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感怀

──写在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作者:杨春华
愿每个母亲都可以与家人同庆温馨美好的节日!( 苏玉芬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57
【字号】    
   标签: tags: , ,

母亲节在即,这几日看到纽约街头那一束束由康乃馨与玫瑰,满天星等组合成的美丽花束,内心突然感动充盈,好想精心挑选最绚丽的一捧,送给那已远在天堂的妈妈。

在普天下的儿女皆为母亲庆祝节日之际,今时今日,母亲节于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空有感怀与悼念,却无人相对的日子──母亲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与践行,已永久地离开了人世!

妈妈董宝新逝于2004年,彼时我正因传播真相资料而流离失所在外,为远离中共的追捕迫害,在她生命的终章,因中共严密的电话监控与对家人的监视,我无法获知妈妈的任何消息,更难以听到她的只言片语,母女两地相隔,直至她与世长辞,我们天人永隔,抱憾终生……

一个噩耗──痛失母亲

获知妈妈离世的噩耗,是在从外地返回大连的第一天,姐姐把我接到租住的小阁楼里,然后突然告诉我:“小妹,妈妈走了……”

看到我惊愕,难以置信的神情,姐姐又补充道:“妈妈走了好几个月了,当时你流离失所在外,我们联系不上你,后来爸爸怕你伤心也不想告诉你。”

为了安慰我,姐姐说:“妈妈走时神态祥和,没有受苦。”尽管如此,我的眼泪止不住奔涌而出。

母亲的喜悦与重生

妈妈1999年5月底得法,在得法前多她年身体孱弱,罹患糖尿病、心脏病、关节炎和末梢神经痛等十余种慢性病。因长期饱受病痛折磨,妈妈的脾气也一度变得暴躁,使人难以接近,也令家里气氛紧张。

为了医治病痛、强身健体,在当年席卷中国大陆的“气功热”大潮中,妈妈曾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气功迷”,她近乎狂热地学了至少十多种当时名噪一时的气功,并一度皈依佛教,成了一名在家居士。

但这些气功与宗教都没有从根本上解除妈妈的病痛之苦,尤其她的糖尿病,血糖长年徘徊在3~4个加号,令她几近丧失劳动能力(当时爸爸一人承担了全部家庭重担),活得痛苦难言。直至她寻觅到了人生真正的明师──李洪志大师,走上了生命返本归真之路,她的人生从此开启了崭新的一页。

首先受益的是妈妈的身体。修炼大法后,她的身体迅速恢复了健康。妈妈非常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每天早晚炼功,虔敬恭读《转法轮》著作,因而身轻体健、精神愉悦、面目一新,久违了的幸福与欢笑声重返我们的家。

妈妈自诉: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感觉身体有劲了,也不会经常饥饿口渴难忍了,现在干家务活也不吃力了,上下楼都轻飘飘的!

在我和姐姐的强烈建议下,妈妈在得法第21天去医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出现一个奇迹:妈妈的顽疾糖尿病,所有加号不翼而飞,血糖完全恢复正常!同时,她的心脏病也得到缓解。

健康的母亲带给全家希望

爸爸最先为妈妈的巨大变化而感到欣喜,因妈妈修炼后遵循法轮大法“真、善、忍”严格要求心性,不会像以前因病痛折磨动辄对他大发脾气、出口伤人,甚至把东西摔到他身上,那些年爸爸对病痛中的妈妈长期包容隐忍,活得很压抑。

得法后,爸爸感觉妈妈变得善解人意,也对他体贴关心了,真像师尊在《洪吟》中开示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对于姐姐和我而言,妈妈由我们童年时代敬而远之的“暴君”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慈母,这令我们备感惊喜。

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随着1999年7.20的到来,中共展开对法轮功的疯狂构陷与迫害,我们失而复得的家庭幸福从此一次次被撕裂,直至彻底家破人亡,一无所有!

中共邪党对母亲的迫害

2001年,因我和姐姐在大连制作与传播大法资料,妈妈与我们一起被闯入室内的恶警非法绑架。而后,妈妈被其退休的公司退管办接回当地,并被当地警察送进辽宁省吾家堡教养院。因妈妈坚持信仰拒绝转化,院方将妈妈投入“强制洗脑班”折磨。

在洗脑班里,妈妈被剥夺睡眠,长期不让睡觉,被2个包夹看着。包夹不许她闭眼,否则就用牙签扎她,这种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惯用的酷刑叫做“熬鹰”。

每日长时间体罚,被恶警逼迫做“小燕式飞机”,头被用力按下,双手扳到背后竖直向上,姿势不标准或变形就会遭受辱骂殴打。

被犹大施以酷刑“抠肋骨”,当时妈妈被折磨得异常瘦弱,形削骨立。

他们还用木板抽打她的手脚心。犹大还对妈妈施以挠脚心,用手挠,用铁丝或刷子等,令人浑身其痒无比。

最后,洗脑班邪招用尽,妈妈依然坚持良知,不肯诽谤辱骂恩师,恶警利用元宵节庆“改善伙食”为由,给老人食用病死的毒瘟鸡肉,致使妈妈食用后出现严重食物中毒现象──剧烈呕吐、呼吸困难、瞳孔放大并昏死过去,经送医洗胃抢救,妈妈命悬一线。

在这样危急时刻,吴家堡教养院担心妈妈死亡要承担责任,才通知了爸爸,并借机敲诈了爸爸一笔钱作为“担保费”,匆匆为妈妈办理“保外就医”,把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妈妈丢给爸爸,推出了教养院。

回到家中,通过学法炼功,大法的神奇功效令妈妈身体有所恢复,期间妈妈还和当地同修一起再次去北京证实法。

在天安门广场,妈妈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过头顶,并大声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众急切呼喊“法轮大法好”,响亮的声音响彻云霄!这一刻证实法的壮举,定格成妈妈生命中永远的骄傲。

母亲生命的终章

这次妈妈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后,因妈妈绝食不报地址及身体虚弱,当晚就被放出,但因其间姐姐和我坚持信仰一再被抓,并被绑架至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2年,妈妈心里牵挂骨肉安危,忧心煎熬。

同时妈妈还受到当地警局不法之徒上门骚扰,导致妈妈一度流离失所,饱尝艰辛,身体状态难以恢复。

当妈妈满怀希望去教养院要人,接我们出狱时,得到的却是女儿被非法加期不予释放的消息。(注:我的加期4个月,因一直坚持写投诉信并从法律层面据理力争对恶警讲真相,最终未加上;姐姐被非法加期5个月)这对妈妈无异是晴天霹雳,健康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当姐姐终于被释放得以回家时,饱受迫害的妈妈已身心俱碎,卧床不起了。而此时,当地警局追查我的下落并上门滋扰,尽管对妈妈万分不舍,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再一次流离失所,妈妈的心再次承受骨肉分离的打击,悲愤不已,致使妈妈病入膏肓。

最终妈妈带着对我的牵挂而离世,而远在异乡的我尚不知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已经与世长辞。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最终导致我们家破人亡,骨肉生离,天人永隔,一无所依!在中国大陆,像我们家这样的人间惨剧,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作为女儿,在远隔重洋的大洋彼岸,我甚至不能在清明时节为妈妈的墓碑拂一拂尘土,在母亲节时在她灵前献上一束康乃馨,稍作祭奠。

祭奠祖先,孝敬父母,承欢膝下……这普天之下最朴素的人之常情,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下,于我都成为难以实现的“奢望”!因为那里迫害仍在持续,只要一踏上中国大陆,我不但难以去悼念她们,甚而连自己的人身安全乃至性命都无法保障。

母亲,是每个孩子心中最深的依恋,是每个家庭最重要的基石,而在这场对法轮功持久的迫害中,多少善良的慈母被迫害至死,让多少孩子沦为心碎的孤儿,多少家庭支离破碎,难以为继!

在这个失去母亲的第17个母亲节里,我想对天上的妈妈说:妈妈您放心吧!女儿已身在自由世界,我可以在大洋彼岸的阳光下自由地学法、炼功、对人们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了,不会再一次次身陷囹圄。我的安全,您可以不必牵肠挂肚了;而且,我实现了妈妈的毕生夙愿──法会上见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了!

我想在天堂的妈妈听到这个喜讯一定备感欣慰。

在妈妈离去的第17个母亲节,送满满一大束康乃馨给我最亲爱的母亲,祝妈妈在天堂永远幸福快乐。愿普天下的孩子都享有母爱,愿每个母亲都能有儿女承欢膝下,与家人同庆这个温馨美好的节日!@#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 从太宗开始,唐代帝王大都心胸较为开阔,对自己的统治地位,也具有较强的自信心,不搞文字狱,也不勉强压抑人性的自由发展。
  • 古人写诗词,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写人生聚散离合的情怀;有的思接千载,视通万里,阐发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诗词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时一地,或洪大到无限时空,形式极为灵活,内涵又极为丰富。
  • 端午节有个风雅的别名,叫诗人节。端午诗词,有说风物民俗,也说胸怀心志,有话当年屈原遗憾,也话后代家国之爱,缤纷情致处处。给你十家端午诗词,处处有来头,只字片语都有说道。
  • 中唐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也是唐代存世诗歌最多的作家白居易为何生生劫劫誓为弥勒弟子?他歌颂竹之德,和他的人生修行展现怎样的对应关联?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是明代三大才子之一杨慎的大作。他才情、学问并茂,但是一生坎坷,本文从他的八字命盘进行解析命理。
  • 元曲四大家关、马、白、郑,其中郑光祖是后起之秀,唯一一位元杂剧后期的代表作家。元曲的发展,也有个自盛而衰的过程,总体上来说,元朝初期的作家成就要高于后期,因此四大家的人选也多集中在早期文人。不过郑光祖一点不比前辈逊色,几乎要抢了元人之最关汉卿的地位。
  • “福”祝新年!看看康熙帝写的“福”字怎说是“天下第一福”呢。“福”表示什么意思呢?如何招福呢?
  • 小时候,经常把父亲的肚子当成枕头,躺在他身上,一边惬意地感受大同牌电风扇的凉风,一边看电视,十分逍遥自在……这是我努力地回溯,从记忆河流的最上游所打捞起的父子亲密画面。
  • 父亲告诉我,人要往高处走,看远一点,不能只在低处看生活里的刺,要看 开来。他说:“生活遭遇磨难,不丢人。谁没有磨难?谁的成长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这样的人能抓住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