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56)惊天爆炸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47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六章 惊天爆炸

十点钟,手机传来信息:出发了,十分钟到。李参谋回头看了一下身边一位手里拿着电子装置的军人,军人点点头说道:“准备好了,等您下令。”

望远镜镜头里,从远处驶过来四辆军车,逐渐靠近了营房门卫。

李参谋屏住呼吸观望着,车队在门卫处停了一会儿,营房电子大门打开,车队鱼贯进入。

李参谋仔细观察着,心里数着数字:1、2、3、4,四辆军车全部进入营房车道内。

李参谋向后摔下手势喊道:“开始!”

身后的军人毫不迟疑地按下了按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团巨大蘑菇云,升腾在营区的上空,眼见四辆军车被撕成碎片,抛向上空,紧接着巨大的声响传遍了半个北京城,冲击波冲击着树林,这里距离营区至少五公里,李参谋脸上都感到了生疼。

埋设在地下半吨TNT炸药,把半个足球场大的营区掀翻,所有在内的物体撕成碎片,到处飞扬。

李参谋满意地点点头,回过身来说道:“出发!”三辆军车启动,向着渤海湾方向驶去。

半个小时后,整个京城封城,周边高速路也有卫戍区军人设置路障盘查车辆。

这一次惊天爆炸,炸响京城,一尊在发生爆炸后,通过密道进入了西山军事堡垒。

在堡垒一个密室内,一尊面色难看地看着周边坐着的几位亲信,军委副主席、中央办公厅主任、政法委书记以及秘书长。

“你们是吃屎的啊!人家都打到家门了,连人家的一根毛也没有抓住。”沉默了半分钟,一尊爆发了,破口大骂起来。

几个人低着头坐在位置上一声不吭。

办公厅丁秘书长说道:“现在看来特勤局也存在内奸,二团代理团长李参谋已经失踪,家属和父母早已出国,这次爆炸是早已预谋的。”

“嗯!特勤局看来要重新整顿。”秃顶的军委副主席发话了。

“哪个部队接替他们呢?”一尊沉闷地发问。

“从三十八军抽调一个大队,卫戍区特战大队再调一个大队。”军委副主席面对一尊回答道。

“嗯!你们看着办吧!”一尊疲倦地点点头。

“陈秘书,你先接管特勤局工作,另外一定要想办法查出幕后黑手。”一尊又对着一直低头的政法委秘书长下命令到。

“好的,我立刻进入特勤局进行排查整顿。”陈秘书抬起头慷慨激昂回答,因为一直无法破案,政法委一直被诟病,陈秘书抬不起头来。

“都下去吧!”一尊摇摇手,让众人退下。

京城的政治气氛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过去不敢的聚会、串门开始出现,各种对一尊的非议和谣言也开始漫天传播。

政治就是这样,当一种绝对霸道的势力受到挑战,而且被逼迫地躲藏起来,其他沉默或者过去附和的势力就开始蠢蠢欲动,兴风作浪。

这为许一的策反工作带来很多方便,同时过去压抑的其他派别也开始四处串联、集结。

许一选择的重要目标则是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佐城,选择这个目标,在于他是目前军委比较专业的军事人才,虽然不是科班出身的军事人才,但自己勤奋努力,从一个师范生成长为军事专家。

另外就是他过去没有政治派别,所以被当今看中,一路提拔到目前重要岗位,掌握着军事方面的决策权。

也许是这种体制的扭曲,提拔人才从来不是以军事方面的历练和素养为主,而是以政治的清白,政治方面的可利用性为主,李佐城就是这么一个双向考虑的人选。

对于目前军委的第一副主席,许一认为没有争取的必要,他和一尊是穿一条裤子的利益捆绑体,本身也是一个草包,因为政治纽带,被一尊任命为军委第一副主席,成为一尊掌握军队的重要人物。许一认为必要的时候要予以铲除。

而这个李佐城则是可以拉拢的对象,在军委里可以算作一个职业军人。

职业意味着存在着一定客观、理性,而不是盲从、愚忠。

但是如果过去拉拢则是不现实的,人都是利益动物,寻求最大的利益目标,依靠一尊能够换来飞黄腾达,光宗耀宗。

现在则不同,一尊的地位不断受到挑战,亲信不断被清除,那些不是铁杆的就会考虑转变风向,以寻求安全到站。

李佐城不属于铁杆亲信,所以就有摇摆的可能,但如何说服他反叛则是一个高级的心理学、行为学课题。

李佐城还算清廉,一双儿女都在国内,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所以想从经济上抓他把柄比较困难。

许一和杨元商量许久,也没有得出一个可行方案。

不过有些事不是强求来的,而是自然发生的,杨元被李佐城邀见。

令杨元感到莫名兴奋和困惑,不知这个邀见的背景是什么?赶紧找许一来商量。

许一慢悠悠地摇着头,思索片刻说道:“老兄,你要升官了!”

杨元惊异地睁大眼:“老弟,你这消息从何而来?”

“哈哈!你不知道西部战区司令刚落马这个消息吗?”许一狡黠一笑。

“知道啊!那个草包早应该下去,啥球不懂,就知道拍马屁,居然爬到那么重要岗位。”杨元说的是西部战区前任主官徐志勇。

一个大老粗出生的老军人,最近因为过去买官卖官的事情东窗事发而被解职。不过这种事情在军内几乎人人都有点,就看严重不严重。这个徐志勇被解职的主要原因还在任内继续拉帮结派,让一尊不满。

“对啊,老兄你的军事方面的素养在军中排在前列的,这个李佐城是个军事主官,当然更重视军事方面的作为。”许一仔细分析。

“嗯!经过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杨元有所明白,军中的几位主官的军事素养杨元还是清楚,大多数是酒囊饭袋。只是因为一尊需要一些政治背景清白的人,才被提升到目前位置,其实都是短暂就任,无法肩负起未来战争的要求。

这样李佐城在目前西北部军事气氛紧张的情况下,需要一个有一定军事历练的主官负责西部战区就是理所当然的推断了。

“那我接受吗?”杨元迷惑问道。

许一又开始摇晃脑袋,断然说道:“不可以,至少目前不可以。”

“嗯!”杨元点点头,明白许一所说的意思,在目前情况下,杨元京城卫戍区司令的位置十分关键,决定着这次反叛的胜利。

“那以什么借口呢?”杨元问道。

“你最近胃溃疡好像犯了。”许一笑嘻嘻说道。

“没有啊!”杨元认真地说道。

“那就犯它一次。”许一依然嬉笑说道。

“哈哈!还是你鬼机灵。”杨元明白了许一的意思。

在西山堡垒军委联合作战室内,一位头发花白、虎背熊腰的老军人正站在一个巨大中国西北部地区军事布置图前琢磨着什么。

杨元被一个年轻参谋引入作战室,杨元站在门口一个立正敬礼喊道:“参谋长,杨元奉命报道。”

老军人回过头露出笑容,快步迎上前伸开双手握住杨元的手说道:“杨司令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杨元和李佐城属于同一期军事院校培训学员,过去彼此认识,在培训期间也是惺惺相惜。所以李佐城对杨元没有那种上级对下级的做派。

“参谋长客气了,杨某接到您的邀见,诚惶诚恐啊。”杨元满脸堆笑地说道。

“好了,杨元,我们是老同学,就不要那么多咬文嚼字了,怪肉麻的。”李佐城显然很欣赏杨元,几句话拉近了距离。

“哈哈!参谋长说的是。”杨元随坡下驴。

李佐城把杨元引到地图前说道:“杨司令,今天找你来,主要让你谈谈对西部发生战事的一些想法。”

杨元不由地赞叹许一的聪明,果然被他测猜到,这李佐城是准备推荐自己担任西部战区司令。

杨元仔细端详着地图上密密麻麻军事装备、人员配置标记,沉吟片刻说道:“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说下去。”杨元一开口,李佐城知道他说到点子上了。

“我们目前配置的歼击机-10、歼击机-11都存在发动机的短板,也就是从俄罗斯进口的歼击机-11B有一定战斗力。印度目前的F-16、苏-35、阵风战机,虽然战机设计参数和我们差不多,但可靠性、实用性高出我们很多。”。

杨元说完,空气变得沉闷。杨元没有客气,把实际情况说了出来,李佐城当然也了解。

最近几年中国空军看起来大跃进,一系列新型战机型号纷纷出笼,而且装备空军,但空军普遍反应出发动机故障频频,作战性能达不到设计要求。

“嗯!你说的都是实情,但是赶鸭子也要上啊。”李佐城无奈地说道。

“能不打,是最好的结果!我们过去太浮躁了。”杨元理解李佐城此刻的心情。

“这哪里是我们能说了算啊!”李佐城深深叹口气,他这个职位不好做,十几年来经济、政治的恶果在军事上体现出来,真正有战争时就捉襟见肘。可是这个一尊性格刚愎自用,不知自己能吃几两饭。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片刻李佐城说道:“杨兄,现在西部战区吃紧,需要一个有能力的指挥官,你愿意去吗?”

突然杨元面色发白,大汗淋漓,疼得弯下身躯。

“杨兄,你怎么了?”李佐城紧张发问。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述在战争中不幸死去的千万以上的中华儿女,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叛乱造反,和出兵国外,他们本来不会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亲人团聚在一起,创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亏你饱读诗书,熏沐文明,妄为读书人,把知识都变成伪饰邪恶、赞颂独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读书人的耻辱,奸佞传应该有你一笔...
  • 讨贼檄文很快在军内外广泛传播,它传播了一个理念:军队属于人民,不属于哪个党、哪个家族、哪个个人。这引起了军队哗然,以及广泛的深思,可谓军心动摇。
  • 大腹便便的他无法让一身作战服贴身,显示出军容来。他本来就是家中最没用的纨绔子弟,经商当官全不会,只会嫖娼玩豪车。父母没办法,把他送入军校培养,在多个叔叔的加持培养下,从一个连长很快当上了团长
  • 因为共产党抢走所有老百姓的土地,所以必需用一万到几万元,去向共产党买一块一米、原属自己的土地,而且比买一米能住人的楼房价格还贵。
  • 四川核基地可以控制最有力的武器核导弹,福建六十三、六十四集团军是一尊的亲信掌握,靠近沿海,实在守不住了,可以逃离中国,去其他国家避难。
  • 工人进了公有制企业,如同载上枷锁关在牢笼,和奴隶一样,既没有翻身解放做工厂主人,和坐上领导阶级的宝座,更没有过上一天共产主义的天堂生活。
  • 看到一路十几辆装甲运兵车提前进入大门,下来一色重装备的特勤局队员,吆五喝六地接守了大门以及路旁的防守位置,将原来的卫戍区战士挤到一旁,并占据医院附近的制高点,设置狙击手位置。
  • 目前现实问题就是美国要围堵中国,要划清界限,会发生全面冷战,甚至热战。如此不但中国内部经济会崩溃,就是他们在西方的子女和财产也会受到牵连,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 们可以从公有制的银行里批拿钱花,到仓库里取物,而且要多少拿多少,反正都是他们的。如果谁要是敢于反对或过问,中共非将他整得倾家荡产,害死不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