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2)红颜知己

作者:戟枫
暗战赤龙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57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二章 红颜知己

清晨六点左右,阳光洒在安妮身上的薄被,让安妮凹凸有致的身材显现出来。这个季节清晨的温度还是有点低,安妮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裹紧被子想继续睡一会。

一只金丝雀从敞开的窗户飞进来,落在栅格窗护罩的铁条上,冲着睡眼惺忪的安妮“唧唧”鸣叫。

安妮睁开眼莞尔一笑,随手拿起一块丝绸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站起身子来,走到厨房打开食物柜子,拆了一盒饼干盒,拿起一块饼干又返回卧室,将饼干揉碎放进窗台边的一个碟子里。

看到金丝雀欢快地落到碟子旁啄食,安妮欣慰地笑笑,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安妮是路透社东亚部的派外记者,三十六岁,负责东亚地区的新闻采集和报导。

这座位于模里西斯鹿岛的别墅,是安妮祖父留下来的。安妮每年四、五月份到这里休假,顺便完成自己筹画已久的著作《东亚政治的勾陈》。

洗漱完毕的安妮搭上一件丝绸披巾,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和一碟面包向一楼面朝海湾的甲板走去。

清晨的风掠过安妮的脸颊,眼前海湾里的海水碧蓝、宁静,岸边的椰树树叶低垂。

当安妮的目光落在甲板上的躺椅上,差点吃惊地张大嘴喊了出来。一位戴着墨镜的男子穿着花格衬衫、大裤衩横躺在躺椅上,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安妮的到来,目光呆呆地望着远方。

安妮紧张地转身准备离去,男人发出“嗯”的一声。这熟悉的声音让安妮停止了脚步,走到躺椅的正面,仔细端详男子的面容。

男子摘下墨镜,露出憨厚的笑容。

安妮惊喜地喊出声:“John,是你啊?”

“嗯,是我,原谅我的不请自到。”吴伟光站起身来。

安妮高兴地走上前,和吴伟光来了个法式的贴面礼,急忙问道:“John,我已经听说了你的事情,你现在安全了吗?”

“既然看见我了,当然现在是安全了,以后不知道啊。”吴伟光轻松地回答道。

“对啊!他们一定还在找你,需要我帮忙什么?”安妮着急问道。

“呵呵,看你急的,我只是来看看你,聊聊天,真的需要你的帮忙会开口的。”

看到吴伟光轻松的表情,安妮不再紧张,放下杯子和面包碟子,坐到了吴伟光的对面。

突然想起什么,恼怒地问道:“你怎么进来的?我的监控系统怎么没反应呢?”

“哈哈,它已经被拆除了。”吴伟光笑着拿起台桌上的一个电子装置。

安妮别墅安装的是红外线监控系统,吴伟光只是解除了触发开关。

“你们这些特务真没有礼貌。”安妮狠狠瞪了吴伟光一眼。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啊,我会给你礼物赔偿的。”吴伟光歉意地解释道。

安妮只是假意的生气,细细打量吴伟光的面庞,眼里泛出柔情说道:“John,你瘦了,也黑了,我们六年没见了吧?”

“嗯,有六年了。”

吴伟光和安妮相识于泰国的曼谷,那时吴伟光是驻泰国大使馆的武馆参赞。

两人在一个社交场合相遇,安妮诧异吴伟光作为中国的外交官却有着异于常人的知识储备,还能操一口流利的法语,便经常找机会在一起探讨时局,以及安妮准备撰写的那本书的内容。

吴伟光对中国历史知识的熟悉,东亚各国政治模式发展演变的了解,给予安妮很大帮助,让她受益匪浅,少走很多弯路。

当然那时候吴伟光还是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诠释东亚各国政治的变化,充满了对集权体制效率的迷恋和崇拜,和安妮不时发生争辩。

一直到六年前吴伟光出任法国大使馆的武馆参赞,安妮还在自己故乡小镇接待过吴伟光,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交流彼此的阅读心得,各种思想潮流的看法。

安妮感叹吴伟光作为一个中共体制内的外交官,却有着渊博的知识、惊人的记忆力和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

几年下来,吴伟光的思想轨迹的变化,让安妮预见到今天情形发生。吴伟光已经从笃信东亚集权模式优势的刻板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信徒,转变为新保守主义的追随者。

安妮不知什么时候起,心里渐渐对吴伟光产生莫名的情愫,或许与现实的距离太远,这种莫名的情愫无法命名,却一直徘徊在安妮的心里。

今天能够见到吴伟光,似乎给予了充分的理由,让积压很久的情绪得以宣泄。

安妮深情地望着吴伟光,目光灼热期盼;面对眼前这位优雅美丽的金发女郎,吴伟光心有所动。

“John,这次不要走了。”安妮开口说道。

六年前也是在这座别墅,安妮带着吴伟光到这里游玩,曾经也这样问过吴伟光,当时吴伟光表现出为难的表情。

“嗯!”吴伟光的眼神有点迷幻。

安妮坐到了他的身旁,两人久久地对视着,双手渐渐地伸向对方的背后……

我在此岸

等待五百年一开

神秘的白莲花开放

粉红的山泉溪水澎湃

绿茵的河畔寂静许久

我想像激情的翅膀

在溪水里歌唱

欢快的悸动振颤灵魂

泉水中幽闭的小鱼

在五月的夜晚相会

这所有一切

我的领地 我的禁脔

我孜孜以求幸福的庄园

安妮仿佛聆听到一首古老的民谣在耳边响起,小时候祖母就念叨过的民谣。

此刻却如多少回梦中遇见的那样,温馨、温暖、激情、神圣,如同想像中激越的湍流穿越山石、险滩,回归绿草如茵的港湾。

徜徉在雪峰之间

徘徊在月光之下

却没有一丝寒冷

以及萎缩的铠甲

惊人的旖旎之美

让眼底波光潋滟

从深渊里昂起头颅

在枯井中炸响惊雷

从此雪峰的守护者

在未来可知的生命里

呵护每一寸美丽

温暖每一缕春光

*************

夜风吹拂窗帘,发出“哗哗”的声响,安妮从熟睡中醒来,用手触摸后方,却没有触摸到那温热的身体。

转过头看去,身边的人早已经离去。安妮跳起身来,捡起一段床单裹住自己,赤脚向门外跑去。

甲板旁的地灯在幽暗中闪烁,躺椅上空无一人,安妮又向着码头奔去。

那艘系在码头的快艇也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墨绿的海水轻轻地拍打着堤岸。

安妮怅然若失地站了许久,眺望着远方灯塔上闪烁着的灯光,黝黑的树丛仿佛静卧的狮群,时而发出低吟的声音。

回到卧室,安妮依然感到忧伤,虽然知道吴伟光目前的处境危险,还是不能原谅他的不告而别。

低头看到床头柜上压着一张纸条,安妮欣喜地拿起来。上边用法文写着:“Pardonnez-moi, ma chérie, de ne pas Me Dire adieu. Je vous contacterai en temps utile. Connectez-vous à l’adresse suivante, c’est un cadeau que je vous laisse.”(亲爱的,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联系你。登录这个网址,是我留给你的礼物。)

下边是一个云端服务器的网址,以及登录密码。

安妮打开手提电脑,登录进入吴伟光留下的云盘空间,不由地喜出望外。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又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不断被学生识破楸出来的假大学生,他们从人大地道混进学生队伍,进行打架斗殴制造谎言,破坏学运。
  • 暗战赤龙
  • 暗战赤龙
    这样的活动人来人往,着实让孙忠一阵紧张。亲自站在大厅门口观察各色人的走动,还不时通过对讲机询问外边暗哨的情况汇报,好在一切平安,没有事情发生,孙忠既觉得欣慰,又觉得失望。
  • 暗战赤龙
    乔副部长不满意许青平的话,但也知道她是不得已随和;更不满意的是余副部长对安全部的工作指手划脚,随意抹黑。
  • 她的二个儿子仅小时候短暂见过母亲,以后只是在相片上和梦里见到。二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关爱,天天想念父母,眼泪湿透了枕头。
  • 暗战赤龙
    她知道吴伟光联系她的目的,只有他母亲能让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个潜伏线人的危险而主动联系她,可是这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 共产党本性难改,拒绝了历史给予的宝贵机遇。全会文件墨迹未干,就与越南交战,发动严打运动,用残暴的手段强行计划生育,六四开枪杀学生
  • 暗战赤龙
    许青平并没有回到自己宿舍,而是驱车前往南沙岛,那里的风景区有一片高档别墅区。粤港澳京等地的达官贵人都喜欢在那里置办度假住所,因为这里交通方便,又可以远离政治中心,但一旦发生什么事,却又能及时参与进来。
  • 暗战赤龙
    许青平知道这个部门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门特殊的权力、保密的性质从事原油、食品油、高档红酒走私,倒卖国际上紧俏的物资。总之哪种商品有市场,他们就干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