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称“一带一路”协议不符其国家利益

人气 745

【大纪元2021年04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Henry Jom报导/高杉编译)4月21日,澳大利亚政府出面干预,取消了维多利亚州(Victoria)与北京签订的、备受争议的“一带一路”协议,称该协议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政府此举遭到一名中共外交官的批评,他指出,这无助于改善双边关系。去年,澳大利亚拒绝向北京的经济胁迫屈服,并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免受北京的干涉,导致了双边关系变得紧张。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领导的工党政府,在联邦政府对此干预后保持了沉默。但许多在澳洲国内外支持传统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专家和政治人士,都表示支持这一举措。一位州参议员表示说,这是“澳大利亚的一个伟大日子。”

什么是“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共产党的、万亿美元规模的、两用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它旨在增加北京的影响力,以及与世界各地的贸易联系,同时通过基础设施发展融资计划,为中共创造更多的收入。

据信,中共还试图利用这一举措,以获得更大的出口市场准入,促进贸易,并推动人民币成为一种全球货币。

2013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首次推出了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

它旨在通过六大“走廊”和一系列海上关键点,实现中共与世界之间的“经济一体化和联动发展”。六大“走廊”中包括:中共-蒙古-俄罗斯;中共-中亚-西亚;中共-中印半岛;中共-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中共-印度-缅甸。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已经有大约70个国家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

作为中共的货币和权力全球扩张的关键,任何“一带一路”项目,都是中共通过由北京控制的国有企业(SOE)来推动的。是通过削减基础设施投标,或向无力承担项目的国家提供无法他用的贷款来实现的,从而导致所谓的商业伙伴们最终陷入“债务陷阱外交”(Debt-trap diplomacy)和丧失主权的结局。

什么是债务陷阱外交?

近年来,债务陷阱外交的概念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因为通过中共国有银行融资的许多“一带一路”项目,都让借款国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例如,2017年12月,在斯里兰卡政府同意将其14亿美元的债务转换为股权之后,政府同意以99年租约的形式将整个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移交给北京。

之前,作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塔港由中方提供资金和进行建设。它也是控制印度洋的一个关键战略要点。

同样,在2018年,由于对主权的担忧,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终止了一项耗资4亿美元的机场建设项目,该项目原本将完全由中方建设、管理和维护。

2020年5月24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警告澳大利亚,应“非常密切地”关注任何“一带一路”项目。

他说:“所贷款项通常会有优惠的利率,或者债务文件中会列出条件,或者政府必须向中国共产党做出某种让步。”

他还警告澳大利亚,如果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与北京的伙伴关系,给电信基础设施带来任何风险,美国将“断绝”与澳大利亚的关系。

他说:“我们不会让与我们的‘五眼联盟’伙伴之间的合作,对我们的电信基础设施和国家安全构成任何风险。我们将保护和维护这些领域的安全。”

据澳大利亚新闻集团(News Corp)报道,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国家安全学院副教授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的说法,中共从一些国家获得了政治和经济上的让步,例如在太平洋地区,从而对西方世界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

军民融合的风险

对“一带一路”伙伴国家来说,另一个风险是中共实施的建立军民融合战略 。该战略意味着,任何中国企业都可以在任何时候被用于军事目的。

该战略由中共建立和主导,旨在加快中共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它不仅鼓励将技术转化为国防应用,还鼓励商业企业参与国防工业。

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北京利用了所建设的港口和电信基础设施的形式,中共可以利用这些设施来监视或影响伙伴国家。吉布提(Djibouti)的情况就是这样,中共设法控制了具有战略意义的吉布提港,并作为建设项目的一部分,最终建立了一个军事基地。

同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中共国有企业华为公司,试图建立一个电信枢纽。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发现,华为故意使用过时的加密软件,以及能力不足的防火墙,来保存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的数据。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委托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这将使中共得以监视该国。

澳大利亚为什么要担心?

虽然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预计将被终止,但此举的另一个目的,是削弱中共在澳大利亚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据《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报道,2020年8月,澳洲联邦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中共现在比以往任何一个中国政权都更加强硬。

在陈述联邦工党对维多利亚州“一带一路”协议的立场时,阿尔巴尼斯表示,中共“相当明显地”干预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

他说:“例如,我们在大学里看到了各种这样的例子。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这不是党派问题。”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与外国政府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必须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

他说:“至关重要的是,在澳大利亚与世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我们要以一个声音说话,并按照一个计划行事。”“如果它们与国家利益不符,它们就得消失。”

4月22日,维多利亚州工党参议员金伯利·基钦(Kimberley Kitching)表示,与外国政权的协议应该由联邦政府而不是各州来签署。

她对天空新闻台(Sky News)表示:“根据宪法第51条的规定,联邦政府才有权处理国家的对外事务。”

“我认为‘一带一路’协议的问题在于,我们当然知道,中共在利用维多利亚州的谅解备忘录向我们地区的邻国施压,让他们也加入‘一带一路’协议。”

“一带一路”破坏西方联盟

在离澳大利亚不远,新西兰似乎正在转向中共。新西兰外交部长纳纳亚•马胡塔(Nanaia Mahuta)表达了新西兰对五眼联盟的抵制,这种抵制不包括在人权问题的讨论中分享情报。

她在4月19日对记者表示:“我们对扩大五眼联盟的职权范围感到不安。”“我们更愿意寻找多边机会来表达我们的利益。”

2017年3月,新西兰成为第一个签署无约束力安排备忘录(Non-binding Memorandum of Arrangement,MoA)的西方国家,加入了 “一带一路”。自2017年以来,中共仍然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国,29% 的出口依赖于这个共产主义国家。

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否决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的一天后,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外交部长举行了一次联席会议。

在4月22日的会议上,新西兰的马胡塔表示,在围绕人权领域的特定问题建立支持联盟时,“没有必要在任何时候,都把五眼联盟作为他们的第一选择。”马胡塔还补充说,新西兰需要“维护和尊重”中方的“特殊习俗、传统和价值观”。

马胡塔的言论似乎呼应了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今年2月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市民大会(town hall)上,讨论中共对维吾尔族的大屠杀时所发表的言论。拜登当时说,中共有自己的“不同的规范。”

拜登说:“从文化上讲,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有不同的规范需要遵循。”

这些评论的含糊性引起了混乱。因为一些人将其解读为,拜登似乎并不认为种族灭绝是个问题,因为这可能是共产主义政权的“不同的规范”的一部分。

同样,马胡塔的言论也招致了英国政界人士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些言论是一个信号,表明新西兰总理雅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正在粗暴地讨好中共,退出五眼协议。”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防部主任迈克尔·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这将使新西兰与其西方盟友发生冲突。

他向《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表示:“(新西兰)将发现,他们的政策框架与他们的价值观和利益相冲突,即便其目的是想保护(新西兰)对华贸易。”

他说:“悄悄地向五眼合作伙伴保证,一切都很好,同时也向北京保证同样的事情,除非中共在习的领导下彻底改变方向,否则这不可能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也表示,虽然新西兰有权决定自己针对中共人权问题的回应,但“我们也必须承认,中共的态度——中共在本地区和全球对外交往的性质——近年来已经发生了变化。”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抗衡中共 美日拟推印太版“一带一路”
【财商天下】搞一带一路 习近平有大布局
谢田:世界如何对抗中共的一带一路
澳洲废除一带一路 出口中国葡萄遭延迟通关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远见快评】习纪念入联讲4要点 美点中共软肋
【秦鹏直播】与中共开战?澳防长:让对方回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