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长江世纪洪水是人祸 江泽民难逃罪责

人气 506

【大纪元2021年07月05日讯】中共自3月底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仍继续将其撒谎事业进行到底。在第六十集《在挑战面前》中,提到了世纪之交的中国面临的两大挑战,一个是1998年夏天的“特大洪水”,一个是金融风暴。本篇说说“特大洪水”背后的真相。

洗脑片中称,1998年夏天,中国遭遇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长江、嫩江、松花江发生超历史记录的特大洪水,珠江流域的西江和福建闽江也一度发生大洪水,受灾人口达2.3亿。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中共下令让30多万官兵参与抗洪,“党中央高度关注灾区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切身利益。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抗洪一线指挥”,而亲临一线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则叫嚣:“我们要坚决地坚持到底,坚持奋战,坚持再坚持,我们就一定能够最后取得最后的胜利。”

事实上,虽然洗脑片和之前的所有中共新闻媒体统一口径,称此次洪水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但但许多水利专家们却认为,这场洪水本身其实并不算“特大”。

要知道,衡量一场洪水大小的重要标准是最大洪峰流量。根据当年长江宜昌水文站的观测资料,此次洪水期内最大洪峰流量是8月16日出现的63,600立方米/秒,略大于宜昌站5年一遇的洪水流量60,300立方米/秒,但远未达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72,300立方米/秒,因此,专家认为此次洪水应该属于“小洪水”。

然而出乎水利专家们预料的是,这次洪灾却意外的酿成“高水位,重灾情”。长达两个多月之久的灾难过去后,官方的内部统计证实:洪水受灾人口近4亿,死亡近5000人,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亿元。

为什么会这样?显然,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原因是人祸,正是因为江泽民下令要严防死守,拒不分洪,才导致损失惨重,江泽民,才是这场世纪洪水的罪魁祸首。

江为何拒绝分洪?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述,1998年8月6日,长江上游第四次洪峰将到达湖北宜昌。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和省长蒋祝平联合呈上了启用荆江分洪区的请示报告。中午12时,沙市的水位已经达到44.68米。按照国务院专门制定的长江防洪计划,一旦沙市的水位达到44.67米,荆江分洪区就必须开闸分洪。分洪是利用分蓄洪区减轻洪水危害,是成本最低的防洪办法。

8月17日9时,沙市水位上升到历史最高水位45.22米,比1954年的最高洪水位高出0.55米。在1954年特大洪水期间,荆江分洪区曾被三次启用,使最高洪水位减低了0.96米。专家分析,如果1998年利用荆江等分蓄洪区分洪,应能取得同样的效果,将8月17沙市的历史最高水位45.22米降至44.26米。倘若如此,则长江水位就不会在荆江河段造成如此紧张的洪水险情。

然而,对于湖北高官请求分洪的报告,江泽民置之不理,反而下令要“坚决严防死守,确保长江大堤安全”。究其原因是江当时相信了在中南海走红的一位易学先生透露的“要保龙脉”的“玄机”。江相信如果从荆江分洪区分洪,主动决堤,就等于挖断了自己的“龙脉”。坊间传说,江是水中的蛤蟆精托生,蛤蟆离不开水,江嗜水也是出了名的。此外,1998年是虎年,正是江上台近10年的第一个本命之年。因此,江下令严防死守,决不可主动开闸泄洪。

中共虽然号称“无神论”,但其实党内很多高官非常相信风水,求神问卜的不计其数,这些年来落马的高官的官方措辞中已提及不少,至于江泽民本人信风水、阴阳、命理,在中共内部并不是秘密。因此,为了自己的高官厚禄,江宁可牺牲老百姓的性命,也要保住自己所谓的“龙脉”。

龙脉造成巨大损失 江中南海高歌

在江的压力下,包括总理朱镕基在内的中共各级高官,只得硬着头皮执行江的指令,对外欺骗老百姓说是泄洪会造成更大经济损失。但真相却是这次洪水期间,荆江分洪区的居民曾3次全部撤到安全地带,为分洪做好了充分准备。

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洗脑片中所说的“党中央高度关注灾区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切身利益。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抗洪一线指挥”真真是颠倒黑白。

为了自身利益,江亲自赴抗洪一线;为了自身的利益,江不断下令增派军队和武警,还指示各级官员务必增派人力物力严防死守大堤。据水利部门统计,仅长江沿途调动官兵及民工就达7,000万人次以上,投入财力物力100亿人民币,但并没有收到成效。

从8月1日到8月5日,长江嘉鱼县排洲段、九江段、江心洲等处先后溃堤,8月7日,长江主干堤决口。洪水决堤,造成了数万人的死亡和上百亿的财产损失,但真实的数字到底是多少,迄今为止仍是一个谜。

而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亿万民众在洪水围困中苦苦挣扎之际,江泽民却邀请电影艺术家们在中南海开派对。江自言这是其“心目中的开心一刻”。兴奋之际,江还和众人唱起了《大海啊,故乡》。江的心里哪有老百姓的死活?

洪水过后,在当年12月举行的第七届河流泥沙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原水利部长、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杨振怀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损失原因时认为,未按原规划使用分、蓄洪区,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可惜,这样的说辞是无法见诸于中共的报端的,否则中共如何隐瞒自己的罪恶?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江指示媒体进行全面掩盖,官员们统一口径、统一上报人员死亡及财产损失的数据,将统计数据缩小到最低限度。人员死亡与财产损失,实际情况是官方报导的五十倍以上。就这样,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说辞下,如此惨重的人祸仿佛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江的罪责被完全掩盖过去。

更为可笑的是,擅长把坏事变成“好事”,把自己造成的巨大灾难,变成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机会的中共,还将这场前所未有的洪水灾难作为显示江“英明形象”的机会,他在长江大堤上的演讲就是“党中央高度关注灾区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切身利益”的具体体现。中共还借此机会为“江核心”造舆论,并借外国报刊之口,继续吹捧江。一代祸国殃民的党魁由此逐渐攀上了权力的最高峰,也为中共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专家分析长江洪灾及应对之道
长江水患 湖南长沙3万多人无家可归
《江泽民其人》连环图(54)
【有冇搞错】长江水患为何严重?三峡大坝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