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谜之三星堆 挑战无神论

人气 5360

【大纪元2021年04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三(4月7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我是秦鹏。

今日焦点:谜之三星堆,挑战无神论;未解之谜,多位于北纬30度;大逆转?美国务院首次承认“考虑抵制”北京冬奥会,匿名官员即否认;美最高法院驳回对川普诉讼,大法官警告社交媒体“清算日”。

3月底,中国考古人员,对四川“三星堆遗址”的6个“祭祀坑”进行了勘探发掘,出土了五百多件文物,包括残缺的金面具、巨型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玉石器等等,也让神秘的三星堆再次成为焦点。

三星堆的文化起源到底是什么,是否挑战现有的科学认知?我们能从未知中学到什么?

首先说说三星堆,它得名于首次发现的地点:三星村。按照现在考古界的推测,三星堆文化发生在距今五千到三千年前左右,也就是历史课本中的夏、商时期。

这个深埋在黄土下的文明是怎么被发现的呢?最早是1929年,四川广汉县的一个农民,在清理水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坑道,里面堆满了玉石器,他拿到古玩市场上卖,结果消息传出,淘金者蜂拥而至,在当地掀起了一波挖掘高潮,但被当时广汉县县长阻止了。

到中共建政后,有学者重新提出,三星堆一带有可能有古文化遗产,中共就陆陆续续进行了挖掘工作,直到1986年无意中发现了2个大型的“祭祀坑”,出土了一千七百多件青铜器、玉器等。

这些文物,对人们的观念形成了不小的挑战。

以前人们认为,在夏商时期,中华文明才刚刚兴起,再往前就是所谓的新、旧石器时代了。可是,至少在三星堆发现的文物,却已经存在高超的工艺水平和文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谁也说不清楚。

从1986年以后,中共就停止挖掘三星堆,直到今年3月20日,又大规模重启了对6个祭祀坑的挖掘工作。

晓旭、秦鹏:三星堆的文物,的确跟中原地区出土的很多文物不一样,有人说是充满异域色彩,还有人说像是天外来物。

主持人:说说你印象比较深的文物有哪些?

晓旭:确实有很多令人非常震惊的,比如说这个“金面具”,这个残片本身也非常独特,特别是它的工艺方面,因为这个金面具的金的成分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然后银的成分是百分之十四左右,那就剩下百分之十一差不多是杂质。能够达到这么高的金的冶炼技术,那么基本上过去就是古埃及能够做到。所以这个金色面具一出来,就让人联想到这个狮身人面像啊等等,让人想到过去法老的面具啊等等。所以让人联想到,这个三星堆的文化是不是跟古埃及的文化有所联系。这件面具本身确实令人惊叹的。而且而这一次新发现的面具,就比之前的还要厚一点,所以这个就这个工艺上其实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然后另外一个我觉得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这个神木,这个青铜神木是非常高的,当时出土的时候要5、6个人一起搬出来,后来经过了很长时间重新恢复,相当于分成差不多四层(加上底座),底座其实有一个龙,然后上面有3层,分别有3枝,每个枝上还有一个神鸟,然后顶上可能还有一层,但是这一层现在找不到了。

那这个神木,就让人联想到《山海经》中所描述的扶桑树,这样一个神木,那么它是分成9支,9支上面也都是有神鸟住在上面。每个神鸟就相当于一个太阳,那还有第十个太阳是在顶上,最顶上这个太阳是要出去轮值的嘛,天上每次只有一个太阳,每一个太阳轮值,轮到最顶上就要出去照射大地。

所以这个就跟三星堆发现的神木,非常的一致,就让人联想到,《山海经》中所描述的这些东西,可能并不是所谓的传说,其实也许真的是历史上存在的东西,所以才会有这样文物的出现。而且包括神木底下这个龙,很多人觉得《山海经》中谈到扶桑的时候,没有谈到龙,好像又不符合了。

那其实你在山海经中继续找的话,也有一种蛇,伏蛇,它就喜欢吃木头的,那这个蛇的形状就像龙一样,所以这个这个青铜神木下面的这个龙,很可能就是伏蛇。很多方面非常吻合。包括这个纵目面具,眼睛是竖的,非常非常独特,对于现代人来说当然会觉得很奇怪,但是如果你看《山海经》或者一些古书的话,其实纵目的神并不少见。

包括大家熟悉的二郎神,中间的那个眼睛也是纵的,各个文明中也都有,只是现代人很难相信这一点。这个纵目起什么样的作用?那中间的纵目,是不是正好在天目的位置?就是让人联想的地方。就让人联想到,过去的这些传说,可能不是完全是人们异想的,玄幻的,很可能这些东西是有一定历史对应的。

林澜:是,它不仅跟很多传说对应,而且它的工艺水平也远远超出现在人们对当时工艺水平的认知。比如说很多青铜器的工艺很精湛,但是仔细去探测,发现它这个材料里面是不含锌的,而锌通常是和铅伴生的,所以这些青铜器里面的铅和锌是怎么分离的呢?现在人也不知道它的冶炼技术是来自哪里。

而且刚才晓旭也提到有这个黄金面具,黄金的熔点是高达一千多摄氏度,那么按照当时蜀地的冶炼水平,是怎么造出来的呢?而且蜀地也没有大型的铜矿,也没有大型的金矿,至少现在知道是没有,那这些原材料是怎么运到蜀地的呢?大家都说蜀道难,那怎么运过去的,都是一些未解之谜。秦鹏谈谈你的观察,你对哪些文物印象比较深刻?

秦鹏:我对几个文物印象很深的,一个是这个青铜神树,除了和《山海经》有关联之外,在西方的其它好多文明中,我们看到也有这样一个神树的概念。这个神树的概念,很多传说中都在讲说,在人类的历史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人和天地是相通的。后来就是因为人道德的崩溃,他总想通过什么样的一种技术,然后达到上天的目的,最终的话呢,是被天神断绝了。

林澜:绝地天通。

秦鹏:对。断开之后,人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了。能力在好多方面越来越弱了。所以也就是说,在传说中的历史,和我们看到的进化论那个历史,它是完全反着的。进化论的概念中,似乎是从非常原始的状态,然后一步步地发展高科技;可是在考古中发现的很多东西,它实际上比现代的工艺甚至还要高。它还发现了有这个4600枚的海贝,这个海贝是从哪来的呢?是从印度洋来的。而很多的黄金面具,还有黄金王杖,看起来更像来自西亚的冶炼的技术,对吧。那么这是意味着是什么呢?当时的古蜀国,和外边的沟通,远远超出现代人的想像。我们再进一步翻历史,发现其实也并不奇怪。

比如说我们知道,张骞出使西域,是西汉时候,而张骞出使西域回来之后呢,他就说在那个地方看到了很多蜀国的东西。也就是说当时看起来是有一个路,现代人把它可能叫作南方丝绸之路,也叫茶马古道,它通过四川,通过印度,甚至也可能通过广州,然后最后到西域那些地方。所以看起来的话,那个时候的人的交流的程度,发达的成度,其实并不见得是我们想像的一片蛮荒。 另外还有纵目人像,很像传说中的千里眼、顺风耳。

 林澜:是,谈到这些文物啊,很多人都在猜测说,这个三星堆到底是跟哪种文明有关系呢?现在就有很多种说法,有一种就是刚才秦鹏提到的,很多人认为这是古蜀国的文明,尤其是应了李白那首《蜀道难》其中有一句说“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这个古蜀国是不是真的存在呢,以前没有任何证据,那这个蚕丛和鱼凫,相传就是古蜀国的王,其中蚕丛是上古时期三皇五帝中的颛顼帝的后代,蚕业王据传是蚕的神,而且面貌也不一般,根据《华阳国志》记载,就是说“有蜀侯蚕丛,其目纵”,那跟三星堆里面发现的这个纵目人像,是不是在说同一个人呢?有人认为三星堆就是古蜀国存在的一个证明。

但是呢也有人说,三星堆里的文物更像《山海经》提到的种种神话传说,比如说三星堆里的青铜树,刚才晓旭就提到了很像是《山海经》里的扶桑神树,而且三星堆里出土的一个鸟身人面的青铜像,也很像是山海经里的一个部分“海外东经”,它描述说,掌管这个扶桑神树的句芒,“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另外还有人就提出了所谓“埃及文明说”,“西亚文明说”,甚至还有人提出提出了外星文明说,现在这种种说法莫衷一是。晓旭,您比较倾向哪种观点呢?

晓旭:我个人觉得,三星堆的这个遗址发现的各种非常丰富的器皿,其实体现了多种文化的一种融合。我觉得不应该简单地说这个一定是属于哪一个文明。因为你如果从一个单一的角度去看某一个文物,比如说你看到这么多象牙,你可能会觉得是这个南亚、东南亚的。但如果你看到金器你又觉得这个是埃及的文明,如果看到这些冶炼术,你确实觉得是中亚呀,还有这个埃及文明。

但是你如果你看到玉器,看到玉币等等,你会觉得是中原的文明,所以你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好像非常复杂。但我觉得也可能这个地方确实是一个非常独到的地方。它能够从多个渠道,吸纳不同地方的文明,特别是收集了很多地方文明中非常精华的一些文化的呈现,通过一些商贸往来,把这些东西带到这个蜀国。

这个地方,成都这个盆地,也不仅仅是蜀国,它是左巴右蜀,东巴西蜀吧,就是东边是巴国然后西边是蜀。这个地方其实除了三星堆以外,还有一些文化遗址,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也是在夏、商之间的,包括这个金沙遗址啊,还有二里头遗址啊等等。

其实就是考古学,我觉得不能只盯着一个地方,你可以看这一区域所发现的系列的遗址的话,你可以看到其实它们是有关联的,古蜀国的文明也不是就是一个地点,本身有可能是有传承的,所以现在也有学术界的人认为,这个三星堆文明消失可能跟迁徙有关。当地的人可能迁徙到金沙这个地带,也在成都盆地,然后就发展出金沙文明。

在金沙遗址也发现这个金的面具,文物有很强的相似性.所以这里面就是,本身在当地也有一个文化传承的过程。那同时代,它也有可能吸收其它不同文明的优秀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不能够单一地去看,而且特别不能够陷入到过去所谓的社会发展史,给我们所造成的这些思想的框框当中,什么古猿人啦然,后再发展到原始部落啊,然后进入这个旧石器、新石器时代啊等等,这样一些框框。

而现在的这一些古迹的发现呢,其实我觉得应该给人们开拓了崭新的思维,而且在这个北纬三十度这一带,确实发现了很多历史上的文明,都是在这一带。即使中国这个地方,你如果往东看的话,也在这个北纬三十度左右,你就看到这个安徽凌家滩文化,其实也是夏、商时期的文化。

然后也让人联想到,圣经中讲到了大洪水,中国这边当然也有大洪水的传说,大禹治水啊等等,有一种学说认为呢,实际上在位于青藏高原上的古羌人,还有昆仑山一带的汉人的先祖,他们经历了大洪水之后,把上一个文明留下来的文化进一步传播开来,让自己的种族进一步繁衍,有几条道,一个可能是从青海啊或者从昆仑山一带,往东到陕西一带,经入黄河流域这一带,那还有一支就可能就往南,就进入了四川这一带,就可能发展成为古蜀的文明;那么还有一条线可能是往中亚,那再往进一步到西亚。所以这个事就是说,如果你相信圣经中的这个大洪水的传说的话,反而让这一切考古的发现,反而有了一个很自然的一种内在的一种联系。

所以这些文明之间,本身也不是像人们想像的,就是从这个原始人,从原始部落,从零发展起来的。因为它是大洪水淹没,所以它实际上残存下来的人是有上一个文明留下来的一些技术的。所以他们这些人,是可以把这个技术在这个大洪水过后,再进一步发展起来的,而且那时候的人,确实有可能像秦鹏所说那样,是有神通的,就是人神同在的这么一个历史时期,所以很多神迹会显现。

所以你们看到山海经中有各种各样的神奇怪兽啊,这个神灵的不同的形状,也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人想像不到的,这些东西没有留下来,也许就是历史上的一种安排,但是今天如果这个考古能够让我们发现这些遗迹的话呢,我觉得就是到了历史要人们打开思维,重新认识一下人类这一次文明的历史。所以我是这种体会。 

林澜:非常有趣的观点,秦鹏,你也提到很多古蜀国的记载,都说当时的人是有一定神通的。的确,其实当时有一本叫作《蜀工本纪》,他就说,“蚕丛与鱼凫”,这个鱼凫王,他最后是打猎到涧山这样一个地方,就成仙归去了,留下了很多历史的传说。以前人们认为,这只是古人的一种幻想,但是现在三星堆文物出现,也让很多人在重新思考,到底我们的历史是怎么样的,它的起源又是怎么样的?

我看到有一个网友在我们直播的留言区讨论,他说现在发掘的这个三星堆,说叫考古,其实都是盗墓。也有很多网友对他的说法表示赞同。其实我觉得这一点真的是非常可悲的。

因为在中国,很多地表可见的文物古迹,其实都在文革的时候被破坏了。那么有一个数据,当时北京市的6843处历史古迹,72%在文革的时候是被摧毁了。全国被破坏的文物总数更是难以计数,那么现在很多人,他们就转往地下,以前没有发现的,现在来所谓考古,网友说“是盗墓”,去挖掘古人的祭祀坑,陵寝等等,重新来研究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明,这实际上是非常可悲的。

而且呢,文革对于中国文化更大的破坏,就是人的精神层面,因为我们知道中国古人其实是有神论的,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建立在儒释道的基础上的,但是经过文革,以及中共几十年系统性的灌输国家无神论,灌输给这一整代的中国人,导致现在中国人提到有神论,提到我们的祖先怎么样看待天地人的关系,很多人觉得说,这是一种迷信,就是古人的幻想。

晓旭,您怎么看三星堆现在出土的这些文物,或者说,它展现出的很多蛛丝马迹,是否冲击到了现在已经有的一些文化,或者说是科学的一些观念了。

晓旭:我觉得其实是一种相当大的冲击,所以这次的再发现会在整个社会以及国际上引起这么多关注。中国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的华人,相关讨论非常多,也就是说中国人也有一个想要溯源的心态嘛。就想知道自己的老祖宗到底是哪里的。

这里面,我觉得你就得抛弃过去这些所谓发展史,还有进化论给你的一些框框,人类的发展也许并不是像教科书里面告诉我们的内容,就像你刚才比如说提到了,这个人面鸟身的,那现在听起来好像很怪的一件事情。但是《山海经》中,其实不仅仅是句芒嘛,还有其它也有人面鸟身,就是说,当时很可能是一个普遍的一个现象,山海经中, 有一个山里面,就是整个国家基本上都是人面鸟身的,所以是一个人种、或者是一个神种,都可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就是人们要打开思路去看一件事情,其实也让我联想起来。我们前几天谈到一个话题就是这个xenobots,这种现在科学家用人工智能辅助设计,用青蛙的胚胎干细胞,来做新一代的一个机器人对吧。

林澜:对,周一谈的话题。

晓旭:但是你现在想一想,人相当于是在这个显微镜下用镊子去进行解剖加工,那你换个方式想想,如果真有神的话呢?如果它可以进行不同的加工,在基因层面,在细胞层面或者组织或是器官层面,做一些新的安排,新的加工,那生产出来可能就不同,不一样的种族对吧,就是你得打开一个思路,换一个角度来看,其实生命并不一定是一种固定的形式。现在人是一种普遍的型态,但是几千年前,也许人可以有不同的一种型态,所以我觉得,现在需要我们自己打破思想中的框框,重新认识。

而且考古学方面确实是有些人,想要突破现有的框框,比如说在中国的考古界,他也有考古科学家提出来就是,说中国的这个中原文明,其实应该分成不同的几个区域进行分析。那就是他看到,其实中国很多地方发现了这个遗址上的文化会不同,所以他觉得就是按区域来划分的,而不是说简单的一脉相承,就是过去想像的,中原文明,然后其它地方是蛮夷之地,不断推广出去让其它地方接受中原文明,他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去的一种线性的认识了。

但是我觉得,中国的这个考古学家很多情况,还是在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主义发展史这个框框里面,所以一直会想不通。 当初原始人怎么能够造出这么精良的金器,觉得好像很难想像,就是先前的人都是很落后的,因为你一直有这种观念,所以你就很难理解当时的文化是怎么一种心态。觉得很落后的古人怎么可能,去距离几千里之外,比如说,他们觉得玉,比如说和田玉 像是新疆来的,他说古蜀人怎么能跑到新疆去呢 或者是古蜀人,怎么能够跑到中亚或西亚去呢,怎么会学到埃及人的冶金术,等等。

所以如果你是站在把古人看做是一个很落后的原始人,没有什么文明的这样一个基点去理解它的话,你就会觉得很多事情不可思议啊。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思想中一个巨大的障碍,影响了考古的发现,包括我看CCTV采访三星堆考古的站长,他自己就说,之前觉得有了一个一号坑和二号坑,不会可能有其它坑了,当时看了这个视频我觉得很奇怪,这个思想框框哪里来的?为什么?

有了一号跟二号坑,就不会有其它坑呢?而且让那个旅游公司在一号跟二号之间架了一个观展台,对吧?把本来可以更早发现的三号坑到八号坑这段,全部给盖住了。所以这里面,我觉得人的框框,给我们自己设置了障碍,而真正的发现是你打破了这些框框你才会有一个新的认识。

林澜:刚刚晓旭提到说,要打开这个思维的框框,其实我也想到,因为刚才我们也讲到,有人说三星堆和《山海经》很多描述相吻合,其实说到这个《山海经》,也有人说《山海经》描述的就不仅限于中华文明。比如说《山海经》里面,“海经”的章节就分为“海内经”、“海外经”和“大荒经”等等。

美国有位学者叫亨利埃特·默茨女士,她一九五三年的时候出版了一本书叫做,《几乎褪色的记录》,她是按照《山海经》记载的距离和方向,在北美大陆上实地勘查,结果就发现《山海经》《东山经》描述的四条山脉,跟美国的洛矶山脉、内华达山脉、喀斯喀特山脉以及海岸山脉,从山峰到河流到植物到动物,几乎就是完全吻合。她还说呢,《山海经》里到达扶桑的沿途描述跟美洲大陆是完全吻合的,也是巧合吗?

而且在我们知道,在当时这种交通和文字记录还不发达的先秦时代,《山海经》的作者是怎么做到博览天文地理,收集汇总各个地方的地理、历史、文化、人文等等方方面面的内容,汇集成书的呢?难道只是说是古人的幻想吗?而且我们知道,这个三星堆,还有古玛雅文明、古埃及文明,还有传说是沉入了海底的亚特兰蒂斯文明等等,都处于这个北纬三十度的区域。

刚才晓旭也说到了,他们都留下了神秘的文化遗产,然后又在突然之间消失,他们从何而来,为何消?也就是说,完全打破现在人的框框。

秦鹏:对,这个现象,我觉得也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甚至进一步去探索的,因为美国的科学家,他研究发现什么呢?就是《山海经》,他要去研究洛基山脉,或者其它这种距离的时候,他用的是什么呢?中国的这个“里”,华里,就五百米的这个里而不是公里;山海经不仅是像一般人所理解的只是一个志怪小说,它更像是古人探索世界的东西。

他们当时的科学水平发达的程度,甚至比我们现代可能还要高。比如说,我们现在讲说这个成都的都江堰,今天的人做不出来,那是利用天然的环境,还不是建一个大坝。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去搜一下,什么叫史前文明,包括大家经常去谈到的这个亚特兰蒂斯文明等等,这些我觉得对于大家去重新认识世界,重新认识我们今天的很多事情可能会有帮助。

林澜:也就是说要打开这个思维的框框,因为我们对于几千年的事情,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未知。那么现在大概节目还有几分钟时间,我们来简要地谈一下,昨天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时政的话题,是什么呢?是美国国务院周二就表示说,由于中共对于少数民族的镇压和其它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美国正在考虑和盟友联合抵制明年在北京召开的冬季奥运会,而且这是国务院的发言人莱斯他公开在记者会场说的。

他说,“美国将和其它国家磋商,看看有没有可能是联合发起抵制,但是政府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就是他说的。但是《国会山报》当天就引述一个匿名的国务院高级官员的话,否认了这个消息。这个匿名的官员他说,我们对2022冬奥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没有讨论过抵制,也没有和盟友讨论过联合抵制。晓旭,你怎么看这个分歧,你觉得最终可能采取抵制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晓旭:其实,民间呼吁抵制冬奥会的话,已经不是最近才有的,去年曾经有过,但是大概一个多月前,我觉得有不同的组织已经联合起来一起在底下推动这个事情,就是没有被媒体采访或者是没有走上台面来。但是不同的组织已经联合在一起,所以我相信国务院肯定是收到这样的讯息。国际社会上其实也有其它国家的人权组织,也是在考虑这件事情,所以这个事情,美国政府是到了应该考虑这样的一个措施的时候。

那至于说,《国会山报》所引用的这个匿名的国务院官员,因为是匿名所以无法判断他是哪一个层级的人,因为有一些考量,有一些商讨可能是在不同层面进行的,我觉得如果国务院的发言人能够出来说这些事情的话呢,就是这个事情在一定层面上,或者甚至已经是跨部门,已经有一定的商讨,因为这里面牵扯到对中共采取这样的一个措施的话,社会影响面很大。

那我觉得这毕竟是能够给北京施压的一个比较有效率的方法。对于独裁国家在人权方面施压,来抵制奥运会冬奥会,我觉得还是有效的,因为国际社会上,媒体的关注度会比较高,所以我觉得这个也还是有做用的。

秦鹏:我觉得,这实际上就是放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信号。当然为什么说国务院的发言人后来又看起来是像在说还没有最后决定,我觉得这里面,因为它本身要去形成一个决定,需要与很多国家的沟通,所以很可能在朝这个方向推近,我觉得我们接下去可能还有很多好戏会看到。

林澜:好的,非常感谢晓旭,秦鹏今天的精彩评论,也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更多精彩话题,新闻大家谈,周五同一时间和您再见。

【改写历史的三星堆?未解之谜 冲击无神论】

三星堆跟哪种文明有关系?现在有很多种说法。

有人说这是古蜀国的文明,李白那首《蜀道难》,其中有一句“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这个蚕丛和鱼凫,相传就是古蜀国的王,其中蚕丛是上古时期“三皇五帝”颛顼帝的后代。

这位蚕丛王,据传是蚕的神,而且面貌也不一般。根据《华阳国志》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而在三星堆,就发现了一个青铜纵目面具,眼睛像螃蟹一样突出来,这是不是古史记载的“目纵”的蚕丛王呢?而且有人认为,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三星堆就是古蜀国存在的证明。

但也有人说,三星堆里的文物,更像是《山海经》里提到的种种神话传说。比如三星堆的青铜树,就像是《山海经》里的扶桑神树;而且三星堆出土的一个鸟身人面的青铜像,就像是《山海经‧海外东经》里描述的,掌管扶桑神树的句芒,“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另外还有人提出了西亚文明说,说三星堆塑像的面部特征和对黄金的热爱,跟西亚人很像;甚至有人提出了外星文明说,说这些冶炼技术和工艺远远超过同时代,是不是来自比地球人更厉害的外星文明呢?

晓旭、秦鹏:种种说法莫衷一是,你比较倾向哪种观点?

三星堆是否冲击了已有的文化或科学观念?

谈到《山海经》,也有人说,《山海经》描述的并不局限于华夏文明。比如《山海经》海经的章节,分为海内经、海外经跟大荒经;美国有一位学者叫亨丽埃特‧默茨女士(Henriette Mertz),她1953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几乎褪色的记录》(Pale Ink: Two Ancient Records of Chinese Exploration in America),她按照《山海经》记载的距离和方向,在北美大陆上实地勘查,结果发现《山海经-东山经》描述的4条山脉,跟美国的落基山脉、内华达山脉、喀斯喀特山脉,以及海岸山脉,从山峰到河流、植物、动物,几乎完全吻合。她还说,《山海经》里到达扶桑的沿途描述,跟美洲大陆吻合。

这是巧合吗?而且在交通和文字记录还不发达的先秦时代,《山海经》的作者是怎么做到博览天文地理、搜集和整理各个地方的地理、历史、文化、人文等方方面面内容,汇聚成书的呢?难道只是古人的幻想吗?

三星堆、古玛雅文明、古埃及文明,还有传说沉入海底的亚特兰蒂斯文明,都处于北纬30度区域,它们都留下神秘的文化遗产,然后又都在突然之间消失,他们从何而来,为何消失,这些谜团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和解释,但它们至少向人类展示了一件事:人类对于几千年前的事,还有太多的未知。

【首次松口 美国务院表示考虑抵制北京冬奥

聊完历史,再来聊聊热点新闻。美国国务院周二表示,由于中共对少数民族的镇压和其它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美国正在考虑与盟友联合抵制明年在北京召开的冬季奥运会。

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说,美国将和其它国家磋商,看看有没有可能联合发起抵制,但政府没有做出最终决定。

这是美国国务院第一次公开承认,在考虑抵制北京冬奥会。不过《国会山报》当天就引述匿名的“国务院高级官员”的话,否认了这个消息,这名官员宣称,“我们对2022冬奥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没有讨论过抵制,也没有和盟友讨论过联合抵制。”

晓旭、秦鹏:怎么看这个分歧?你觉得最终抵制的可能性有多大?

其实在冷战时期,美国曾率领六十多国,联合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以抗议苏联在前一年入侵阿富汗。

现在拜登政府和川普(特朗普)政府,都把中共在新疆镇压维吾尔人的做法定性为“种族灭绝”;同时,中共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也遭到欧美多国的制裁。这次奥运会,可能也会被中共当作一个风向标,测试各国到底有多大决心,为了维护人权和国际秩序,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秦鹏:很多人并不乐观,因为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当时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镇压西藏,但西方国家完全没有抵制北京奥运,反而八十多国领袖出席了开幕式,创下历史之最,那这次又会有什么不一样吗?(大势不同,2008年的绥靖酿下今日之果)

晓旭:美国奥委会3月10日说,不会抵制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因为这种抵制没有作用,只会伤害那些一直在积极训练、准备参赛的运动员。您的看法?

秦鹏:这次冬奥会,中共还可能面临哪些尴尬局面?

【最高法院驳回对川普诉讼 大法官警告社交媒体】

美国最高法院,4月5日驳回了一起对前总统川普推特账户提起的诉讼。

这起案件源于2017年。当时有7名被川普拉黑的推特账户,向法院提起诉讼,指川普总统的推特账号是一个公共论坛,他们在这个公共论坛批评川普,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保护。下级法院和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随即判决原告胜诉;但今年1月美国总统换届前,司法部要求最高法院驳回此案,因为川普卸任后,此案就变得毫无意义。

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为本案撰写了12页的意见书,他批评说,私人公司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能废除一个账户时(指推特永久封锁了川普的账户),却又说这个账户是一个公共论坛,这一点很奇怪;而且推特拥有的权力,使它可以剥夺川普与所有人的互动,影响远远大于川普限制个别人与他互动。

托马斯说:“正如推特明确展示的那样,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力,被最强有力地掌握在私人数字平台手中。”他认为,高等法院甚至国会,可能很快就要介入,解决社交媒体公司监管和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

晓旭、秦鹏:这起案子虽然被驳回了,但这起案子反映出的矛盾现象并没有解决。在您看来,这起案子折射出公权力、私权利和言论自由哪些错位的现象?

晓旭、秦鹏:川普的高级顾问3月底说,大概再过2、3个月后能看到川普以他自己的平台重返社交媒体。您对他的言论空间乐观吗?保守派应该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呢?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纪元《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共“混混外交”惹怒30国
【新闻大家谈】博明披露习藏“肮脏秘诀”
【新闻大家谈】连破中共禁区 蓬佩奥见台代表
【新闻大家谈】习致哀又扰台 美兵压长江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恐内部瓦解?年轻党员不信党
【远见快评】台海曝3大事件 安倍点名警告习
【思想领袖】桑格:维基百科为何失败?
【秦鹏直播】加拿大鹅中国门店拒退货 惹争议
【财商天下】澳门博弈 抓洗米华追八万VIP名单
【有冇搞错】澳门“黑色产业链”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