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孔融让梨”想起小时经历的大饥荒年代

作者:任迺俊

人气 204

【大纪元2021年08月29日讯】小时候稍微大一点时看到《三字经》中“人之初,性本善”,我就很惭愧,感到自己的人之初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恶。特别是看到“融四岁,能让梨⋯⋯”,更让我感到惭愧。

我小时候经历了大饥荒时期,没机会吃梨,当然也不存在能让梨的机会,可是我为什么不仅没有“能让饭能让饼”?甚至还要从亲人口里抢饭抢饼吃呢?为了抢食物还欺负姐姐。

我感觉我小时候太坏了,特别对不起我那个老实善良的三姐,总是为了想自已多吃一口而欺负她。

我小时候虽然出生在大上海,可是由于某种原因我家是临时户口,有好几年是没有粮油供应的,所以我家在当时是特别穷、特别饥饿。

从小在饥饿中长大

我从小经历了饥饿三部曲。第一部曲是临时户口时的饥饿,家里一天两顿菜皮粥,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全家可以尽兴吃饱。于是每年的这一天半,我们兄弟都要把饭撑到喉咙口还在继续往肚子里吞,一次过大年肚子撑坏了不停的拉肚子,拉的屁眼疼,不能用草纸擦屁股,我妈用旧棉花给我擦屁股。

不过,那时我太小还不能为了饥饿做坏事。但饥饿二部曲的时候,稍大的我开始在家里无恶不作了。记得我家在1960年10月10日终于报进户口了,总算有点基本口粮了,但是在接下来的三年大饥荒时期,兄姐们分配不到工作。

而我却可以读书了,每天我以读书的借口早上第一个盛稀饭吃,拿起盛粥的勺子捞锅底厚的往自己的碗里盛,我的粥稠了别人的粥就更稀了,几次下来被我三姐看见,她就会在我盛粥的时候把勺子抢过去,把我家那一大锅稀粥搅拌均匀,使我吃不到稠的,大家也就避免吃更稀的粥。这时候我就会恶语骂三姐,有时还会踢她一脚,但我三姐从不吭声。

中午放学回家,三姐做好饼让我们每人先拿一个,她吃最后一个。那手掌大的一个饼,吃到肚子里根本没感觉,肚子依然很饥饿。虽然我年纪小,如果全家每人不吃,全给我一个人吃我也能吃得完。

我们都吃完了,三姐还在抠着小饼一点点的吃,我向三姐要一点吃,她不理我,我就骂她,她也不吭声。

有时放学回来,是每人一小碗饭,我嫌那一小碗饭吃不饱,于是不肯吃,逃到外面去要胁姐妹和妈妈给我多吃一口。

这时三姐就会从外面把我追回来,强迫我吃饭,但她们依然不肯从自己的碗里多分给我一口。

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三姐烧好饭,依然给大家每人盛一碗,我和弟弟吃的快,吃好后就站在父亲的身边,看我父亲吃,我父亲每当在要吃完的时候,用筷子给我和弟弟每人一口。

每天的晚饭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这就是我小时候在毛时代红旗下成长在“糖水里泡大的幸福生活”。

我成了黑五类子弟

大约从1964年起,我家开始过上两粥一饭能吃饱的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我如痴如狂坚决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随时随地准备为了共产主义献出自己最后一滴血的时候,我的父亲突然之间被打成了国民党中统特务。

我一瞬间变成了黑五类子弟,变成了狗崽子……

从此,里(居)委会不许我父亲这个中统特务出门收废品,我全家七口人的生活就靠三姐三十多元的工资活着,于是我家的饥饿笫三部曲又从1968年开始了,但这时16岁的我再饥饿也不会从亲人口里抢东西吃了。

1970年轮到我上山下乡,黑五类子弟的我不能去军垦和农场拿工资,只能穿着一身破衣到江西农村去插队,临走的一天晚上,我悄悄地把我父母给我的20元钱拿出2元放在我家的钟里面。

到了江西农村,我又把18元钱拿出10块钱加上若干斤全国粮票,寄给了江苏淮安农村老家的外婆,还把我哥送给我的一件棉衣寄给了淮安农村的舅舅。

我自己削尖脑袋自学中医推拿、针灸谋生,总算还学的小有成就。

毛共是造成大饥荒的罪魁祸首

我经常忏悔,自己在饥饿时期不懂事做的坏事,那时候为了自己多吃一口总是要欺负自己家最善良的三姐。

我小时候出生在上海棚户区,都是没文化粗鲁的野蛮人,平时的骂人或口头禅都是恶言恶语,小时候经常为了多吃一口,骂小小年纪的三姐是寡妇。想不到我三姐后来真的成了寡妇,姐夫意外身亡,三姐不再婚把两个孩子带到大学毕业。当然这时候我也尽了点绵薄之力,但想起小时候骂三姐的事心里就隐隐作痛,总不肯原谅自己。

最近看了作家莫言的文章,我才知道原来莫言小时候因为饥饿比我更坏更不择手段。莫言说:“感到自己跟一头猪一条狗没什么区别。”

再仔细想想,其实不是我和莫言小时候坏,而是饥饿坏,饥饿造成了我们这些小孩子甚至于造成了大人,人吃人……

1959年到1961年三年期间发生的大饥荒,主要成因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搞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以及制度性等问题,导致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而造成这场人间饥饿的罪魁祸首就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

孔融四岁能让梨,因为他是出生在士大夫家庭,是在温饱有余的情况下,若是生长在毛共时代,或许他也会跟我和莫言同样坏!

这是我成长中经历的大饥荒年代,饥饿让我们无法克制欲望,自私使我口不择言伤害最亲近的家人,随着年纪的增长,对于身边被我伤害的人,愧疚的心越发强烈。以上故事是我亲身经历,没有虚构也没有扩大,我是流着泪写这篇文章的。

责任编辑:李熙 #

相关新闻
揭大饥荒饿死人真相 颜智华新书发布
大饥荒再临?金正恩要勒紧腰带“苦行军”
乡亲死于大饥荒 他“知天命”之年领取退团证书
中共罪行录之三十四:大饥荒时代的悲惨故事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军事热点】韩国打造蓝水海军 朝鲜已非唯一防御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