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梳理三峡争议(3)——三峡大坝会发生溃坝吗?

人气 225

【大纪元2021年06月01日讯】在下文中,笔者将从中立视角出发分析有关三峡大坝溃坝风险的主要争议。

一、暂时无需关注的风险

1. 三峡大坝溃坝风险的军事攻击说

网络上时有关于三峡大坝能否抵御军事攻击,以及存在何种易受破坏的薄弱之处的讨论。依笔者看来,此种讨论毫无必要。

如果不是发生了同归于尽的全面毁灭性战争,没有任何一个正常国家会去炸毁三峡大坝使下游数亿生灵涂炭。只有拿人民不当回事儿的流氓政权才可能发起同归于尽的全面毁灭性战争,放眼全球有此特征且有此实力的只有中共自己。

如果真的发生全面毁灭性战争,三峡大坝被毁已经成了次要因素,何况战时三峡大坝必然会保持不超过145米的低水位,破坏力也较小。

不过在战争中,攻击破坏大坝的发电、航运和防洪功能是可能出现的。

2. 三峡大坝溃坝风险的变形说

大坝变形说有两种。

一种是网友们流传的卫星图片变形说,这已经证明是谷歌卫星图片处理失真造成的,本文不多论。

另一种是针对大坝的毫米级变形引申出的未来崩溃说。虽然不能排除大坝的持续变形位移可能在未来导致溃坝,但这需要一个发展过程,至少现在还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除非中共隐瞒了数据)。

3. 三峡大坝溃坝风险的撞坝说

大坝的撞坝说,讲的是万吨轮船从上游侧撞击大坝造成损毁。这实际上很难实现,原因是,航经三峡大坝的是万吨船队,而非万吨轮船,每艘船体吨位只有几千吨,撞击大坝造成的损害很小;还有三峡大坝上游已布置拦索等方式防控船舶撞击大坝,已使撞坝可能性大幅降低。

二、最可能发生的风险

就笔者和中共的国有工程类企业打交道的经历来看,国企工程施工大多本着“差不多够用就行”的心态,根本没有工匠精神。中共国有企业内部普遍流传的说法“国企施工的工程质量好不到哪去,但也差不到哪去”,就是此种心态的反映。党文化中的关系至上、贪污腐败、好大喜功、缺乏整体责任感、自说自话、技术服从政治等因素更使质量问题雪上加霜。

从国企工程的施工质量来看,虽然不可能做成豆腐渣,但也就是在正常环境下刚好够用的程度。设计上的安全余量基本上被质量缺陷抹掉了。如果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能否出现运行事故就难说了。

三峡工程会有不同吗?

2004年中共水利水电专家张光斗在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栏目中答道:“我们的施工技术、施工水平、管理水平不如外国”,“没做好,施工质量不好,可是也不是很坏”,“总体上还是可以的,(三峡大坝)倒不了的,没事的,说第一质量也不见得,不是一流工程。”

中共的专家们已知三峡大坝质量不好,甚至已发现某些严重的质量问题,否则张光斗的表述会完全不同。他想说的其实是,三峡大坝正常情况下倒不了,在外部风险的冲击下就不好说了。看来三峡工程和笔者接触的其它国企工程恐无二异,连“不好不坏”的说法都是一模一样。

那么三峡大坝能经受地震这样的外部冲击吗?

中共的学者们认为三峡坝区属于弱震区域,震级不会超过5级,烈度不会超过6度,因此三峡大坝设计为抗烈度7度的地震(5.5级地震的震中烈度约为7度,4.9级地震的震中约为6度)。这其中的问题很大。

首先,弱震区域意外出现强震是偶有发生的事实,因此三峡大坝的抗震设计恐怕不足以应付意外情况。

其次,考虑到大坝的施工质量不好,抗震烈度肯定不足7度。

还有,三峡水库(尤其在退水时)诱发地震已是不争的事实。从其它水库诱发地震的历史来看,超过5级并非不可能。注:三峡坝区迄今出现的最大震级为2014年3月30日的4.7级。

最后,水库诱发的地震往往有震源浅,(同等级别地震)烈度高的特点。

综合来看,三峡坝区出现严重损毁大坝的地震是可能的,但无人能知这种可能有多大。但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必须拆除三峡大坝,以免其成为下游的祸患。

三、结论

1)从三峡大坝的安全角度看,军事攻击、大坝变形位移和船舶撞坝风险暂时无需担忧。
2)中共水利水电专家张光斗承认三峡大坝的质量不好不坏。
3)三峡坝区出现严重损毁大坝的地震是可能的,但无人能知这种可能有多大。
4)三峡大坝不只会把下游灾情转移给上游(见前两篇文章),还存在受地震冲击而溃坝的风险,唯免其终成祸患必须拆除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专访王维洛:为何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一)
三峡工程祸患系列之五:诱发地震、地质灾害
【新闻第一现场】洪水猛涨 中共承认三峡大坝变形
三峡有溃坝风险 赖清德坦言:每天都在关注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