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中共如临大敌 港人黑衣烛光恐获罪

人气 1940

【大纪元2021年06月04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晓慧采访报导)“六四”事件32周年在即,香港澳门烛光悼念集会在延续31年后,今年皆被警方禁止。在中共治下两个享有“一国两制”的城市,“六四”集会可能将成绝响。虽然港府对于“六四”烛光如临大敌,不少市民仍表示,将用不同方法悼念“六四”,让民主运动的精神薪火相传。

今年是《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第一个“六四”,港府始终没有明确回应纪念“六四”是否违反《国安法》,只是以疫情为借口禁止“六四”集会。

以“共同意图”判断罪成

与此同时,港府与亲共阵营如临大敌,对于打算纪念“六四”的市民,用各种方法恐吓,试图阻止香港人悼念“六四”。多间亲共媒体引述消息,指警方将动员7,000警力高度戒备,又指警方有可能引用《公安条例》,封闭维园部分地方;若有人身穿黑衫黑裤在维园一带,点燃烛光或喊口号,有可能被捕。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在电台节目中表示,虽然香港法例不禁止市民悼念“六四”,但是市民如果高喊“结束一党专政”,就有违反《国安法》的嫌疑。他又称,要证明有共同意图才是最重要;而即使不是穿上黑衣,亦可推论有共同意图。

政治法律风险增 蔡耀昌吁小心应对

在去年“六四”前夕,当局首次禁止“六四”集会,同样是以疫情为借口。然而“六四”当天,仍有上万名市民进入维园集会,警方并未阻拦。当局其后控告26名民主派人士“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控罪。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4人5月6日被判4至10个月不等即时监禁。

面对更为严峻的风险,在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并上诉失败后,香港支联会在5月29日宣布取消集会。支联会秘书蔡耀昌5月30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支联会今年评估有相当大的政治与法律风险,所以我们今年处理六四的事情要更加小心,我们必须要考虑在合法、安全的情况下去做。”

在6月2日,支联会的“六四纪念馆”也被迫闭馆,6月4日当天无法重开。食环署职员在6月1日上门警告,该馆未领有公众娱乐场所牌照,违反法例。

李卓人:在看得见的地方悼“六四”

狱中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6月3日在Facebook发文:“香港人与六四,从未如此接近。”他表示,香港人正遭受与国内相似的各种管制和操纵,然而政权可以禁制集会,却不能禁制人们心里不可磨灭的哀伤。

李卓人呼吁:“今年的6月4日,希望大家用自己的方法,在窗边、在路上、在街头,总之在被人看得见的地方,一点烛光继续悼念六四。”

李卓人早前还表示,今年会在狱中点起香烟代替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一如既往以支联会主席身份朗读宣言及唱《自由花》。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中说,会以个人名义前往维园点起烛光,“维园的烛光是一种坚持”。她又说,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孤独地抗争,而维园的“六四”烛光对他们非常重要,是一种温暖。

天主教堂无惧恐吓 将继续举办追思弥撒

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早前公布,6月4日晚上8时将在7间圣堂举办“追思亡者弥撒”。而在6月3日,将要举办弥撒的多间圣堂外被人挂上污蔑及恐吓横额,上面写着“邪教入侵信仰”、“教友慎防被累违国安法”等标语。

天主教正委会干事陈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那些污蔑横额对追思亡者弥撒没有影响,所有活动继续。当天会安排更多义工,保障参与者的安全。对于被警告“违反国安法”,陈先生强调,六四“真的是死过人”,他们只是举行弥撒悼念和追思亡魂。

澳门警称纪念“六四”涉嫌颠覆 主办方:极其荒谬

在香港当局对六四集会设定模糊的红线时,澳门警方已经率先定义六四集会为“煽动颠覆政权”。5月26日,澳门警方向申请在议事亭前地举行烛光集会悼念的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发出批示,声称六四集会“违反法律”,理由是“中央政府对六四事件已有明确定性”;并声称澳门往年的六四集会上的图片和标语,如“屠城”、“中共政权祸国殃民”等,是“虚假宣传”,“煽动颠覆政权”,违反了《刑法典》及《行政秩序法典》中的条文云云。

澳门民联会表示,正在向终审法院上诉,然而终审法院逾时未作出裁决。民联会将举办室内集会,并邀请市民在线上参与。申请集会的民联会理事长、直选议员区锦新表示,无论终审法院最后判决如何,他们仍然会坚持,不令悼念“六四”的烛光在澳门中断。

在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访问时,区锦新说,澳门的《刑法典》在1995年制定,而“六四”集会举办了三十几年,“突然间在法律没有修改的情况下,变成违反刑事法律,真是极其荒谬的一件事”。

他也提及香港的政治空间越收越小,中共对香港收紧管制的时候,澳门也受到影响。他说,作为澳门人,对香港的变化感到很遗憾,“我们本来相信真的是一国两制,相信50年不变。但是现在想不到二十多年就变得完全不同的样子了。”

石山:中共恐惧 因曾利用香港颠覆国民政府

资深媒体人石山表示,1989年的“六四”事件对世界格局影响巨大,虽然没有让中国的制度发生变化,但是随后东欧共产主义倒台、苏联解体,“墙内开花墙外香”。

石山续说,中共一直害怕香港成为反共基地,原因是中共在建政前,也曾经在香港活动,利用香港颠覆中华民国。“六四”这个纪念活动给所有反共力量作为一个集结的平台。他们现在用疫情为借口禁止“六四”集会,等过几年没有疫情了,可能就要动用《国安法》来取缔“六四”纪念。

大学生:港人与“六四”因苦难连结 愿传承民运精神

学生组织本土青年意志发言人朱慧盈今年读大学一年级。她记得在小学五年级时,“六四”前后她不断听人说起““六四””这个词。好奇之下,她在网上查资料,看了一个纪录片,包括学生绝食与屠杀的画面,了解了中共政权的残暴。

经历了香港的抗争运动,让她对八九“六四”更加感同身受。“我们都是面对同一个政权,受着同样的威胁,有同样的痛苦,痛苦令我们连结在一起。”

今年香港难以举办大型集会,朱慧盈表示会自行悼念“六四”,也呼吁市民不要忘记“六四”的历史,“如果在白色恐怖中,香港人仍然悼念六四,也可以告诉同路人,我们仍然有一班人在这里。”

作为本土派,朱慧盈也关心中国的民主运动。她提及,在12港人被送中后,中国大陆的民主人士与维权律师帮助12港人,两地抗争者互为盟友。

虽然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国大陆的民主自由大倒退,但是朱慧盈相信,八九年抗争者的精神会薪火相传。如今香港的学生运动也受到更加严峻的政治压力,学生会被校方打压。朱慧盈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学生近日成立了“本土青年意志”。在本土派相继入狱、流亡后,他们希望去“补位”,通过举办读书会、6.9反送中二周年义卖等活动,将民主运动的精神传承下去。

支联会常务秘书部召集人梁锦威也是从学生时代参与支联会活动,毕业后成为支联会常委。他回忆自己在中学时了解到八九“六四”发生的事,深受震撼,“没有想过有这么多学生,包括香港的市民,都会齐心支持一场民主运动”。

他在读大学时参与学生会和学联,也做过支联会义工,在毕业之后成为支联会常委参选区议员,感到八九民运的精神在传承、延续。他因为参与去年“六四”维园集会被控罪,可能面对监禁。当记者问及对于案件有何感受时,梁锦威说:“有没有案件在身,六四悼念、推动民主的工作都是会继续做,不会受到影响。”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信友堂将举办纪念“六四”祷告会
【时事纵横】港澳悼六四成罪 福西电邮投震撼弹
香港六四纪念馆昨起暂时闭馆
亲历六四的港人 李兰菊:永记血写的历史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严重 传许家印突进京
【远见快评】美军将领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机?
【财商天下】汇丰与美脱钩 向往“共同富裕”
【重播】美将领被曝秘通北京 五角大楼回应
【重播】美英澳首脑宣布技术共享 联合抗共
【时事纵横】美军头暗通北京 欧盟咨文强力抗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