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20)团聚

作者:戟枫
暗战赤龙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29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章 团聚

泰国湾海域,风高浪大,海水湛蓝。美国海军主力驱逐舰“朱姆沃尔夫”号威风凛凛,像一头猛兽停泊在深海处,周围空域不时有几架直升飞机巡航。

在中甲板直升飞机降落区附近,站立着战舰领航员,还有几位身着便装的人士,其中就有雷诺和吴伟光。

一会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带着气浪稳稳地停泊在降落区,几位美军军士跑到舱门等待。

机舱门打开,首先下来一位美军海军陆战队队员,然后一位老太太露出舱门外,被军士门搀扶着下了飞机。

吴伟光快步迎了上去,扶住老太太的手臂大声叫了起来:“妈妈!”

老太太抬头凝神看去,不仅老泪纵横,扶住吴伟光的肩膀带着哭声说道:“伟光,我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你了。”

旁边站着的雷诺呵呵傻笑,吴伟光劝慰道:“妈妈,不要难过了,这不是见到了吗?以后我就在你身边不走了。”

王淑华知道这是安慰她的话,依然当做相信地握紧吴伟光的手:“好了,伟仔,妈妈知道你惦记我就行了。”

“妈妈,还有大姨妈在这里呢!”吴伟光指向舰楼的方向。

在舰楼的入口处,一位面容富态、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旁边站着两位穿着泰国服饰的年轻女孩。

王淑华在吴伟光的搀扶下,快步向舰楼入口处走去,靠近时候,老太太在两个女孩的搀扶下站起来,和王淑华面对面相视。

“姐姐,你好着哪啊!?”王淑华终于认出这个多年没见面的姐姐。

“当然好着呢啊,还不是伟光干的好事,让我死了一会。”老太太嗔怪地瞧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吴伟光,吴伟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整个事件是吴伟光和雷诺商量后,借助美军和泰国空军的特殊关系策划的。

吴伟光化妆后,在雷诺陪同下亲自来到了泰国,在一个隐秘的地点约见了张坤灿,说服他配合起来营救王淑华摆脱监控。张坤灿看到有美国方面的参与,便也乐意帮助自己的姨妈获得自由,回家后说服母亲表演了这场假死的葬礼。

整个过程只有张坤灿和自己的一个心腹管家知情,母亲在医院“病故”后,就被秘密送出泰国,来到这艘美军舰艇,等待王淑华的到来。

棺椁里只是摆放了一具塑胶尸体,穿戴衣物,按照规矩,没有张坤灿在旁,无人敢打开。

当然这起转移离不开许青平的提示,许青平在得知王淑华的姐姐依然健在,身居泰国,就向吴伟光提出了这个方案。

本来吴伟光计划将许青平一起接走,给了许青平两粒在迷幻剂发作时候,含服即可以保持清醒的药丸,但许青平显然放弃了。

这个吴伟光可以理解,面对如此复杂,牵扯到许家利益的重大改变,许青平不可能轻易做出。

当车辆停止的时候,许青平便将药丸交给王淑华,示意她吞服下去。

三辆车子内放置好的迷幻剂药罐,开始定时释放迷幻剂,眼看着车内的人纷纷倒头熟睡,王淑华惊愕地不知怎么办。

而车门打开了,露出老刘亲切的笑容,王淑华才明白过来。在老刘和另一位中情局探员的搀扶下离开了车子,快速转移到一条小巷里停放的面包车里,车子启动直接向附近的泰国空军基地驶去,在那里换乘美军直升飞机到达美军战舰,老刘也随机回来了。

为了安全起见,王淑华和她姐姐都被送到美国,由中情局安排在一个隐秘的地点安度晚年。当然一些亲朋好友获准可以前去探望。

吴伟光和老刘依然回到模里西斯那个座落在峭壁上的别墅。

雷诺不时通过电话和密信通道,和他确认一些中共间谍的情况,吴伟光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和资料帮助雷诺分析勘察。雷诺由此又抓获了一批潜伏在美国各个大学被收买的科技间谍,还挖出几个潜伏在中情局、FBI内部的深层次、长期潜伏的间谍。

雷诺升官至中情局东亚地区的负责人,负责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等地区的中情局业务。

雷诺不甘心吴伟光只是做一个编外人员帮助中情局,而在模里西斯做一个农民,一直要求吴伟光来到美国成为中情局正式干员,都被吴伟光拒绝了。

不久后,老刘的妻子和女儿从越南出境,由中情局安排到了模里西斯。

面对这么多复杂、艰巨的难题,南粤省安全部门根本没有人去注意一个失踪几年的成员的家属的情况,所以老刘妻子和小孩很容易出境。

这让老刘喜极而泣,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妻子女儿,对吴伟光十分感激。

盘桓半个月后,老刘妻子和女儿也被雷诺安排中情局人员送到美国,妻子安排了工作,女儿安排就学。

一切圆满安定,吴伟光再次出手,安妮的《世纪病毒的根源》第二篇报导出笼。

报导详细列出了武汉病毒爆发后,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下达指示: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二十五名知情科研人员,转移到中国中部深山军事基地,其他人员遣散到不同地区。相关病毒实验毒株、实验资料和设备就地销毁,不予外泄;另外零号病人的相关家属,也予以遣散到中部深山军事基地,尸体彻底销毁。

这些标明绝密文件的影印件,当然是吴伟光在协助军方转移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过程中,从那些病毒研究所的所长等高层管理者的手机、电脑中获得。

成为最踏实证据,证明中国最高当局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开发具有人传人功能的世纪病毒。

在病毒由于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无意携带出研究所,在社会上爆发成为瘟疫时,中国最高当局没有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国际社会通报这种病毒的传染性,而是隐瞒病毒在武汉地区全面爆发的情况。

另外还有相关文件和账户资金证实,世界卫生组织到中国考察的专家团,每个都接受了中共的资金贿赂,帮助中共向国际社会隐瞒病毒爆发情况,以及向全球迟缓发出大流行病的警告,各国没有及时封闭来自武汉的航班,致使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

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是其中的罪魁祸首,中联部部长给他的密信,详细指示如何帮助中共隐瞒病毒的危险性、传染性,迟缓做出大流行病的警告。他的资金账户显示多年来收到不明资金接近二千万美金。

这些资料证据的出笼,令全世界舆论哗然。这些证据证实了前期各方对病毒来源的分析,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勾结的事实猜测。

当然报导的出现,让全世界各国以及民间组织有充分的理由向中共当局进行索赔。

面对这沸腾的国际舆论,一贯巧舌如簧、铿锵有力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却悄然无声了。显然这个局面让中共各个部门处于慌乱之中,不知如何应对这汹涌的谴责声浪。

同时也促发了中共内部的检讨声浪,对当前局势一再失去准确判断,一直提倡斗争精神的最高当局领导人受到广泛质疑。

风雨欲来风满楼,吴伟光则依然待在陡壁上的别墅里看书,闲暇则去半山坡的农田,和丹尼斯、老刘伺弄蔬菜。

老刘和他讨论当前的局势,认为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多可以改变中国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就停止呢?

吴伟光将给雷诺讲过的那个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故事,又给老刘讲述了一遍,当然老刘也不是完全理解。

“中共当局是世界历史以来最会搞统治的一个机构,他们不但控制中国人的生活、经济收入,而且还会进行宣传,控制人的思想、意识形态。现在他们控制所有舆论,在目前情况下行动只会适得其反。”吴伟光耐心地给老刘解释。

“那中国就没有希望改变了吗?”老刘有点沮丧。

“那也不是这样,现在的中国人既不是古代的中国人,也不是毛时代的中国人。虽然在党国宣传机器的灌输下,有一大部分中国人认为他们生活的改善来自党的领导,但随着全世界的声讨索赔,中国未来两年经济会全面崩溃。意味着全体人民的生活水平会下降,有些人甚至会朝不保夕,这样才会促使他们思考。”

“嗯!那个时候就是我们有所作为的时刻吧?”老刘似乎明白过来。

“对!”吴伟光肯定地说道,但心里知道如此这样,中国老百姓不知道又要受到多大的痛苦,有多少人会因为冻馁而死啊?

每一场政治的大动荡都是底层老百姓买单,这就是兴百姓苦,亡也百姓苦的道理。

“嘟嘟!”那部卫星海事电话响了,吴伟光拿起来就听到雷诺爽朗的笑声。

这个家伙最近三天两头地打电话给吴伟光,劝吴伟光赶快出山,不知这次又要干什么。

可是还没有听到雷诺具体说什么,已经听到他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雷诺已经来到别墅一楼的客厅中。

作者:戟枫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