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蔬菜箱”因疫崛起 或成市场新蓝海

小瓢虫农场有机作物相当多元,适合推广蔬菜箱。(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疫情下爆红的“蔬菜箱”,近三个月几乎成了许多家庭的急救箱,习惯上菜市场的家庭主妇,开始品头论足各地农场蔬菜箱的品质与价格;过去多属小众市场的有机或安全农产商品,在全球疫情趋缓后,是否仍受到消费者青睐?亦或与市场进一步磨合,有机会以“蔬菜箱2.0版”之姿抢攻新客群,成为明日市场新蓝海?

有经营数十年经验的合作社或小农仍看好,认为新客户可以加入成为友善耕作的推手。但多数业者认为“蔬菜箱”并非摇钱树,因利润被物流瓜分,在疫情严峻下,“每送出一箱,就能安民众的心”,纯粹是服务!至于未来蔬菜箱仍难以取代店面的消费。

全联超市蔬菜柜近年也引进许多有机与安全蔬果。
全联超市蔬菜柜近年也引进许多有机与安全蔬果。(黄玉燕/大纪元)
里仁门市经营有机蔬果,疫情期间扩大北中南处理场。
里仁门市经营有机蔬果,疫情期间扩大北中南处理场。(黄玉燕/大纪元)
原民高山区蔬菜箱在疫情期间也爆红,深受消费者喜爱,赞CP值超高。
原民高山区蔬菜箱在疫情期间也爆红,深受消费者喜爱,赞CP值超高。(黄玉燕/大纪元)

而这次意外介入蔬菜箱市场的部分县市农会,认为可以“复制”蔬菜箱概念,带动其他农产品的商机,只要把握这次新加入的客户,这或许能成为一种现代消费的新趋势。

此外,在国家推动农业永续的进度上,行政院终于今年5月26日通过的“食农教育法”草案。若能顺利通过本次立院会期,将为台湾安全农业发展打下基石,对于环境永续以及民众的饮食文化的改变,将更上一层楼。

蔬菜箱先驱  “主妇联盟”从一蓝菜开始

讨论市场新宠儿蔬菜箱,可以从台湾最老牌的“主妇联盟消费合作社”一篮菜说起,经营20年岁月、累积4万名经常采购一篮菜的客户,其中秘诀是“不能挑菜!”

20年前,友善种植概念在台湾并未普及,参与无毒、有机耕作的农夫很少,当时为支持农民减用化肥及农药,主妇联盟环保基金会揪集100多个家庭,以“共同购买”方式直接向农民订购米与葡萄;2001年成立消费合作社,从2千位社员开始,首先推出”一篮菜”的服务。

刚开始一篮菜的作物品项不多,农夫也尚在摸索栽种技术,送来的菜上面还有虫,社员因此经常吃到“蕾丝菜”。如今有上百位农友及小农场加入供货,每一篮约有4至8样菜,经过硝酸盐检测,残留量最低的菜就可入篮。

主妇联盟表示,合作社经营方式分“一篮菜”及“架上蔬菜”,为闭锁式的消费型态,买一篮菜的社员可以打9折,透过价格差异逐渐累积基本客群后,就可预估每周所需菜量;新进货的菜优先供应一篮菜,剩余的菜就上架,这样每个人收到的一篮菜,有可能会不同。

一篮菜的内容物经常随着季节作物而变化,合作社表示,必须要让社员了解与接受“有什么菜、就吃什么菜”,因为一旦开放挑菜,工作会变得非常繁琐;若社员不知如何烹调或变化,合作社就提供各式教学食谱。

近年因网购宅配兴起改推“蔬菜箱”,一向属小众市场的商品,在疫情期间需求量大爆发,同期也增加许多新社员,这对准备20年的合作社而言,无须有大的改变。

合作社指出,居家上班变多,部分社员自煮需求增加,购买频率也增加,与去年同期相比,整体需要求量翻了数倍;加上部分契作农民本来供应学校、餐厅的蔬菜需要转单,也刚好接上了许多新社员的需求。

长期采购一蓝菜的社员林小姐说,这次疫情各地都推出蔬菜箱,看来看去还是合作社的一篮菜CP值最高;她说,很早就认同友善耕作的理念,如果用买菜钱就可以支持农夫、让环境更永续,其实非常划算!

有机知名通路  蔬菜箱纯为服务

有机通路里仁商店4年前推出蔬菜箱,是专为离门市较远,但想吃有机蔬菜的顾客推出的服务。里仁公司行销部门表示,蔬菜箱要注意的细节很多,如纸箱容易闷,必须挑选耐放品种、包装后必须在 -5°C 至10°C的冷藏区预冷等待物流,还需搭配全程低温冷藏车队;近期天候高温、大雨,雨后叶菜产量少、含水量高不耐储放等等,都是蔬菜箱的挑战。

疫情期间,里仁蔬菜箱订单增加10倍以上,遇上物流塞车问题,蔬菜箱内容只能多以菇类取代。为应付突然暴增的订货量,里仁从一处云林蔬菜供应点,增加到北中南共 3 个供应点。

因疫情在家工作,第一次订购里仁蔬菜箱的陈小姐说,虽然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菜,但就当作是练习厨艺的机会,未来有需求仍会购买蔬菜箱。

蔬菜箱安全稳定  有机小农争取认同

几十年前台湾有机蔬菜通路并未建立,小瓢虫有机农场可说是蔬菜箱的先行者。创立者巫建旺说,那时蔬菜箱是因环境所逼的产品,因没有通路,他只好把有机农作宅配给北至基隆、南至屏东的客人;直到近年多集中台中地区,才由农场自行宅配。

巫建旺认为,蔬菜箱适合小农场经营,以他自己的模式来说,他会要求客户在订购前先到农场走走,认识生产食物的农夫与环境。“客人固然是来消费蔬菜,但慢慢的就会变成是在支持一种,他们也觉得值得的生产方式。”

农场与客户结交的好处是可以做计划性生产,不必担心种了无处销售;消费者固定跟农场买菜,对他们也是保障,像这次疫情中小瓢虫的客户不只不怕没有蔬菜可以吃,也不怕价格被调涨。

看好现代消费者  农业大县加码设备

疫情下,部分不知所措的农产品,流进了“蔬菜箱”,也带动布哨人改变消费模式,造成农产产销模式的变化;疫情趋缓后,蔬菜箱会继续百花齐放,还是凋零退场?

农业大县云林供应大量的营养午餐食材,这次直接进了蔬菜箱,县府农业处指出,经过这次疫情的练习后,调整了包装流程,过去包装多倚靠人力,未来会增加场地与设备。

而根据统计,云林蔬菜箱的回购率达两成,显见部分消费者已开始调整购物习惯,未来农会将进一步提供相关农友与产地讯息,也能亲自体验向农夫直购;相信只要维持好品质,现代消费者接受蔬菜箱的模式会越来越多,这将是一种农业发展的新趋势。

“蔬菜箱”也意外为青农开的一条路。台南市府农业局指出,“台南的青农都很会种菜,但销售一直有待改进”,6月初推出的蔬菜箱,希望趁疫情期间建立机制,拓展新的通路。

蔬菜箱的网路平台详细介绍了农夫、栽植作物及农耕方式,让消费者不只买到宅配蔬菜,也可借此跟农夫建立交情。疫情趋缓,是否继续经营蔬菜箱?南县表示,还需评估、但乐观其成。

持续经营新客户  每次开箱都有惊喜感

5月下旬疫情趋严峻,各级学校全面停课,原供应学校营养午餐蔬菜的大宗,包括云林、彰化等县,有近8,400公吨有安全蔬菜急需消化;台中市雾峰农会协助推出“蔬菜箱”,连结12种有产销履历的蔬菜,透过网路下订可宅配到府;6月中旬一推出即爆量超过1,000箱,这使得原先日理数十箱的农会员工慌了阵脚。

“物流卡关”同样困扰雾峰农会,有新北消费者,收到一整箱枯黄软烂的菜叶,农会接到抱怨,只能处理退费,直呼坏了农会名声与苦心。在经过调整后,雾峰农会与计程车联手推出台中限定版的“蔬果箱2.0”,每台车最多送10箱,货送到宅后需马上回报,让农会即时掌握出货状况,且算起来比原本的物流运费还便宜。

随着疫情稍稍趋缓,消费者恐慌性抢购减少,蔬菜箱热潮有退烧趋势,未来还会是农会的常态商品吗?雾峰农会企划部主任柯义雄表示,过去雾峰农会经营的“普利共好平台”是推广各地农会的好物,而平台上的蔬菜箱主要是由寿丰农会出品;但这次疫情期间,寿丰农会自顾不暇,因此雾峰农会自行推出蔬菜箱;疫情过后,只要农会合作社有意愿,仍可持续。

柯义雄认为,蔬菜箱短时间内未必成为主流,因为多数供货者都不开放消费者选菜;但未来市售蔬菜箱或许会有变化。而若以经营客户的角度,农会生产的蔬菜箱模式,也可以复制到其他产品,如特定季节作物搭配加工品,也就是纸箱内容物可替换,让客人每次开箱都有惊喜感。

安全农业打地基   《食农教育法》拼三读

蔬菜箱的风行,意外让消费者眼光再度投注到安全蔬果及环境永续等议题,但早于多年前,有心人士即倡议政府必须着手《食农教育法》;直至2018年,农委会召开第6次全国农业会议宣示要推动食农教育立法,发展系统性食农教育体系;今年(2021年)5月6日,政院终于通过《食农教育法》,5月7日正式进入立法程序。

农委会主委陈吉仲表示,农业的功能不只生产,还有维持生态环境的永续,而食农教育的推动是同时站在农民及消费者角度;这次《食农教育法》草案通过,内容包含原则性基本法及执行法,将来农委会、教育部、卫福部甚至原民会都会一同纳入推动。

草案立法四个目的,分别是增进国民健康减少食物浪费、国民稳定取得粮食、强化饮食与农业之间的连结、推动地产地消发展在地农业。陈吉仲强调,要让消费者有足够的时间了解食材生产过程,才能减少食物浪费,未来连政府部门采购便当,也会优先选择使用在地食材的店家。

陈吉仲指出,现行食农教育能量缺乏整合,经费也散落在个别计划中,明年施行食农教育相关预算,将从今年约8千万提升为10亿元;《食农教育法》草案拼这会期通过,教育部预计6月起,让全国3,500多所学校到产地参观。

《食农教育法》草案内容包含均衡饮食概念,陈吉仲表示,国内每年支出约七千多亿元的健保费,均衡饮食若有落实,健保支出绝对可以降低。食农教育若能做好,台湾农产品不必害怕进口食材的竞争,很多农业谣传也不攻自破。

陈吉仲表示,目前营养午餐食材已有八成为国产,从2021年起,每人每餐奖励费用从3.5元提高至6元,偏乡学校调整为10元,未来持续朝全面采用在地食材推进。

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表示,农业问题是国安问题,食安不能只靠检验;食农教育已在全台遍地开花,但法案是正式的制度宣告;都市小孩选择多,偏乡孩子更需要食农教育资源,法案通过,食农教育才能在全国扎根。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