锁上门,可是派出所的所长用万能钥匙打开门,把我母亲强行放在车上,直接就拉到石家庄女子监狱。

进监狱一年,一年出来以后,一点都不给解决问题,连我们想把地要回来生存他都不给,老百姓种地为生,到现在也不给。他不给解决,无奈当中我母亲又去了中南海告状。2019年大阅兵,县法院还是以一个寻衅滋事罪名,给我母亲判刑一年半。

我们把材料发给政法大学的教授、研究生,然后廊坊中级法院发来一个裁定书,说一审有问题,让县级法院重新审理,从2019年8月至现在,也不给我们开庭。我母亲一直监察居住,快要将近两年了,半年以后,就又下一个条文,继续监察居住。

关于土地问题,我们手里面还有一个最好的证据,村书记违法批准占地四十多亩,足以构成刑事犯罪。我们一直上访十多年要求他移交司法机关,至今国土资源部就是不移交。我在北京,每两个月去一次国土资源部,不给任何答复。

我们告状目的就是大队书记哪怕他有钱有势有权,哪怕他不进监狱,能判决说他是违法了,我们家也就感觉申了冤了。我们就是要他黑字落在白纸上,判决书写上他违法了。我们明白他可以监外居住,有钱可以不进监狱,但是最起码我们可以拿到那个判决书。

但是做到这一步是很不容易的。杨金柱律师、徐昕律师,好多律师跟我谈走法院程序,大队书记违法占地,政府监管不力,文安县国土资源局也是监管不力,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是一个串案。

我们在县级法院,在没有任何私人关系、没有钱的情况下,即使我们有这么好的证据,也会判输。再想翻案是很难翻的。就像我母亲进了监狱,再想翻了公检法的案,他宁可跟你谈,进监狱一年,就给你母亲10万块钱赔偿,不让她再翻这个案子了。但是我们没有同意。

就是说,作为我们老百姓,一个案子定性错了,再想翻案是很难很难的。因为说良心话,中国没有司法,中国的法律是为权力服务的,是为地方政府贪官污吏服务的。

我这么一连串的事他现在就给我60万买断,还要我4年拿到,所以我是一万个不同意。我是看不上他这60万的。我维权在北京住了十多年,吃的苦遭的罪,睡大桥、睡马路,捡菜捡饭我都干过。我现在宁可饿不死,过最痛苦的生活,我不想着要他60万块钱一刀切。

2016年“两会”之前,2月份,他们从北京抓我,把我塞到车上,直接送到霸州看守所,每天24小时受到非人待遇,戴上手铐,不让我洗脸,大小便给我一个水桶,他们特别坏,每天让一个犯人给我倒屎倒尿,我不吃饭只有尿。

关押110天放了我了,给我定个取保候审。从2016年到现在,我拿到了一个国家赔偿金,就赔三万多,又赔了我一万块钱精神伤害,那就给了四万四,我是经过法律、法院赔委会判决才敢要这个钱。虽然钱不多,但是我拿到国家赔偿金,证明他们拘留我是打击报复、栽赃陷害,疯狂打压我。通过法律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真正违法犯罪的人是他们,而不是我。

我的身份是单身,50岁了。因为我上访是多年,不上访的人是不想跟上访人结婚的,你想嫁给一个不上访的人是做不到的。社会把我们上访人也看成是另类,认为我们是爱找事的人。

记者:你们是怎么拿到村书记非法批地的证据呢?

杨书娟:拿到这个证据是非常艰难的,也就是说打击报复我父亲,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得罪了地方政府,所以他才想方设法让我爹进监狱。

实际上咱们拿到的这个证据是41.99亩,大队书记自己强占了16.11亩,违法建筑,建的住宅、厂房。把地给了跟他关系相当到位的朋友、外村的人,而我们本村的人没有。

他们没有住宅证,我们都想尽一切办法找镇上、县里边,要求相关部门来查处,最后因为我父亲三番五次地上访,有的时候也拍桌子,让他们给查,无奈查出来41.99亩,再往下他们就不查了。

根据国家土地法,基本农田10亩可耕地、20亩其它用地违法批准了,这就构成刑事犯罪。

再下查还有很多,他实际上违法批准占地得有一千多亩地,因为查了以后他牵扯到河北省。我们河北省违法批准占地这种现象,包括全中国毁害耕地太多了。农村简直都是打工的,没有人种地。所以咱们吃的都是转基因。

我们就到了廊坊市国土资源局,当官的给我们县国土打电话了。骂他们,“……怎么跟你们说的,三番五次,五次三番,说了多少遍,这件事不要弄到上边来。.……现在弄到上边来了”。那话就是说不能把违法批准占地的事捅到廊坊来。

然后无奈当中该官员就给我们出了证据了,盖着廊坊市国土局的公章。当官的还给我们敬了个礼,那意思他们错了。

我们拿上这个国土局的证据,就走信访。我为什么不走法律呢?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中国的法律,中国是没有法的,(百姓)也没有权利,中国是权大于法的,我就不敢走司法程序,串案我是打不赢的。我害怕,所以我才走信访。与魔鬼打交道的人,就是上访人。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两会刚过 蒙冤百姓向各级法院贪官宣战(上)
两会刚过 蒙冤百姓向各级法院贪官宣战(下)
北京再现沙尘暴 污染严重 官媒喜报遭讽
访民夫妻落难新疆 遭遇暴打黑监狱捅刀子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中共诱杀特斯拉 美人计迷倒全球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未解之谜】五台山之谜:清凉胜地的秘密
【有冇搞错】中共航母的那些黑幕和猫腻
【直播】美众院外委会听证:中共新疆暴行
【时事纵横】中共暗布战局?布林肯连发警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