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子监狱外 年轻妇女为何戴孝喊冤?

冤狱仅2月 法轮功学员付贵华猝死 家属控诉

人气 1266

【大纪元2021年08月01日讯】“如果我早一天见到我母亲,她可能不会死。”7月26日,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大门外,一名年轻妇女戴孝喊冤。

女子的母亲名叫付贵华。女儿说:“妈妈是善良的人,就因为她有信仰,就因为她炼法轮功,就被判七年半。到你们监狱不到两个月人就没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我一直奔波在各个部门要求会见,你们一直不让见。我找过法制科;我找过狱政科;我找过监狱管理局;我找过(监狱)会见室;我找过(监狱)纪检委。你们是否还认识我?”

付贵华出生于1966年,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居民,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今年2月,她又被非法判刑7年半,5月27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7月25日晚突然死亡。

诡异的是,就在7月24日,付贵华的家属还给监狱打电话谈会见的事,接电话的人根本未提付贵华身体有问题。不仅如此,之前狱警高阳还称,付贵华身体特别健康,让家人不要担心。

此外,当付贵华被送入医院“抢救”时,监狱和医院阻挠其家属探视;在她离世后,监狱依旧阻止家人见遗体。

此种“活不让见人,死不让见尸”的情况令死者亲属质疑,付贵华是非正常死亡,监狱要掩盖什么?

活不让见人

据明慧网7月31日报导,2021年7月25日晚8点左右,付贵华的家人接到电话通知,称付贵华病危,正在抢救。打电话的是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副监区长高阳和周姓女警。周警察称,付贵华的病情是肝硬化与呼吸道阻塞,现在公安医院(即新康医院,监狱被关押人员住院处)住院部。

当付贵华的家属赶到医院大门口时,高阳和周姓女警拦着家人,称监狱领导不让他们见付贵华,并拒绝透露领导是何人。双方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从医院里打出电话,称付贵华已经去世了,就在晚上9点48分。然而,付贵华家人看到,当时手机显示的时间是9点18分。家人质疑时间不对,电话里的人马上改口称,人是8点18分死的。

死不让见尸

付贵华的家人要求马上见到死者,高阳联系后称,监狱领导还是不让见。在家人的坚持下,他们见到了黄姓主治医生,医生称:付贵华当天下午四点多被人搀扶着送到医院,她当时的症状是吐血,人是清醒的。

付贵华的女儿要见遗体。黄医生说:不是不让你见,你看吐了一大摊血得收拾收拾,得擦擦血呀再让你上去见。家人表示,流血也要见,尸体不是在楼上吗?那就领我们去见吧。黄医生吓得往后退,跑楼上去了。

付贵华的女儿想趁机上楼,高阳抱着她的腰,不让她上去。付女质问高阳:大夫都让我见你为什么不让见?高阳和监狱方联系,监狱打过电话来称:大夫没说让见。

将近午夜时,监狱狱政科的赵姓警察告诉付家人,遗体已送到了朝阳沟殡仪馆,付的家属又赶到殡仪馆,工作人员称,看遗体须由警察拿着警官证带领看,可是之前赵某称得有介绍信等。

家属联系赵某,他称要跟领导请示,过一会儿又称领导不让见,最后称第二天早上8点半到殡仪馆处理这事。

7月26日早晨六点多,付贵华的家人到监狱外面烧纸、摆花圈喊冤。有一个人从监狱大路开车过来,要从花圈上面压过去,还有个男子从监狱里面出来威胁称要报警抓人等。

上午11点多,监狱狱政科的曹姓科长和两个狱警才到达殡仪馆,曹科长态度蛮横,他声称,只允许直系亲属见。

在场家属强烈要求:我们必须都得见,你们已经耽误与死者活着时的最后一面,人去世了还不让见,你们得负责。

曹科长打了一通电话后改口称,少点人见,你们情况特殊。

家人问:就是因为人死在监狱特殊才不让所有家人见的吗?

过了一会儿,曹科长又称:只能五个人见,不能带手机、不能拍照、不能录像。家人不同意。

曹某问:你们照相是为啥?家属回应:你不让照相、录像是不是死亡原因有啥问题呀?曹某坚决不让见。

无奈之下,家属最后放弃看遗体,监狱方面自始至终都在推、拖、欺骗。

家属控诉

7月26日下午,付贵华家人到吉林省女子监狱找驻监检察官,门卫联系不到检察官;他们再到信访办公室,那里也不给联系。家人就在大门外站着,向工作人员控诉监狱的恶行。

付贵华的女儿披露,付贵华在女子监狱的近两个月里,监狱一直阻挠她与其母会见。

法制科通知付的女儿,八监区的监区长钱伟说的“不能见,见就打破规矩了”。她质问:那是什么规矩?谁订的?钱伟在我妈死亡的这件事上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为什么极力阻挠我和我妈的会见?“是不是(监狱)里面的迫害升级了,我妈不‘转化’,你们对我妈下死手了?八监区到底是什么地方?”

根据明慧网多篇报导曝光,吉林女子监狱八监区的狱警利用杀人犯、毒贩等人充当“包夹”,派她们在日常生活中看管同监舍的法轮功学员,指使其严苛对待法轮功学员,包括侮辱及肉体折磨,以达到迫使其放弃信仰,即所谓“转化”的目的。

有的“包夹”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代表政府,你们是政府的敌人。杀人犯李明华曾放狠话称:“政府有指标,打死也没事”。

2019年,钱伟被调任八监区任监区长后,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包括禁止睡觉、吃饭、洗漱、关“小号”等。

付贵华一家的遭遇

付贵华女士在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1996年6月,付贵华看完法轮功的指导著作《转法轮》一书后,所有病都不药而愈。不仅如此,她按照大法的要求,逐渐放下怨恨心等不好的心,善待他人,自己也更加快乐,整天乐呵呵的。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镇压法轮功,付贵华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从此,苦难、威胁、至亲分离、酷刑、绑架、判刑等梦魇缠绕着善良的一家人。

2001年,为了躲避中共迫害,付贵华被迫离开两个年幼的孩子,与丈夫流离失所长达10年。

2013年6月3日,付贵华被劫持到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在黑屋子里遭到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和警察吕明选的持续殴打,她被打得全身发抖。

付贵华后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吉林女子监狱备受折磨,体型严重佝偻,身高由一米六五缩短至一米五五,双腿、双脚严重浮肿。当时她的两个女儿在外面为母申冤,反被农安县政法委等打击报复。

2019年8月,付贵华、其女于健莉、两个女婿、亲家等7个家庭成员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2021年2月,付家7人分别被判刑7年至7年半,其中于健莉被非法起诉的所谓“罪名”之一是她在海外网站发表过揭露母亲被迫害的文章及重新修炼的严正声明。

于健莉的妹夫孟祥岐自1998年起修炼法轮功,他曾说:“正因为法轮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神奇功法,使我的道德、学习和身体健康都得到了极大提升,处处与人为善,对国家、社会、家庭和个人来讲,都有极大的益处,同时也有利于社会稳定,百姓安乐。”

然而,这样一位好青年却在16岁时被非法劳教二年,期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后又被非法判刑,青春年华被冤狱吞噬。

付贵华一家的遭遇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22年来,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投入冤狱,只因他们坚守“真、善、忍”,而他们的亲人在所谓“依法治国”的国度却上告无门,反被株连。

今天,站在中共监狱的大门外,付贵华的女儿向高墙内喊话:“到底什么叫‘转化’?为什么要‘转化’?用什么方式‘转化’?你们可能不认识付贵华,不关心她的死,但是她的死对你们不是一个触动吗?”“如果你们但凡还有一点良知,一点善念,你们停止吧。不要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明慧原文:长春付贵华入狱不足两月猝死 疑点重重

文字整理:俞音;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调查线索:吉林女子监狱涉嫌活摘器官
亲历者谈吉林女子监狱医院的黑幕
吉林女子监狱叫嚣:政府有指标 打死也没事
长春14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一人被迫害离世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