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非裔教授:家長愛孩子就撤離教CRT的學校

人氣 1582

【大紀元2021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美國紐約報導)中國古時有陶淵明和鄭板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中國人大都耳熟能詳,他們為了不趨炎附勢,而辭官掛印。現今新澤西州也有一位敬業的教師為了不違背良心,選擇辭職,以抵制學校向學生灌輸馬克思主義理論。

6月8日,新澤西州百年老校德懷特-恩格爾伍德(Dwight-Englewood,簡稱DE)的英語教師普洛維(Dana Stangel-Plowe )宣布辭職,她說:「我之所以成為Dwight-Englewood的老師,是因為身為家長,我喜歡學校培養和挑戰我自己孩子的方式。但今天,我要辭去我喜歡的工作,因為DE的變化破壞了它的使命,並阻止我忠於教育者的良心。」

DE建於1889年,在全美私立高中排名很靠前,位於富有的Englewood小鎮上,絕對距離離紐約市不到5英里。

隨即,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教授麥克沃特(John McWhorter)發推文回應普洛維的行動,敦促「真正反種族主義」的家長們,將自己的孩子從已經開始教授極左批判種族理論(CRT)的私立學校中拉出來。

非裔教授麥克沃特在推文中寫道:「所有人都應向普洛維致敬,她從德懷特-恩格爾伍德學校辭職。真正反種族主義的父母,因為愛孩子,應該從明年秋天起將他們從德懷特-恩格爾伍德學校撤出。只有這樣才能阻止這些被誤導的選區居民為我們所有人打造出一個(新種族主義)的現實。」

麥克沃特推文下連結了英語教師普洛維的辭職信。這封信刊登在「反偏狹與種族主義基金會」(簡稱FAIR)的網頁上,FAIR紐約分部的負責人朱雅婷說,FAIR成立的目的是重申和推進美國的核心原則,即所有人都以品格的優劣而不是膚色的深淺作為評判標準。

普洛維的辭職信解釋了德懷特-恩格爾伍德學校正在發生的變化,並在文章後附上學校的教師培訓材料、全校行動計劃、學生給她的信等作為佐證,還有英語系主任的信,以及她本人一段4分鐘的辭職聲明視頻演講。(https://www.fairforall.org/profiles-in-courage/dwight-englewood-whistleblower/?eType=EmailBlastContent&eId=097b80d0-322f-437d-a762-768aba54b72b)

以下是普洛維給DE校長、董事會董事和英語系同事的辭職信的摘譯。

普洛維寫道:我相信DE辜負了我們的學生。在過去的幾年裡,學校接受了一種損害學生智力和情感發展的意識形態。這種意識形態要求學生不要將自己視為個人,而是將自己視為群體的代表,迫使他們將自己置於壓迫者或被壓迫群體中,這種權力等級理論只是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

結果,學生們來到我的課堂,接受了這個理論作為事實:天生皮膚中黑色素較少的人是壓迫者,而天生皮膚中黑色素較多的人則受到壓迫。男人是壓迫者,女人是被壓迫的,等等。這是指導青少年學生的主要意識形態,是分裂性的。

我在課堂上近距離地看到這種觀念如何阻礙學生的閱讀、寫作和思考能力。我教學生看到男人寫的詩而後退;我教學生從字裡行間找壓迫者、從中看到不平等。學生們已經內化了這樣的信息,成為他們閱讀和思考世界的方式,因此,他們專注於權力和群體身分。這種固化阻礙了他們觀察和體驗文學作品的能力。

我從專業的角度看,學校未能鼓勵健康的思維習慣,而「健康的思維習慣」對學生成長至關重要,例如求知欲、謙遜、誠實、理性以及質疑想法和考慮多種觀點的能力。在我們學校,有關相互競爭的想法幾乎絕跡,接受單一意識形態的學生如何學會上下求索?如果學生僅限於通過群體身分和權力的視角看世界,他們如何發展更高層次的思維?

學生因此變得僵化和封閉,無法或不願意考慮其它觀點。這些年輕學生不知道學校給他們設置了意識形態的盲點。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學生都真的信這一套。許多人因為壓力假裝同意。我聽說有學生想提出問題,但因為害怕冒犯別人而放棄,有人因為害怕被排斥而不參加討論。這就是自我審查。

我非常關心學生和學校,因此多年來,我一直試圖引入積極和建設性的替代觀點。我的努力被置若罔聞。去年秋天,兩名管理人員通知教職員工,在為新的「反種族主義」工作進行「種族暴露」對話期間,某些觀點根本不會被容忍。他們說,不允許任何人質疑有關「系統性種族主義」的說法。信息很明確,教職員工沉默了。

現實情況是,恐懼瀰漫在整個教師隊伍中。DE已成為一個敵視教育者的工作場所。

在最近的一次教師會議上,教師被按膚色隔離。膚色較淺的教師被安排到一個「白人核心小組」中,要求他們「記住自己是白人」並「為其特權負責」。DE對教育者的種族隔離旨在引導我們重新將自己視為壓迫者。學校接下來會不會對我們的學生實行種族隔離?

我拒絕DE對我和同事及學生的種族主義思想。作為一名人文教育者,我努力通過擁抱每個學生的尊嚴和獨特個性來創建一個包容性的課堂;我想賦予所有學生以發揮他們潛能所需的技能和思維習慣的能力。我的膚色和DE賦予我的「群體身分」侵犯了我作為一個人的尊嚴。我的良心沒有顏色。

DE聲稱我們教學生如何思考,而不是思考什麼。但遺憾的是,這不再是事實。我希望管理人員和董事會成員及時覺醒,以防止這種被誤導和絕對主義的意識形態掏空DE,因為它已經掏空了許多其它機構。◇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加州人需要什麼樣檢察長? 律師厄雷宣布參選
阮桂銘獲任命為洛縣人際關係委員
美華人家長和組織 要求否決「種族教育」提案
華裔母親警醒美版「文革」 引發熱議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恆大萬億債務危機 或引爆金融海嘯
【時事縱橫】四川瀘州6級地震 人禍還是天災?
【有冇搞錯】恆大啟示 誰「共同」了誰的富裕?
【新聞看點】澳洲造核艇日本劃紅線 習再喊備戰
【微視頻】中國煤價新高 電費要大漲 冬天難熬
【秦鵬直播】多國合圍成功 中共樹敵策略失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