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毒所合作曝光

人气 1455

【大纪元2021年09月22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9月21日,星期二,祝大家中秋快乐。

今天焦点:DRASTIC组织获得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基金申请文件,内有重磅信息,美专家要求武毒所(WIV)解释早期病人样本尼帕病毒序列;美最高法院1972年允许堕胎裁决会受挑战吗?

匿名吹哨人向DRASTC提供生态健康联盟美国国防基金申请文件,内有蝙蝠冠状病毒功能获得研究细节,美专家发现武毒所提供的早期武汉病人样本基因序列有更危险的尼帕病毒,要求武毒所做出解释;澳洲媒体披露美国政府掌握实验室泄漏有力证据;美最高法院百年前疫苗裁决对今天影响。

生态健康联盟申请美国防基金 爆功能获得研究细节

DRASTIC获得了一份生态健康联盟向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申请科研经费的报告,来源是匿名吹哨人,有已经完成和计划完成的实验设计,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DRASTIC是全球民间的病毒溯源组织的名字(Decentralized Radical Autonomous Search Team Investigating COVID-19去中心激进独立COVID19搜索团队)

这是生态健康联盟申请和武毒所合作的项目,参与的还有华东师大和武大。项目题目是“拆解”(Defuse),2018年,内容是由武毒所收集到的病毒创建嵌合蝙蝠冠状病毒,用来感染人源化或蝙蝠化的小鼠;项目被拒绝了,但留下部分资助的空间,拒绝的部分理由是建议书错误的解释了功能获得研究(GOF)的指导。按照建议的内容,无疑这是GOF研究。

谈到GOF,建议书有一段非常重要的内容,即在刺突蛋白引入人类特有的蛋白酶切点,虽然没有明确什么蛋白酶,但在前面曾经讨论过Furin切点,即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上一段特定的排列,可以被一种特定的蛋白酶切开。

而我们知道中共病毒(CCP病毒)与这个家族的冠状病毒最不同最独特的就是有个Furin蛋白酶切点,可以把刺突蛋白的两个亚单位S1和S2切开,增加感染力,而与CCP病毒类似的都没有。有部分学者认为Furin位点可以自然产生。

不过,这里是与CCP病毒最近的病毒都没有,而建议书上还建议在基因改造中引入某种蛋白酶,而文中还多次讨论Furin。

这个申请被拒绝后,同样的申请被提交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并被批准了,而且避开了P3监管。

还说明了:1)美国很多政府机构都知道;2)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写的,不仅是知道,还是他设计的,不是不知情为中共辩解,而是他就是其中一部分。

达萨克是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将美国国立卫生院基金转包给武汉病毒所进行蝙蝠冠状病毒实验,并在科学界为中共辩护封杀不同观点的主要人物。

澳洲天空新闻溯源调查,美情报总监谈武毒所三个病人

Sky News周一播出调查纪录片“What Really Happened in Wuhan”,其中一段对美国前情报总监John Ratcliffe的采访,明确了WIV三名病人的情报是来自人员和信号及其他来源的情报,而且患病时间是10月,而不是以前以为的11月。

怪不得澳洲Daily Telegram有个独家报导,说美国前情报首脑说美国政府有实验室泄漏的有力证据,希望能向公众公开。

美专家发现武汉早期病人样本中有尼帕病毒

另一项进展是有四位美国专家,根据对WIV上传的2019年12月的早期病人血样基因序列分析,发现了尼帕病毒,发表在未经同行评审的预印网站上。

尼帕病毒是一种高危病毒,必须在P4实验室处理,比冠状病毒级别高,CDC将之定为生物恐怖试剂。

以前有报导WIV进行过与尼帕病毒有关的实验。尼帕病毒和其它一些病毒序列都在这些病人身上监测到,以前的解释是,同时感染多种病毒或检测时实验室污染,但这篇文章的研究发现,尼帕病毒是插入在人工载体里,很可能是一个感染性克隆。

结论是,这是在组装一个高度感染性的克隆,如果是检测污染的话,那就是P4发生了泄漏事件。需要WIV交代清楚实验的目的、过程和如何污染病人样本的细节。这是合理的诉求。WIV有责任向全世界交代。

再谈一下两个美国最高法院可能的案例。

美最高法院会审查100年前的疫苗裁决吗

对于疫苗强制接种,目前牵涉到多重问题,如联邦行政令和州法律之间的关系,实验性药物的自愿性,公共卫生和个人权利的关系,一种观点认为,是时候最高法介入强制疫苗令了。

美国最高法最近的一次是1905年,从1905年到现在,科技发展到mRNA疫苗,但最高法院裁决没有跟上。

回顾一下疫苗和强制接种的历史

1813年美国国会通过《疫苗法案》。

Jacobson v. Massachusetts案:1902年,担心天花蔓延,麻省剑桥卫生部门决定全体居民都必须接种或重新接种疫苗,违者罚款$5,当地一个来自瑞典的移民牧师Jacobson,因为小时候在瑞典接种天花疫苗有严重反应,认为他家族有遗传性对天花疫苗不良反应而拒绝接种,被判罚$5,三年后到达最高法,裁决麻省强制接种没有违反第十四修正案。(第一款“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

不过,最高法的裁决支持政府的权力,也对权力有所限制,以后双方都引用该裁决为己方辩护,裁决还说,一般叙述应该限制其应用,不致于导致不正义、压迫或荒谬的后果。 “general terms should be so limited in their application as not to lead to injustice, oppression or absurd consequence”.

Jacobson得到反疫苗团体的支持,三年后催生了美国反疫苗组织,“我的身体我作主”,自然是最好的防卫机制,有意思的是,当时最强烈的反疫苗支持者是进步主义的一部分,后来才被保守派宗教团体接受。而Jacobson虽然是个牧师,其拒绝接种的理由却不是宗教而是健康。

一度,疫苗被认为是非常有效的,这是因为最早的就是天花疫苗,而天花是一个非常罕见的特例:大分子DNA,无突变、超稳定,牛痘(后来是痘苗)疫苗形成的免疫对人天花有预防作用,但却没有副作用,而且终身免疫。

最高法院将聆听德州心跳法案?

美最高法院将聆听德州心跳法案,是否推翻1972年最高法裁决引关注……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有冇搞错】首富算什么!中国有270个马斯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