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高考还是大陆年轻人的出路吗?

人气 1968

【大纪元2021年06月08日讯】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开始了,比起考场内的考生,场外望眼欲穿的父母们仍然是更加备受煎熬。有网络视频显示,有不少父母在考场门口不约而同地祭拜,不管她(他们)是否真的信神,都期望自己的子女能获得某种护佑,如愿考取理想的大学

数十年前,高考曾被称为独木桥,是年轻人获取一份固定、体面工作的唯一出路,对更多农村青年来说,也是少有的摆脱命运的唯一途径。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高层跃跃欲试地要挑战美国、争夺霸主地位,但大多数中国大陆的年轻人,还是没法挣脱高考的牢笼,众多的父母更是把对子女的期望押宝在高考上。

2021年高考的报考人数达到了1,078万,连续第三年突破了千万,这样的数字也印证了,中国大陆的年轻人除了参加高考之外,其它的出路实际越来越窄了。

中国大陆的高考录取率逐年攀升,重点本科、一般本科和专科等的总体录取率已经达到了80%左右。当然,父母们都期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入重点本科院校,或至少是本科院校,起跑线的不同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未来的人生走向。

1,078万个家庭正在拚命争夺新的起跑线,另一波人则已经到了大学生活的终点线。909万大学毕业生即将毕业,却不得不面对更残酷的事实,他们中很多人将无法就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应该算拥有了驰骋职场的入场券,不过在中国大陆,大学毕业证书越来越不灵了。

大学毕业证书不再好用,无形中透漏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尴尬,这表明中国大陆经济含金量不高,而且连年造假的GDP数据也眼看着穿帮了。不但2021年毕业的909万大学生找工作难,2020年毕业的874万大学生中,还有多少仍然待业,又有多少很快就失业了,具体数字人们不可能知道,但他们的父母应该一清二楚。

尽管如此,2021年高考人数却还在创新高。人们明知大学毕业可能也没有工作,但除此之外,又有多少选择呢?

也许有不到10%的家庭可以考虑把子女送到国外,但另外超过90%的家庭中,大多数却没有这样的财力,只能望洋兴叹。当然,若出国留学的子女最终能够移民海外,算是大功告成;若毕业后不得不回国,与大陆的毕业生相比,求职似乎并无多大优势。

高考制度一直备受争议,甚至有人与科举制相提并论,实际完全不是一回事。古代人参加科举,基本为了入仕为官,只有佼佼者才能出线;今天的高考,不过想求得未来可能职业的证书,只能算是求生的一条路而已。

现在的中国大陆,若想走入中共的官场仕途,完全是另外的路子,从书本中完全学不到,只有在中共的官场中学会堕落,才能真正领悟;而学有所成的佼佼者们,或者也能把政治课背的滚瓜烂熟,对官场却很可能往往不得其门。求职越来越难,大学毕业生报考公务员也一直算是热门,不过最终的考取者大多早已内定,其他人都是陪榜罢了。

父母们若没有官场的门路,如今的国有企事业单位恐怕也难谋得差事,即使准备好了钱要上下打点,可能都送不出去;即使最终获得了编制,几年的工资或许都抵不上送礼的钱。外企、私企的些许宽松时代已经过去,仍能存活的老板们应该没有多少招人的计划。“躺平主义”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无奈的写照。

李克强说,2020年“实现1100万人以上城镇新增就业”,今年大学毕业生就有909万。因此,李克强不得不对求职的大学生说“希望你们有大志向,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出大事业”,或者“灵活就业”。

今天陪同高考的父母们,或许还体味不到几年后可能的境遇,如今也只能暂时先祈祷高考的好运了,至少不要成为高考录取暗箱操作的牺牲品。父母们应该大致也知道不得不面临很多的未知数,考场外的祭拜反映了他们的真实心态,生活在如今的中国大陆,谁又能知道未来如何呢?

很多情况下,父母们自己都没有多少选择,对孩子的期望就成了一种寄托,但现实却正在打破一个个家庭的梦想,眼看下一代仍然没有多少选择!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大陆高考日千万考生迎考 广州情况最特殊
重庆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5年至9年
北京收缴土地出让金 老百姓恐再被割韭菜
疑不满被解聘 复旦教师将院党委书记割喉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北京内乱加速 美英澳联盟四大趋势
【军事热点】台湾汉光军演 显示抗共决心
车评:柴油新动力 2021 Chevrolet Silverado LT Z71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