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90后居韩缅甸女:我们没有武器 只有勇气

人气 434

【大纪元2021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文苳晴采访报导)缅甸政变已经满4个月,至少造成逾800人死亡,数以千计民众被拘留。虽然近日示威看似平息,但缅甸人抗争的意志,会否消失呢?民众为何冒死上街反军方?政变背后有中共默许?会否有类似香港的国际线?近年缅甸侨民遍布欧亚,大纪元记者邀请到一位居住在南韩的90后缅甸女生,讲述她的经历和对目前政局的观点。Moe坦言:“我们没有武器,只有勇气!”民众的武力与军政府不成正比,但不畏惧的精神,令缅甸人都勇敢地走出来,以肉身抵档子弹。

缅甸政局动荡 90后女生投身民主

29岁的Moe是缅甸仰光人,2011年3月后,缅甸民主化启动一系列政治和经济自由化改革,外资也大量涌入。Moe在2013年入读南韩一间大学,之后在南韩发展,会一口流利韩语的她,在生活上已经与南韩人无异。

在政变发生之前,虽然Moe对政治议题略感兴趣,但没有积极参与其中。军事政变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看见新闻片段中血腥的画面,子弹横飞,有示威者头破血流,触动她的内心:“我也是缅甸人,为何军警要屠杀我们的同胞?”自此,她决定为国家出一份力,加入“国际线”的队伍,联同一众南韩缅侨在当地进行宣传,让南韩民众更了解在缅甸发生的事情。另外,除南韩外,日本、英国等地都有缅侨加入“国际线”。

Moe有一个南韩男友,两人已步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她完全可以选择过一个不理政事的生活,安安稳稳做自己的工作,但她仍然选择站出来。除国际线工作外,她早前平均每星期有2至3个访问。她认为自己身处南韩这个言论自由的国家,自觉要帮助在缅甸无法说出真正话的民众,向世界说出缅甸正在发生的事情,感觉自己身上背负着重责大任:“政变后,军政府封锁新闻消息,我不想缅甸再回到过去的情况!”

访南韩国会议员 在“国际线”上发声

南韩国会在缅甸军事政变数星期后,通过决议谴责缅甸军事政变,敦促缅甸恢复民主,并将决议转交联合国(UN)和东盟(ASEAN)。

在南韩的缅甸人一直在“国际线”上发声,让南韩民众了解缅甸当地情况。图为Moe(右二)于2021年3月11日前往韩国国会与议员金映豪(中)会面,众人在会后举起象征反抗极权的“三指礼”。(受访者提供)

Moe在3月曾联同当地缅甸青年团体,前往南韩国会与国会议员会晤,进行各项游说工作。其后与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金映豪会面,并转请愿信转交国会。接下来联同多名南韩国会议员前往首尔市的缅甸驻南韩大使馆门前抗议,谴责缅甸军方针对示威者的杀戮。

她在传媒镜头前以流利的韩语发言,读出多份声明和发表感受,让当地可以更深入地了解缅甸的情况,“我很兴幸自己会韩语,不然没有可能在当地为缅甸作出贡献。”

Moe(左一)在2021年3月11日联同多名韩国国会议员前往首尔市的缅甸驻韩国大使馆门前发言,抗议缅甸军方针对示威者的杀戮。(受访者提供)

身居缅甸的父母成唯一牵挂

当被问到缅甸的主流看法,Moe表示:“我们过去都受军政府的高压统治,根本不会去支持他们。”她又指,缅甸这次对抗军政府的示威运动,很大程度上90后到00后带领。她从父母得知1988年由学生发起的“8888运动”经过,及后在青年期间亲历2007年由佛教僧侣发起的“番红花革命”,深知军政府是如何残酷地镇压民主抗议活动的。

她指今次的抗争性质与过往不同,过往仅仅是因为经济问题,人民没有太多想法。但如今的缅甸人已经体会到民主的好处,希望透过示威去建构心目中的缅甸。

参与“国际线”的代价有很多,在南韩落地生根的Moe也承认担心自己的决定会让身处仰光的年迈父母人身安全受威胁,“我很勇敢地对抗军政府,但我的父母身处缅甸。我很担心他们的安全,我没有办法回去探望他们。他们是我在缅甸唯一的牵挂。”

尽管内心担忧,但Moe表示,南韩籍男友给她勇气坚持下去。因为他经常鼓励自己,并以南韩人民经历过去数十年争取民主的历史作分享,“他明白我的苦衷,我很感谢他。”

面对独裁需要勇气

当被问到政变背后中共有否默许,Moe在犹豫片刻后表示,表示相信有中共在默许,其中一个证据是政变发生前2星期,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来曾与到访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会面:“随后就发生政变,这未免太巧合了吧?”中共在缅甸有大量的投资,在利益前提下,很可能会干涉缅甸的内政,“还记得我们的全民不合作运动吗?确实令经济陷入一定的困境,到后来路透社爆料指中共偷偷向缅甸军政府出售战机燃料,就真的是证据确凿。”另外,她认为在地缘政治下,中共一直都不希望有一个邻国是以西方民主模式运作,故最终默许军事政变。

Moe(献花者)在南韩首尔一处空地联同一众缅侨举行悼念在示威中丧生的缅甸人,并为死难者献上鲜花。(受访者提供)

Moe认为,联合国已被中共牢牢控制,从中共阻止联合国谴责缅甸军事政变,表态不支持制裁缅甸军政府的事已经略知一二,“直到现在,(军政府政变)四个多月了,它(联合国)一个字都没有讲出来,我们到底还要死多少人,还要流多少血? ”但她兴幸,缅甸华人中存在很多支持抗争的人。其中,在曼德勒华裔少女邓家希参与和平抗议活动时,遭到军方实弹射击头部中枪死亡一事,让她难以忘记,“我们年青人的鲜血不断流到地上,无数个家庭破碎。不管什么种族都好,我们都是缅甸人,爱这个国家!”

Moe又在访问的尾声透露,她的一位前男友为香港人,两人过往经常穿梭韩港两地。直到最近才得知他因为参与“反送中”运动,被当局通缉,被迫流亡海外,有家归不得。“缅甸发生政变后,我有主动跟他联络,我现在明白他的感受了⋯⋯”她坦言,过往对香港印象不错,但在“国安法”实施后,觉得香港已经是一个普通的中共城市,加上“国安法”可以随意拘捕外国公民,她因为人身安全问题,不会再踏足香港。

“我们没有武器,只有勇气!”Moe坦言,民众的武力与军政府不成正比,但不畏惧的精神,令缅甸人都勇敢地走出来,以肉身抵档子弹。然而,政治是残酷的,没有利益的话根本没有国家会予以协助,“香港和缅甸同样是英国的殖民地,但为何英国没有对缅甸人施以任何帮助?相反,港人可以到英国展开新生活,这点很不合理。”

她认为,独裁和威权政权是21世纪中对人类发展的最大威胁,因为任何自由和民主的出现都意味着对独裁者的利益终结。而这不单单是缅甸,香港、白罗斯、委内瑞拉等都遭遇类似的问题。特别是自由民主国家,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应对,才可以让人类世界有可持续发展。

最后,Moe寄望,在被罢黜的翁山苏姬恢复掌权后,她才会回缅甸。缅甸人民对追求民主的决心不变,必定坚持到底,直到民主能够重回人民手中的一日,“我们90后这一代,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去为缅甸发声。我们一直在铭记所有在抗议中牺牲的无名英雄。”@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缅甸政变有中共因素 挑战拜登?
【拍案惊奇】缅军屠城 川普:未来不能中共主宰
声援缅甸民众 中领馆前抗议CCP摧毁人权和自由
【新闻大家谈】禁议20大泄习处境 缅军亲美远中?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车评:新面孔 新设备 2021 Volkswagen Tiguan SE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