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性种族理论进校园 美国家长集结抵制

人气 1205

【大纪元2021年04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Petr Svab报导/姬承羲编译)为了保护子女,阻止那个准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 CRT)”在学校中传播,越来越多的美国父母正聚到一起,寻求解决方案。

在他们看来,这种异端邪说正在毒害校园环境,是问题的真正祸首而非良药。而另一边,学校官员们不是否认,就是保持沉默。

批判性种族理论”,已经深入了学术界、娱乐圈、政府和公司。它将美国的历史,重新定义为“压迫者”(白人)与“被压迫者”(其他的所有人)之间的斗争,这和马克思主义将人类历史还原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可谓异曲同工。在以白人为主的社会中出现的机构,也都被贴上了“系统性”或“结构性”种族主义者的标签。

很长一段时间,家长们都没有意识到“批判性种族理论”在学校的蔓延,因为它披着各种各样的外衣,像是“公平”、“反种族主义”或者“文化回应”(culturally responsive)。这套理论,甚至催生了一个全新的产业:一群演说家、培训员和顾问,拿着薪酬,对组织机构进行“系统性歧视”的诊断,根据“批判性种族理论”开出补救措施,并在未来的数年中协助执行。

对是否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评判,通常基于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比如黑人学生平均成绩较低或者留校处罚(detention)的比例较高。

一些学者们指出,这种评断标准模糊不清。

肯塔基州立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威尔弗雷德·赖利(Wilfred Reilly),专攻政治理论的实证检验。他说:“你所能想到的每个系统中,都会产生一些种族、性别或者阶层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让激进分子深信,所有的一切都是种族主义。”

一旦家长们发现了“批判性种族理论”的真实面貌,他们大多不会赞同。

在弗吉尼亚州的劳顿郡(Loudon County),一个名为“反对批判性理论家长群”(Parents Against Critical Theory, PACT)的组织,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自2020年6月份开始,当地的家长们开始集结,要求因中共病毒关闭的学校重新开放。然而,正是当地学区实施的远程教学,让家长得以一窥子女的课程内容,也因此发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

一位家长向英文《大纪元》透露:“我们看到了孩子们正在学习的内容,这彻底转变了我们的诉求,从要求学校重新开放,到变成‘天啊,我们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回这样的学校去呢?’”由于担心报复,这位家长要求匿名。

她补充道:“基本上,他们(学校)将孩子按照种族分类,以决定他们将获得什么质量的教育,这根本是不可接受的。”

她表示,自己的孩子不会再去上那间学校。

劳顿郡公立学校发言人韦德·巴德(Wayde Byard)对此否认,表示学校并没有根据肤色来决定教育的质量、水平和资源。

他以电邮的形式向《大纪元》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根据弗吉尼亚教育部的大纲,确保教育的公平性:当我们不以种族、性别、邮编号、能力、社会经济地位或家庭语言去预判一个学生的学习成果时,就能实现教育公平。”

“作为学校部门,我们致力于确保劳顿公校的每个学生都能取得成功。”

还有一位家长,当听到女儿问自己是不是三K党(Ku Klux Klan, KKK)的成员时感到震惊。显然,这个孩子在课堂里听到了这个概念,但是对三K党是什么仍然非常困惑。这位家长只得向孩子解释,加入这个组织是一件坏事。这位家长表示,三K党是一个世纪前由民主党人建立的,今天已经几乎不存在了,但孩子完全不知道这些。

巴德表示,学区“不会对诸如此类的事件发表评论”,且有关此事的信息(无论是来自学生一方还是教师一方),都是保密的。

那位母亲从自己的孩子口中得知,老师告诉全班,只要年满14岁并且获得家长的许可,学生就可以去参加游行,不用上学。

尽管学校否认了这种说法,但这位家长表示,自己并不相信学校。

她说:“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必定更相信我的女儿。”

一个公布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在远程教学时,一位老师要求某位学生专心听讲种族差异的教学内容,并且指责该学生“在有意地抵制”。

而公校发言人巴德则表示,这段视频“经过剪辑,只是一整堂课的一小部分,并不能准确地反映这些对话发生的语境。”

另一位学生则被告知,如果不在课前时段阐述自己的“价值观”,将被视为缺席。他的母亲告诉《大纪元》,她的孩子告诉自己,他担心说出自己的信仰后,会被他人霸凌或质询。最终,这位母亲与校方交涉后达成协议,她的儿子无须参加课前活动。

PACT(反对批判性理论家长群)的创办人斯科特·米尼奥(Scott Mineo)告诉《大纪元》:“我们已经敲锣打鼓快九、十个月了,才慢慢开始引起家长们的关注。”

根据学区的说法,学校里并没有使用“批判性种族理论”。

巴德说:“(学区)并没有将某种哲学或理论,灌输给学生或教职员。”

但他承认,学区实施了一套“文化回应教学框架”。据家长们透露,这套教学框架的实质就是“批判性种族理论”。

米尼奥说:“他们纯粹是在对社区撒谎。”

在这套教学框架的文件中,引述了劳顿郡公立学校总监埃里克·威廉姆斯(Eric Williams)的说法:“劳顿郡学区呼吁所有学生、职工、家庭和其他社区成员,共同瓦解白人至上主义、系统性种族主义、仇恨性语言,和基于种族、宗教、国籍、性别、性取向或能力的任何歧视行为。”

家长们表示,这样的教学适得其反。

一位家长说:“他们灌输的理论,完全不会有助于减少种族主义,反而会制造一个有毒的氛围。”

尽管抵制“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运动始于当地,但已经获得了来自全美各地的响应。

他说:“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来信、祈祷、感谢和捐赠。”

就在最近几个月,还有其它类似的组织陆续出现,比如由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倡导者尼科尔·尼利(Nicole Neily),在今年初创立的“家长护卫教育联盟”(Parents Defending Education)。

在该组织的网站上写道:“近年来,活动人士开始针对全国各地的公立、私立和特许学校,推广其有毒的新课程,还根据种族、族裔、宗教和性别,将我们的孩子粗暴地分成不同的群体。”该网站呼吁家长集结起来,“抵制我们校园中的疯狂”。

在纽约市,已经有两所精英学校的一名教师和一名家长,明确反对使用“批判性种族理论”教学。而在佛罗里达,州长罗恩·迪桑蒂斯(Ron DeSantis)表示,该州正在制定公民课程,将明确地排除“批判性种族理论”。

与此同时,另一方也在积极采取行动。据《每日电讯报》(Daily Wire)报导,劳顿郡的一些家长、教师和学校官员也组成了一个群体,并且已经着手讨论,如何建立一个“不配合家长”黑名单,渗入对方的组织,甚至“招揽骇客让对方网站瘫痪,或者重新链接到倾向于种族理论的网站”。

目前,“反对批判性理论家长群”(PACT)的GoFundMe众筹网页,已经被平台关闭。不过,该组织很快在GiveSendGo上建立了新的筹款网页,并且已经募得1万3千美元。

米尼奥表示,这种阻力让家长们“加倍努力”。

他表示,“批判性种族理论”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术语,对于家长来说,试图在这种理论中理清头绪可能是令人不快的。但是,他关注的重点,是抵制“批判性种族理论”衍生出的行为,而非理论本身。

他说:“重要的是,它(批判性种族理论)是如何表现出来的,以及谁将对其负责。”

原文:Parents Organize to Push Back Against Critical Race Theory发表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缘 #

相关新闻
家长们呼吁:关注学区会议阻止种族教育
非裔教授:家长们正组织起来反对CRT
北卡州公共教育总监谈工作重点及CRT影响
阻学校灌输左派思潮 美传统派组织反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强调“斗争”军方两大诡异
【秦鹏直播】普京吞乌东 北京诡异做出这举动
【财商天下】美元强势“任他强” 人民币能挺得住?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横河观点】习密集露面造势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访谈】韩秀:走进艺术巨匠的人生(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