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二语:什么叫男人

作者:法中行
男人就是为世间道义之田撑起一片天空的人,为自己的家人之田撑起一片天空的人。(Depositphotos)
font print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男”由上“田”和下“力”组成,看字思义,一层意思就是用自己的力量托起一片田地,用自己的力量耕耘一方田地。就是说男人的责任是田,从而一家人都有了生存的来源和保障。

再往上延伸,“田”在道家有丹田之说,修道的人都知道,丹田是万法生成的来源之地,许多生命、玄妙也从丹田而来,因此“田”也可代指道、法。一言之,“男”人就是承载道义的人,用自己的生命和力量维护道义的人,为世间这方田地负责的人。

所以说,什么叫男人?就是为世间道义而贡献力量的人,为维护世间道义而存在的人,为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这方田园撑起一片天地的人。

西藏白教始祖密勒尊者在世间修道时,因穿着褴褛,形象落魄,而被路过的一群猎人嘲笑。猎人们说:“你的衣食真不成话,哪里像是人的生活啊!你就是替人家当佣人作工,也至少能吃得饱穿得暖。唉!唉!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你更悲惨更可怜的人了。”

密勒尊者说:“请你们不要这样说吧!我是人群中最殊胜难得的人。我遇见大译师玛律巴,得了即身成佛的口诀,住在寂静无人的山中,放弃今生的想念,修行禅定,成就三昧,名、闻、恭敬、衣、食、财、利,无一样能动我的心。因此我已经降伏了一切世间的烦恼。世上再没有比我更称得上男子汉大丈夫的人了。各位虽然生长在佛法鼎盛的国土中,但不用说修行了,就连闻法的心思都没有;你们这一辈子忙于犯罪作恶,入地狱惟恐不深,时间惟恐不长。像你们这样才真是世界上最悲惨、最可怜的人哩!我心里是经常安稳快乐的。”

我觉得密勒尊者为“男”人–男子汉大丈夫作了最好的注解。

从人的层面讲,道义是男人的责任,没有道义的男人不是真男子。整天为一些鸡毛丝的小事、个人得失、得理不饶人、不讲道德、不讲心性、为色为欲而活的人,精气神因此而耗损。

因为前世或前半生吃了一些苦,积了一些德而现在转化为很多钱财、或权势、或美貌等而狂妄、骄纵、任性,认识不清自己,这样的人活得窝囊,没有男人的气概,没有男人的智慧,没有男人的正气;而那些追求外遇或艳遇的人连自己的妻子和儿女都不能爱护的人更谈不上男人了。这些人得不到女人真正的尊重,得不到孩子的认可,只有自己感觉良好而已。

男人就是为世间道义之田撑起一片天空的人,为自己的家人之田撑起一片天空的人,男人的阳刚应该是天道刚健、自强不息的体现,善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不断去掉不好的习惯和思想,不断纯净自己的同时也是为世间的道德和美好做了最好的努力,也是为自己的孩子撑起一片道义的天空,是孩子心中的“神”。

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也正是我们男人追求和向往的“男”人的境界。@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马拉雅山历来是修炼人很多的地方,从古至今藏族人都是以农牧业为主,人们过着淳朴的生活,人人善歌善舞,除此之外,就是崇奉佛法。当时有个苦行修炼者叫密勒日巴(后来成为藏密白教的始祖),一天他在鸭隆地方的中腹崖窟中,宣讲大乘妙法。
  • 尊者一生的故事就像电影一样在众神面前放映,大家目不转睛看着人间,聚焦在西藏那片美丽草原上..
  • 他看见她的时候,是金秋,一所道观里。太原城外的大风吹着,吹过阡陌上的绿杨,落木萧萧,她囚居在密室内,泪落成河,流淌在地面的青花砖上,发出细弱的潺潺声。她的惊恐,不只是性命休戚相关,还因为她身陷囹圄,她是个落在绿林强人手上的良家女子。窗外,风吹起的萧飒之声,和父亲来烧香是七月流火的日子,如今,她从风声里听出了秋的凉意。与夏天的繁盛生机一起凉薄了的,还有她的此生,她那些,温柔的少女梦幻⋯⋯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民间俗语“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在现代社会可谓家喻户晓,当某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可能就是要准备去做坏事了。不过,按照这句话的意思,即“没有度量的人不能称为君子,不狠毒的人成不了大丈夫”,是不是感到有些别扭和不伦不类?因为前半句教导人们要有度量,是教人向善的;后半句却是教人向恶的,说什么成为大丈夫的人要狠毒。
  • 放筝图
    一个王朝的兴起与灭亡,可谓风云席卷,呼声震天。而寥寥几句的童谣,却唱出了一国兴起与亡国败象。平凡歌谣隐藏天机,是谁一眼将人事洞穿?
  • 左:(传)元 管道昇《苏蕙与璇玑图》(局部),哈佛大学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右:赵孟頫画像,清叶衍兰绘。(公有领域)
    “伉俪”是何意呢?“伉俪”和“贤伉俪”和都是敬称同一对象,那又怎么分辨其不同的使用时机或情境呢?
  • 三国风云,百年纷争,是后世津津乐道的话题。它可入诗,吟唱那“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慷慨悲歌;它可入词,弹奏那“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旷达情怀。它既是明辨博雅的《三国志》,跻身中华二十四正史;它也是荡气回肠的《三国演义》,成就明清小说的传世奇书。
  • 从古至今,梦境和人体奥秘是个探索不尽的话题。当人的肉身睡觉时,人的元神自由活动,远远拓宽了视野和空间范围。人的肉身做不到的事,当进入睡眠状态时,人的元神在另外空间,会做出迥然不同的事。
  • 在一个女权主义似乎位居主导地位的时代,父亲们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在对待孩子时表现得更加温柔和女性化,不能流露出一丝“有毒的阳刚之气”。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谴责竞争(每个人都该有一个参与奖杯)或“危险的”活动,比如冬季滑雪橇(小约翰尼可能撞上树!),或允许孩子在家附近玩耍而没有成人的监督(“他们可能会被绑架”!)。当我们试图将“有毒的阳刚之气”从社会中根除时,为什么我们希望父母,尤其是父亲,向他们的孩子强调竞争和冒险活动中的传统男性美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