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人气 2802

【大纪元2021年04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一(4月12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

今日焦点:疫苗低效,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泄密惹大祸,官方急粉饰闹笑柄;美台交往松绑,可互访官邸,重大突破?《纽约时报》员工曾受雇于中共大外宣,深层危机?

上周五(9日),美国国务院出台了新版的对台湾交往准则,允许美台官员互访官署,同时允许美国官员访问美台断交前的中华民国驻美大使官邸“双橡园”,这对美中台关系将产生什么影响?

同样在周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一次会议中披露“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相关报导周日(11日)已被删除,高福也很快出面宣称,外界误解了他的讲话,真相到底是什么?

另外,《纽约时报》多名员工,被曝光曾在中共大外宣机构《中国日报》任职,背后的深层危机是什么?

1.【美台交往松绑 重大突破?川规拜随?】

主持人:美国国务院9日公布了最新版的对台湾交往准则,放松美台交往限制,鼓励美台接触。美国的匿名官员透露说,按照新的规则,美国官员将可以邀请台湾官员,访问华盛顿的联邦政府机构;也可以到台湾驻美代表处,参与工作会议。也就是说,美台可以互访对方的官署。

另外,位于华府的双橡园,也不再是美国官员的禁区。双橡园,是1937年至1978年间,中华民国驻美国大使的官邸。未来,美国的现任官员,预计将可以到双橡园访问。

新的规定,放松了美国与台湾交往的限制,不过还是划了一些红线:

第一,重申美国与台湾是“非官方关系”。

第二,美国官员不能参加中华民国双十国庆等节庆活动,以避免“一中政策”复杂化。

另外,还有消息人士透露,新版准则仍然规定,不能在双橡园内,展示中华民国的国旗。

对于新的美台交往准则,有人认为是历史性的突破。但也有人认为,有进展,但没那么大;因为在过去几年川普(特朗普)任内,一些美台交往限制就已经实质取消了,这次并没有新的大动作。

甚至还有人说,前国务卿蓬佩奥今年1月9日宣布,取消美台交往中美国“自我施加的所有限制”,现在新版的准则,把禁止美国官员参加双十国庆的原则又加了回去,比蓬佩奥1月9日“取消所有限制”的表态其实反而倒退了。您怎么评价这份新的规定?

横河:我觉得当时蓬佩奥制定“取消所有自我限制”,这个是相当有效的措施,在除了三个《联合公报》,还有《美台关系法》等等这些之外,所有国务院发的限制规定全部作废。它的缺点是没有细则,因为全部取消不需要细则。

而现在新的规定的好处,它明确了哪些事情可以做,这些官员就可以去做;但同样的缺点也在这里,因为它规定哪些不能做,比蓬佩奥的“取消全部自我限制”就退了一步。取消全部限制、不定细则的好处,在于主动权在美国手里;但是你一旦规定,哪几个事情不能做的话,主动权就没有了。

所以说,模糊有模糊的好处,模糊的好处在于,它保持一种对中共的威慑力,我随时可以去做这件事情,也不超出我自己给自己的规定范围。所以从规定来说,你不能说是美台关系进了一大步;我觉得,没有超出蓬佩奥所提的范围。

主持人:晓旭,你怎么看?

林晓旭:我觉得蓬佩奥,当时离开国务院之前,他的人马是快马加鞭,推进一系列针对中共的政策。当时其实可能是时间上非常急迫,所以他就想用这种一揽子的做法,当然也是一种策略上的做法。

但是总体上,我也觉得,那个是会更彻底,路径也在自己手上。但是对于新政府来说,拜登他们的国务院,他不希望被评价为“川规拜随”,所以他可能也要推出自己的一套东西,他走的这一条路是稍微具体化一点。

但是我觉得,他还是在寻求平衡,还是不想得罪中共,还是希望不要触及一中政策,这样一个底限,所以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而且他也特别强调,台美关系是“非官方的”,但这种过分强调,也等于说把格调降低了一点。

虽然是鼓励双方官员可以在自己的办公大楼正常来往,或者是举行工作性会谈,但是关键是,具体的这些官员到底有没有真的在推进这件事情?

因为政策可以摆在那儿,但是如果国务院内部还有一些人员,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设计一些障碍的话,或者是,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执行的话,那规则就是规则,并没有人去推动。

就像说,蓬佩奥离任之前,当时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本来要去台湾访问,但是这件事情就被挡下来。

另外一个,像去年五月,众议院通过《台湾保证法案》,但是参议院这方面,其实并没有完成整个立法的程序,后来川普不得已,把它放到2021年财政年度拨款方案里面,变一个法子让它有效。

所以真正核心问题是,有没有高层的意向,真的要促成美台之间互动。整体上来说,其实还是有一些阻力,希望不去触及中共红线。

主持人:秦鹏,你怎么看,为什么拜登政府现在要在这个时机,推进这一份新的规定,他有什么动机?另外这一份规定,有没有改变现在美中台关系的格局?会发挥什么实质影响吗?

秦鹏:我认为,整个目前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中共这边造成的。因为拜登正式就职那一天,中共就开始在南中国海、在台海、在日本海那边挑衅,它非常明显,要去测试拜登政府的底线。

第一步施压之后,一天一天加剧,逼迫拜登政府必需做出回应来。但是拜登回应,又不想搞一个高烈度(的回应),而是选择了相对低烈度的一种对撞。而这个对撞,也是有意义。

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关心,一些过去川普政府的决定是不是能够延续,特别是在中国问题上,哪些能延续,哪些不能延续,哪些是表面上延续但实质相反?所以现在这样的决定,多了一个清晰化。

此外,其实从目前整个台海局势上来讲,那也是台风眼一样的位置。所以这个时候,拜登政府一直在讲,对华关系能合作的地方合作,能够竞争的地方竞争,需要对抗的地方对抗,他也必需一步一步把对华政策清晰化。

目前来看的话,似乎是想把台湾做为保卫民主的堡垒,必须保护台湾民主政体,实际上是(对台海政策)进一步清晰化的过程。

2.【中国CDC主任罕见谈及“疫苗保护率不高”】

主持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4月10日在四川成都出席“2021全国疫苗与健康大会”时,罕见承认中国国产疫苗保护率不高。

根据中共官媒“澎湃新闻”的报导,高福演讲的主题是“新冠疫苗免疫策略与实践”。在谈到针对“病毒变异毒株”的问题时,高福说:“还要考虑解决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的路径”,采取几种疫苗交替接种的方式等。

高福还说,一定要关注mRNA疫苗,不能因为现在有了几款传统疫苗,就忽略了mRNA疫苗,他还呼吁,要创造性地做出mRNA疫苗。

mRNA技术,也叫“信使核糖核酸”技术。目前,美国的莫德纳疫苗,以及美国与德国合作研发的辉瑞疫苗,都是采用这种新型的mRNA技术。

目前,中国市面上已有的5款疫苗,则是采用相对传统的技术,比如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等。

那么,高福说“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的大背景是什么呢?《南华早报》引述出席大会的上海疫苗专家陶黎纳的解释说,现在大陆民众接种国产疫苗后产生的抗体水平,低于mRNA疫苗,疫苗有效率也低于mRNA疫苗,结论是中国的灭活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不如mRNA疫苗有效。

这番话,很快引起外媒的关注。中共官媒《环球时报》11日,紧急采访高福灭火。高福在采访中,矢口否认说过“中国疫苗保护率低”,说这完全是误解。高福说,因为“全球的疫苗保护率测试数据都有高有低”,他只是提出科学思考,怎么提高疫苗有效率而已。

横河:因为没有听到他的原话,从发表的文章来看,他应该是这个意思。因为疫苗保护率,他指是中国,还是全世界,这个还不清楚。

但是现在,因为中国疫苗确实在海外的争议比较大,因此做为高福来说,他去谈外国疫苗,可能意义不是很大,因此他谈中国疫苗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从专业角度上来说,你必须得承认,高福还是经常讲一些官方政治宣传之外的一些话,所以他讲这样的话,并不奇怪,因为必须承认现实,不管是科兴疫苗,还是国药疫苗,在其它国家,尤其现在有一些接受中国援助这些国家,在大规模施用疫苗以后,确实病例暴增。

这些现象,做为中国CDC负责人,他是有应对,他是反映现实,所以他提出这个问题。而且他特别提出mRNA疫苗,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应该是暗指中国5种所谓传统疫苗,可能效率没有mRNA来的高,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外界并没有误读他。

主持人:晓旭你怎么看,高福对《环球时报》否认他说过相关的话,但是他并没有给出中国疫苗保护率的具体数据,来反证中国疫苗到底如何有效。高福的解释,能不能打消公共卫生界对中国疫苗有效率的顾虑?

林晓旭:高福说这句话,特别是后来否定的话,当然我觉得是基于政治压力,从他做为公共卫生学家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他话里面,其实有几个潜台词。

第一个是,中国疫苗,从目前现有的数据来看,当然中国疫苗,没有达到像国外的这些疫苗,特别是辉瑞,或者莫德纳疫苗,达到百分之九十五这样的保护率,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他也得承认。

另外一个意思,他说这句话的含义,他一定程度上把目前国产疫苗的问题,给推到“技术不够先进”,比如说,国外已经有mRNA疫苗,我们还没有,把它变成为传统工艺和西方先进mRNA技术之间,相当于是一种代差的不足。

所以就牵扯到第三点,你刚才提到,到底中国的疫苗,即使是按照传统工艺来说,它的安全性如何,它的保护率如何?

为什么对有一些国家保护率特别低,但又有几个个别的国家,像土耳其保护率又还可以?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为什么中国官方以及这些疫苗公司,不管是科兴,还是国药,为什么不对外公布三期临床实验的具体数据?

还有中国政府号称说,打了一亿多剂疫苗,这么大面积的人去接受疫苗,为什么没有相关疫苗接种人群的相应的调查、研究报告?(高福的讲话)把这些问题给忽略掉,不去谈这个问题。

但这实际上是大众非常关心的问题,因为牵扯到整个疫苗生产,疫苗品质把关等等方面的问题。那他的第四个潜台词,好像是说现在疫苗效率不足,好像是因为变种带来挑战问题,这个方面,我觉得也是有所混淆概念。

首先第一点,中国本身官方,对于疫情数据,本身也是不透明。中国关于变种追踪情况,也不是对外透明。中国有哪些变种?有没有自己本土的变种?比如说,美国,很明确本土变种,来自加州L452R,纽约的B.1.526等等,非常明确是本土变种。

中国没有本土变种吗?我只看到一些个别报导,说有外来变种,南非变种,或者巴西变种,进入广州等等,有零星这样的报导,但是中国难道没有自己本土变种?官方掌握的数据到底是什么样?所以这是大的疑问。

另外一点,中国好多疫苗最初的设计,是从去年设计,对于变种来说,它的保护率会下降,即使他们现在想推动mRNA疫苗,也是基于去年流行的病毒株所设计的,所以将来你即使是做完三期临床实验,你还是面临同样的问题,你对于新的流行病毒,仍然相对来说,会有保护率降低的问题。

所以这里面,他有好几个概念混淆在一起,一起谈论。现在出于政治压力,赶紧出来灭火,但是其实这里面,他还是协助政府,掩盖了很多信息。

主持人:晓旭讲到非常重要一点,高福的回应中,很多细节仍然被模糊,被掩盖。那么如果不能打消专业人士的顾虑,高福的否认,是说给谁听的?秦鹏你的看法?

秦鹏:其实我们得注意到,他在这一次全国疫苗与健康大会上发言,这是给什么人开的呢?给专业人士,加上一些医疗系统官员开的。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对中共体制了解,会知道,他们在内部讲话的时候,实际上很多时候是讲一些真话。对外的时候,他会讲一些假话。这一直是他政权特点。

国产疫苗现在在海外报出来数据都不是很好,特别像在巴西,(中国疫苗有效率)只是百分之五十点几,勉强及格,那么真正在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们看到高福在这一次演讲中,他也没讲具体数据,但是这种话的意思,就是讲给专业人士听,告诉大家,你们赶快想办法,看看在技术上,在剂量上,包括混打,等等这些方面,能不能找到更好提高免疫力的解决方案,同时,在mRNA这个技术上,能努力做一些突破。这毫无疑问就是讲给这些官员听。

【180度逆转 高福去年称mRNA疫苗有安全隐患】

主持人:高福去年对mRNA疫苗的态度,和现在大相径庭。去年12月他在接受中共官媒新华社采访时说,mRNA疫苗背后有安全问题,mRNA疫苗“是为癌症病人研究的疫苗,用于治疗癌症的,给病人用和给健康人用是不一样的”。

高福当时还说,“我不说它(指mRNA疫苗)未来到底会不会有副作用,但至少没有排除,因为人类将是第一次把mRNA疫苗打在健康人身上,所以背后还有一个安全问题。”

横河:mRNA疫苗,是比较新的概念,之前有试验,但是没有在大规模的人群当中接种过。我们知道生物信息走向,是从DNA,到mRNA,从mRNA到蛋白质。最后在人体当中能发挥功能,都是各种各样蛋白质,它来源是从DNA编码过来。

这三步,每一步都不可缺。实际上,他从mRNA这一步,直接就把特定需要表达这一段,他不是表达整个病毒,他只是表达其中一小部分,就是刺突蛋白这一部分。把这个编码以后,再加上一些辅助东西,比如说,怎么让它启动表达,另外还有包装,你必需把它包起来,所以是一段mRNA,加上辅助的能够让它表达的这些东西,把外面用纳米的脂粒,把他包起来,包一个壳。

这样的话,可以和人体细胞就结合,注射进人体以后,他是进入人体细胞,在人体细胞里面,去翻译,这个跟以前所有的概念都不一样。以前是一个现成的蛋白质,哪怕是DNA,它也是在外面,表达好以后,打到人体去,把抗原直接打到人体去。

这个是把mRNA打进去以后,在人体内制造抗原,再释放出来,或者在细胞表面表达,让人体识别这是一个外来的东西,产生免疫反应,它是这么一个原理。

高福去年之所以否认,我倒不觉得他做为CDC主任,会没有意识到mRNA这个新技术(优势)。因为从理论上说,mRNA这个技术是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只是在实践上。因为没有大部分人打过,所以谁也不知道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副作用。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他不应该是认为中国5种疫苗一定就比mRNA好。当时中国是想对外推广,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需想办法把中国疫苗夸大,或者把美国现在新的疫苗去贬低一下。用这种方式,其实是完成政治任务。

因为我们知道疫苗外交,是当时中国非常重要外交手段,不仅是外交手段,实际上是一种控制全球的手段,中共认为是重大机会,让中共能够通过推广疫苗,来增加他的政治影响力。

至于现在,可能是因为,他自己是有一些内部资料,关于中国实际疫苗在国内和在国外,广泛使用以后的一些作用,和西方几个疫苗,特别美国疫苗,他的数据基本上是公开,所以他可以做个比较,他心里有数。

这个时候,他可能认为中国真的要在技术上面赶上去,不可避免可能要走mRNA这条路。因此他在内部讲话特别强调这一点,所以他是从比较实际来考虑。很可能他已经认为中国产几种疫苗,可能都没法跟mRNA疫苗竞争。

这是一个认识过程,另外一个,他也是退一步。很可能中国疫苗外交,在目前这个科技水平上,可能达不到他想要的目的,这是他可能转弯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横河先生谈到很重要一点,高福可能有内部数据,把中国疫苗和外国疫苗,进行一个横向对比,看出中国现在疫苗有效率,可能无法去支撑他的疫苗外交。晓旭你怎么看,为什么高福从去年到今年对mRNA疫苗,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同时中国现有5款疫苗的有效率和安全性,到底怎么样?

林晓旭:其实我觉得只是高福自己在对外说的论调上有这样大的变化,实际上他自己对mRNA的认识,他也是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毕竟他在这么一个重要位置上,有自己几十年的经验。

mRNA疫苗本身的不足,他之前提到的这些观点,也是非常中肯,也是实质。因为毕竟mRNA技术,毕竟是比较先进的技术,有很多安全方面的东西,没有经过长期临床实验的观察。

到底有哪一些长期临床的副作用没有被注意到,这个是很大的问题。说起来,昨天在机场的时候,碰巧遇到一个医护人员,他还跟我说——他就在医院里面工作,他是做妇科——他就跟我说,最近其实医院就已经注意到,很多女性流产,注射疫苗以后流产人的比例突然间上升,从经验上来说,这是很反常的事情。

而且很多妇女在接种疫苗以后,她孩子是在十二到二十周之间就流产,一般来说,这已经是胎儿很稳定的阶段。他说,过去他遇到的流产情况,大多数都是几周的时候,容易流产,现在很多注射疫苗的人,居然有这种情况。

其实很多事情,你如果只是在实验室做小规模动物实验,或者(小规模)临床实验的话,你看不出潜在危险。你现在疫苗大面积接种,针对不同人群,甚至孕妇也参与疫苗接种,还有免疫缺失的人,还有一些年龄很大也接种疫苗,这些方面其实都没有完全经过很严格的分析,没有经过长期的临床实验进行考验。

过去一个疫苗开发,要经过好几年时间,并不是说只是因为程序复杂、官僚的问题,他确实有一些东西需要长期观察,才能知道临床的副作用。所以这里面,这一点上,高福说的是中肯的,他完全知道这一点。

去年当然官方希望能够支持自己本身国产的疫苗,所以当然他就把mRNA疫苗的不足之处提出来,现在他看到自己本身疫苗也有很多不足,他需要着重推动中国国产mRNA疫苗,他就强调mRNA疫苗的技术有多大潜力。

作为行政官员、政治人物来说,他什么时候讲什么话,是为了他下面要做的这个事情来做铺垫。所以相信中国也会投入更大资金来支持新推出来一些mRNA疫苗,是从政治角度来说,也是从利益角度来说,也是从疫苗行业经济利益的需要角度来说,他需要高福讲的这些话。

高福是公共卫生专业,但他首先也是中国官场的高官,所以他自己有这样的双重角色,其实他确实应该是比较知道全貌,只是不同情况下,说不同的话。

主持人:晓旭刚刚谈到,他昨天在美国这边接触一位医护人员,谈到他个人的临床观察,可能打疫苗以后流产现象增加。其实我们也知道,在中国大陆,备孕期间的女性能不能打疫苗,一直以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争议焦点,很多人都关心国产疫苗的有效率和安全性,到底怎么样?秦鹏你的观察。

秦鹏:实际上在之前,已经看到网上有很多人在争论,但是因为中国官方,现在是下令禁止讨论疫苗有效性,所以很多消息,只能说,零零散散地透露出来。但是我们也看到,大纪元通过内部获得一些文件,这里面显示,中国疫苗安全性实际上恐怕是有问题。

比如来自于广西自治区的文件,这里面也在讲如何预防副作用(甚至死亡),而且专门成立专家团队应对。所以这种情况下,它到底有多大安全性,其实我觉得是存疑。之前,我们也知道,是有一个专家,专门讲说,疫苗副作用居然高达六十三种。

所以这种情况下,对内部来讲,大家其实都是有怀疑。另外一点,我们发现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在香港打的疫苗,主要一个是科兴疫苗,另外一个,他是由复星和(德国)BioNTech在中国本地化生产的疫苗。

截止到周日的数据,香港注射后死亡人数是十六人,其中是十四人打了科兴疫苗,有二个人打的是德国的BNT。所以到底疫苗安全性如何?从传统上来讲,一定会把好的疫苗出口到香港,现在都是这样的情况,那么真实的整个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

【中国三款“国产”mRNA疫苗 进度仍不透明】

主持人:中国目前还没有已经成熟的mRNA疫苗,不过,据称有三款“自主研发”的国产mRNA新冠疫苗,已经获得了中共官方颁发的临床试验许可,但是目前都没有完成三期临床试验。

第一个获得临床试验许可的,是中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和苏州艾博生物,共同研发的一款mRNA疫苗,去年6月29号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到上个星期,二期临床试验接近尾声;但值得注意的是,临床试验还没结束,官方去年12月,就在云南为这款疫苗盖生产车间了。

第二个获得临床试验许可的,是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和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研发的,3月25号进入了一期临床试验。

第三个获得临床试验许可的,是珠海丽凡达生物。但是有点奇怪的是,丽凡达生物相当神秘,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的时候,只承认获得临床试验的资格,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其实除了这三款据称是“国产自主研发”的mRNA疫苗以外,其实大陆的“复星医药”,去年开始和德国的BioNTech合作,研发一款mRNA疫苗,今年初在香港和澳门获得紧急使用的许可,3月初开始接种,结果3月底就传出“包装瑕疵”暂停接种复星医药这款mRNA疫苗。

横河:他的实力怎么样,现在不好说,因为在这之前,中国是没有在这方面投入研究。而且在美国你可以看到,这二款(mRNA疫苗)各自发展的途径是不太一样,一个要-70℃保存,还有一个-20℃保存。实际上就是他包装的问题,脂粒、纳米包装的东西不一样。这二个公司,它们走的途径是不一样的。

因此对于中共来说,能不能现在立刻就达到它们的先进技术,这还是一个问题;因为这并不像以前其它的东西,是已经成熟发展一段时间,中共也可能拿到一些技术,或者从这些公司挖到一些人回去,可能达不到这一点,因此他有很多技术瓶颈,可能是需要自己突破,这样可能会有一些问题。

至于说大跃进,这是不可避免,其实美国也有类似情况,但是美国给钱比较慎重一些。对于有一些基础、长期以来在开发药物上有基础的这几个公司,美国政府都跟他们签了合同,等于是政府委托他们去发展。

其原因就是因为,这种发展过程,对于公司来说,他的风险特别大,不知道最后成功不成功,不知道发展出来以后,这个病还在不在,他都有这些问题,所以一般公司很难投入很大资金去进行这方面开发,所以需要政府支持。

中国存在一个问题,当政府决定哪一个方向以后,大家都会去为了要钱而成立一些公司,或者各个省都会去伸手。这些公司原来有一些都是没有资质的公司,而这个发钱过程当中,又不会论证很精确,知道他以往实力怎么样,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说,真的变成国家重点项目的话,就会有很多浪费存在。

像你刚才讲的芯片,这个在中国不可避免,西方国家其实也很难避免,但是相对来说,要好很多,因为他基础在。而中国,过去几十年,其实我们看到很多行业都是大跃进,我们觉得不可避免。最终能够拿出什么东西来,现在还很值得怀疑。

3.【《纽约时报》多名员工 曾为中共官媒工作】

主持人:关注完疫苗话题,看到周末还有一个非常重要话题,就是美国媒体《国家脉动》最近报导,《纽约时报》的多名员工,之前曾在中共控制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工作。

其中,《纽约时报》摄影部主任乔纳‧凯塞尔(Jonah Kessel),2009年7月到2010年11月期间,曾在《中国日报》担任创意总监。当时他在推特上发帖说,为中共工作有时也有“好处”。他还提到,他当时对这份工作感到“兴奋”,其中包括“重新设计”中共的“宣传武器”。

另外,《纽约时报》现任编辑兼设计师迪亚穆德‧麦克德莫特(Diarmuid McDermott),曾在《中国日报》担任编辑和设计师。

还有,《纽约时报》欧洲文化记者亚历克斯‧马歇尔(Alex Marshall),2003到2004年期间,曾在《中国日报》担任编辑。

《中国日报》是中共大外宣的重要载体。美国司法部去年的记录显示,《中国日报》曾向多家美国媒体,支付了近1900万美元的广告和印刷费用,向这些美国媒体,安插广告插页;插页的内容,是由《中国日报》提供的亲北京的宣传文章。其中,向《纽约时报》支付广告费5万美元、《华盛顿邮报》接近460万美元、《华尔街日报》约600万美元。

晓旭跟我们谈一谈,你怎么看这起事件,怎么看中共大外宣,对于外媒的影响。

林晓旭:我觉得这是中共非常有系统的一整套的方案。一方面他自己本身把他的这些年轻记者等等,派到外面来学习,进入很多西方主流媒体,做实习生等等,再利用渗透到高层,同时也把自己有资历的记者,派到外面来,控制了很多其它的,很多重要媒体的中文部。

另外一方面,他当然也是通过购买广告的方式,给利益输送,去影响这些海外的主流媒体对中国的看法。

另外一个策略,一方面雇用西方有经验的记者到中国去,或者加入中文媒体。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他慢慢就会习惯中共政府这种思维,他们知道怎么样写才能够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然后把这些训练过的人,又让他们回聘到自己的原来的媒体,或者西方其它中文媒体,这样子才能慢慢把整个中共大外宣的策略,既有中国人员可以操作,也有西方人员可以协助他们去操作。

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策略、有计划的一个大的系统工程。经过很长时间铺垫,在这些西方记者中,也是物色到支持中共理念的人,等于说是,记者也扶持他们自己的亲中派,所以这一整套策略,真的是效果很大,这也是中共整体运作上,秘密性和他的系统性。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方面,让中共能够大规模炒作。

主持人:好的,今天节目由于时间关系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话题,周三和您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纪元《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连破中共禁区 蓬佩奥见台代表
【新闻大家谈】习致哀又扰台 美兵压长江口
【新闻大家谈】谜之三星堆 挑战无神论
【新闻大家谈】国际24专家:再查病毒起源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学生坠楼扯出案外案 中共统台5部曲
【探索时分】辽宁号出海 海军副参谋长出事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珍言真语】袁弓夷:袭梁珍应是中共610指使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