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念和勇气 学者:抵制批判性种族理论扩张

人气 191

【大纪元2021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李梅编译报导)尽管大多数美国人不了解“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缩写为CRT),但它正迅速成为社会新的“正统”观念,人们需要知道它是什么才能去抵抗它。

克里斯托弗‧鲁弗(Christopher F. Rufo)是曼哈顿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城市杂志》(City Journal)的特约编辑。本文援引鲁弗在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的演讲,经希尔斯代尔出版公司Imprimis许可转载。

批判性种族理论”来源于马克思主义理论

马克思认为,革命是解决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权力失衡办法,当工人认识到自己的困境时,会推翻资本家阶级,夺取其生产资料,迎来社会主义社会。许多国家在20世纪经历了马克思主义革命,苏联、中国、柬埔寨、古巴等社会主义革命造成了近1亿人的死亡,并且每一次都以灾难告终。

历史记下了古拉格(劳改营)、(群众)公审和处决、以及大饥荒,马克思主义在社会实践中放纵出人类最黑暗和最残暴的罪行。

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不得不承认这些(实践)失败,他们对被曝光出的暴行感到震惊,认识到这种革命不会在西欧或美国发生,因为西方社会拥有庞大的中产阶级和较高的生活水平。大多数美国人相信通过接受教育、努力工作和良好的公民意识,可以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但这些马克思主义学者并没有放弃其主张,而是配合60年代出现的社会和种族动荡,改用“种族”代替经济阶级,试图构建出一个基于被剥夺(利益)的种族者革命联盟。

幸运的是,这个革命联盟在1960年代败给了民权运动(非暴力抗议运动)。民权运动寻求(在体制内)依法实现美国自由平等的承诺。马丁‧路德‧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的梦想、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的“伟大社会”(the Great Society)以及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的“恢复法律与秩序承诺”,成为美国社会的共识。

到90年代,激进的左派将“批判性种族理论”作为一门学科,藏身于大学和不知名的期刊中。它以多样性培训计划、人力资源模块、公共政策框架和学校课程等方式渗入到政府机构、学校和公司中,并逐渐站稳了脚跟。

左派使用了一系列委婉的词语如“公平”(Equity)、“社会正义”、“多样性和包容性”以及“文化响应教学法”(Culturally Responsive Teaching),但那不过是重新包装的马克思主义。加大洛杉矶分校(UCLA)法学教授和批判性种族理论家谢丽尔‧哈里斯(Cheryl Harris)已经提出“停止私有产权,在夺取土地和财富后按种族重新分配”的论点。

波士顿大学的“反种族主义”活动家伊布拉姆‧X‧肯迪(Ibram X. Kendi)要求成立一个独立的联邦“反种族主义”部门,并有权否决和废除任何政府部门的法律和限制人们的言论。

肯迪说,“为了反种族主义,你必须反对资本主义”,这意味着私有财产、个人权利、联邦制和言论自由的终结。“批判性种族理论”制定了一个革命方案,以推翻由《独立宣言》确立的宪法原则。

侵蚀政府机构和学校

去年,鲁弗写了一系列关于联邦政府部门的报告:国土安全部告诉白人雇员,他们已被“社会划为压迫者”;财政部举办的雇员培训,说“几乎所有的白人都在帮助种族主义”;设计美国核武器的桑迪亚国家实验室(Sandia National Laboratories)对白人男性高管进行了三天的再教育,高管们被告知“男性白人文化”类似于“三K党”、“白人至上”和“大规模屠杀”,他们必须放下“白人男性特权”并向虚构的妇女和有色人种写道歉信。

今年,鲁弗做了教育领域的调查报告:在加州的库珀蒂诺(Cupertino)学区的一所小学,一年级学生被要求说出其种族和性别身份;在密苏里州的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地区的一所中学,教师被强迫将自己归类为“压迫者矩阵”(Oppression matrix)中的一员,只因自己是白人、非同志、英语为母语的男性基督徒;在西雅图一学区,白人教师被告知对黑人儿童犯了“精神谋杀 ”罪;在费城的一所小学,五年级学生被要求庆祝“黑人共产主义”,模拟“黑命贵”(BLM)集会,要求释放60年代的激进分子安吉拉·戴维斯(Angela Davis),她因谋杀罪关押在监狱。

鲁弗开发了一个数据库,里面收集了一千多个这样的例子,“我只是一个调查记者,没有夸大其词,从大学到官僚机构,再到K-12学校系统,‘批判性种族理论’正在成为我们公共机构运作的依据,不仅是华盛顿特区常设的官僚机构,各州(甚至是红州)、县的机构、公共卫生部门、学校等都被渗透,反对美国人民,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控制人们的工具

迄今为止,试图阻止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入侵一直是无效的。有许多的原因。首先,太多的美国人对社会和政治问题(特别是种族问题)已经形成了严重的发言恐惧。根据最近盖洛普民意调查,77%的保守派害怕公开分享他们的政治理念,担心在社交媒体上被围攻、被解雇或者更糟,他们沉默地让出了阵地。保守派告诉我,那些“公平和包容”部门正努力扼杀任何不同的观点。

第二,批判性种族理论家构建了“捕鼠器”,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就是“白人脆弱”、“无意识的偏见”、“内化的白人至上主义”、“所有的白人都是本质上的压迫者”,持不同意见者被要求保持沉默并被认为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同谋”。

第三,美国人未能区分“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前提与结论,其前提是美国的历史包括了奴隶制和其它不公正的现象(这是不可否认的);其革命性的结论是美国是建立在种族主义上的国家,其建国原则、宪法和生活方式都应该被推翻,这个结论是不正确的。

最后一点,那些有勇气公开反对“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作家和活动家,在理论层面上指出了这个理论的逻辑矛盾和对历史的不诚实描述,但仅把辩论留在学术领域,但它已经不只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推动国家和社会运转的庞大机器,它正在美国的公共机构中实现著文化霸权。

打败批判性种族理论策略

第一是政府的行动。去年,川普总统看到调查报告后发布了行政命令,禁止在联邦政府开展“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培训项目。尽管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撤销了该命令,但川普为州长和地方领导人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模式,现已有几个州的立法机构提出类似法案。

鲁弗还组织了一个律师联盟,以违反《第一修正案》、《第十四修正案》和《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禁止种族歧视)为由,对实行基于批判种族理论学校教学和政府机构提起诉讼。

第二,多种族和两党的基层联盟正在出现,家长们联合起来反对学校的种族分裂课程,雇员们反对工作场所的奥威尔式再教育。许多华裔美国人说,决不能让文化大革命发生在美国。

第三,人们需要使用自己的道德语言,不被“批判性种族理论”定义的概念限制,比如以追求“卓越”代替被该理论赋予特别含义的“多样性”。

第四,人们需要宣传美国真实的历史故事,诚实地对待不公正的现象,与批判性种族理论家所描述的严峻和悲观相反,真正的美国历史充满了为崇高的理想奋斗和牺牲的故事。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有勇气,有勇气站起来说真话,有勇气经受住辱骂,有勇气面对暴徒,有勇气甩掉精英们的嘲笑,勇气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美德。一个人的勇气会带动更多人的勇气,阻止一个孤独的异议者容易,但阻止上百万或更多的美国人则难得多,真理和正义就在我们这一边。只要我们能鼓起勇气,我们就会赢。”◇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CFER呼吁民众  反对加州“批判性种族理论”
批判性种族理论进校园 美国家长集结抵制
加州华裔紧急抗议 抵制“批判性种族理论”
批判性种族理论渗透 家长质疑学校用假课程应对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拍案惊奇】习整肃瞄准高层 孟建柱也进射程?
【秦鹏直播】黄明志流泪回击中共封杀:人们觉醒
【横河观点】福西两大丑闻曝光 国会愤怒追责
【财商天下】人民币飙涨 套利资本“兴风作浪”
【军事热点】美国国会要求增产F-35战斗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