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快速造芯”运动失败 成果几乎为零

人气 21766

【大纪元2021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宛综合报导)中国半导体行业重点企业“紫光集团”近日因资金链断裂被债权人逼迫进行破产重组,但这只是中共“快速造芯”运动中事与愿违的一个典型例子。

近年来,面对研发周期长、需要长期培养产业链的半导体行业,中共推出各种刺激政策,带动了中国的企业四处并购、挖取业界高端人才,希望通过资本密集和技术复制来走捷径、快速实现芯片国产化。但急功近利的作法下催生出的大量集成电路(IC)明星企业,几乎全都一个个的陷入停滞或废弃。

早在2014年6月,中共工信部就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导致中国上下出现“造芯”热潮。纲要明确给出了两个目标:1)2020年基本完成技术先进的集成电路产业体系;2)2030年产业总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半导体产业多年来一直是个技术高度分工协作的行业,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能掌握整个产业链的先进技术。比如,IC设计软件主要掌握在三家美国公司手中;半导体材料方面日本企业占绝对优势;晶圆代工是台湾企业台积电全球第一。而且,全世界半导体企业是经过了约60年的发展才走到今天的水平。

但是,《纲要》要求中国的半导体行业要“速成”到世界先进水平,并在中国建立全产业链,而采取的战略总结起来就是:政府方面给以资金和税收优惠等支持,企业则应大量引进业界的优秀人才、技术和资金。

就在《纲要》发布的同一年,中共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该基金在2019年公布的第一、二期募资金额约为3,000亿人民币(约合464亿美元),根据第一期基金实际带动社会融资额比例1:5的情况计算,大基金两期实际融资总额估计至少超过了1.5万亿人民币(约2,320亿美元)。

《纲要》和“大基金”推出后,中国各地一窝蜂涌现出数万家半导体相关企业。据中国商业查询平台“天眼查”的数据,以工商登记为准,截至2020年1月27日,中国有27万家企业的曾注册信息涉及到半导体业务。而其中有不少企业都是变更业务“转”到半导体行业的,这些企业原有业务从建筑、人力资源、生物医药行业到服装、水泥等,来源五花八门。

但是,这些新建立的半导体公司对中国IC自制率的提高贡献很小。根据IC Insights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9年,中国IC产量的自我市场满足率仅从15.1%增到了15.7%,6年时间仅增长了0.6个百分点。虽然IC Insights预测,该比率到2024年将达到20.7%,但相比《中国制造2025》关于中国IC自制率在2025年前达到70%的目标,差距仍然非常大。

在中共政策刺激下,中国的企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但是几年下来,有的如紫光集团四处并购导致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重组;有的则卷入商业窃案,被纳入贸易黑名单;还有多个项目拿到上百亿资金却一颗芯片也没造出来。一个个明星项目变成“垃圾”项目。

武汉弘芯”的“一场噩梦”

在诸多“垃圾”项目中,最轰动的莫过于“武汉弘芯”了。

“武汉弘芯”对外宣称是投资额1,300亿人民币(200亿美元)的项目,从2017年11月创立之后很快被武汉市列为明星项目,并连续两年被列入湖北省重大专项项目,因此先后从当地政府获得了上百亿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但是,到2020年7月,武汉市曝光了该项目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至此,“弘芯”还未生产出一颗芯片,就已变成“垃圾”,最终只留下了一个据报导不适合生产IC的工厂,以及一台已经被抵押给银行的艾司摩尔(AMSL)光刻机。

“弘芯”项目之所以引人关注,最主要就是因为它在2019年夏天“挖”到了一位在台湾半导体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台积电前运营长蒋尚义。他被台湾媒体称为是协助台积电打败IBM、完成从25微米到16纳米制程的关键人物。

但是,蒋尚义和他的研发团队进入“弘芯”后,却发现工厂设计有问题,而设备也未到位,根本无从研发和生产。虽然“弘芯”靠蒋尚义的关系买到了一台艾司摩尔光刻机,但该机器运抵之后不久就被“弘芯”抵押给了银行。

蒋尚义最终在2020年6月辞职离开。后来,蒋尚义在美国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弘芯”的经历真是“一场噩梦”。

不仅如此,据中国媒体披露,自2018年以来相继成立的珠海逸芯、云芯国际、湖北天芯、济南泉芯,也都是由“弘芯”的创建人曹山创立的,采用的模式和“弘芯”一样。

据法新社报导,“泉芯”从济南当地政府获得了高达598亿人民币(92亿美元)的资金,但建了两年,迄今连厂房都没有踪影。今年4月,该公司宣布停发全体员工工资,其中180人是从台湾挖来的工程师。

另据中国媒体统计,截至2020年11月,除了武汉“弘芯”和济南“泉芯”之外,中国还有至少5个百亿元投资的半导体项目先后停摆或陷入困境,包括南京德科码、成都格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陕西坤同半导体公司、贵州华芯通半导体公司和淮安德淮半导体公司。

三家大型存储芯片公司也陷入麻烦

中国在2016年成立的三家大型的存储芯片公司——福建晋华(JHICC)、合肥长鑫(CXMT)以及紫光旗下的长江存储(YMTC)近年来也相机陷入危机。其中,晋华和长鑫因挖角台湾企业工程师而卷入了商业盗窃案,晋华更是已被美国列入出口限制黑名单。

2016年,台湾的联华电子公司(UMC)与晋华达成合作协议,由晋华出资,联电将DRAM技术转移给晋华进行量产,技术由两家共享。

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起诉晋华、联电以及三名台湾人进行经济间谍活动,共谋窃取美国公司美光科技(Micron)的多项商业机密和专利。起诉书说,三名曾在美光工作过的台湾男子,在加入联电时窃走了美光的技术,想要转移给中国的公司福建晋华。美国司法部说,有九百多份技术机密和专利档案涉及被盗。

美国商务部2018年10月29日发布公告,将晋华列入美国限制出口的“黑名单”。公告说,晋华即将完成量产的DRAM技术,可能源自美国公司。

另外,据台湾媒体2021年4月份的消息,一位曾任职南亚科,后来被长鑫挖走的台湾工程师过年时返台后,被美光控告而被限制出境。

剩下一家长江存储,目前其母公司紫光集团因连续债券违约而面临破产重组。最近,两名美国共和党议员敦促美国商务部将长江存储加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理由是该公司与中共军方有关系。

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前十大芯片制造商中,台湾企业占四家,占据66%的市场份额;韩国两大制造商占据19%的市场份额,而中国最大的两家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和华虹半导体——合计占6%的市场份额。

中国国内的芯片制造能力仍然落后于需求。根据 IC Insight 的数据,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价值1,434亿美元,但国内生产仅83亿美元。

今年以来,由于芯片短缺严重,中国电子市场上出现了大量以次充好、以旧翻新的假芯片。据中国媒体报导,假芯片一直在中国市场流动,甚至已经形成造假流水线。但是今年的造假活动十分高调、无所顾忌,也反映出中国芯片缺乏的情况依然十分严重。@#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英特尔CEO:半导体产业将现10年荣景
抢占商机 韩国SK海力士扩增半导体代工业务
半导体领航发展 推升南科营收成长24%
建产学共创 台阳明交大:培育下世代半导体人才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