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人氣 2802

【大紀元2021年04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一(4月12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今日焦點:疫苗低效,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洩密惹大禍,官方急粉飾鬧笑柄;美台交往鬆綁,可互訪官邸,重大突破?《紐約時報》員工曾受僱於中共大外宣,深層危機?

上週五(9日),美國國務院出台了新版的對台灣交往準則,允許美台官員互訪官署,同時允許美國官員訪問美台斷交前的中華民國駐美大使官邸「雙橡園」,這對美中台關係將產生什麼影響?

同樣在週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一次會議中披露「現有疫苗保護率不高」,相關報導週日(11日)已被刪除,高福也很快出面宣稱,外界誤解了他的講話,真相到底是什麼?

另外,《紐約時報》多名員工,被曝光曾在中共大外宣機構《中國日報》任職,背後的深層危機是什麼?

1.【美台交往鬆綁 重大突破?川規拜隨?】

主持人:美國國務院9日公布了最新版的對台灣交往準則,放鬆美台交往限制,鼓勵美台接觸。美國的匿名官員透露說,按照新的規則,美國官員將可以邀請台灣官員,訪問華盛頓的聯邦政府機構;也可以到台灣駐美代表處,參與工作會議。也就是說,美台可以互訪對方的官署。

另外,位於華府的雙橡園,也不再是美國官員的禁區。雙橡園,是1937年至1978年間,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的官邸。未來,美國的現任官員,預計將可以到雙橡園訪問。

新的規定,放鬆了美國與台灣交往的限制,不過還是劃了一些紅線:

第一,重申美國與台灣是「非官方關係」。

第二,美國官員不能參加中華民國雙十國慶等節慶活動,以避免「一中政策」複雜化。

另外,還有消息人士透露,新版準則仍然規定,不能在雙橡園內,展示中華民國的國旗。

對於新的美台交往準則,有人認為是歷史性的突破。但也有人認為,有進展,但沒那麼大;因為在過去幾年川普(特朗普)任內,一些美台交往限制就已經實質取消了,這次並沒有新的大動作。

甚至還有人說,前國務卿蓬佩奧今年1月9日宣布,取消美台交往中美國「自我施加的所有限制」,現在新版的準則,把禁止美國官員參加雙十國慶的原則又加了回去,比蓬佩奧1月9日「取消所有限制」的表態其實反而倒退了。您怎麼評價這份新的規定?

橫河:我覺得當時蓬佩奧制定「取消所有自我限制」,這個是相當有效的措施,在除了三個《聯合公報》,還有《美台關係法》等等這些之外,所有國務院發的限制規定全部作廢。它的缺點是沒有細則,因為全部取消不需要細則。

而現在新的規定的好處,它明確了哪些事情可以做,這些官員就可以去做;但同樣的缺點也在這裡,因為它規定哪些不能做,比蓬佩奧的「取消全部自我限制」就退了一步。取消全部限制、不定細則的好處,在於主動權在美國手裡;但是你一旦規定,哪幾個事情不能做的話,主動權就沒有了。

所以說,模糊有模糊的好處,模糊的好處在於,它保持一種對中共的威懾力,我隨時可以去做這件事情,也不超出我自己給自己的規定範圍。所以從規定來說,你不能說是美台關係進了一大步;我覺得,沒有超出蓬佩奧所提的範圍。

主持人:曉旭,你怎麼看?

林曉旭:我覺得蓬佩奧,當時離開國務院之前,他的人馬是快馬加鞭,推進一系列針對中共的政策。當時其實可能是時間上非常急迫,所以他就想用這種一攬子的做法,當然也是一種策略上的做法。

但是總體上,我也覺得,那個是會更徹底,路徑也在自己手上。但是對於新政府來說,拜登他們的國務院,他不希望被評價為「川規拜隨」,所以他可能也要推出自己的一套東西,他走的這一條路是稍微具體化一點。

但是我覺得,他還是在尋求平衡,還是不想得罪中共,還是希望不要觸及一中政策,這樣一個底限,所以並沒有實質性的突破。而且他也特別強調,台美關係是「非官方的」,但這種過分強調,也等於說把格調降低了一點。

雖然是鼓勵雙方官員可以在自己的辦公大樓正常來往,或者是舉行工作性會談,但是關鍵是,具體的這些官員到底有沒有真的在推進這件事情?

因為政策可以擺在那兒,但是如果國務院內部還有一些人員,在具體的運作過程中,設計一些障礙的話,或者是,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意願執行的話,那規則就是規則,並沒有人去推動。

就像說,蓬佩奧離任之前,當時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本來要去台灣訪問,但是這件事情就被擋下來。

另外一個,像去年五月,眾議院通過《台灣保證法案》,但是參議院這方面,其實並沒有完成整個立法的程序,後來川普不得已,把它放到2021年財政年度撥款方案裡面,變一個法子讓它有效。

所以真正核心問題是,有沒有高層的意向,真的要促成美台之間互動。整體上來說,其實還是有一些阻力,希望不去觸及中共紅線。

主持人:秦鵬,你怎麼看,為什麼拜登政府現在要在這個時機,推進這一份新的規定,他有什麼動機?另外這一份規定,有沒有改變現在美中台關係的格局?會發揮什麼實質影響嗎?

秦鵬:我認為,整個目前的變化,很大程度上,是中共這邊造成的。因為拜登正式就職那一天,中共就開始在南中國海、在台海、在日本海那邊挑釁,它非常明顯,要去測試拜登政府的底線。

第一步施壓之後,一天一天加劇,逼迫拜登政府必需做出回應來。但是拜登回應,又不想搞一個高烈度(的回應),而是選擇了相對低烈度的一種對撞。而這個對撞,也是有意義。

因為現在大家都在關心,一些過去川普政府的決定是不是能夠延續,特別是在中國問題上,哪些能延續,哪些不能延續,哪些是表面上延續但實質相反?所以現在這樣的決定,多了一個清晰化。

此外,其實從目前整個台海局勢上來講,那也是颱風眼一樣的位置。所以這個時候,拜登政府一直在講,對華關係能合作的地方合作,能夠競爭的地方競爭,需要對抗的地方對抗,他也必需一步一步把對華政策清晰化。

目前來看的話,似乎是想把台灣做為保衛民主的堡壘,必須保護台灣民主政體,實際上是(對台海政策)進一步清晰化的過程。

2.【中國CDC主任罕見談及「疫苗保護率不高」】

主持人: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4月10日在四川成都出席「2021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時,罕見承認中國國產疫苗保護率不高。

根據中共官媒「澎湃新聞」的報導,高福演講的主題是「新冠疫苗免疫策略與實踐」。在談到針對「病毒變異毒株」的問題時,高福說:「還要考慮解決現有疫苗保護率不高的路徑」,採取幾種疫苗交替接種的方式等。

高福還說,一定要關注mRNA疫苗,不能因為現在有了幾款傳統疫苗,就忽略了mRNA疫苗,他還呼籲,要創造性地做出mRNA疫苗。

mRNA技術,也叫「信使核糖核酸」技術。目前,美國的莫德納疫苗,以及美國與德國合作研發的輝瑞疫苗,都是採用這種新型的mRNA技術。

目前,中國市面上已有的5款疫苗,則是採用相對傳統的技術,比如滅活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等。

那麼,高福說「現有疫苗保護率不高」的大背景是什麼呢?《南華早報》引述出席大會的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的解釋說,現在大陸民眾接種國產疫苗後產生的抗體水平,低於mRNA疫苗,疫苗有效率也低於mRNA疫苗,結論是中國的滅活疫苗和腺病毒載體疫苗,不如mRNA疫苗有效。

這番話,很快引起外媒的關注。中共官媒《環球時報》11日,緊急採訪高福滅火。高福在採訪中,矢口否認說過「中國疫苗保護率低」,說這完全是誤解。高福說,因為「全球的疫苗保護率測試數據都有高有低」,他只是提出科學思考,怎麼提高疫苗有效率而已。

橫河:因為沒有聽到他的原話,從發表的文章來看,他應該是這個意思。因為疫苗保護率,他指是中國,還是全世界,這個還不清楚。

但是現在,因為中國疫苗確實在海外的爭議比較大,因此做為高福來說,他去談外國疫苗,可能意義不是很大,因此他談中國疫苗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從專業角度上來說,你必須得承認,高福還是經常講一些官方政治宣傳之外的一些話,所以他講這樣的話,並不奇怪,因為必須承認現實,不管是科興疫苗,還是國藥疫苗,在其它國家,尤其現在有一些接受中國援助這些國家,在大規模施用疫苗以後,確實病例暴增。

這些現象,做為中國CDC負責人,他是有應對,他是反映現實,所以他提出這個問題。而且他特別提出mRNA疫苗,從這個角度來說,他應該是暗指中國5種所謂傳統疫苗,可能效率沒有mRNA來的高,從這個角度來說,可能外界並沒有誤讀他。

主持人:曉旭你怎麼看,高福對《環球時報》否認他說過相關的話,但是他並沒有給出中國疫苗保護率的具體數據,來反證中國疫苗到底如何有效。高福的解釋,能不能打消公共衛生界對中國疫苗有效率的顧慮?

林曉旭:高福說這句話,特別是後來否定的話,當然我覺得是基於政治壓力,從他做為公共衛生學家的角度來看,我覺得他話裡面,其實有幾個潛台詞。

第一個是,中國疫苗,從目前現有的數據來看,當然中國疫苗,沒有達到像國外的這些疫苗,特別是輝瑞,或者莫德納疫苗,達到百分之九十五這樣的保護率,這個是不爭的事實,他也得承認。

另外一個意思,他說這句話的含義,他一定程度上把目前國產疫苗的問題,給推到「技術不夠先進」,比如說,國外已經有mRNA疫苗,我們還沒有,把它變成為傳統工藝和西方先進mRNA技術之間,相當於是一種代差的不足。

所以就牽扯到第三點,你剛才提到,到底中國的疫苗,即使是按照傳統工藝來說,它的安全性如何,它的保護率如何?

為什麼對有一些國家保護率特別低,但又有幾個個別的國家,像土耳其保護率又還可以?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區別?為什麼中國官方以及這些疫苗公司,不管是科興,還是國藥,為什麼不對外公布三期臨床實驗的具體數據?

還有中國政府號稱說,打了一億多劑疫苗,這麼大面積的人去接受疫苗,為什麼沒有相關疫苗接種人群的相應的調查、研究報告?(高福的講話)把這些問題給忽略掉,不去談這個問題。

但這實際上是大眾非常關心的問題,因為牽扯到整個疫苗生產,疫苗品質把關等等方面的問題。那他的第四個潛台詞,好像是說現在疫苗效率不足,好像是因為變種帶來挑戰問題,這個方面,我覺得也是有所混淆概念。

首先第一點,中國本身官方,對於疫情數據,本身也是不透明。中國關於變種追蹤情況,也不是對外透明。中國有哪些變種?有沒有自己本土的變種?比如說,美國,很明確本土變種,來自加州L452R,紐約的B.1.526等等,非常明確是本土變種。

中國沒有本土變種嗎?我只看到一些個別報導,說有外來變種,南非變種,或者巴西變種,進入廣州等等,有零星這樣的報導,但是中國難道沒有自己本土變種?官方掌握的數據到底是什麼樣?所以這是大的疑問。

另外一點,中國好多疫苗最初的設計,是從去年設計,對於變種來說,它的保護率會下降,即使他們現在想推動mRNA疫苗,也是基於去年流行的病毒株所設計的,所以將來你即使是做完三期臨床實驗,你還是面臨同樣的問題,你對於新的流行病毒,仍然相對來說,會有保護率降低的問題。

所以這裡面,他有好幾個概念混淆在一起,一起談論。現在出於政治壓力,趕緊出來滅火,但是其實這裡面,他還是協助政府,掩蓋了很多信息。

主持人:曉旭講到非常重要一點,高福的回應中,很多細節仍然被模糊,被掩蓋。那麼如果不能打消專業人士的顧慮,高福的否認,是說給誰聽的?秦鵬你的看法?

秦鵬:其實我們得注意到,他在這一次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上發言,這是給什麼人開的呢?給專業人士,加上一些醫療系統官員開的。也就是說,我們如果對中共體制了解,會知道,他們在內部講話的時候,實際上很多時候是講一些真話。對外的時候,他會講一些假話。這一直是他政權特點。

國產疫苗現在在海外報出來數據都不是很好,特別像在巴西,(中國疫苗有效率)只是百分之五十點幾,勉強及格,那麼真正在中國到底是什麼樣子?

我們看到高福在這一次演講中,他也沒講具體數據,但是這種話的意思,就是講給專業人士聽,告訴大家,你們趕快想辦法,看看在技術上,在劑量上,包括混打,等等這些方面,能不能找到更好提高免疫力的解決方案,同時,在mRNA這個技術上,能努力做一些突破。這毫無疑問就是講給這些官員聽。

【180度逆轉 高福去年稱mRNA疫苗有安全隱患】

主持人:高福去年對mRNA疫苗的態度,和現在大相徑庭。去年12月他在接受中共官媒新華社採訪時說,mRNA疫苗背後有安全問題,mRNA疫苗「是為癌症病人研究的疫苗,用於治療癌症的,給病人用和給健康人用是不一樣的」。

高福當時還說,「我不說它(指mRNA疫苗)未來到底會不會有副作用,但至少沒有排除,因為人類將是第一次把mRNA疫苗打在健康人身上,所以背後還有一個安全問題。」

橫河:mRNA疫苗,是比較新的概念,之前有試驗,但是沒有在大規模的人群當中接種過。我們知道生物信息走向,是從DNA,到mRNA,從mRNA到蛋白質。最後在人體當中能發揮功能,都是各種各樣蛋白質,它來源是從DNA編碼過來。

這三步,每一步都不可缺。實際上,他從mRNA這一步,直接就把特定需要表達這一段,他不是表達整個病毒,他只是表達其中一小部分,就是刺突蛋白這一部分。把這個編碼以後,再加上一些輔助東西,比如說,怎麼讓它啟動表達,另外還有包裝,你必需把它包起來,所以是一段mRNA,加上輔助的能夠讓它表達的這些東西,把外面用納米的脂粒,把他包起來,包一個殼。

這樣的話,可以和人體細胞就結合,注射進人體以後,他是進入人體細胞,在人體細胞裡面,去翻譯,這個跟以前所有的概念都不一樣。以前是一個現成的蛋白質,哪怕是DNA,它也是在外面,表達好以後,打到人體去,把抗原直接打到人體去。

這個是把mRNA打進去以後,在人體內製造抗原,再釋放出來,或者在細胞表面表達,讓人體識別這是一個外來的東西,產生免疫反應,它是這麼一個原理。

高福去年之所以否認,我倒不覺得他做為CDC主任,會沒有意識到mRNA這個新技術(優勢)。因為從理論上說,mRNA這個技術是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只是在實踐上。因為沒有大部分人打過,所以誰也不知道可能出現什麼樣的副作用。

所以從這一點來說,他不應該是認為中國5種疫苗一定就比mRNA好。當時中國是想對外推廣,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需想辦法把中國疫苗誇大,或者把美國現在新的疫苗去貶低一下。用這種方式,其實是完成政治任務。

因為我們知道疫苗外交,是當時中國非常重要外交手段,不僅是外交手段,實際上是一種控制全球的手段,中共認為是重大機會,讓中共能夠通過推廣疫苗,來增加他的政治影響力。

至於現在,可能是因為,他自己是有一些內部資料,關於中國實際疫苗在國內和在國外,廣泛使用以後的一些作用,和西方幾個疫苗,特別美國疫苗,他的數據基本上是公開,所以他可以做個比較,他心裡有數。

這個時候,他可能認為中國真的要在技術上面趕上去,不可避免可能要走mRNA這條路。因此他在內部講話特別強調這一點,所以他是從比較實際來考慮。很可能他已經認為中國產幾種疫苗,可能都沒法跟mRNA疫苗競爭。

這是一個認識過程,另外一個,他也是退一步。很可能中國疫苗外交,在目前這個科技水平上,可能達不到他想要的目的,這是他可能轉彎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橫河先生談到很重要一點,高福可能有內部數據,把中國疫苗和外國疫苗,進行一個橫向對比,看出中國現在疫苗有效率,可能無法去支撐他的疫苗外交。曉旭你怎麼看,為什麼高福從去年到今年對mRNA疫苗,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同時中國現有5款疫苗的有效率和安全性,到底怎麼樣?

林曉旭:其實我覺得只是高福自己在對外說的論調上有這樣大的變化,實際上他自己對mRNA的認識,他也是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畢竟他在這麼一個重要位置上,有自己幾十年的經驗。

mRNA疫苗本身的不足,他之前提到的這些觀點,也是非常中肯,也是實質。因為畢竟mRNA技術,畢竟是比較先進的技術,有很多安全方面的東西,沒有經過長期臨床實驗的觀察。

到底有哪一些長期臨床的副作用沒有被注意到,這個是很大的問題。說起來,昨天在機場的時候,碰巧遇到一個醫護人員,他還跟我說——他就在醫院裡面工作,他是做婦科——他就跟我說,最近其實醫院就已經注意到,很多女性流產,注射疫苗以後流產人的比例突然間上升,從經驗上來說,這是很反常的事情。

而且很多婦女在接種疫苗以後,她孩子是在十二到二十週之間就流產,一般來說,這已經是胎兒很穩定的階段。他說,過去他遇到的流產情況,大多數都是幾週的時候,容易流產,現在很多注射疫苗的人,居然有這種情況。

其實很多事情,你如果只是在實驗室做小規模動物實驗,或者(小規模)臨床實驗的話,你看不出潛在危險。你現在疫苗大面積接種,針對不同人群,甚至孕婦也參與疫苗接種,還有免疫缺失的人,還有一些年齡很大也接種疫苗,這些方面其實都沒有完全經過很嚴格的分析,沒有經過長期的臨床實驗進行考驗。

過去一個疫苗開發,要經過好幾年時間,並不是說只是因為程序複雜、官僚的問題,他確實有一些東西需要長期觀察,才能知道臨床的副作用。所以這裡面,這一點上,高福說的是中肯的,他完全知道這一點。

去年當然官方希望能夠支持自己本身國產的疫苗,所以當然他就把mRNA疫苗的不足之處提出來,現在他看到自己本身疫苗也有很多不足,他需要著重推動中國國產mRNA疫苗,他就強調mRNA疫苗的技術有多大潛力。

作為行政官員、政治人物來說,他什麼時候講什麼話,是為了他下面要做的這個事情來做鋪墊。所以相信中國也會投入更大資金來支持新推出來一些mRNA疫苗,是從政治角度來說,也是從利益角度來說,也是從疫苗行業經濟利益的需要角度來說,他需要高福講的這些話。

高福是公共衛生專業,但他首先也是中國官場的高官,所以他自己有這樣的雙重角色,其實他確實應該是比較知道全貌,只是不同情況下,說不同的話。

主持人:曉旭剛剛談到,他昨天在美國這邊接觸一位醫護人員,談到他個人的臨床觀察,可能打疫苗以後流產現象增加。其實我們也知道,在中國大陸,備孕期間的女性能不能打疫苗,一直以來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爭議焦點,很多人都關心國產疫苗的有效率和安全性,到底怎麼樣?秦鵬你的觀察。

秦鵬:實際上在之前,已經看到網上有很多人在爭論,但是因為中國官方,現在是下令禁止討論疫苗有效性,所以很多消息,只能說,零零散散地透露出來。但是我們也看到,大紀元通過內部獲得一些文件,這裡面顯示,中國疫苗安全性實際上恐怕是有問題。

比如來自於廣西自治區的文件,這裡面也在講如何預防副作用(甚至死亡),而且專門成立專家團隊應對。所以這種情況下,它到底有多大安全性,其實我覺得是存疑。之前,我們也知道,是有一個專家,專門講說,疫苗副作用居然高達六十三種。

所以這種情況下,對內部來講,大家其實都是有懷疑。另外一點,我們發現非常有意思的一個現象。在香港打的疫苗,主要一個是科興疫苗,另外一個,他是由復星和(德國)BioNTech在中國本地化生產的疫苗。

截止到週日的數據,香港注射後死亡人數是十六人,其中是十四人打了科興疫苗,有二個人打的是德國的BNT。所以到底疫苗安全性如何?從傳統上來講,一定會把好的疫苗出口到香港,現在都是這樣的情況,那麼真實的整個中國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到底是什麼,沒人知道。

【中國三款「國產」mRNA疫苗 進度仍不透明】

主持人:中國目前還沒有已經成熟的mRNA疫苗,不過,據稱有三款「自主研發」的國產mRNA新冠疫苗,已經獲得了中共官方頒發的臨床試驗許可,但是目前都沒有完成三期臨床試驗。

第一個獲得臨床試驗許可的,是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和蘇州艾博生物,共同研發的一款mRNA疫苗,去年6月29號獲批開展臨床試驗,到上個星期,二期臨床試驗接近尾聲;但值得注意的是,臨床試驗還沒結束,官方去年12月,就在雲南為這款疫苗蓋生產車間了。

第二個獲得臨床試驗許可的,是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和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研發的,3月25號進入了一期臨床試驗。

第三個獲得臨床試驗許可的,是珠海麗凡達生物。但是有點奇怪的是,麗凡達生物相當神祕,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的時候,只承認獲得臨床試驗的資格,但具體情況「不便透露」。

其實除了這三款據稱是「國產自主研發」的mRNA疫苗以外,其實大陸的「復星醫藥」,去年開始和德國的BioNTech合作,研發一款mRNA疫苗,今年初在香港和澳門獲得緊急使用的許可,3月初開始接種,結果3月底就傳出「包裝瑕疵」暫停接種復星醫藥這款mRNA疫苗。

橫河:他的實力怎麼樣,現在不好說,因為在這之前,中國是沒有在這方面投入研究。而且在美國你可以看到,這二款(mRNA疫苗)各自發展的途徑是不太一樣,一個要-70℃保存,還有一個-20℃保存。實際上就是他包裝的問題,脂粒、納米包裝的東西不一樣。這二個公司,它們走的途徑是不一樣的。

因此對於中共來說,能不能現在立刻就達到它們的先進技術,這還是一個問題;因為這並不像以前其它的東西,是已經成熟發展一段時間,中共也可能拿到一些技術,或者從這些公司挖到一些人回去,可能達不到這一點,因此他有很多技術瓶頸,可能是需要自己突破,這樣可能會有一些問題。

至於說大躍進,這是不可避免,其實美國也有類似情況,但是美國給錢比較慎重一些。對於有一些基礎、長期以來在開發藥物上有基礎的這幾個公司,美國政府都跟他們簽了合同,等於是政府委託他們去發展。

其原因就是因為,這種發展過程,對於公司來說,他的風險特別大,不知道最後成功不成功,不知道發展出來以後,這個病還在不在,他都有這些問題,所以一般公司很難投入很大資金去進行這方面開發,所以需要政府支持。

中國存在一個問題,當政府決定哪一個方向以後,大家都會去為了要錢而成立一些公司,或者各個省都會去伸手。這些公司原來有一些都是沒有資質的公司,而這個發錢過程當中,又不會論證很精確,知道他以往實力怎麼樣,因此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說,真的變成國家重點項目的話,就會有很多浪費存在。

像你剛才講的芯片,這個在中國不可避免,西方國家其實也很難避免,但是相對來說,要好很多,因為他基礎在。而中國,過去幾十年,其實我們看到很多行業都是大躍進,我們覺得不可避免。最終能夠拿出什麼東西來,現在還很值得懷疑。

3.【《紐約時報》多名員工 曾為中共官媒工作】

主持人:關注完疫苗話題,看到週末還有一個非常重要話題,就是美國媒體《國家脈動》最近報導,《紐約時報》的多名員工,之前曾在中共控制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工作。

其中,《紐約時報》攝影部主任喬納‧凱塞爾(Jonah Kessel),2009年7月到2010年11月期間,曾在《中國日報》擔任創意總監。當時他在推特上發帖說,為中共工作有時也有「好處」。他還提到,他當時對這份工作感到「興奮」,其中包括「重新設計」中共的「宣傳武器」。

另外,《紐約時報》現任編輯兼設計師迪亞穆德‧麥克德莫特(Diarmuid McDermott),曾在《中國日報》擔任編輯和設計師。

還有,《紐約時報》歐洲文化記者亞歷克斯‧馬歇爾(Alex Marshall),2003到2004年期間,曾在《中國日報》擔任編輯。

《中國日報》是中共大外宣的重要載體。美國司法部去年的記錄顯示,《中國日報》曾向多家美國媒體,支付了近1900萬美元的廣告和印刷費用,向這些美國媒體,安插廣告插頁;插頁的內容,是由《中國日報》提供的親北京的宣傳文章。其中,向《紐約時報》支付廣告費5萬美元、《華盛頓郵報》接近460萬美元、《華爾街日報》約600萬美元。

曉旭跟我們談一談,你怎麼看這起事件,怎麼看中共大外宣,對於外媒的影響。

林曉旭:我覺得這是中共非常有系統的一整套的方案。一方面他自己本身把他的這些年輕記者等等,派到外面來學習,進入很多西方主流媒體,做實習生等等,再利用滲透到高層,同時也把自己有資歷的記者,派到外面來,控制了很多其它的,很多重要媒體的中文部。

另外一方面,他當然也是通過購買廣告的方式,給利益輸送,去影響這些海外的主流媒體對中國的看法。

另外一個策略,一方面僱用西方有經驗的記者到中國去,或者加入中文媒體。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他慢慢就會習慣中共政府這種思維,他們知道怎麼樣寫才能夠得到中國政府的認可,然後把這些訓練過的人,又讓他們回聘到自己的原來的媒體,或者西方其它中文媒體,這樣子才能慢慢把整個中共大外宣的策略,既有中國人員可以操作,也有西方人員可以協助他們去操作。

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有策略、有計劃的一個大的系統工程。經過很長時間鋪墊,在這些西方記者中,也是物色到支持中共理念的人,等於說是,記者也扶持他們自己的親中派,所以這一整套策略,真的是效果很大,這也是中共整體運作上,祕密性和他的系統性。很多人沒有注意到這方面,讓中共能夠大規模炒作。

主持人:好的,今天節目由於時間關係就到這裡了,更多精采話題,週三和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連破中共禁區 蓬佩奧見台代表
【新聞大家談】習致哀又擾台 美兵壓長江口
【新聞大家談】謎之三星堆 挑戰無神論
【新聞大家談】國際24專家:再查病毒起源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遼寧號出海 海軍副參謀長出事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預告】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珍言真語】袁弓夷:襲梁珍應是中共610指使
【未解之謎】流落人間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鐵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