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感懷

──寫在沒有母親的母親節
作者:楊春華
願每個母親都可以與家人同慶溫馨美好的節日!( 蘇玉芬 / 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60
【字號】    
   標籤: tags: , ,

母親節在即,這幾日看到紐約街頭那一束束由康乃馨與玫瑰,滿天星等組合成的美麗花束,內心突然感動充盈,好想精心挑選最絢麗的一捧,送給那已遠在天堂的媽媽。

在普天下的兒女皆為母親慶祝節日之際,今時今日,母親節於我,已經變成了一個空有感懷與悼念,卻無人相對的日子──母親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與踐行,已永久地離開了人世!

媽媽董寶新逝於2004年,彼時我正因傳播真相資料而流離失所在外,為遠離中共的追捕迫害,在她生命的終章,因中共嚴密的電話監控與對家人的監視,我無法獲知媽媽的任何消息,更難以聽到她的隻言片語,母女兩地相隔,直至她與世長辭,我們天人永隔,抱憾終生……

一個噩耗──痛失母親

獲知媽媽離世的噩耗,是在從外地返回大連的第一天,姐姐把我接到租住的小閣樓裡,然後突然告訴我:「小妹,媽媽走了……」

看到我驚愕,難以置信的神情,姐姐又補充道:「媽媽走了好幾個月了,當時你流離失所在外,我們聯繫不上你,後來爸爸怕你傷心也不想告訴你。」

為了安慰我,姐姐說:「媽媽走時神態祥和,沒有受苦。」儘管如此,我的眼淚止不住奔湧而出。

母親的喜悅與重生

媽媽1999年5月底得法,在得法前多她年身體孱弱,罹患糖尿病、心臟病、關節炎和末梢神經痛等十餘種慢性病。因長期飽受病痛折磨,媽媽的脾氣也一度變得暴躁,使人難以接近,也令家裡氣氛緊張。

為了醫治病痛、強身健體,在當年席捲中國大陸的「氣功熱」大潮中,媽媽曾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氣功迷」,她近乎狂熱地學了至少十多種當時名噪一時的氣功,並一度皈依佛教,成了一名在家居士。

但這些氣功與宗教都沒有從根本上解除媽媽的病痛之苦,尤其她的糖尿病,血糖長年徘徊在3~4個加號,令她幾近喪失勞動能力(當時爸爸一人承擔了全部家庭重擔),活得痛苦難言。直至她尋覓到了人生真正的明師──李洪志大師,走上了生命返本歸真之路,她的人生從此開啟了嶄新的一頁。

首先受益的是媽媽的身體。修煉大法後,她的身體迅速恢復了健康。媽媽非常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機緣,每天早晚煉功,虔敬恭讀《轉法輪》著作,因而身輕體健、精神愉悅、面目一新,久違了的幸福與歡笑聲重返我們的家。

媽媽自訴: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感覺身體有勁了,也不會經常饑餓口渴難忍了,現在幹家務活也不吃力了,上下樓都輕飄飄的!

在我和姐姐的強烈建議下,媽媽在得法第21天去醫院做了全面的身體檢查,結果出現一個奇蹟:媽媽的頑疾糖尿病,所有加號不翼而飛,血糖完全恢復正常!同時,她的心臟病也得到緩解。

健康的母親帶給全家希望

爸爸最先為媽媽的巨大變化而感到欣喜,因媽媽修煉後遵循法輪大法「真、善、忍」嚴格要求心性,不會像以前因病痛折磨動輒對他大發脾氣、出口傷人,甚至把東西摔到他身上,那些年爸爸對病痛中的媽媽長期包容隱忍,活得很壓抑。

得法後,爸爸感覺媽媽變得善解人意,也對他體貼關心了,真像師尊在《洪吟》中開示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對於姐姐和我而言,媽媽由我們童年時代敬而遠之的「暴君」變成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慈母,這令我們備感驚喜。

然而,幸福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隨著1999年7.20的到來,中共展開對法輪功的瘋狂構陷與迫害,我們失而復得的家庭幸福從此一次次被撕裂,直至徹底家破人亡,一無所有!

中共邪黨對母親的迫害

2001年,因我和姐姐在大連製作與傳播大法資料,媽媽與我們一起被闖入室內的惡警非法綁架。而後,媽媽被其退休的公司退管辦接回當地,並被當地警察送進遼寧省吾家堡教養院。因媽媽堅持信仰拒絕轉化,院方將媽媽投入「強制洗腦班」折磨。

在洗腦班裡,媽媽被剝奪睡眠,長期不讓睡覺,被2個包夾看著。包夾不許她閉眼,否則就用牙籤扎她,這種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慣用的酷刑叫做「熬鷹」。

每日長時間體罰,被惡警逼迫做「小燕式飛機」,頭被用力按下,雙手扳到背後豎直向上,姿勢不標準或變形就會遭受辱罵毆打。

被猶大施以酷刑「摳肋骨」,當時媽媽被折磨得異常瘦弱,形削骨立。

他們還用木板抽打她的手腳心。猶大還對媽媽施以撓脚心,用手撓,用鐵絲或刷子等,令人渾身其癢無比。

最後,洗腦班邪招用盡,媽媽依然堅持良知,不肯誹謗辱罵恩師,惡警利用元宵節慶「改善伙食」為由,給老人食用病死的毒瘟雞肉,致使媽媽食用後出現嚴重食物中毒現象──劇烈嘔吐、呼吸困難、瞳孔放大並昏死過去,經送醫洗胃搶救,媽媽命懸一線。

在這樣危急時刻,吳家堡教養院擔心媽媽死亡要承擔責任,才通知了爸爸,並藉機敲詐了爸爸一筆錢作為「擔保費」,匆匆為媽媽辦理「保外就醫」,把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媽媽丟給爸爸,推出了教養院。

回到家中,通過學法煉功,大法的神奇功效令媽媽身體有所恢復,期間媽媽還和當地同修一起再次去北京證實法。

在天安門廣場,媽媽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舉過頭頂,並大聲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民眾急切呼喊「法輪大法好」,響亮的聲音響徹雲霄!這一刻證實法的壯舉,定格成媽媽生命中永遠的驕傲。

母親生命的終章

這次媽媽被天安門警察綁架後,因媽媽絕食不報地址及身體虛弱,當晚就被放出,但因其間姐姐和我堅持信仰一再被抓,並被綁架至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2年,媽媽心裡牽掛骨肉安危,憂心煎熬。

同時媽媽還受到當地警局不法之徒上門騷擾,導致媽媽一度流離失所,飽嘗艱辛,身體狀態難以恢復。

當媽媽滿懷希望去教養院要人,接我們出獄時,得到的卻是女兒被非法加期不予釋放的消息。(註:我的加期4個月,因一直堅持寫投訴信並從法律層面據理力爭對惡警講真相,最終未加上;姐姐被非法加期5個月)這對媽媽無異是晴天霹靂,健康狀況更是雪上加霜。

當姐姐終於被釋放得以回家時,飽受迫害的媽媽已身心俱碎,臥床不起了。而此時,當地警局追查我的下落並上門滋擾,儘管對媽媽萬分不捨,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再一次流離失所,媽媽的心再次承受骨肉分離的打擊,悲憤不已,致使媽媽病入膏肓。

最終媽媽帶著對我的牽掛而離世,而遠在異鄉的我尚不知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已經與世長辭。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最終導致我們家破人亡,骨肉生離,天人永隔,一無所依!在中國大陸,像我們家這樣的人間慘劇,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作為女兒,在遠隔重洋的大洋彼岸,我甚至不能在清明時節為媽媽的墓碑拂一拂塵土,在母親節時在她靈前獻上一束康乃馨,稍作祭奠。

祭奠祖先,孝敬父母,承歡膝下……這普天之下最樸素的人之常情,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下,於我都成為難以實現的「奢望」!因為那裡迫害仍在持續,只要一踏上中國大陸,我不但難以去悼念她們,甚而連自己的人身安全乃至性命都無法保障。

母親,是每個孩子心中最深的依戀,是每個家庭最重要的基石,而在這場對法輪功持久的迫害中,多少善良的慈母被迫害至死,讓多少孩子淪為心碎的孤兒,多少家庭支離破碎,難以為繼!

在這個失去母親的第17個母親節裡,我想對天上的媽媽說:媽媽您放心吧!女兒已身在自由世界,我可以在大洋彼岸的陽光下自由地學法、煉功、對人們講清法輪功的真相了,不會再一次次身陷囹圄。我的安全,您可以不必牽腸掛肚了;而且,我實現了媽媽的畢生夙願──法會上見到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了!

我想在天堂的媽媽聽到這個喜訊一定備感欣慰。

在媽媽離去的第17個母親節,送滿滿一大束康乃馨給我最親愛的母親,祝媽媽在天堂永遠幸福快樂。願普天下的孩子都享有母愛,願每個母親都能有兒女承歡膝下,與家人同慶這個溫馨美好的節日!@#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詩》,不經意間一行詩句從眼前晃過,「過午醒來雪滿船。」——醉臥孤舟的人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大雪紛飛,天地茫茫。寂靜的天光,船篷外如織如幕的飛雪。那一種寂寞和自在,頓時叫人耳目一新。
  • 從太宗開始,唐代帝王大都心胸較為開闊,對自己的統治地位,也具有較強的自信心,不搞文字獄,也不勉強壓抑人性的自由發展。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端午節有個風雅的別名,叫詩人節。端午詩詞,有說風物民俗,也說胸懷心志,有話當年屈原遺憾,也話後代家國之愛,繽紛情致處處。給你十家端午詩詞,處處有來頭,隻字片語都有說道。
  • 中唐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之一、也是唐代存世詩歌最多的作家白居易為何生生劫劫誓為彌勒弟子?他歌頌竹之德,和他的人生修行展現怎樣的對應關聯?
  •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是明代三大才子之一楊慎的大作。他才情、學問並茂,但是一生坎坷,本文從他的八字命盤進行解析命理。
  • 元曲四大家關、馬、白、鄭,其中鄭光祖是後起之秀,唯一一位元雜劇後期的代表作家。元曲的發展,也有個自盛而衰的過程,總體上來說,元朝初期的作家成就要高於後期,因此四大家的人選也多集中在早期文人。不過鄭光祖一點不比前輩遜色,幾乎要搶了元人之最關漢卿的地位。
  • 「福」祝新年!看看康熙帝寫的「福」字怎說是「天下第一福」呢。「福」表示什麼意思呢?如何招福呢?
  • 小時候,經常把父親的肚子當成枕頭,躺在他身上,一邊愜意地感受大同牌電風扇的涼風,一邊看電視,十分逍遙自在……這是我努力地回溯,從記憶河流的最上游所打撈起的父子親密畫面。
  • 父親告訴我,人要往高處走,看遠一點,不能只在低處看生活裡的刺,要看 開來。他說:「生活遭遇磨難,不丟人。誰沒有磨難?誰的成長是容易的呢?心要大、要明亮,這樣的人能抓住快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