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丛中的骑士:骑士精神简史

人气 638

【大纪元2021年05月16日讯】(Jeff Minick撰文/大纪元记者必成编译)在我还是青少年时,我和我的朋友、兄弟经常假装成骑士。我们的盾牌是金属垃圾桶盖,我们的剑是棍棒或废木料,并用螺丝将护手装置固定在适当的位置。我们会在树林中,田野里冲锋陷阵,假装与坏人作斗争,解救身遇险境的少女,并获得荣耀。有时候,我会为我们的小马弗里茨(Fritz)装上马鞍,骑上它,在院子里快马加鞭,挥舞着祖父为我做的剑,大声怒骂我想像中的敌人。

我们读了亚瑟王(King Arthur)和他的圆桌骑士的故事,看了电影《艾芬豪》(Ivanhoe)和《罗宾汉》(Robin Hood),并看了一些图画书,讲的是许久以前的装甲兵的故事。我在小学高年级时最喜欢的一本书是霍华德·皮尔(Howard Pyle)1891年的小说《铁人》(Men of Iron),讲的是迈尔斯·法尔沃思(Myles Falworth)的故事,他本来是位乡绅,后来成为一名骑士,他为重振父亲的名誉而做了种种的努力。

也许是无意识中受到这种骑士和骑士精神的影响,后来我在研究生院度过了两年的时间,获得了硕士学位,还做了一年的博士研究,都是围绕着中世纪进行的。在我的硕士论文中,我写了亨利三世国王(King Henry III)的少数派,亨利三世是国王约翰(King John)的继任者,后者是著名的“罗宾汉”时期的国王。我还享受到了研究年幼的亨利国王的导师威廉·马歇尔(William Marshal)的乐趣,他是当时著名的骑士。

随着战争形式的变化和弹药武器的应用,这些马背上的英雄已无用武之地。他们很久前就消失了,现在衹出现在电影和书里。但是骑士精神却经久未衰。

儿童经典读物《铁人》(Men of Iron)写于1891年。

硬汉

作家罗伯特·琼斯(Robert Jones)是军事历史学家和研究中世纪战争的专家,他在著作《骑士:勇士与骑士精神的世界》(Knight: The Warrior and World of Chivalry)中,专门用一章来介绍一千年前骑士精神的发展与实践。他仔细考察了战争的一些具体规则的形成;骑士阶层渐渐形成的排他主义;骑士身份的不同秩序的产生;纹章和徽章的发展;像圣殿骑士团和圣约翰团这种军队秩序的建立;和教会为了终止战争与征服中的残暴和暴力而做的努力。

与如今的明星一样,这些中世纪的勇士们也非常注意他们的形象。他们渴望不但在战争中,而且在剑术与长矛的比赛中也能绽放自己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勇敢男人的光彩;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征服所有的敌人。这种希望自己的英勇、力量与勇气被认可的强烈愿望驱使着他们努力在战斗和比赛中都取得了不起的成绩。

骑士们并不是衹能听到赞扬声,也有人批评他们。尤其是教会,他们努力限制他们在战争中的暴力与劫掠。在琼斯《骑士》这本书里,举了一个例子:一位12世纪名为圣伯尔纳多(Bernard of Clairvaux)的法国修道院的院长,如此谴责了这些骑士:

“这是多么严重的错误想法和令人无法忍受的欲望驱使你们带着炫耀与功夫而战。你们用丝绸衣装马匹;用不知道哪来的破布羽化盔甲;你们涂抹你们的盾牌与马鞍;用金银和贵重的石头装扮你们的一切,带着你们的所有的这些荣耀和可怕的愤怒,以及无所畏惧的愚蠢冲向毁灭你们之地。”

正如琼斯提醒我们,中世纪的骑士们有些像我们现代已经将骑士浪漫化了的形象。他写道“骑士精神和教会的牵绊以及法律条文可能帮助防止了骑士们针对平民的最严重的袭击行为”,但是在他的心中,“骑士是重视实际的勇士,如果形势需要的话,他们愿意遵守他们阶层的规则”。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人比教会采取更加温和的态度,使这些男人的野蛮变得高雅化。

爱情和荣誉

经过几百年的时间,文学、歌曲和上层社会的女人们帮助提高了骑士精神的行为规范标准。

在中世纪后期,骑士们对女王或者王室某位女士持有的朴素纯洁的爱,和他们为了她的荣誉而做出一些勇敢的事情,被称为“高雅之爱”,这成为了当时的时尚。虽然这种爱影响的广度有争议,但是可以确认的是,这种高雅之爱成为了抒情诗人以及歌曲吟咏的主题,也成为了大厅中被诗人所讲述的故事。

中世纪后期的文学写作也经常提及骑士。14世纪的诗《高文爵士和绿衣骑士》(Sir Gawain and the Green Knight)将我们带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亚瑟王朝的圣诞节,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具有高雅行为举止的骑士和女士们。而骑士圆桌中最为神圣的是有着更高追求的高文爵士(Sir Gawain)。杰弗里·乔叟(Geoffrey Chaucer)则在《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中为骑士做了绝妙的描写“一个温顺而谦逊的男人,穿着朴素,历经无数战争,这是一位非常完美的、优雅的骑士。”

《高文爵士与绿衣骑士》手稿成于大约14世纪,1485年出版。(公共区域)

托马斯·马洛里(Thomas Malory)的作品《亚瑟王之死》(Le Morte d’ Arthur)将骑士们理想化,而且成为了当今许多书籍及电影中涉及到的亚瑟王朝的素材源头。马洛里写这本书时,那些身着铠甲骑着战马的骑士已经从战场消失了,但是他将他们封装在了他的故事里,并且使他们的美德变得角色化。

从下面这些马洛里的浪漫故事里我们可以找到骑士精神的美德:

如同他的前辈,一位骑士必须在战场上展示出他的威武与勇敢
他练就他的慷慨,和他的同事分享他的所有,甚至有时也这样对待穷人。
他忠实于他的宗教习俗。
他致力于保护妇女、被欺侮与被压迫的人。
他忠心侍奉他的国王与主人。
他慈悲且公正。
他能够隐忍,承受困苦。

骑士精神:一种文艺复兴

虽然骑士与城堡已经成为历史,但是骑士精神的规则仍然被保留并且演变成为绅士们的守则。像我们的建国国父们,虽然他们违抗了他们的国王,但是他们仍然遵循人们已经认可的被马洛里所赞扬的其它美德。

后来,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开始迷恋于中世纪,完美的骑士精神成为文学与艺术的一部分,沃尔特·斯科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在1819年出版了《艾芬豪》(Ivanhoe)。这部小说激发了人们对中世纪英格兰的兴趣,在美国和英国非常受欢迎,现在被视为19世纪文学的里程碑。斯科特对理查德国王、罗宾汉以及虚构的骑士和女士们的描写,帮助了骑士与骑士精神的价值重获生命力。

中世纪的骑士精神在后维多利亚时代被推崇。(Shutterstock)

维多利亚时代的诗歌也反映了骑士精神的美德。读鲁德亚德·吉卜林( Rudyard Kipling)的诗《假如(If)》,我们可以在诗里找到他对隐忍与荣誉的看法,这把我们吸引到了威廉姆 马歇尔(William Marshal)身上。浏览亨利·纽博尔特爵士(Sir Henry Newbolt)的《加油!加油!玩这个游戏(Play Up! Play Up! And Play the Game!)》,14世纪的价值观与创作这首诗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价值观互相呼应。这首诗是写一个学校的小男生,像老乡绅一样,在游戏里学习打仗,这样以后他可以加入战争。在《国王之歌》(Idylls of the King)里,阿尔弗雷德·坦尼森勋爵(Alfred Lord Tennyson)再次叙述了亚瑟王的故事,讲述了他对吉尼维尔(Guinevere)的爱,以及他的帝国的衰落。

前拉斐尔派画家也对古老的骑士和女士们表示敬意。画家米莱斯(Millais),罗塞蒂(Rossetti),亨特(Hunt)和其他的画家们画出许多作品来描述具有骑士精神的骑士们,这些作品都是围绕着一个非常流行的话题就是骑士们从危险中救出一位少女。在一个名为《前拉菲尔派的骑士们:重塑中世纪世界(Pre-Raphaelite Knights: Reinventing the Medieval World)》的展览中,北英格兰的鲍斯博物馆(Bowes Museum)用绝妙的视频展示了其中的一些绘画。

埃德蒙·布莱尔·莱顿(Edmund Blair Leighton),一位前拉斐尔派画家,在他的画作《上帝之速》(God Speed)中捕捉到了骑士精神的精髓。(公共区域)

骑士精神是否已死?

有许多人,尤其是女人抱怨说骑士精神已死,男人们缺少礼节和高风亮节,他们永远不会再像个绅士了。也许确实如此。毕竟我们已经将“绅士们,女士们”这种称呼从公众演讲中剔除了。儅文字消失的时候,他们代表的含义也就消失了。

但是骑士精神远远不仅仅是礼节与好的行为举止。骑士精神这个词的含义还包括荣誉、忠实、勇气、慷慨(包括时间和金钱两方面)、保护弱者的意愿,和视女人为女士。有些人会辩称说这些美德也从一些男人身上消失了。确实我们的新闻媒体经常报导一些男人没有出头去保护一个被侮辱的女人,领导人看起来缺少荣誉感,也有一些人在需要他们拿出勇气的场合却退却了。

如果骑士精神正在消失,那麽这种后果带给我们的文化上的代价是无可计量的。养成这些美德需要几个世纪的工作与完善,而且骑士精神的一些美德是我们的社会最基本的基石。

现在仍然有男人们在展示这种骑士精神。(Shutterstock)

另一方面,当我看完新闻头条后,再转头看我的家庭、朋友和邻居,我看到众多的男人们仍然在遵循着骑士精神的传统之路:他们尊敬女人,在人们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伸出手,过着具有荣誉感的生活。他们并没有骑着白马,挥舞着亮利的宝剑,但是在我眼里他们是骑士——值得尊敬与赞许的强大的好男人。

作者简介:

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是一位四个孩子的父亲,还有越来越多的孙辈。20年来,他曾在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Asheville)家庭学校学生研究班(seminars of homeschooling students)上讲授历史、文学和拉丁语。他著有小说《阿曼达‧贝尔》(Amanda Bell)和《尘土飞杨》(Dust On Their Wings),以及两本非小说类作品《边走边学》(Learning As I Go)和《电影造人》(Movies Make The Man)。目前他居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弗兰特罗亚尔(Front Royal)并仍然在从事写作。请访问JeffMinick.com,并关注他的博客。

责任编辑:韩玉 #

相关新闻
正义的骑士精神《王者天下》
不老骑士精神 鼓舞圆梦
王骏:“不老骑士”精神的感慨
《魔剑少年》影评:展现骑士精神 绝非成人专利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说反腐没胜利 传军头劝其退位
【秦鹏直播】追随立陶宛 又一国欲与台互设代表处
【财商天下】马化腾求饶 数字经济风暴再起
【方菲访谈】程晓农:2022年美中关系走向
【横河观点】冬奥迫使北京承认清零失败?
【军事热点】美陆海军合作开发高超音速武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