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后首个六四 中共禁悼 全港成维园

人气 4849

【大纪元2021年06月0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晓慧采访报导)“六四”32周年,中共治下“一国两制”的香港与澳门都禁止了“六四”烛光集会。在香港,当局更出动数千警员全城戒备,封锁维园,阻塞交通,甚至封闭所有从九龙到维园的过海隧道。当晚,大批市民仍然走上港九新界大街小巷,举起烛光或开启手机灯光悼念,让全香港都变成了“维园”。

警方表示,截至晚上10时,拘捕至少6人,涉“煽动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另至少12人被控违反“限聚令”。

2021年6月4日,警方以大量人手于各区巡逻及截查市民。图为铜锣湾时代广场有多名身穿黑衣的市民被截查及记录个人资料。(宋碧龙/大纪元)

邹幸彤被捕 表示将禁食悼念

《港区国安法》后第一个“六四”,港府以疫情为借口禁止维园集会。香港支联会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并上诉失败后,面对更为严峻的风险,在5月29日宣布取消集会。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表示,希望小心应对、步步为营,保持支联会的组织运作。

6月4日早上,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办公室附近被警方拘捕,警方指控她在社交媒体宣传或公布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违反《公安条例》。另有一名20岁张姓男子也被以同一罪名拘捕。

邹幸彤在6月3日接受多间媒体采访时表示,6月4日会以个人名义前往维园点起烛光,“维园的烛光是一种坚持”。她又说,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孤独地抗争,而维园的“六四”烛光对他们非常重要,是一种温暖。

在被捕后,邹幸彤透过律师表示,若今天无法点燃烛光,将禁食一天。

警方封锁维园 设路障堵隧道

警方宣布从下午2时开始封锁维园。在警方记者会上,有记者询问在封锁范围外穿黑衣、点烛光是否违法,港岛总区高级警司廖珈奇没有正面回应,称“好难确实告诉你”,相信市民对于是否继续参与已经禁止的集会“心中有数”。

警方还在从九龙到港岛的三个过海隧道设置路障,阻止市民前往维园。警员又截查前往港岛的车辆,造成隧道大塞车。

在过去31年的“六四”纪念日,维园的运动场上,总是挤满了参加集会的香港人。今年6月4日,警方安排每隔1.5米一个警员“霸占”场地封锁维园,引起社交媒体上一阵热议,“政府自己搞了个全港最大型悼念活动,这么多年来都未试过这样封。”“政府不是曲线,是直线悼念。”

2021年6月4日下午,警方为了防止市民进入,安排警员“占领”了维园。(大纪元合成图)

虽然当局始终不肯公开回应纪念“六四”是否违反“国安法”,然而亲共阵营不断以“国安法”威胁市民。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6月3日在电台节目中称,市民如果高喊“结束一党专政”,就有违反“国安法”嫌疑。市民如果有“共同意图”,即使分开在不同地点、不穿黑衣,也有违法嫌疑。

然而竞相表忠心的港共,似乎弄巧成拙。有团体将中共喉舌及梁振英32年前在报章上的言论复印放大,凸显他们近日言论的荒谬。

社民连摆设街站 引中共言论反击中共

下午4时许,社民连在铜锣湾附近摆设街站。社民连主席黄浩铭展示中共喉舌《文汇报》在1989年6月4日与5日对“六四”屠杀的报导,质问亲共人士“六四”是否假新闻?

黄浩铭又展示当年前特首梁振英登报的声明“强烈谴责中共血腥屠杀中国人民”。他说,澳门当局称“六四”集会中的“屠城”一词是“诋毁”中共,反问梁振英是否也在“诋毁”中共?

2021年6月4日,社民连在铜锣湾附近设置“六四”街站,呼吁市民签名支持社民连在囚人士,并展示当年前特首梁振英登报的声明“强烈谴责中共血腥屠杀中国人民”,反问梁振英是否也在“诋毁”中共?(宋碧龙/大纪元)
2021年6月4日,社民连展示中共喉舌《文汇报》在1989年6月4日与5日对“六四”屠杀的报导,质问亲共人士“六四”是否假新闻?(宋碧龙/大纪元)

环绕维园亮起烛光 悼念者说民主越来越近

虽然有大批警员在维园外截查市民,仍然有很多市民前往铜锣湾附近悼念“六四”。晚上8时许,大批市民环绕维园点燃蜡烛或举起手机灯光。有人高呼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也有大批市民在维园外的天桥上举起手机开启灯光。到场者都以不同方式悼念,有人用行为艺术,有人献花,有人唱歌,或者手持电子蜡烛、单张等。

警方在维园及附近铜锣湾一带多次举起黄旗、紫旗,警告市民违反“国安法”以及“限聚令”。

一名中年男士蔡先生身穿黑衣、带着黄色口罩来到维园外围,并随身播放纪念“六四”歌曲《民主会战胜归来》。

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喜欢这首歌,“好听”,每年都会到维园听。

被问到是否觉得香港民主越来越远,他说:“我觉得越来越近,从来都未试过那么近!”对于为何心存希望,他耸耸肩,说:“无破不立,我们破了局了。”

穿黑色衣物、手持电子烛光的邵先生表示,“如果这样(一点烛光)可以颠覆政权的话,只是证明这个政权有多脆弱。”

一位到维园外手持烛光拍照的女士表示,政府能够阻止她进入维园,但打压不了她的内心,她直言政权“做错事就心虚,越虚就越害怕”。

2021年6月4日,“六四事件”32周年,警方以防疫为理由禁止支联会在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入夜后,市民燃起烛光,亮起灯海。(宋碧龙/大纪元)

一名自称在北京中央政府大院长大,目前在香港工作的美国律师表示,“六四”的时候自己9岁,在北京读书,小学距离天安门只有1公里远。他回忆指当时“北京各种各样的人都很支持那些学生和平的请愿”,父母也曾经带自己去天安门广场,学校的老师也组织前去声援。他形容“六四”跟香港“占中”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公开说“六四没死人”的建制派,他形容是“政治傀儡”,并且“很同情他们”。他认为由于反对派已经消失,“建制派的人还有什么用?”从北京的角度,直接派人或者下命令就可以了,根本不再需要建制派。

对于维园被封锁,他表示“如果政府禁了(维园)大家就不来了,那香港就真的死掉了。”他说,“还是很多人在这(维园),有上千的警察在这,说明(集会)还在这里。”他更笑言“从公众守夜变成了警察守夜”,“他们(警察)虽然没有举蜡烛,但他们(身上的)牌子可都在闪。”他直言“他们这样做反而让大家关注这件事、记得这件事”,形容这是“会载入史册的事”。

警员教堂外戒备 陈日君枢机:不遗忘、不失望

另外,也有市民前往教堂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坑口圣安德肋堂主持弥撒。陈日君枢机在讲道中说,“我们不遗忘,我们不失望。”

2021年6月4日晚,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追思亡者弥撒讲道中讲到:“我们拒绝悲观,我们不会失望。”(陈日君枢机Facebook)

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早前宣布,6月4日晚上8时将在7间圣堂举办“追思亡者弥撒”。然而在6月3日,将要举办弥撒的多间圣堂外被人挂上诬蔑及恐吓横额,上面写着“邪教入侵信仰”、“教友慎防被累违国安法”等标语。

不过这不仅未能阻止教徒前往参与,反而还似乎起到了免费宣传的作用。

8点开始的弥撒,未到晚上7时,圣安德肋堂已经满座。在弥撒期间,有市民在圣堂外观看Facebook直播,或持蜡烛等候。圣堂外有大量警察戒备,一度冲进圣安德肋堂附近的公园驱散民众。

2021年6月4日晚,一名女子手持蜡烛在石硖尾圣方济各天主教堂门外悼念。(麦碧/大纪元)
2021年6月4日晚,在举行弥撒期间,有市民在圣安德肋堂外点亮烛光。(李善宇/大纪元)

未能入内的谭先生对香港的情况表示不乐观,香港可能有一日会像大陆一样拆教堂。然而他相信神会将人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未来将有审判。

前立法会议员及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也前来圣堂悼念。她表示,政府认为穿着黑衣拿着蜡烛就不行。她感叹政府“既可笑又可悲,到底在怕什么?”

港大学生会洗国殇之柱

维园集会之外,港大学生洗刷国殇之柱也是另一个延续多年的“六四”悼念传统。国殇之柱雕塑在香港主权移交前夕,1997年6月4日竖立在港大校园,刻有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征遭到血腥镇压的死难者。

2021年6月4日,港大学生承袭多年的悼念“六四”传统,洗刷国殇之柱。(宋碧龙/大纪元)

6月4日下午,港大学生会洗刷校内国殇之柱,并向“六四”死难者献花及默哀。活动没有受到警方干涉,正常进行。会长郭永皓表示,如今自由空间每况愈下,真相被淡化,更加要重提“六四”事件,守护历史真相。

大学四年级的吴同学说,今年第一次参与洗刷国殇之柱。如今社会气氛不同,更加要坚持政治表态的自由。

吴同学说,早上起床后听到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捕的消息,感到担心,觉得国殇之柱活动风险也会变大。不过他仍然坚持前来,“始终我觉得我行得直,站得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我会继续做,没有必要担心太多。”

在中文大学,也有学生在校园内民主女神像前献花悼念。中大学生会表示,有警察在中文大学港铁站附近截查市民。

贤学思政街头放映影片 召集人王逸战被捕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6月4日傍晚7时在旺角街头空地举办“六四”纪录片放映会,遭到警方包围清场,约8时召集人王逸战被捕。该组织也收到香港电检处的电邮通知,指如果继续放映可能会触犯法律,罚款20万港币。

警方在2021年6月4日晚多次举紫旗警告市民可能干犯《港区国安法》。(大纪元)

大批市民在旺角一带举起手机灯光“行街”,并在路边放置电子蜡烛悼念,张贴“自由”等内容的贴纸。有市民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警方举起紫旗,警告市民违反“国安法”。

各国驻港领事悼念六四 美国领事馆大楼遍布烛光

香港市民在全港各地举起烛光、灯光的同时,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也在入夜后亮起数百支电子蜡烛,围满整个领事馆大楼的窗边,场面壮观。

2021年6月4日入夜后,香港的美国领事馆窗口铺满蜡烛悼念“六四”。(余钢/大纪元)

欧盟、英国及澳洲驻港总领事馆,都上载了烛光图片悼念“六四”。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则上载了德文“Erinnerung(记忆)”,表示“六四”真相永远记忆在人民心里。

六四前重判民主派 支联会正副主席狱中悼念

维园集会在香港持续31年。去年“六四”前夕,当局首次禁止“六四”集会,同样以疫情为借口。然而“六四”当天,仍然有上万名市民进入维园集会,警方并未阻拦。当局其后控告26名民主派人士“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控罪。黄之锋等4人早前承认控罪,5月6日被判4个月至10个月不等即时监禁。

在今年“六四”前夕,多名民主派因为10.1游行被判前所未有的重刑。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与副主席何俊仁均被判18个月。

李卓人的社交网站专页6月3日发出他在狱中撰写的文字,其中提到:“香港人与‘六四’,从未如此接近。”李卓人呼吁市民在被人看得见的地方点亮烛光继续悼念“六四”。他早前还表示,今年会在狱中点起香烟代替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一如既往以支联会主席身份朗读宣言及唱《自由花》。

何俊仁的社交网站专页也发布了他预先录制的悼念“六四”影片,表示为争取自由入狱不后悔,虽然无法点燃烛光,但是心中有烛光。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支联会洗刷港大“国殇之柱”
组图:港支联会纪念六四 洗刷“国殇之柱”
国安法下首个“六四” 支联会:维园烛光不熄
温支联举办活动 悼念六四与维园烛光被灭二周年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横河观点】两岸CPTPP较劲 中共明摆着丢脸
【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