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中共最怕的日子 7千警力戒备

人气 1485

【大纪元2021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香港新闻中心报导)遭警告“煽动”后,澳门继续举办室内“六四”集会;香港7千警力严阵以待,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坚持入维园;国际组织发起全球抗议,声援香港民主派47人;陆民企不堪当局骚扰,欲将70亿资产无偿捐出;广州封闭38个区域,北京也传异常;云南野象群进入昆明,吓得老人躲床底;墨西哥惊现巨大天坑,恐吞噬房屋。

遭警告“煽动”后 澳门继续举办室内“六四”集会

“六四”32周年在即,香港与澳门的烛光晚会在延续31年后皆被警方禁止。在澳门,警方称“六四”集会是“煽动颠覆政权”。

举办集会的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向终审法院上诉,终审法院尚未作出裁决。民联会表示,将举办室内集会,并邀请市民在线上参与,无论终审法院最后判决如何,都不令悼念“六四”的烛光在澳门中断。

7千警力如临大敌 港人穿黑衣或被捕

在香港,港府始终没有明确回应纪念“六四”是否违反“国安法”,只是以疫情为借口禁止“六四”集会。

港府对“六四”烛光如临大敌,草木皆兵。多间亲共媒体引述消息,警方将动员7,000警力高度戒备,警方可能封闭维园部分地方。如有人身穿黑衫黑裤在维园一带,点燃烛光或喊口号,有可能被捕。

邹幸彤坚持入维园 李卓人狱中呼吁公开悼念

虽然如此,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仍然表示将以个人名义前往维园点燃烛光。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邹幸彤说:“我觉得维园的烛光是一种坚持。”她又说,很多大陆维权人士曾经对她说,在大陆抗争很孤单,而维园烛光让他们感到温暖。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身在狱中,但是也撰文发表在社交网站上,呼吁市民“用自己的方法,在窗边、在路上、在街头,总之在被人看得见的地方,一点烛光继续悼念‘六四’”。他写道:“香港人与‘六四’,从未如此接近。”

他早前向传媒表示,今年会在狱中点起香烟代替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一如既往以支联会主席身份朗读宣言及唱《自由花》。

亲共阵营以“国安法”恐吓 教堂被挂污蔑横幅

在“六四”前夕,各路亲共势力纷纷出动,用“国安法”恐吓悼念“六四”的市民。就连天主教堂做弥撒都受到恐吓。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早前公布,6月4日晚上8时将在7间圣堂举办“追思亡者弥撒”。在6月3日,将要举办弥撒的多间圣堂外被人挂上污蔑及恐吓横幅,上面写着“教友慎防被累违国安法”等标语。

天主教正委会干事陈先生向本报记者表示,有人挂横额对追思亡者弥撒没有影响,所有活动继续。

大学生:港人与“六四”因苦难连结 愿传承民运精神

也有大学生对大纪元表示,会继续传承89年民主运动的精神。

学生组织“本土青年意志”发言人朱慧盈说,经历了香港的抗争运动,让她对“八九”“六四”更加感同身受,“我们都是面对同一个政权,受着同样的威胁,有同样的痛。痛苦令我们连结在一起。”

虽然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国的民主自由大倒退,但是朱慧盈相信,89年抗争者的精神会薪火相传。如今香港的学生运动也受到越发严峻的政治压力,朱慧盈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学生近日成立了“本土青年意志”,希望在本土派相继入狱、流亡后“补位”,通过举办读书会、6.9“反送中”二周年义卖等活动,将民主运动的精神传承下去。

国际组织发起全球抗议声援47人

关注香港及中国人权的国际组织“团结对抗中国及香港的打压”(简称SARCHK)上月底在全球发起“五三一全球抗议行动”,声援因初选案被捕的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

SARCHK在其Facebook专页列出,至今已有英国、美国、澳洲、德国等,共14个国家、36个城市响应活动,支持者去往当地的中国领事馆、汇丰银行或港铁的子公司集会抗议。

在爱尔兰,国会议员Mick Barry TD在议会中,谈到香港对47名民主派人士的审判,还特别提到民主活动的活跃人士“长毛”梁国雄。他呼吁爱尔兰议会向中国大使馆发出明确的讯息,动议爱尔兰政府及国家对审判提出反对立场。

在瑞典,港铁全资拥有的MTRX营运往返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之间的城际列车。SARCHK批评港铁向中共政权表忠,曾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以停运的方式阻碍抗争者在参与抗议运动后安全地回家,致使有人遭受警察的暴力伤害。

SARCHK批评中共打压香港民主,并指“香港陷入专制统治令世界震惊”,希望“加强人们认识中国和香港真正发生的事”。该组织亦称赞港人无畏无惧的抗争,鼓舞了世界各地对抗中共的有识之士。

立法会通过提高股票印花税 增加汽车登记税及牌照费

6月2日,香港立法会三读通过调高股票印花税率至0.13%,于今年8月1日生效。财库局局长许正宇称,该决定主要是为提高政府收入,预计可为政府每年带来额外187亿港元收入,以应付财政开支。

但业界担忧提高股票印花税会增加交易成本,较其它主要市场税率高,并削弱交投。许正宇则称,有关调整不会削弱股票市场的竞争力。

同日亦通过了增加汽车首次登记税15%、增加汽油及柴油私家车的车辆牌照费30%的条例草案。

航运交通界议员易志明批评有关草案是断错症、落错药,认为政府推出加税的时间极度不合适,如同在各界饱受疫情影响之时竟落井下石。他亦指出,加税事实上只能为政府带来额外9亿元税款,但却影响大量从业员的生计。

陆民企不堪当局骚扰 欲无偿捐出70亿资产

随着中共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管控,“国进民退”的趋势渐盛。6月2日,网上流传一封“民二代”不堪滋扰,写给湖北省当局的公开信,请求将湖北襄大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捐给政府并申请政府接管。信中署名“张建航”正是襄大集团董事长张德武的女儿。

张建航在信中说,其父张德武被侦查已19个月,不但集团1.54亿生产资金遭违法扣押,湖北竹谿县专案组还拘捕集团总经理,拿员工孩子威胁员工,证据笔录造假,令集团员工处于巨大恐怖之中,公司无人敢做事,担心随时被捕。

张建航表示,专案组还为罗织罪名,将张德武约20年前已审结的事件提起再审。而她本人在加州大学读经济学博士,回国帮助父亲稳定企业,也遭到当地公安威胁,被扣上挪用资金的帽子。公安更恐吓她,只要再管企业,就可以找到罪名逮捕她。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襄大集团由张德武于2001年创立,现有资产七十多亿元人民币,为中国民企500强。张建航在信中写到,父亲每天起早贪黑工作,将企业当作孩子养育20年,“但中国民营企业家实在太苦太难了,我实在是不敢搞了,也坚持不下去了。”

她甚至请求,将襄大资产全部无偿捐给政府,请政府立即派员全面接管公司,确保企业存活下去,“确保我们五千多员工及数千户合作的老百姓有饭吃,不再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

有网民评论说:“孙大午、张德武的遭遇都是一个套路,最终就是要他们乖乖地、主动地上交企业的主动权,而刑期则是让他们质押在中共手里最好的手段。”

广州封闭38个区域 北京也传异常

随着广东省本土疫情爆发,6月1日,广州市公布对38个区域实施“封闭管理”。当局将荔湾区白鹤洞街、中南街订为高风险地区,并下令扩大全员核酸检测范围。有荔湾区民众上传影片,显示凌晨3点,才排队做完检测。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截至5月31日下午4时,广州全市接种疫苗的人数共约1011万人,其中约325万人接种了两剂。有荔湾区居民表示,广州市有近1000万人注射了疫苗,仍然有人染疫。许多市民怀疑疫苗打了以后,究竟有没有防护作用。

有消息指,疫情更延烧到北京。6月1日,英文新唐人接获北京石牌坊村居民爆料,当地居民,包括北京演艺专修学院的学生,所有人被要求进行核酸检测。

不过,北京当局掩盖消息,该居民告诉新唐人,“北京当局下令要求,北京北部一个村庄的所有居民接受病毒检测,并且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当地公安还封锁了村庄附近的主要道路。

29%长者打两剂国药疫苗仍无抗体

中国国药集团去年起与多个中东、东欧及南美国家合作,向这些国家供应中共病毒疫苗,但该疫苗对高危族群效果至今存疑。

据《华尔街日报》2日报导,塞尔维亚是率先接种中国国药疫苗的欧洲国家之一,而当地一项研究显示,在150名平均年龄高于65岁的接种者中,多达29%在接种两剂国药疫苗三个月后,体内仍未有任何抗体,令学者质疑中国疫苗保护力不足。

负责该项研究的医生Olgica Djurkovic-Djakovic表示:“国药集团的疫苗没有足够的免疫原性,而且它对老年接种者的影响似乎特别小。”她又指,曾参与该研究的150人中,已有10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而另一个中东国家巴林,则在大规模接种国药疫苗后,确诊人数创新高,不得不转而准备帮民众补打辉瑞疫苗。阿联酋成员国中人口最多的杜拜,亦开始为已完整接种国药集团疫苗的民众重新接种辉瑞疫苗。

云南野象群进入昆明 吓得老人躲床底

近日,15头云南野生大象从西双版纳向北迁徙,至6月3日早上,象群已经抵达昆明市的晋宁区。

根据大陆官方微博账号“云南发布”,6月2日晚,这群野象现身晋宁区双河乡,当地高度戒备,封锁道路,还准备了几十吨香蕉、菠萝、粟米等引诱大象,希望它们从小路进深山。不过大象们也“挑食”,现场发现粟米都已被吃完,而香蕉和菠萝还有剩余。有人分析原因,因为菠萝皮硬,大象不想剥皮。

据陆媒报导,6月1日下午,在云南清水河村附近,大象群曾闯进山上一家康复院,有老人吓到躲在床底下。

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象群开始长途旅行,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在三千年前,这群象的祖先可能生活在中国北方。传说上古舜帝未做皇帝前,孝行感动上天,有象来帮助他耕田。河南省简称“豫”,就是人牵着象的形象。

历史学家Mark Elvin曾经写过一本中国环境史著作,名叫《大象的退却》,讲述大象因为人类活动与生态变化,从北方一路退到西双版纳的过程。这15头大象一路向北,是否想要光复祖先的失地?它们能走多远,还有待继续观察。

墨西哥惊现巨大天坑 每天扩大几十米 恐吞噬房屋

近日,墨西哥普埃布拉州一处农田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天坑。据法新社报导,5月29日,当地民众桑切斯(Sanchez)一家听到一声巨响,刚开始以为是雷击,但很快发现是附近农田的地面塌陷了,而且坑里还有地下水涌出来。

最初这个天坑直径只有10米左右,但每天它都在迅速扩大,第二天扩大到约30米宽,第三天扩大到60米宽,到第四天——即6月1日,已经扩大到80米左右。

社交媒体上传出的一段影片显示,两名男子刚靠近天坑不久,天坑突然塌陷扩大,吓得他们拔腿就跑。

目前天坑的边缘已经抵达桑切斯家的院子围墙,一家人担心房屋会被天坑吞噬,他们将无家可归。

当地政府已在天坑周围拉起警戒线,普埃布拉州州长巴博萨(Miguel Barbosa)表示,这个天坑将会继续扩大,直到当(坑中的)水停止施压,并指“现在最重要的是公共安全”。

事实上,世界许多地方都出现过天坑。2020年,俄罗斯北极圈内冻原带就曾发现有巨大的“天坑”,一度引起热议。《地球科学》杂志随后发布研究报告指,科学家操作无人机飞入“天坑”观测及探查,最终证实该天坑是由冻土层底部的甲烷爆炸造成的。

役情最前线https://bit.ly/2GoCw6Y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役情最前线】美军最高将领:谨防大国战争
【役情最前线】连十年逃离中国 北京老外跑四成
【役情最前线】无人机自主攻击 专家忧武器失控
【役情最前线】反习势力暗涌 北京严控一把手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中共国师出丑被刷屏 王毅举动惹疑
【新闻大家谈】中共洪灾施离间计 战狼赴美任大使
【秦鹏直播】美再发现中共核武库 台曝最大共谍案
【远见快评】地铁最后幸存者哭诉 惊悚电影再现
蓬佩奥:铲除共产主义 美国须重塑信仰道德
【财商天下】河南洪灾 事出有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