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32)

作者:老膑逊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一章 狱中重逢

狱中重逢两情人山盟海誓结过婚

肖泽诡计编谣言从此鸳鸯两分离

双双牢狱受苦难近在咫尺远天边

天持公道灾难过平反出狱重团聚

陈坚因受到南湖中学学生韦国青暗中保护,没有被肖泽指使的红卫兵打死,后来他长期被关在拘留所。而陈坚不知道同时被关在拘留所的,还有昔日的恋人前妻苏洁芬。

肖泽对政敌情敌没有在文革中被打死十分不悦,非要借文革将他俩害死。于是他叫妻子邱月凤捏造二人历史后,要借群众之口将他们枪毙以绝后患,但在讨论中没有一个人提出要枪决他们,因此阴谋没有得逞。但他们在狱中天天受严刑拷打,逼他们口供,他们则坚决不肯乱招,后来用双拷、扁担拷等酷刑折磨他们,把他们拷得双手糜烂、骨廋如柴。后来当局改用关单人间逼他们写检查交代,他们二人在单人牢房里根本没有按当局的要求写检讨。

洁芬关在牢里,脑海中天天想起父亲在三反运动中被逼死,哥哥打成反革命自尽,老母亲一个人孤苦零丁无人照顾,先后二个女儿不知在何方?又想起和陈坚山盟海誓结婚后的恩爱,听说他并没有死,是肖泽编的谣言骗我,现在不知他在哪里,情况可好?她恨当初为什么听不进父亲和秦老伯的忠告,最后还是和陈坚、钱明、阿林、丽珍一样投奔到共产党的火炕里,正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她每当想起了这些总是泣哭不止,最后她总要唱陈坚最爱听的那首秋水伊人的歌,来寄托对情人的思念,“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情景……几时你归来啊!伊人啊!……”唱到最后总是泣不成声,唱不下去而终止。

她的歌声正巧天天飞进隔壁昔日恋人前夫的耳里,每次陈坚都在仔细地听,虽歌声里断断续续夹着哭泣声,但他觉得这声音很熟,她到底是谁,是不是洁芬?怎么她会关在隔壁的牢笼,这一连串的疑问也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

他想起和洁芬在湖湾村的桃花丛中,在清香扑鼻的荷花池边,在夏天夜晚乘凉讲的故事、猜的谜语、拍的萤火虫,在南湖的娘娘庙面对菩萨的山盟海誓,游南湖翻船落水营救她的情景,后来结婚后的恩爱生活都历历在目,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他自言自语地说,做了一场恶梦,时间不能倒流。

深夜洁芬也不时从隔壁听到岳飞满江红的歌声,很像是昔日陈坚的声音。她想只怪自已上了肖泽、杨森的圈套,破镜不能重圆,泼出去的水就不好收回来了。陈坚哥求你原谅我,今生已不能再做夫妻,我只能来生再做你的妻子,来赎我今生犯下的过错。

他俩被关在牢笼,度日如度年,一晃就是五年。三中全会后,他们的冤案得到平反,那天在监狱的一间办公室里办理出狱手续,他们俩终于看清楚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的人究竟是谁?二个昔日容光焕发,生气勃勃的一对青年,如今面容憔悴、又黑又廋、老态龙钟。

此时洁芬既高兴又羞愧,既激动又难过。还是陈坚主动上前打招呼,与洁芬握手向她致意。此时洁芬激动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眼泪突框而出。少许她才向陈坚问候,于是大家坐在一起,各自介绍情况。

陈坚说,我们结婚没有多久朝鲜战争爆发,我被调到朝鲜战场,我所在的军队出国时有四万多人,但回国时已不到8,000人了,所以那时我是活一天算一天,哪还有余兴给你和亲人们写信。这却给肖泽、杨森等败类钻了空子,给你带来了难以想像的苦难,这是我的不是,请你原谅。

陈坚回到家里,见到多年不见的妻子华桂凤。不久华桂凤也回到教育岗位,一家人欢天喜地。但这些年来因陈坚被关,华桂凤自己被辞退,在沉重的经济、精神压力下积劳成疾,后来在一次单位组织的身体检查中查出患了肝癌,而且已是晚期,这对陈坚是个重大打击。

洁芬得信常到陈家去看她,洁芬在最后一次去看华桂凤时,华桂凤一手拉着陈坚的手,另一手拉着洁芬的手,淌着眼泪,用微弱的声音对他们说,我要离开这个世界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

她对着洁芬说,你们年轻时就是一对情人和夫妻,后来我和陈坚结婚是代你照顾他,现在我要提前走了,我把原本属于你的爱情交还给你,仍由你照顾他,你一定要答应下来。

她摸着陈坚的手说,夫君啊!我和你总算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我临终前有一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你们二人要在一起,过好后半生的生活,我死在九泉也安心了。

陈坚含着眼泪点点头。

然后她又拉着儿子文忠的手说,儿啊,娘要离开你了,你要听从爸爸的教导,这一位就是你的新妈妈,今后你要对我一样孝敬这位新妈妈。

言毕闭上眼睛撒手走了……

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