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2)特战准备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27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二章 特战准备

黄伟安尽管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得接受现实,就是自己的财产和儿子被人家掌握,也逐渐明白对方的后台是美国政府,这让黄伟安心里有所安慰。

目前局势诡谲、复杂,跟随主子可以做更大的官,捞取更多的钱财,可是如果不能平安落地,还是一场空。

经过反复衡量,决定跟吴伟光合作,但前提是不能威胁到他的自身安全。

好在吴伟光并不要求他做更危险、复杂的事情,只是提供情报,利用职权配合吴伟光他们的行动。

当然也许这也是改朝换代的投名状,如果仔细操作,既能顾及到眼前的安全,也可以为未来买好一张船票。

为了更加安全、有效地控制黄伟安,吴伟光将张素梅母子俩转移到了安纳塔汗岛,并通过中情局冻结了他们的账户资产,这样可以让黄伟安心里有所顾忌,不敢轻易翻脸。

安排完这一切,吴伟光赶回安纳塔汗岛,新的长途微型潜艇已经到货,岛上正在安排潜艇基地的建设,以及人员的培训工作。

老刘已经担任海岛部队的司令官,负责海岛的建设、后勤、人员培训,又从美军海军陆战队的退役军官中,聘用了几位高级指挥员分别担任特战队、陆战队、空军分队队长、副队长和教官,一个一千人规模的团建制的军队俨然成型。

但吴伟光心里清楚,这样的军队是无法和共产党正面对抗的,好在起初就没有做这样的打算。

建立这样的队伍就是为特种作战准备的,就是如此,还是充满了危险和困难。

为了让特种作战在大陆成功,就必须策反更多的党国内部人员,至少让他们作为旁观者,不助纣为虐。

回到安纳塔汗岛,让吴伟光有了回到家的感觉,前来迎接的有老刘,还有早几天到达的雷诺和黄子悦。

看到一身戎装的黄子悦已经洗去了公子哥的潇洒,成为一名陆战队员,吴伟光开心地笑了。

黄子悦本来就是香港的一个富家公子,因为参加街头抗议活动,被香港当局通缉,逃到台湾。

所以扮演一个公子哥就是本色演出,自然是形神兼备。

吴伟光低头和老刘耳语一阵,认为黄子悦作为一个普通陆战队员有点大材小用了,将他调到情报联络部门,从事情报收集工作。

老刘听完,也同意地点点头。

雷诺在旁边仔细打量了黄子悦说道:“太帅了,不适合啊!”

“你在说你吧!”吴伟光接着话题讽刺雷诺道。

“哈哈!你没看到我天天留着胡须啊,就是扮丑啊!”雷诺开心地解释道。

“每个地区有不同的情况,中国人是以貌取人的,小黄适合大陆地区的情报工作。”吴伟光下结论地说道。

黄子悦听到他们议论自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小黄,明天到情报组报到。”老刘下命令道。

“是!司令官。”黄子悦冲着老刘行了一个军礼说道。

老刘点点头吩咐黄子悦离开准备去了。

三个人向着直升飞机基地走去,今天是完成培训驾驶员的实战演练。

五架最新型的美式直升机停在停机坪,旁边各站着一位教官和两位飞行员,见到吴伟光他们过来,齐声高诵:“长官好!”

老刘摆摆手训话道:“稍息!”转向吴伟光说道:“请基地创始人吴先生训话。”

吴伟光整了一下卡其布军服,向着站列的飞行教官和学员们环顾敬了一个军礼。

“首先感谢教官们的工作,在较短时间内,为基地培训出合格飞行驾驶员。同时,同学们的努力,让你们成为合格的驾驶员,但是必须认识清楚,你们仅仅是合格,距离一个战士还有距离。未来我们面对的是凶残的敌人,需要你们成为最优秀的飞行员才能完成任务,听到了吗?”吴伟光严肃地训话,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听到了!”所有学员齐声喊道。

“好!开始实战演习。”吴伟光点点头说道。

空军队长一声令下,所有学员飞行员快步跑到直升飞机旁,攀爬阶梯进入驾驶室。

第一个科目是超低空飞行,五架直升飞机盘旋上空后,回转回来依次以十米高的飞行高度穿过演练教场。

装配这款直升飞机的目的是能够实行战场急救、运送物资和人员。所以必须具有超低空飞行能力,在十米高的空域可以利用地形掩护,避免被雷达系统发现。

之后是30毫米机关炮和火箭弹的实弹演习,五架飞机依次对半山坡的目标进行射击。

硝烟弥漫,火光耀眼,可以说这批培训过的飞行员和操作员基本掌握了这款直升飞机的操作。

由于配备这款直升飞机主要目的是战场急救、运送物资人员,所以减少了空对地、空对空导弹的配置。

吴伟光和雷诺拿着望远镜观看完学员们的实弹演习,向聘任的空军队长表示感谢,特地吩咐演习完后,要进行长距离、多种地形的超低空训练,为未来潜入大陆领空做好充分准备。

同时召开了陆战队、特战队教官和组长以上军官的会议,计划下一步的训练就是每个队员都必须掌握直升飞机机降技术,从而可以利用直升飞机完成长途运送兵力的任务。

虽然基地的各个兵种业已成型,但没有经过实战,没有碰到困难状态,所以对他们的战斗力,吴伟光还是不乐观。

“你快成了家里的妈妈了,担心顾虑太多。”雷诺看着冷眉紧皱的吴伟光说道。

“时局维艰,必须做到最好的准备,才能避免牺牲、损失。”吴伟光严肃说道。

“相信教官和学员们,他们一定能做到的。”雷诺宽慰着吴伟光。

两人在老刘带领下向着潜艇基地走去。

这款美军最新型的微型潜艇是专门为特种作战和水下情报收集设计的,可以长距离潜伏靠近,优良的静音功能让它可以躲避水下声呐的监测。

远远望去,这五艘黑黝黝的舰艇静静地停泊在船坞,像五只鲸鱼,狭长光滑,闪着金属特有的光芒。

每艘长度二十七米,可以一次运送五十人,装备远程鱼雷。当然配置这些潜艇的目的是远距离输送人员,进行爆破、袭击工作,所以没有配备水下导弹。

美军退役的潜艇教官向吴伟光三人介绍着潜艇性能,已经选拔出来的二十多位学员也异常兴奋地看着水上这神秘的武器。

在一间敞篷式的大仓库里,摆放着一架一比一的潜艇教学模型,这些学员将要在这个上边完成基本的课程操作,才能下海实习。

雷诺知道吴伟光购置这些武器的目的,但对吴伟光未来如何使用这些武器还是有疑问。

“John,你会使用这些武器攻击中共的军方目标吗?”雷诺小心地问道。

“为什么不呢?”吴伟光简单地回答道。

“啊!”雷诺大吃一惊,“John,你可知道你使用这些武器攻击军方目标的后果吗?”雷诺严肃地问道。

“知道啊!中共会认为是你们美军发动的袭击。”吴伟光微笑地回道。

“知道你还笑啊!你这是挑起两国战争的行为,这不是我们这个级别决定的,需要美国总统、国会的批准。”雷诺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哈哈!看把你急的。我当然会谨慎地使用的,不会让你丢乌纱帽的。”吴伟光看着雷诺轻松地说道。

“John,你一定要小心使用,而且未来的作战计划必须让我知道,这可不是刺杀几个警察、官员的事情。”雷诺并没有放心地追问道。

“放心,我一定向您汇报,并得到您的批准。”吴伟光认真说道。

雷诺舒了一口气,拍了吴伟光的肩头一下说道:“John,你现在兵强马壮了,可越来越不让我放心了。”

“哈哈!雷诺啊,你现在是官做得越大,胆越小了。”吴伟光调侃着说道。

三个人走出了大仓库,向着军营走去。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三三两两下操的学员见到他们都止步敬礼,雷诺感叹道:“刘司令官,这基地建设的不比美国军营差啊!”

“呵呵!这还要感谢你派来的那些美国教官,没有他们,我是干不来这些的。”老刘憨厚地一笑。

三人来到司令部营地,走进一个军营食堂,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布置餐桌。

吴伟光微笑地说道:“嫂子,辛苦你了。”

中年妇女抬头看到他们进来笑着说道:“哪里啊!你们回来了,给你们准备了一顿中餐,赶快洗手吃饭吧!”

老刘早已经把妻子从美国接到海岛,在军营食堂里帮厨。

餐桌上摆满了一碟碟中餐,有红烧焖鸡、西红柿炒蛋、红烧海鱼、排骨汤,看着吴伟光食欲大开。

雷诺早已经拿起一块鸡肉啃了起来,看到老刘妻子便调侃吴伟光起来:“John,啥时候把你的红颜知己也接到岛上啊?”

吴伟光没有理睬雷诺的调侃,低头大口吮吸着一碗排骨汤,啧啧有声。

突然吴伟光腰间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吴伟光拿起来接听,然后放下电话对老刘说道:“通知黄子悦,明天跟我去澳洲。”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许一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茬,总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听美国方面态度,但实际上让他转达美国方面的情况。
  • 共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为了不被消灭,开始大逃窜,谎称是北上抗日救国。但逃跑的路线却是西北的甘肃、新疆,而日军占占领的地区在东北。
  • 中国有位军事专家最后说了实话,美国就是不发展,中国军事实力赶上美国还要30年时间。但是美国不是不发展,而是突飞猛进地发展,新的隐形战机、第六代战机,中国、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侦测,也就没有办法防御。
  • 毛泽东和周恩来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亲爸爸,干下的卖国罪行,是中国历朝历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从和李作成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 但他对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开杀戒、残酷迫害。
  • 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国民政府坚守中华民族优良文化思想道德传统,重视文化教育,坚持用忠孝仁爱、仁义礼智信教育人民
  • 这个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险,而是未知的危险,不知来自何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