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孔融讓梨」想起小時經歷的大饑荒年代

作者:任迺俊

人氣 204

【大紀元2021年08月29日訊】小時候稍微大一點時看到《三字經》中「人之初,性本善」,我就很慚愧,感到自己的人之初不是性本善,而是性本惡。特別是看到「融四歲,能讓梨⋯⋯」,更讓我感到慚愧。

我小時候經歷了大饑荒時期,沒機會吃梨,當然也不存在能讓梨的機會,可是我為什麼不僅沒有「能讓飯能讓餅」?甚至還要從親人口裡搶飯搶餅吃呢?為了搶食物還欺負姐姐。

我感覺我小時候太壞了,特別對不起我那個老實善良的三姐,總是為了想自已多吃一口而欺負她。

我小時候雖然出生在大上海,可是由於某種原因我家是臨時戶口,有好幾年是沒有糧油供應的,所以我家在當時是特別窮、特別饑餓。

從小在飢餓中長大

我從小經歷了饑餓三部曲。第一部曲是臨時戶口時的饑餓,家裡一天兩頓菜皮粥,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全家可以盡興吃飽。於是每年的這一天半,我們兄弟都要把飯撐到喉嚨口還在繼續往肚子裡吞,一次過大年肚子撐壞了不停的拉肚子,拉的屁眼疼,不能用草紙擦屁股,我媽用舊棉花給我擦屁股。

不過,那時我太小還不能為了饑餓做壞事。但饑餓二部曲的時候,稍大的我開始在家裡無惡不作了。記得我家在1960年10月10日終於報進戶口了,總算有點基本口糧了,但是在接下來的三年大饑荒時期,兄姐們分配不到工作。

而我卻可以讀書了,每天我以讀書的藉口早上第一個盛稀飯吃,拿起盛粥的勺子撈鍋底厚的往自己的碗裡盛,我的粥稠了別人的粥就更稀了,幾次下來被我三姐看見,她就會在我盛粥的時候把勺子搶過去,把我家那一大鍋稀粥攪拌均勻,使我吃不到稠的,大家也就避免吃更稀的粥。這時候我就會惡語罵三姐,有時還會踢她一腳,但我三姐從不吭聲。

中午放學回家,三姐做好餅讓我們每人先拿一個,她吃最後一個。那手掌大的一個餅,吃到肚子裡根本沒感覺,肚子依然很饑餓。雖然我年紀小,如果全家每人不吃,全給我一個人吃我也能吃得完。

我們都吃完了,三姐還在摳著小餅一點點的吃,我向三姐要一點吃,她不理我,我就罵她,她也不吭聲。

有時放學回來,是每人一小碗飯,我嫌那一小碗飯吃不飽,於是不肯吃,逃到外面去要脅姐妹和媽媽給我多吃一口。

這時三姐就會從外面把我追回來,強迫我吃飯,但她們依然不肯從自己的碗裡多分給我一口。

到晚上吃晚飯的時候三姐燒好飯,依然給大家每人盛一碗,我和弟弟吃的快,吃好後就站在父親的身邊,看我父親吃,我父親每當在要吃完的時候,用筷子給我和弟弟每人一口。

每天的晚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就是我小時候在毛時代紅旗下成長在「糖水裡泡大的幸福生活」。

我成了黑五類子弟

大約從1964年起,我家開始過上兩粥一飯能吃飽的生活,可是好景不長,就在我如癡如狂堅決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隨時隨地準備為了共產主義獻出自己最後一滴血的時候,我的父親突然之間被打成了國民黨中統特務。

我一瞬間變成了黑五類子弟,變成了狗崽子……

從此,里(居)委會不許我父親這個中統特務出門收廢品,我全家七口人的生活就靠三姐三十多元的工資活著,於是我家的饑餓笫三部曲又從1968年開始了,但這時16歲的我再饑餓也不會從親人口裡搶東西吃了。

1970年輪到我上山下鄉,黑五類子弟的我不能去軍墾和農場拿工資,只能穿著一身破衣到江西農村去插隊,臨走的一天晚上,我悄悄地把我父母給我的20元錢拿出2元放在我家的鐘裡面。

到了江西農村,我又把18元錢拿出10塊錢加上若干斤全國糧票,寄給了江蘇淮安農村老家的外婆,還把我哥送給我的一件棉衣寄給了淮安農村的舅舅。

我自己削尖腦袋自學中醫推拿、針灸謀生,總算還學的小有成就。

毛共是造成大饑荒的罪魁禍首

我經常懺悔,自己在饑餓時期不懂事做的壞事,那時候為了自己多吃一口總是要欺負自己家最善良的三姐。

我小時候出生在上海棚戶區,都是沒文化粗魯的野蠻人,平時的罵人或口頭禪都是惡言惡語,小時候經常為了多吃一口,罵小小年紀的三姐是寡婦。想不到我三姐後來真的成了寡婦,姐夫意外身亡,三姐不再婚把兩個孩子帶到大學畢業。當然這時候我也盡了點綿薄之力,但想起小時候罵三姐的事心裡就隱隱作痛,總不肯原諒自己。

最近看了作家莫言的文章,我才知道原來莫言小時候因為饑餓比我更壞更不擇手段。莫言說:「感到自己跟一頭豬一條狗沒什麼區別。」

再仔細想想,其實不是我和莫言小時候壞,而是饑餓壞,饑餓造成了我們這些小孩子甚至於造成了大人,人吃人……

1959年到1961年三年期間發生的大饑荒,主要成因是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搞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以及制度性等問題,導致上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而造成這場人間饑餓的罪魁禍首就是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

孔融四歲能讓梨,因為他是出生在士大夫家庭,是在溫飽有餘的情況下,若是生長在毛共時代,或許他也會跟我和莫言同樣壞!

這是我成長中經歷的大饑荒年代,飢餓讓我們無法克制慾望,自私使我口不擇言傷害最親近的家人,隨著年紀的增長,對於身邊被我傷害的人,愧疚的心越發強烈。以上故事是我親身經歷,沒有虛構也沒有擴大,我是流著淚寫這篇文章的。

責任編輯:李熙 #

相關新聞
揭大饑荒餓死人真相 顏智華新書發布
大饑荒再臨?金正恩要勒緊腰帶「苦行軍」
鄉親死於大饑荒 他「知天命」之年領取退團證書
中共罪行錄之三十四:大饑荒時代的悲慘故事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謎團
【未解之謎】宇宙是意識的產物?!
【新聞大家談】揭開中共「依法帶娃」魔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