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会议提“金融风险” 专家解读

人气 1479

【大纪元2021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玉洁采访报导)7月30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发通告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文中多次提及金融风险。相关专家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对金融风险深感恐惧,面临房地产、地方债等方面的风险;另外,“一带一路”、产业链外移等也是中共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政治局会议多次提金融风险

中共政治局会议的新华社通稿中称,“要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落实“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并再称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政治局会议之后,《经济参考网》8月2日又发文称,中共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央行、银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密集部署下半年工作。文中至少五次提及“金融风险”,并称“房地产金融将是下半年政策聚焦点之一”,中共财政部把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防范化解作为今年下半年的重点之一。

对此,美国私人投资顾问Mike Sun于8月1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土地财政“一直就是雷、在脑袋上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中共怕的就是中国这几大风险,一个是房地产,一个地方债,还有一个就是金融系统”。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实行土地财政,即地方政府依靠出让土地使用权的收入来维持地方财政支出,房地产价格随即逐年上涨,同时房地产开发商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城投平台)通过大笔举债投资房地产,积累了严重的债务问题和金融风险。

中共土地财政引发房地产泡沫。图为2021年4月14日,北京一处建筑工地。(Photo by Noel Celis/AFP)

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8月1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也出现破灭的迹象,很多房地产公司已经撑不住,比如恒大集团等大型房地产公司开始大量抛售,这对中国是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上述政治局会议提及“风险防范”时,特别提到“境外上市企业监管”。谢田教授表示,中共加强监管境外上市公司与中共资金匮乏有关,因为很多钱在房地产项目里、在贪官手中,没有进入流通渠道。

从去年下半年至今,中共先后以“反垄断”、“信息安全”的名义对互联网企业和金融平台进行审查,然后重罚。比如阿里巴巴今年4月份以“垄断”原因被罚182亿人民币,同月又以同样原因与腾讯、苏宁、美团等多家企业及其分公司各自被罚50万人民币,7月再与滴滴出行、腾讯、苏宁、美团等企业被处以单一案件50万的重罚。

另外,Mike Sun还表示,中共同时面临外部的压力,比如美联储加息。

路透社7月30日报导,市场分析师预计,美国将在今年年底或2022年初开始“缩减”购债计划,部分原因是为最终加息做准备。

Mike Sun分析,一旦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经济,尤其是金融系统、房地产会带来冲击,中共收紧房地产融资是担心系统金融风险。据悉,美联储加息将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利空A股,进而资金外流加剧,房地产行业泡沫破裂风险上升,导致债务危机。

中共再提“一带一路” 学者:已经奄奄一息

上述新华社通稿中,再次提及“一带一路”,称“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随后的8月2日,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再次高调提及今年6月中共与28个国家的“‘一带一路’疫苗合作伙伴关系倡议”,称“倡导加强疫苗援助、出口、联合生产等合作”。

谢田教授分析说,中共的目的是:“以前他们的债台高筑做法欺骗这些外来的一带一路国家,这个方式行不通的,那现在他希望能够改善一些债务结构,或者重新谈判价钱,让那些国家不那么排斥一带一路。”

中共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向相关国家提供贷款进行基础设施建设;2019年提出“数字一带一路”;疫情爆发后,中共向“一带一路”国家实施“疫苗外交”。

但是多年来,多国落入“债务陷阱”,中共再以“减免债务”为由控制部分国家的土地,比如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塔吉克斯坦斯坦等。

示意图,图为一带一路的项目之一、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Photo by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但是疫情期间,近40%的“一带一路”项目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澳洲取消合约、缅甸和吉尔吉斯斯坦民众抗议。美国总统拜登今年6月提出一项抗衡中共“一带一路”的计划,由G7成员国参与实施,欧盟7月份也提出了类似的基础设施计划。

谢田教授表示,“一带一路”奄奄一息,欧美国家开始筹备民主国家的“一带一路”对抗中共,给了中共致命一击,但是“中共为了面子,反而要拚死一搏,现在反而要加强‘一带一路’,要提高‘一带一路’的质量”。

但是,“中共‘一带一路’实际上在国际上受到各种各样的质疑,很多低质量的项目给这些发展中国家背上了高额的债务,引起这些国家、人民不满。暂时收买了或者是买通了这些政府高官强行通过,给这些国家的伤害、老百姓的伤害现在开始浮现出来,现在很多国家新的政府更换的时候就会要求重新谈判或者是取消这些‘一带一路’。”

再有,“中共实际上是外汇不够了,没有钱去搞这个‘一带一路’。他要强行地以人民币计价,或者购买中国自己的那些建设材料啊,输出这些劳工的做法引起了当地人的反弹。”谢田教授说。

中共“补链”说法引质疑

新华社上述发文中称:“开展补链强链专项行动,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

8月2日新华社再单独发文《补链强链刻不容缓》,称“将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放在‘六保’中的重要位置”。

针对中共的“补链”说法,谢田教授分析说:“这实际上是变相承认了这个产业链外移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产业链外移整个从瘟疫来到现在,已经越演越烈,完全就是打破了现在中国自己认为的有一个完整的产业体系、完整的供应链。”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前的中美贸易战期间,外企已经纷纷离开中国。当时,法广引述质量控制和供应链审核机构“启迈QIMA”的调查报告指出,80%的美国公司和67%的欧盟公司正离开中国。

疫情爆发后,日本政府首先于2020年4月宣布,斥资大约22亿美元鼓励日本企业回流日本或前往东南亚国家。几乎同时,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经济顾问也表示倾向于向有意离开中国的美国企业提供“搬家费”。

谢田教授认为,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才提出“补链”,实际上它已经没办法恢复完整的产业链,至少它没有能力补链。

他说:“中美的那些关税存在,中国没有办法去向美国出口,它这个产业链必须到其它国家才能继续向美国出口。所以中国即使补上了这个产业链,它也没有市场。”

“还有一部分产业链来自专门技术的企业,是中国依赖的外国技术,那些企业离开后,中共发展不起来新技术,就意味着它需要更多的外汇去购买这些产品,包括芯片、高端医疗设备等高科技产品,这意味着中共外汇紧缺的状况会更加严峻。”谢田教授说。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华邮:中国经济看似稳健 背后存诸多风险
网文:中国房价一旦下跌 对经济冲击不堪设想
回到计划经济?武汉加强凭“房票”购房
中共政治局会议罗列经济问题 学者:毫无对策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说反腐没胜利 传军头劝其退位
【方菲访谈】程晓农:2022年美中关系走向
【新闻大家谈】中共海外“猎狐” 撒多大网?
【拍案惊奇】习被要求主动退休 当局防傅政华自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