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子監獄外 年輕婦女為何戴孝喊冤?

冤獄僅2月 法輪功學員付貴華猝死 家屬控訴

人氣 1266

【大紀元2021年08月01日訊】「如果我早一天見到我母親,她可能不會死。」7月26日,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大門外,一名年輕婦女戴孝喊冤。

女子的母親名叫付貴華。女兒說:「媽媽是善良的人,就因為她有信仰,就因為她煉法輪功,就被判七年半。到你們監獄不到兩個月人就沒了。兩個月不到的時間裡,我一直奔波在各個部門要求會見,你們一直不讓見。我找過法制科;我找過獄政科;我找過監獄管理局;我找過(監獄)會見室;我找過(監獄)紀檢委。你們是否還認識我?」

付貴華出生於1966年,長春市農安縣燒鍋鎮居民,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今年2月,她又被非法判刑7年半,5月27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7月25日晚突然死亡。

詭異的是,就在7月24日,付貴華的家屬還給監獄打電話談會見的事,接電話的人根本未提付貴華身體有問題。不僅如此,之前獄警高陽還稱,付貴華身體特別健康,讓家人不要擔心。

此外,當付貴華被送入醫院「搶救」時,監獄和醫院阻撓其家屬探視;在她離世後,監獄依舊阻止家人見遺體。

此種「活不讓見人,死不讓見屍」的情況令死者親屬質疑,付貴華是非正常死亡,監獄要掩蓋什麼?

活不讓見人

據明慧網7月31日報導,2021年7月25日晚8點左右,付貴華的家人接到電話通知,稱付貴華病危,正在搶救。打電話的是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副監區長高陽和周姓女警。周警察稱,付貴華的病情是肝硬化與呼吸道阻塞,現在公安醫院(即新康醫院,監獄被關押人員住院處)住院部。

當付貴華的家屬趕到醫院大門口時,高陽和周姓女警攔著家人,稱監獄領導不讓他們見付貴華,並拒絕透露領導是何人。雙方僵持了一個多小時後,從醫院裡打出電話,稱付貴華已經去世了,就在晚上9點48分。然而,付貴華家人看到,當時手機顯示的時間是9點18分。家人質疑時間不對,電話裡的人馬上改口稱,人是8點18分死的。

死不讓見屍

付貴華的家人要求馬上見到死者,高陽聯繫後稱,監獄領導還是不讓見。在家人的堅持下,他們見到了黃姓主治醫生,醫生稱:付貴華當天下午四點多被人攙扶著送到醫院,她當時的症狀是吐血,人是清醒的。

付貴華的女兒要見遺體。黃醫生說:不是不讓你見,你看吐了一大攤血得收拾收拾,得擦擦血呀再讓你上去見。家人表示,流血也要見,屍體不是在樓上嗎?那就領我們去見吧。黃醫生嚇得往後退,跑樓上去了。

付貴華的女兒想趁機上樓,高陽抱著她的腰,不讓她上去。付女質問高陽:大夫都讓我見你為什麼不讓見?高陽和監獄方聯繫,監獄打過電話來稱:大夫沒說讓見。

將近午夜時,監獄獄政科的趙姓警察告訴付家人,遺體已送到了朝陽溝殯儀館,付的家屬又趕到殯儀館,工作人員稱,看遺體須由警察拿著警官證帶領看,可是之前趙某稱得有介紹信等。

家屬聯繫趙某,他稱要跟領導請示,過一會兒又稱領導不讓見,最後稱第二天早上8點半到殯儀館處理這事。

7月26日早晨六點多,付貴華的家人到監獄外面燒紙、擺花圈喊冤。有一個人從監獄大路開車過來,要從花圈上面壓過去,還有個男子從監獄裡面出來威脅稱要報警抓人等。

上午11點多,監獄獄政科的曹姓科長和兩個獄警才到達殯儀館,曹科長態度蠻橫,他聲稱,只允許直系親屬見。

在場家屬強烈要求:我們必須都得見,你們已經耽誤與死者活著時的最後一面,人去世了還不讓見,你們得負責。

曹科長打了一通電話後改口稱,少點人見,你們情況特殊。

家人問:就是因為人死在監獄特殊才不讓所有家人見的嗎?

過了一會兒,曹科長又稱:只能五個人見,不能帶手機、不能拍照、不能錄像。家人不同意。

曹某問:你們照相是為啥?家屬回應:你不讓照相、錄像是不是死亡原因有啥問題呀?曹某堅決不讓見。

無奈之下,家屬最後放棄看遺體,監獄方面自始至終都在推、拖、欺騙。

家屬控訴

7月26日下午,付貴華家人到吉林省女子監獄找駐監檢察官,門衛聯繫不到檢察官;他們再到信訪辦公室,那裡也不給聯繫。家人就在大門外站著,向工作人員控訴監獄的惡行。

付貴華的女兒披露,付貴華在女子監獄的近兩個月裡,監獄一直阻撓她與其母會見。

法制科通知付的女兒,八監區的監區長錢偉說的「不能見,見就打破規矩了」。她質問:那是什麼規矩?誰訂的?錢偉在我媽死亡的這件事上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她為什麼極力阻撓我和我媽的會見?「是不是(監獄)裡面的迫害升級了,我媽不『轉化』,你們對我媽下死手了?八監區到底是什麼地方?」

根據明慧網多篇報導曝光,吉林女子監獄八監區的獄警利用殺人犯、毒販等人充當「包夾」,派她們在日常生活中看管同監舍的法輪功學員,指使其嚴苛對待法輪功學員,包括侮辱及肉體折磨,以達到迫使其放棄信仰,即所謂「轉化」的目的。

有的「包夾」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代表政府,你們是政府的敵人。殺人犯李明華曾放狠話稱:「政府有指標,打死也沒事」。

2019年,錢偉被調任八監區任監區長後,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包括禁止睡覺、吃飯、洗漱、關「小號」等。

付貴華一家的遭遇

付貴華女士在修煉法輪功前體弱多病,1996年6月,付貴華看完法輪功的指導著作《轉法輪》一書後,所有病都不藥而癒。不僅如此,她按照大法的要求,逐漸放下怨恨心等不好的心,善待他人,自己也更加快樂,整天樂呵呵的。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鎮壓法輪功,付貴華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從此,苦難、威脅、至親分離、酷刑、綁架、判刑等夢魘纏繞著善良的一家人。

2001年,為了躲避中共迫害,付貴華被迫離開兩個年幼的孩子,與丈夫流離失所長達10年。

2013年6月3日,付貴華被劫持到農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在黑屋子裡遭到國保大隊隊長唐克和警察呂明選的持續毆打,她被打得全身發抖。

付貴華後來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吉林女子監獄備受折磨,體型嚴重佝僂,身高由一米六五縮短至一米五五,雙腿、雙腳嚴重浮腫。當時她的兩個女兒在外面為母申冤,反被農安縣政法委等打擊報復。

2019年8月,付貴華、其女于健莉、兩個女婿、親家等7個家庭成員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2021年2月,付家7人分別被判刑7年至7年半,其中于健莉被非法起訴的所謂「罪名」之一是她在海外網站發表過揭露母親被迫害的文章及重新修煉的嚴正聲明。

于健莉的妹夫孟祥岐自1998年起修煉法輪功,他曾說:「正因為法輪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神奇功法,使我的道德、學習和身體健康都得到了極大提升,處處與人為善,對國家、社會、家庭和個人來講,都有極大的益處,同時也有利於社會穩定,百姓安樂。」

然而,這樣一位好青年卻在16歲時被非法勞教二年,期間遭受了種種非人折磨,後又被非法判刑,青春年華被冤獄吞噬。

付貴華一家的遭遇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22年來,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投入冤獄,只因他們堅守「真、善、忍」,而他們的親人在所謂「依法治國」的國度卻上告無門,反被株連。

今天,站在中共監獄的大門外,付貴華的女兒向高牆內喊話:「到底什麼叫『轉化』?為什麼要『轉化』?用什麼方式『轉化』?你們可能不認識付貴華,不關心她的死,但是她的死對你們不是一個觸動嗎?」「如果你們但凡還有一點良知,一點善念,你們停止吧。不要讓這樣的悲劇再發生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

明慧原文:長春付貴華入獄不足兩月猝死 疑點重重

文字整理:俞音;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調查線索:吉林女子監獄涉嫌活摘器官
親歷者談吉林女子監獄醫院的黑幕
吉林女子監獄叫囂:政府有指標 打死也沒事
長春14名法輪功學員被枉判 一人被迫害離世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直接發力 江曾勢力遭重創
【時事縱橫】台灣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門叫囂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橫河觀點】兩岸CPTPP較勁 中共明擺著丟臉
【財商天下】中共申請CPTPP 澳洲來硬的
【新聞大家談】廖天琪:德大選後對華關係有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