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高考還是大陸年輕人的出路嗎?

人氣 1966

【大紀元2021年06月08日訊】一年一度的高考又開始了,比起考場內的考生,場外望眼欲穿的父母們仍然是更加備受煎熬。有網絡視頻顯示,有不少父母在考場門口不約而同地祭拜,不管她(他們)是否真的信神,都期望自己的子女能獲得某種護佑,如願考取理想的大學

數十年前,高考曾被稱為獨木橋,是年輕人獲取一份固定、體面工作的唯一出路,對更多農村青年來說,也是少有的擺脫命運的唯一途徑。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高層躍躍欲試地要挑戰美國、爭奪霸主地位,但大多數中國大陸的年輕人,還是沒法掙脫高考的牢籠,眾多的父母更是把對子女的期望押寶在高考上。

2021年高考的報考人數達到了1,078萬,連續第三年突破了千萬,這樣的數字也印證了,中國大陸的年輕人除了參加高考之外,其它的出路實際越來越窄了。

中國大陸的高考錄取率逐年攀升,重點本科、一般本科和專科等的總體錄取率已經達到了80%左右。當然,父母們都期望自己的孩子能進入重點本科院校,或至少是本科院校,起跑線的不同很大程度上將決定未來的人生走向。

1,078萬個家庭正在拚命爭奪新的起跑線,另一波人則已經到了大學生活的終點線。909萬大學畢業生即將畢業,卻不得不面對更殘酷的事實,他們中很多人將無法就業。拿到大學畢業證書,應該算擁有了馳騁職場的入場券,不過在中國大陸,大學畢業證書越來越不靈了。

大學畢業證書不再好用,無形中透漏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尷尬,這表明中國大陸經濟含金量不高,而且連年造假的GDP數據也眼看著穿幫了。不但2021年畢業的909萬大學生找工作難,2020年畢業的874萬大學生中,還有多少仍然待業,又有多少很快就失業了,具體數字人們不可能知道,但他們的父母應該一清二楚。

儘管如此,2021年高考人數卻還在創新高。人們明知大學畢業可能也沒有工作,但除此之外,又有多少選擇呢?

也許有不到10%的家庭可以考慮把子女送到國外,但另外超過90%的家庭中,大多數卻沒有這樣的財力,只能望洋興嘆。當然,若出國留學的子女最終能夠移民海外,算是大功告成;若畢業後不得不回國,與大陸的畢業生相比,求職似乎並無多大優勢。

高考制度一直備受爭議,甚至有人與科舉制相提並論,實際完全不是一回事。古代人參加科舉,基本為了入仕為官,只有佼佼者才能出線;今天的高考,不過想求得未來可能職業的證書,只能算是求生的一條路而已。

現在的中國大陸,若想走入中共的官場仕途,完全是另外的路子,從書本中完全學不到,只有在中共的官場中學會墮落,才能真正領悟;而學有所成的佼佼者們,或者也能把政治課背的滾瓜爛熟,對官場卻很可能往往不得其門。求職越來越難,大學畢業生報考公務員也一直算是熱門,不過最終的考取者大多早已內定,其他人都是陪榜罷了。

父母們若沒有官場的門路,如今的國有企事業單位恐怕也難謀得差事,即使準備好了錢要上下打點,可能都送不出去;即使最終獲得了編制,幾年的工資或許都抵不上送禮的錢。外企、私企的些許寬鬆時代已經過去,仍能存活的老闆們應該沒有多少招人的計劃。「躺平主義」成為越來越多年輕人無奈的寫照。

李克強說,2020年「實現1100萬人以上城鎮新增就業」,今年大學畢業生就有909萬。因此,李克強不得不對求職的大學生說「希望你們有大志向,通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創出大事業」,或者「靈活就業」。

今天陪同高考的父母們,或許還體味不到幾年後可能的境遇,如今也只能暫時先祈禱高考的好運了,至少不要成為高考錄取暗箱操作的犧牲品。父母們應該大致也知道不得不面臨很多的未知數,考場外的祭拜反映了他們的真實心態,生活在如今的中國大陸,誰又能知道未來如何呢?

很多情況下,父母們自己都沒有多少選擇,對孩子的期望就成了一種寄託,但現實卻正在打破一個個家庭的夢想,眼看下一代仍然沒有多少選擇!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大陸高考日千萬考生迎考 廣州情況最特殊
重慶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5年至9年
北京收繳土地出讓金 老百姓恐再被割韭菜
疑不滿被解聘 復旦教師將院黨委書記割喉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嚴重 傳許家印突進京
【遠見快評】美軍將領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機?
【財商天下】滙豐與美脫鈎 嚮往「共同富裕」
【重播】美將領被曝祕通北京 五角大樓回應
【重播】美英澳首腦宣布技術共享 聯合抗共
【時事縱橫】美軍頭暗通北京 歐盟咨文強力抗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