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监狱“春风化雨”背后的酷刑

人气 6908

【大纪元2021年08月08日讯】中共宣传总以“春风化雨”形容其治下的监狱。然而,众多亲历迫害者揭露的大量事实表明,大陆各地监狱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法外之地”,高墙铁窗内的罪恶超出外人的想像。

明慧网日前报导,2021年1月至3月,28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因中共的酷刑迫害离世,其中16人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以下是该文提及的近年发生的几个案例。

连续29天强灌大量食盐

辽宁法轮功学员李红伟(李宏伟、李洪伟),原为沈阳市沈河区房产局职工,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曾患有的严重糖尿病、脂肪肝等病症很快不治而愈。

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李红伟因不放弃信仰曾两次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浑南看守所和本溪监狱遭受了多种酷刑,比如:锁铁椅子、折叠式捆绑、连续29天被灌盐、电棍电击等。

2016年,在浑南看守所,李红伟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的53天里,连续二十九天被灌盐(就是把大量的食盐加到三袋奶里,搅和搅和,强行灌进人的体内)。受此折磨后,李红伟的肚子变硬,大便排不出,十分痛苦。李红伟只得在夜间用手指蘸上点儿水,一点一点地往出抠大便,肛门不停地往出滴血。

2016年10月10日,李红伟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半年多后,他被狱警等摧残得身体消瘦,浑身无力,视力严重下降,右侧身子不听使唤。

李红伟曾讲述其在该监狱的部分遭遇:“2016年10月25日左右,我在床上坐着,一个名叫郑中的管房犯人看我不背监规,他让我下来,我下来,靠在窗台旁站着。郑中上来就搧我一个大耳光,边打边说:谁让你靠在窗台,我代表政府打你,这是政府给我的权力。”

2017年12月27日,李红伟“保外就医”回到家中,由于身心严重受创,于2021年6月8日含冤离世,年仅58岁。

让吃,就是不准上厕所

湖南省女子监狱的狱警曾公开教一个夹控犯人怎样折磨法轮功学员:“让吃,就是不准上厕所。”

据明慧网曝光,大约从2017年,所有刚刚从看守所被关押到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这一非人的迫害。这些学员从入监队进入高度戒备监区,也就是所谓的“转教监区”,狱警强制他们站立,不准上厕所,屎尿只得拉在裤子里。排泄之后,只能用水冲洗一下裤子,湿衣服穿回去,但是不给冲洗下身,时间长了,人的下体都烂了。狱警就是故意要这个部位烂掉。

据悉,衡阳市肖美君就是因此中风瘫痪的。她于2018年出狱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2020年3月2日含冤离世。

65岁的湘潭市法轮功学员张亚琴2019年8月13日被劫持到湖南女子监狱。大约在那年9月,张亚琴被关入高度戒备区,她一直抵制所谓的“转化”,因此被持续残害。原本身体健康的她,被迫害成皮包骨,人都脱相了。监狱从不让家人探视,称不“转化”就不让见。

2020年12月12日,张亚琴原工作单位领导接到湖南女子监狱的电话,告知张亚琴死了,要家人去“善后”等等。

张亚琴在2008年至2011年间就曾被关押在女子监狱,期间遭受过电棍电击、长时间剥夺睡眠、坐“老虎凳”、注射不明药物、“背弓箭”(胳膊挽在背后,分开一只手臂往上扯,另一只手臂往下扯,扯得骨头剧烈疼痛,从身后戴上手铐,一般情况下铐5、6个小时)等酷刑。

“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2020年7月22日,恢复奴工生产后,山东省济南监狱11监区为了达到生产量,对被迫干活的人员层层加码,从最初的每天完成400个、600个,加至800、1000,直到1600个。

有一次,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拒绝做奴工,他们被集中到一个屋子里,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公丕启因为血压高,想靠墙倚一下,“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不允许。一个由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曾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2021年4月12日,公丕启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

沸水烫后背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徐桂贤)女士,60多岁,2018年7月被从家中非法绑架,2019年3月被非法判刑4年,后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

在三四月寒冷的天气里,犯人们把徐贵贤的衣服扒光,外面只剩一件劳改服,将她拖到床头监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后往她身上浇冷水。老人被连续折磨了6天后,陷入昏迷,被送医抢救。狱警将徐贵贤从医院拉回监狱后,让她躺在床单浇过冷水的光板床上,每天犯人对她打、骂不断。

2020年6月1日,五监区对徐贵贤进行第三轮所谓“转化”,徐坚决不写所谓“五书”。狱警指使犯人,变着花样地折磨她:电棍毒打、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等。

6月4日晚,在404监舍内,犯人肖淼、宋兰杰将滚烫的开水从饮料瓶倒出,倒在徐贵贤的后背,徐被另一犯人按住,不得动弹。当时监舍内很多人目睹了这一残忍的行径。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徐贵贤后背的血水浸透了外面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

超过生理极限的“劈腿”

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多样且残酷,狱警曾宣称:“我们对付法轮功已经很有经验了。”

其中最恐怖的酷刑名为“杀猪”,也叫“劈腿”,即由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手拉开,另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条腿拉开,并不断地往两边拉成“一”字,受刑者疼痛得难以忍受,发出惨叫和呼喊。

被迫害人往往被折磨至失去意识、不能发声为止。常德市法轮功学员胡文奎曾被劈腿劈得大小便失禁,最终精神失常。

重庆医生遭受40种酷刑

伍群曾是重庆陶瓷工业公司卫生所的医生,后开办药店行医治病。1996年,伍群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到一个月,困扰他36年的严重鼻炎、胃炎、关节炎和失眠症全都好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伍群因为坚持“真、善、忍”,被三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六次非法刑事拘留。在近八年的非法关押期间,伍群遭受了40多种酷刑折磨,包括:打、烧、烫、拔头发、扯眉毛、钻耳朵、堵嘴巴、卡喉咙,还有用针刺手指、大腿,用打火机烧眉毛、手指头,用烟头烧手掌心,用点燃的蚊香熏口眼鼻等等。

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了22年,这场非法镇压利用了整个国家机器,针对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精神和经济上的迫害。

明慧网8月7日的文章评论说:“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明慧网原文: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难以想像的酷刑

文字整理:俞音;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亲历者谈吉林女子监狱医院的黑幕
法轮功学员张亚琴被湖南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受美关注的雷达工程师马振宇揭苏州监狱酷刑
吉林女子监狱外 年轻妇女为何戴孝喊冤?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新闻大家谈】法国参议员李察访台幕后故事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直播】美智库论坛:中共对宗教开战
【未解之谜】失而复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