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非裔教授:家长爱孩子就撤离教CRT的学校

人气 1581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美国纽约报导)中国古时有陶渊明和郑板桥“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中国人大都耳熟能详,他们为了不趋炎附势,而辞官挂印。现今新泽西州也有一位敬业的教师为了不违背良心,选择辞职,以抵制学校向学生灌输马克思主义理论。

6月8日,新泽西州百年老校德怀特-恩格尔伍德(Dwight-Englewood,简称DE)的英语教师普洛维(Dana Stangel-Plowe )宣布辞职,她说:“我之所以成为Dwight-Englewood的老师,是因为身为家长,我喜欢学校培养和挑战我自己孩子的方式。但今天,我要辞去我喜欢的工作,因为DE的变化破坏了它的使命,并阻止我忠于教育者的良心。”

DE建于1889年,在全美私立高中排名很靠前,位于富有的Englewood小镇上,绝对距离离纽约市不到5英里。

随即,哥伦比亚大学语言学教授麦克沃特(John McWhorter)发推文回应普洛维的行动,敦促“真正反种族主义”的家长们,将自己的孩子从已经开始教授极左批判种族理论(CRT)的私立学校中拉出来。

非裔教授麦克沃特在推文中写道:“所有人都应向普洛维致敬,她从德怀特-恩格尔伍德学校辞职。真正反种族主义的父母,因为爱孩子,应该从明年秋天起将他们从德怀特-恩格尔伍德学校撤出。只有这样才能阻止这些被误导的选区居民为我们所有人打造出一个(新种族主义)的现实。”

麦克沃特推文下连结了英语教师普洛维的辞职信。这封信刊登在“反偏狭与种族主义基金会”(简称FAIR)的网页上,FAIR纽约分部的负责人朱雅婷说,FAIR成立的目的是重申和推进美国的核心原则,即所有人都以品格的优劣而不是肤色的深浅作为评判标准。

普洛维的辞职信解释了德怀特-恩格尔伍德学校正在发生的变化,并在文章后附上学校的教师培训材料、全校行动计划、学生给她的信等作为佐证,还有英语系主任的信,以及她本人一段4分钟的辞职声明视频演讲。(https://www.fairforall.org/profiles-in-courage/dwight-englewood-whistleblower/?eType=EmailBlastContent&eId=097b80d0-322f-437d-a762-768aba54b72b)

以下是普洛维给DE校长、董事会董事和英语系同事的辞职信的摘译。

普洛维写道:我相信DE辜负了我们的学生。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校接受了一种损害学生智力和情感发展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要求学生不要将自己视为个人,而是将自己视为群体的代表,迫使他们将自己置于压迫者或被压迫群体中,这种权力等级理论只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

结果,学生们来到我的课堂,接受了这个理论作为事实:天生皮肤中黑色素较少的人是压迫者,而天生皮肤中黑色素较多的人则受到压迫。男人是压迫者,女人是被压迫的,等等。这是指导青少年学生的主要意识形态,是分裂性的。

我在课堂上近距离地看到这种观念如何阻碍学生的阅读、写作和思考能力。我教学生看到男人写的诗而后退;我教学生从字里行间找压迫者、从中看到不平等。学生们已经内化了这样的信息,成为他们阅读和思考世界的方式,因此,他们专注于权力和群体身份。这种固化阻碍了他们观察和体验文学作品的能力。

我从专业的角度看,学校未能鼓励健康的思维习惯,而“健康的思维习惯”对学生成长至关重要,例如求知欲、谦逊、诚实、理性以及质疑想法和考虑多种观点的能力。在我们学校,有关相互竞争的想法几乎绝迹,接受单一意识形态的学生如何学会上下求索?如果学生仅限于通过群体身份和权力的视角看世界,他们如何发展更高层次的思维?

学生因此变得僵化和封闭,无法或不愿意考虑其它观点。这些年轻学生不知道学校给他们设置了意识形态的盲点。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真的信这一套。许多人因为压力假装同意。我听说有学生想提出问题,但因为害怕冒犯别人而放弃,有人因为害怕被排斥而不参加讨论。这就是自我审查。

我非常关心学生和学校,因此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引入积极和建设性的替代观点。我的努力被置若罔闻。去年秋天,两名管理人员通知教职员工,在为新的“反种族主义”工作进行“种族暴露”对话期间,某些观点根本不会被容忍。他们说,不允许任何人质疑有关“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说法。信息很明确,教职员工沉默了。

现实情况是,恐惧弥漫在整个教师队伍中。DE已成为一个敌视教育者的工作场所。

在最近的一次教师会议上,教师被按肤色隔离。肤色较浅的教师被安排到一个“白人核心小组”中,要求他们“记住自己是白人”并“为其特权负责”。DE对教育者的种族隔离旨在引导我们重新将自己视为压迫者。学校接下来会不会对我们的学生实行种族隔离?

我拒绝DE对我和同事及学生的种族主义思想。作为一名人文教育者,我努力通过拥抱每个学生的尊严和独特个性来创建一个包容性的课堂;我想赋予所有学生以发挥他们潜能所需的技能和思维习惯的能力。我的肤色和DE赋予我的“群体身份”侵犯了我作为一个人的尊严。我的良心没有颜色。

DE声称我们教学生如何思考,而不是思考什么。但遗憾的是,这不再是事实。我希望管理人员和董事会成员及时觉醒,以防止这种被误导和绝对主义的意识形态掏空DE,因为它已经掏空了许多其它机构。◇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加州人需要什么样检察长? 律师厄雷宣布参选
阮桂铭获任命为洛县人际关系委员
美华人家长和组织 要求否决“种族教育”提案
华裔母亲警醒美版“文革” 引发热议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奥运场怪事:中共体育政治玩过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