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门前老党员:中共是最大病毒

人气 409

【大纪元2021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9月22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继续开会。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上,一面巨大的横幅格外醒目,上面用中英文写着一行字:“中共是最邪恶的病毒 祸害全世界”。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美国的曾担任大型企业党委办公室主任的老党员,用她的一辈子血泪经历证明这句话是最贴切不过的形容。

“中共邪党正在危害全世界,因为它直接摧残的就是人的真正本性——真、善、忍。”有过四十二年中共邪党党龄的万笑虹说,“它才是最大的病毒。”
年近70的万笑虹出身在一个共产党员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一辈子替共产党卖命的共产党老干部,她是根正苗红的第二代接班人。但是在文革那年,年仅12岁的她却看到共产党将死心塌地忠于党的母亲打成走资派,五花大绑去游街时,她竟对无限热爱毛主席的母亲说出了一句“就是毛主席让他们这样做的”的话。

“当时我被我母亲一掌劈在了头上,我眼前立刻金星四溅,我后来脑子不好使,我怀疑就是和这次挨打有关。”万笑虹说,从那时她就体会到了共产党对她母亲的控制,一个妈妈为了女儿说了一句共产党的坏话就往死里打她,“我开始特别不理解,我母亲那么爱党,还遭批斗;而母亲还为了党不顾亲情。”

由于父母从小教训要爱党爱毛主席,听话的万笑虹21岁就当上了山东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团委书记。上个世纪70年代有一次在省委党校培训时,她看到了中共早期的文件,里面写着中共党员如何打入国民党内部,发展自己,最后取而代之国民党的历史资料。

“我当时很吃惊:共产党怎么这么卑鄙啊?!”

后来万笑虹在工作中发现,共产党一直在弄虚作假。

“各种报表、各种总结、各种表彰会,什么黑板报、批判会、义务劳动等统计数据……全是在那吹牛皮,撒谎,说假话把自己的数字拔上去,只有这样你才能有工作成绩,当典型……甚至上面鼓励你作假,因为一级一级都需要靠这些数字往上爬。”

而她不愿意撒谎,所以总与体系格格不入,成了“落后分子”。但她却还是自以为在为人民服务,天天继续埋头加班工作,以致累坏了身体;再加上不幸的婚姻,她患上了抑郁症,天天想的是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整天都感觉‘冤死了’、‘冤死了’……我承受不了了,我想自杀。”这些负面的念头在万笑虹1997年遇到法轮功之后全部消失了,《转法轮》这本书让她想通了一切生活中的不幸。“我想我是以前欠过人家的吧,我的心情就一下子变得平和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万笑虹首先受到了冲击。

“我也想过:法轮功到底怎么样?李洪志师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将从法轮功学到的与中共造谣宣传的一比,结果很明显。

“他们说师父赚钱,可是法轮功治病救人全都是免费的,他们明显在撒谎;他们说天安门自焚,可是书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不能杀生和自杀,他们却编造出这个弥天大谎……最后我得出结论:这个法是正的,绝对不是邪的,所以我就坚守下来了。”

接下来万笑虹受到各种迫害——停职、扣工资、上访被捕、进洗脑班……这一切更加擦亮了她的眼睛。

“法轮功被镇压后我就更加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因为我亲身炼过,让我更看到共产党撒谎本质了。”

在中共谎言与暴力的环境中经过十几年的挣扎与曲折之后,2017年,万笑虹才听说退党的消息,她毫不犹豫的用真名退了党。

2018年5月的一天,正在路面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干胶标语的万笑虹,再一次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铁铐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在铁椅子上审讯了十几个小时。

夜晚在将她送去莱山曹家庄拘留所的时候,途中查体,万笑虹已没有了心跳,三次心电图全是直线,警察却要大夫填写查体表一切正常。送去拘留所,拘留所见从车上拖下来个死人,因而拒收。派出所的最后竟然直接把她扔到马路上,开车扬长而去。之后有人将她送进医院,她“死”到凌晨才慢慢恢复知觉。

“我是死过几次的人了,我来到国外,讲真相就是我的义务。”万笑虹说,每当她提到中国的时候,她不愿意用“中国”这个词,准确说应是“中共国”这个词,“因为现在是中共在统治着中国,这个国家被中共强奸了,中华民族完全失去了本来的模样,用‘中共国’更能说明中国的现实。”

她在跟当代中国人的交流当中,发现很多善良的人不知道中华民族的祖先是谁,却都知道马克思。

“中华民族已被中共邪党篡改得面目皆非了,中国人已经不知道我们国家本来的样子了。”万笑虹说,“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告诉人们真相,这是我的责任。”◇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袁宇峰:国际人权日70周年 痛斥中共暴政罪行
【十字路口】一本奇书 精准预言九个秘密
【秦鹏直播】蓬佩奥连发声 呛中共“太恶毒”
隋志:中共恼羞成怒 难掩人权劣迹
最热视频
【微视频】滴滴退市 股民的机会来了?
【未解之谜】百慕大三角大揭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