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3)惊天报导

作者:戟枫
暗战赤龙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91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三章:惊天报导

一个星期后,由路透社记者安妮撰写的一篇深度新闻报导《世纪病毒根源》出现在世界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电视台纷纷转载,一时间这篇报导主宰了全球舆论。

后期的效果则是这篇报导给各个民间组织、各国政府提供了详实的证据,可以向中国进行索赔。

文章列出了十几篇中共军方的内部档,详细说明了从2003年,中国爆发sars病毒起,武汉P4研究所的石姓研究员带领自己的十几人团队,从蝙蝠身上提取到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军方就开始介入这种冠状病毒的开发、研究工作,试图将这种病毒加工合成为大规模人传人的生化武器。

所有的军方机密档的影像件,都证实了前期各方关于这种病毒的发源地为武汉P4病毒研究所猜测和研判。

这份报导的出笼,为各个国家向中共提出巨额国家索赔提供了详实的证据,至少证明了病毒的发源地来自于中国国家病毒研究所武汉P4研究所这个无可抵赖的事实。

报导引起巨大的反响在意料之中,面对这种病毒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巨大人员死亡,大规模封城造成的经济损失,这篇报导彻底把中国政府列为被告,并应当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

雷诺有点欣喜地看着这篇报导,隐隐约约看到了吴伟光的影子,如此机密的军方档在这个时候曝光,似乎只有吴伟光有这样底蕴。

目光落在署名作者安妮,雷诺心中一动。雷诺抄起电话向上司汇报,然后起身驾车向附近一个军用机场出发。

同样时刻,乔副部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铁青着脸。一个多月下来,没有抓回吴伟光,甚至那个败家子谭鑫还自己送上门去,被人家抓获。

谭鑫家里的老人天天打电话到他这里要人。那些老头、老太婆都有很深背景,乔副部长只能好言相劝,还不能怪责他们的儿子、孙子,心里那个烦躁啊!

从澳洲内部传来消息得知,谭鑫是被澳洲安全部门抓获。还在秘密审讯阶段,但乔副部长知道以那个败家子的底色,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于是把该处理的提前处理了,才放下心来琢磨吴伟光的事情。

从太平洋岛国得到消息,吴伟光被谭鑫放置的炸药炸死在海里,但至今没有看到尸体检验报告,所以只能是存疑。

今天看到这篇报导,乔副部长知道吴伟光没有死,而且出手了。

在吴伟光出逃之前,许副部长派他前往武汉,协助军方处理武汉P4研究所,以及所涉及的研究所一批科研人员。所以利用这个机会,吴伟光获得这些军方机密档一点都不奇怪,而且相信还有更机密的档也被他获得了。

这个报导给党国带来很大被动,本来就严峻的国际环境也越发严峻。未来虽然可以抵赖说只是对病毒加以研究,并没有踏实证据证明病毒是武汉研究所泄漏的,以对抗全球各个国家的赔偿要求。但乔副部长知道吴伟光手里一定有疫情发生后,军方以及上层关于处置泄漏人员、处置研究所的指示档。如果这些档曝光,就确实了这次疫情是由武汉研究所泄漏的,那就无法抵赖了。

上层严令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机密档的曝光,并对安全部的工作加以严厉训斥批评。乔副部长深感压力巨大,没有一丝缓和时间。

他并不相信许青平能给他带来好的结果,所以早已命令自己从总参带来的嫡系高福,从其他线索追踪吴伟光的下落。

但这个高福这半个月来也是一无所获,让乔副部长心头怒火不已。

看到这篇报导的署名作者后,乔副部长也是心有所动,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内部电话。

吴伟光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篇报导所引起的反响上,作为一个斯多葛主义的信奉者,只是关心可以控制的,不能控制的应该放弃,交给上帝。

每天和邓尼斯在半山坡耕耘田间,采摘蔬菜,亲自动手烹饪中国饭菜给邓尼斯品尝。悠悠山野,不亦乐乎!

傍晚时分,又是吴伟光下厨,做了番茄炒鸡蛋、鱼香茄子、清蒸虹鳟鱼,两人开了瓶法国干红。

邓尼斯吃得油光满面,不停叫好,对吴伟光是真心佩服至极,不但做事干练,厨艺也是一流。

吴伟光心里知道自己这些家常菜上不了台面,但是比起邓尼斯他们的做法,还是色香味美。

自己也是受不了他们动不动加咖喱粉的那些菜肴,没办法才亲自动手,以解口腹之欲。

晚风是清凉的,掀动吴伟光思绪的还是那个温香软玉的女子。但吴伟光知道目前状况下,不能和她过于亲密,会给她带来危险,所以压抑着自己的冲动,没有驾驶快艇再去安妮的住所。

墙角的电视机又开始播放BBC的滚动新闻,当看到两位口齿伶俐的主持正在讨论《世纪病毒的根源》话题时,提到了安妮的名字,吴伟光心里一激灵,表情凝重起来。

“John,怎么了?”邓尼斯看到吴伟光脸色不对开口问道。

“给我准备快艇,加满油,我出去一趟。”吴伟光起身说道。

从陡壁上下来,一处凹进去的海湾系着一艘快艇。吴伟光帮助邓尼斯加满油,便启动快艇向深海驶去。

从这里东南角海岸到安妮住所所处的东北角鹿岛,大约五六十海里,吴伟光加大马力,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

远远望着一串璀璨的灯火在岸边闪烁,那里是一座座高档岸边酒店。安妮的住所则在这些酒店的后边,一片红柳树林遮掩的海湾一角。

快进入海湾的时刻,吴伟光熄停了马达,快艇摇晃着潜入了海湾。在一处树林遮蔽的地方,吴伟光停住了快艇,站在艇首用望远镜观察着安妮别墅的情况。

似乎一切都还正常,别墅底层突出部位甲板旁的地灯闪亮着,别墅客厅有一盏灯开着,卧室灯也亮着。

吴伟光松了一口气,慢慢启动马达,以最低的速度向码头滑去。

当快艇靠近码头甲板,吴伟光熄灭了马达,让快艇依靠惯性接触到码头的甲板上,便起身跳了上去。

当吴伟光的双脚落在甲板上时,一阵风声从脑后传来,随即大腿和脑后勺遭到重击,吴伟光眼冒金星仰天摔倒在甲板上,昏厥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室内,手脚被捆绑在椅子上。环顾四周,一个剃着寸头的精壮汉子坐在自己的对面,面色阴沉,嘴角略带嘲弄的神色。

吴伟光仔细端看,认出这位仁兄是安全部总部的一位处级干部高福。

身后还站着两位身穿夜行服的年轻男子,一看就知道是总部行动处的杀手。

吴伟光心中不由地懊悔,显然安妮已经被他们控制。自己的不谨慎让一位女子牵扯进来,令他难过不已!

对于自己的命运,从出逃那天起就已经做了最坏打算。每天都是向死而生,不在乎遇到什么危险。可是牵扯到一位无辜女子,还是让吴伟光内心柔弱的地方感到刺痛。

目前的情形没有反抗的余地,身后两个人的武力值都超出自己,对面的高福则是总部第一号杀手,很多高难度的脏活都是由他执行的。

他们想得到什么,吴伟光也非常清楚,除了自己的性命,就是那些机密档。只有这些档是自己讨价还价的条件,能给安妮找出出路的依靠了。

吴伟光还在紧张地思考着,对面的高福发问了:“吴伟光,我们是老相识了,规矩你懂得。把那些东西交出来吧!”高福冷冷地说道。

“嗯!我想知道这个住所的女子在哪里?”吴伟光开口问道。

“她没有问题,目前安全着呢,以后不好说了。”高福戏谑地回答道。

“那就让我看到人,我不想牵扯到无辜的人。”吴伟光依然镇静地要求道。

“你没资格提条件,你已经是剁板上的肉了。”高福暴怒地训斥道。

“呵呵!我有资格提出条件,如果半小时内,我不修改密码,那些档会自动地发送给世界各个通讯社的主编邮箱里。”吴伟光冷冷地说道。

“哦!”高福显然被惊吓到了,犹豫了片刻,挥了挥手。

吴伟光身后一位男子见状,走出门。一会功夫,押解着安妮进来。

安妮披头散发,身穿睡袍,嘴巴被一条毛巾裹住,显然是在睡梦中被劫持的。

看到吴伟光被捆着坐在椅子上,眼泪涌了出来,嘴巴“唔呜”地试图发出声音。

高福一挥手,年轻男子又拽着安妮走出卧室门。

“好了,人你看到了,也是安全的;不过如果你不配合,就不安全了,你知道我们的手段的。”

看到安妮的一刹那,吴伟光心里安慰很多。现在就是想办法利用自己的筹码争取安妮的安全和自由了。

“好吧,那我们谈谈条件,我是无所谓的,从出逃的那一刻,就没有想过活着回家。但是这位女子必须平安地离开这里,我才能交出你们那些东西。”吴伟光坦然地开出条件。

“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惜香恋玉啊!不过我们还真没有时间跟你纠缠。要不你交东西出来,要不我们不妨给你上堂生理课。”高福阴冷地嘲笑道。

吴伟光脸上不由地冒出汗来,知道高福所说话的含意。

长久地沉默。

“怎么还想谈条件啊?去把那个女的拉进来。”高福站起身来吩咐那个年轻男子。

吴伟光一阵心疼,心里在紧张地斗争着:也许这就是自己不能控制把握的环境了,只能认识环境,坦然接受环境了。

抬起头来,吴伟光准备向高福提出一个最后的交换条件。

却突然听到几声“噗噗”声音,对面的高福脸色巨变,手臂冒出血泡来,自己身后的那个男子也应声倒地。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